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五一章 两仪大阵
    “太平道将那两头三阶水猿送来此间,未尝没有借助移山宗与这水猿一族之力,封锁松江海口之意。”

    庄无道淡淡的解释道:“而离尘若欲稳定后方,全力将太平道逐出东海,似月熊道人这样可助离尘镇压一方的支柱,就必然需拉拢有加。”

    那头月影狂熊的聪明,远超出他的想象。

    松江海口对于离尘宗而言,并无直接影响。修士飞空而行,可随意出入东海,并不用乘坐船只。然而松江上游,却有十数离尘宗的属国,在依靠着这条河道。一旦河道被封锁,损失之大,简直难以计量。也会引发诸国,对离尘宗的不满。

    月熊道人正是看透了这点,才会与他这个小小练气境,定下口头之约。

    否则只凭一个节法真人印玺,想要说服月熊,简直就是难如登天。

    “可勾结妖修,名声终究不怎么好听。”

    云儿蹙起了眉,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之事。“我记得在五劫之前,人族修士与妖修一脉,都是如同水火,势不两立。若有宗派敢与妖修勾结合谋,必定会是众矢之的,人人得而诛之。直到七劫之前,人族诸宗诸国在天仙界确定了霸主之位,关系才趋于缓和。不过虽常有合作,却也都藏在暗中,绝不敢把关系放上台面。”

    “天仙界我不知到底情形怎样,只知在这天一界内,这么做的并不独独只我离尘宗一家。”

    庄无道并不在意,勾结妖修又如何?有袁白的那次交易在前,他方才与月熊道人讨价还价时,毫无心理负担。难道只准太平道做初一,就不许他做十五

    所谓远交近攻,离尘宗与天南林海靠得太近,所以将林海内所有妖修一脉,都视为死敌。而对于月熊道人这般,则多是怀柔安抚的手段。

    其实哪怕对林海内,那些个四阶大妖,离尘宗也不是没有过默契合作的前例。

    而离尘宗内,虽也有不得勾结妖修的门规,却并不在‘四不赦,的规条之列。可用积累善功,来抵消罪孽。

    妖修毕竟与邪魔不同,换成是后者,庄无道就只有死战一途。

    “剑主现在,是欲赶去越城?”

    “去那里作甚?”

    云儿蹙起了眉,微觉奇怪道:“剑主你方才,不是曾与那月熊道人说起?

    庄无道却一声轻笑,继续往的方向行去:“那古月北堂与夏家,就不是我去寻他们,而是他们来寻我才对。”

    云儿怔然,略一思忖之后,便了然的一笑。以庄无道的地位,的确是无需上门去求,

    移山宗反击,定海公大军北上,离尘宗顶多就是再次失去吴国东南之地。

    然而对于古月北堂两家而言,这却是灭顶之灾而即便是百兵夏氏,也将是难以承受的重创。

    ※※※※

    当庄无道回至无名山时,窦文龙与几位筑基修士,正带着一群散修,在山下忙碌着布阵。

    这‘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本就已接近尾声,只有一些细节需要完成。

    庄无道却是暗暗苦笑,也不知临战那一天,这座耗资巨大的阵法,能否起到作用。

    他无意去于涉,不过却仍把窦文龙单独唤入到自家小楼内。而仅仅半个时候之后,窦文龙就已面色阴沉的从楼内走了出来。之后连续几日,都会时不时的看向自己脚下。

    庄无道则暂时搬迁到了山峰顶部的议事厅内坐镇,这里不止是众多修士议事之所,更是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核心所在。

    凭借阵法,他可轻松操纵三千里内,大部分的灵脉流转。而可以用四阶‘都天神雷轰击千里之内任意一处。

    而若是与西面,那另几处‘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互相配合,那么范围便可增大近倍

    支撑着苏秋与玄机子等人,在离国境内与移山宗对峙。

    据说若有筑基金丹修士坐镇,这‘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威能,还可提升不少。不过此阵循环,如人之经络气脉,灵元自成体系。操控此阵,关键不在于操纵此阵之人的修为,而是对天地灵元的理解与感应。

    庄无道自问这无名山之内,应该无人能在这方面超过他。天品灵根的资质,足可让他得心应手的,控御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而绰绰有余。而云儿时不时的提点,也使他控阵的水准,并不逊色于那些金丹修士。

    更何况事关大局,他也不愿将这阵法核心,交托于他人之手。

    其实若非是窦文龙在无名山的地位,实在太过重要,本身乃节法一脉,值得信任。而之后他要做的许多事情,也都需此人配合。庄无道根本就不愿将山底水猿之事,告知于他人知晓。

    “剑主你就这么肯定,这无名山内有太平道的内应?”

    “不能”

    庄无道把灵念散发,随着‘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聚集起来的灵络,四面八方的扩散开来,蔓延向大阵的每一个角落。

    因元神消耗过剧之故,额头上全是细密的冷汗。不过他却不得不如此,时间已不多,他需要在短短数日之内,将这座阵法的所有细节,都全数了如指掌

    虽是精神疲累,庄无道此刻却仍旧强撑着精神答道:“只是以防万一而已,若是换成秦锋,布局之前,必定会注意到这细节。在离尘宗内布几个闲子,哪怕只能侦知这边的动静虚实,也是好的。”

    也正因此故,此时整个无名山,知晓数百水猿潜伏于山底的,也仅仅只有他与窦文龙二人而已。

    “太平道处心积虑,布局已久,在东南之地,绝不可能只这点布置。东离之乱,估计才只是开始而已”

    庄无道说这番话时,他的神识,已蔓延到了全山上下。不止是能感应到这无名山所有的生灵,哪怕微尘粒子般的存在,亦不会遗漏,更将此山之内所有修士的动静,都印入到了自己元神之内。

    而其中也免不了一些弟子的闲言碎语,也同样被他的神念感应到。

    “我们这么多人,难道就没更好的了?节法真人他为何就定要选那庄无道

    “当初也只是预备而已,有苏秋师叔四人在前,怎么也轮不到他。说知最后会出这样的变故?”

    “我看此子,也是不怎么靠谱,年轻也还罢了,偏偏却是一个无胆懦夫若是移山总真的攻来,那庄无道会不会吓到屎尿失禁?”

    “慎言,别忘了有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那人居于中枢之地,所不定就能听见。”

    “我就是要他听见才好,若然识趣,就自己把位置让出来。自己无能也就罢了,别连累了我们师兄弟。”

    “也未必就能听见,‘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乃货真价实的四阶阵法,他不过一个练气境的修士,能够掌控得了么?”

    “这座大阵,也不一定要修为强绝。据说灵根越佳,坐镇中枢时越能掌控自若。”

    “呵,就凭他?一个五品灵根?也就医术不错,真不懂节法真人,为何要将他纳入门下的。我们宣灵山一脉,几十年内才只有这么一个秘传弟子的名额

    “说这些有什么用,他有窦文龙师兄撑腰压着。你我再怎么不满,又可能奈何得了他?”

    “窦师兄?我真不解,窦师兄他到底被灌了什么迷汤。还偏偏毕恭毕敬,那人旦有所命,无不听从——”

    “不用窦师兄,哪怕古月明师弟,也比他强一些。古师弟出身世家,据说很早之前,就可独当一面。”

    “我倒是有不同见解,庄师弟他为人聪颖,能临危不乱,已经极其难得了。窦文龙师兄如此敬崇,必有其因”

    谈论之人,也不止是这一处。山脚下还有不少,有窦文龙坐镇,那些正随窦文龙布阵之人,倒是无人敢道出‘庄无道,这三字,只说这次的东离变乱。

    “——真要是移山宗攻打过来,这里没有金丹坐镇,即便‘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布好,怕也无什么用处。”

    “有总好过无有这座大阵在,多少也能多撑几日,等到宗门的援兵。”

    “宗门?嘿,我看还是别指望为好,那移山宗分明筹谋已久,甚至不惜动用‘万域引灵封识大阵,封绝这十二万里地域。对苏师叔他们,已然是势在必得而若欲对苏师叔他们一行人下手,就必然要先破我们这无名山。若无万全的把握,他们怎会轻易启衅?就不知最后,会是何等样的手段。”

    “我也是如此以为,别说宗门现在并无余力,即便还有,只怕也不会来援。我宣灵山一脉煊赫太久,离尘上下不知多少人嫉恨有加,只愁寻不到机会打压。这个时候,不落井下石就算不错了,岂会倾力援手?”

    “他们敢?难道不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有何不敢的?我恐这一战之后,我宣灵山脉衰落已成定局。那移山宗当真是用心险恶我们一脉的精英弟子,几乎全在此间”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