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五零章 修士与妖
    在庄小湖动身南下之后,庄无道又等了两刻钟的时间。直到正午时分,才踏上了丰河对面的河岸。

    行如密林之内,庄无道循着那若有若无的气机,以磁遁之法一路疾行。

    这里虽非是天南林海,不过被一位三阶妖修选为栖息之地,自然也富含灵元。林中妖兽也有不少,不过要么是跟不上他的遁速,要么是感觉到了庄无道危险,都未有阻拦猎食之意。

    不过当他的身影,到达密林之内二百里处时,已经感觉到几股凶厉不善的意念,遥遥的锁定了过来。一路跟随,哪怕庄无道的磁遁,也无法完全摆脱。

    庄无道心知肚明,这定是二阶妖兽。而能够跟上的磁遁之法,至少也是二阶后期。

    一般三阶妖修麾下,也定然有不少强力的部下,为其奔走效力。

    这些妖兽跟随,应该是存有警告之意,让他自觉退走。然而这次他庄无道,本就是为那位月熊道人而来,绝不可能就此退却。

    神情依然镇定自若,庄无道只是稍稍再提增了些遁速。这些二阶妖修固然可惧,然而他现在的磁遁之法仍有余裕,他可能不是其中任何一只的对手,然而想要从这些妖兽合围中,逃走却是不难。

    此时已遥遥可见远处一处裂谷,月影狂熊每当夜间月出之时,战力就会大幅度的提升。然而却厌恶日光,会选择潮湿阴暗之地作为居处。

    也是庄无道选择正午时分,来见此妖之因。白日太阳炎力最盛之时,那为月熊道人的实力,也最多只与普通的三阶妖修相仿。可能稍强一些,却也强的有限。

    裂谷越近,庄无道越能感觉到那充沛的灵力,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叹。

    这里比之此刻有‘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覆盖的无名山,也不差多少了。也怪不得,此妖会对离尘宗驻守无名山如此警惕。一旦失去了此处,那位月熊道人只怕再难以寻得与这处裂谷环境类似的灵地。

    而就在下一刻,庄无道心中就忽生警兆,下意识的就把身形,加速到了极致,往一旁挪移。

    而就在顷刻之后,庄无道便见一只擎天巨手,拍在了他原本的立足之地。

    数十丈宽的巨大手掌,直接在地上拍出了一个偌大深坑。再抬眼望时,一个无比庞大的身影,赫然已出现在前方百丈处。将天空中的烈阳遮蔽,在地面投下了数百丈的黑影。

    而最上方处,一双森冷的巨瞳,正是杀意森然的,往下方俯视。一口锐牙,似有寒光闪烁。气机霸烈,宛如巨人在望着地面上的蝼蚁。

    庄无道在这势压之下,也觉心惊肉跳。不过可能是因身具天生战魂之故,并未就此被这只巨大的黑熊慑服。

    心中则是暗暗一叹,所以他才极其不愿见这些金丹修士与高阶妖修。感觉自己的生死,都全不由己,完全不受自己的掌控。

    而庄无道最不喜的,就是这样的感觉。若非必要,他只愿躲得远远的,不与这些高阶修士接触。

    在五十丈外站定,庄无道灵决微引,就使那枚‘上霄阳炎计都雷符,虚空浮起,悬在了自己的身后。

    而后就再无其余动作,更把神念收束,示意自己并无敌意。不过毕竟是一头三阶妖修,庄无道虽明知对方,其实并无杀意,也依然心内防备有加,警惕到了极致。

    “我名庄无道,离尘节法门下第七弟子此来裂谷,是为向月熊道人求助

    庄无道一边说着话,一边将自己的修为,全数释开。只以‘阴阳二化分气法,全力束住了魔息煞力。

    然而他此时一身真元道力,也依然达至练气境十重楼的水准。且更为浑厚,气机悠长。

    只有如此,才能取信于眼前此妖。也只有不弱的修为,高明的遁法,才有借助‘上霄阳炎计都雷符,之力,从这只月影狂熊身前逃脱的可能。

    “不知月熊前辈,可有耐心听我数言?”

    那月熊道人冷冷注目了庄无道身后的信符一眼,眸中既有几分忌惮,也有不屑之色。

    接着也不会开口,只沉闷的继续望着庄无道,眼神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的事物。

    庄无道也不知这位月熊道人到底是同意了还是拒绝,不过他也不在意,自顾自的道:“无名山下,此时有两只三阶水猿潜伏,另有水猿一族数百余只,不知月熊道人可曾知晓?”

    那月影狂熊明显有些意外,巨大的瞳孔微微一凝。

    “以晚辈猜测,这定是受移山宗与北方太平道之情,欲在无名山伏击我宗

    庄无道的话才说到一半,就感觉月熊道人的气息暴躁起来,明显有着几分不耐之意。

    似乎在对他说,移山宗与北方太平道算计离尘,与它何于?

    庄无道深吸了口气,知晓再迟疑不得,直接就转入正题:“天下间名山大川,俱都有主。我不知这些水猿族类从何而来,却知这天下间,少有其栖居之地。只有此处不同,河网纵横,地脉汇聚,亦不乏灵元鼎盛之处。却因前辈之故,一直都不曾有强横水妖。可若那水猿一族,助了太平道与移山宗一臂之力,二宗却必有酬谢”

    又担心这月熊道人可能听不懂他言下之意,庄无道于脆言语直白道:“如此一来,只恐这方圆八千里地,都将易主这吴国东南一隅,再无前辈立足之地。”

    那月熊道人却比他想象的,要更聪明许多。身躯变幻,收起了法相天地,只有三丈大小,目透出深思之色。

    不过依然是形象粗野彪悍的狂熊模样,三阶妖修虽有灵智,却还无法化形

    而后下一刻,这月熊道人的身前的地面,就突兀的现出了几个大字。未曾炼化横骨,不能说话,这月熊便直接以字代言。

    “助你可以,我有何好处?你一练气修士,可能够做得了主?”

    这次却轮到庄无道发愣,他原本以为自己,还需费一番口舌。却全未曾想这位月熊道人,如此的于脆,直接就与他谈起了出手相助的条件。

    挑了挑眉,庄无道就取出了节法真人的印玺:“我受师尊之命,总理此间一切离尘事务。前辈有什么要求,尽可以提。“

    话音还未落,庄无道就已望见这月熊道人眼里透出的贪婪之色,心中顿时又暗暗一叹。

    “自然,晚辈在离尘宗内毕竟是人微言轻。前辈真要狮子大开口我也无法,不过条件若太是过份,离尘宗上下未必就会承认你我所定之约。”

    那月熊道人闷哼了一声,而后却是陷入深思,良久之后,才又以妖力在身前印下了几行大字。

    “即便有我助你,又该如何制胜?移山宗能用于无名山的金丹修者,可多达五位。”

    庄无道精神微振,知晓到了此刻,才算是进入到了正题。这位月熊道人,也真正拿出了几分诚意。

    ※※※※

    “离尘宗册封,总掌东吴之南二万里方圆所有荒林之地,所有众妖之主。无他允可,离尘宗不得在此地域随意猎杀妖类。此外紫英石矿,亦要占据三成的份额。”

    当庄无道从那处裂谷离开,再回至丰河西岸时,云儿的身影,在他的身旁显化了出来。

    “这些条件,倒也还不算过份。不过以剑主身份,却是略有些不够格。难道就不惧离尘宗,最后会不予承认?那时剑主你,只怕会是声望扫地。”

    “只需渡过这次危机,我管他事后洪水滔天”

    庄无道淡淡的一笑,并不在意:“本就无意在离尘宗身居高位,若他们不愿承认,我也最多是颜面无存,日后被离尘宗雪藏而已。对我而言,其实未尝不是个解脱。云儿你不是说过,对于修士而言,本身修为才是根本。身份权势,皆是外物。若我有朝一日能身证元神,这天一诸国,我想要什么东西得不到

    他心内也确实极其放松,那月熊道人其实极有分寸,东吴之南二万里内荒林不少,然而并无太多资源,也不似天南林海一般,妖兽稀少。即便给了他,也没什么大不了。

    至于那紫英石矿,本就不是自家的东西,拿来换取一位全盛时,可比拟元神境的妖修相助,再划算不过。

    庄无道也已据理力争,最初月熊道人的条件,是南北三万五千里,把吴国东离所有辖地都包括在内,最后却被他生生砍了近半。

    也仍旧保持着离尘宗,对所有犯戒妖兽的处置之权。月熊道人的麾下,都不得任意杀戮人族。一旦犯了杀戒,离尘宗有权诛杀。

    真正说来,离尘宗其实并未损失什么。然而若离尘宗那几位元神真人还不满意,那么他也无法可想,只能任之由之。

    毕竟之前,确实是越俎代庖了,不合规矩。

    然而那头月影狂熊,既然敢与他做出约定,多半也是有了足够把握,使离尘宗在时候,不敢轻易翻脸毁诺才是。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