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六九章 纵横捭阖(第三更求月票)

第二六九章 纵横捭阖(第三更求月票)

    直到将所有一切都布置妥当,在场诸人也都各有了安排时,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

    有窦文龙出面压制众多筑基修士,庄无道发号施令时,就显得游刃有余起来,无半分的阻力。

    那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事关重大,只能交由窦文龙负责,而联络世家之责,自然交给了古月明。至于其余诸学馆以及东吴皇室,亦都各有得力之人之去负责联系。

    然而一直到散场之时,他也未说出此刻无名山底下,藏有数百水猿及两位三阶妖修之事。

    此时无名山诸人,都因移山宗的‘万域引灵封识大阵,以及大繁国含光山之变而人心惶惶。再要曝出他们此时的居处驻地,就在一群危险之极的妖修的头顶上方,只怕立时就要军心溃散,再无战志。

    古月明离开之前,倒是有意与庄无道再深谈一番,庄无道却不给他这个机会。议事厅出来之后,就径自回到了自家的小楼,而后就静静坐于楼顶处,眺望着山脚深思。

    “主人,移山宗与太平道携手联合,一旦发动,必定是雷霆之势,难以抵御。山下又潜伏着那么多妖兽,这无名山怕是守不住”

    庄小湖也知晓了含光山之变,眸中忧色更浓:“以我之见,还是早做谋算为佳。”

    眼中暗指,是要庄无道尽快寻个退路。

    庄无道叹了口气,这个时候想个保命脱身之法,倒是不难。应可从无名山全身而退,也不会受到离尘宗太严重的惩戒。

    见机不妙就脚底抹油,提前跑路,他庄无道在越城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按说该是早已习惯了,没有心理负担才是。

    然而今日也不知怎的,总是难以决断。庄无道伸手一招,将那节法真人的符诏与印玺拿在了手中,眼神阴翳闪烁。只觉胸中沉甸甸的,似有一块大石压在了心头。

    节法的信任,既令他感动,又觉是沉重无比。可有些事情,并非是仅凭一腔热血,一厢情愿就能改变。

    这次的东离变乱,对方布局筹谋已久,哪里能那么容易破解,扭转乾坤?

    庄无道不由下意识的,又想起了秦锋。若是他那位狡诈如狐的兄弟在此,定然是有办法应对吧?若换作是他,此刻又该怎么做?

    想了半天,庄无道就撇了撇唇角。若秦峰在此,不至于到现在,才发觉移山宗的图谋,说不定还能将计就计,反过来算计移山宗。

    以秦锋的性情,绝不会容自己陷入绝迹。其实仔细想想,当初他被北堂家逼迫时,难道真就陷入绝境?怕是未必然——

    只从秦锋一夜之间,就使剑衣堂众多兄弟,从沈林的眼皮底下消失,就可知那家伙,必定是早就有着可靠的退路。

    可惜自己,毕竟非是秦锋。庄无道蹙着眉,抬起了眼,又望向山下方的丰河。禁航令此刻已经生效,宽大江面上已经没有船只来往,空空落落。

    庄无道却忽然忆起一事,心中一动道:“说得也是,需得早做谋算这一战,未必就不能胜,应该还有几分希望。”

    “老爷明见诶?”

    庄小湖先是喜不自胜,迫不及待的开口,然而当听清楚庄无道言语之后,却是当场愣住:“老爷你的意思,是继续坚守无名山?这岂不是与等死无异?我看那移山宗,对此处是势在必得,那位定海公真若挥师南下,金丹高手怎么也有三五位。若是有‘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倒还不惧,可下面那些水猿,随时都可掘断地脉——”

    “所以需要先寻外援,不求能势均力敌,只求有抗手之力。”

    “外援?”

    庄小湖蹙起了眉,她却是想不出来,这个时候,无名山附近哪里还能寻到能够对抗五六位金丹的强者?

    “第一位,自然是东吴皇室的那一位。想来也不愿见这东南半壁江山,全数沦落敌手。”

    庄无道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张材质上佳的符篥,然后用节法真人的印玺,在上面盖了一个清晰无比的印章。印章的纹路特异,赫然有灵光流传,内含节法真人独有的禁法,无人能够仿制。

    “第二位,就要靠你了。你可携带此符尽快南下,想办法在五日之内,求见东离国君。离京距此只有一万一千里地,以你的遁速,当可办到?”

    除了手中的符篥之外,庄无道又顺手将那件‘无影伏光衣,递了过去,正是当日那萧云用的斗篷。

    此物乃是上品灵器,可助人潜纵匿迹。加上庄小湖手中的‘窥天照影环可提前避开移山宗一方的强者,能够使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东离京城。

    “东离国君?”

    庄小湖再次一愣,而后失笑道;“老爷莫非以位,那位东离的前任国君,会转过来帮助离尘宗不成?”

    “为何就不能?”

    庄无道反问道:“定海公为移山宗付出如此巨大,不惜抛出几个资质上好的子嗣,也要谋算离尘,对移山宗是否大功?事成之后,以定海公之劳苦功高,移山宗酬其一国之主,怕也不算过份?”

    “一国之主?”

    庄小湖陷入凝思,实在想不出移山宗,能拿出什么样的筹码,让那位功成名就的定海公心动,甘冒奇险,自愿为移山宗的马前卒。

    “应该是如此,这次若真要能使离尘重创。定海公得移山宗支持,自立为一国之主,那也是理所当然。不如此,不足以酬其大功。”

    庄无道的面上。也浮起了一丝笑意:“那么这位定海公未来的国土,又该从何处取得?”

    庄小湖先是疑惑,然后只思忖了片刻,就已眼眸一亮,醒悟了过来:“主人你的意思是?定海公必定要从离国境内裂土分疆?”

    即便离尘宗这次惨败,东离之军席卷吴国东南。所能占据之地,也大多都是蛮荒密林,并无太多人口。而即便以越城之富,也远不足以支撑一国。

    至于覆灭东吴,这却是想都不用想。一千年前,离尘宗最虚弱之时,也依然能将东吴半国,牢牢的掌控。又何况如今,离尘宗实力已再次蒸蒸日上?

    即便是在东离境内遭遇重创,也依然不伤根本,东吴只有失地之险,并无灭国之忧。

    而定海公若要立国登基,那么其辖下领土,不可能只有一个越城。定然要将他辖下十六州之地,从东离国内分割。

    换成她是东离国君,怕也是要对移山宗心怀怨怼。

    “可即便如此,也不足以使离国那位先王,对移山宗倒戈相向?”

    “那么小湖你以为,我离尘宗这次吃了大亏之后,可会善罢甘休?”

    “不会”

    庄小湖不假思索的摇着头:“离尘宗若不报复回来,又如何能在东南之地,继续号令诸宗?”

    这次被移山宗算计如此之惨,离尘宗四位元神真人,都必定无法容忍。也需手段果决,展雷霆之威,才能继续慑服东南之地。

    “这个道理,是人都能明白”

    庄无道微微颔首,随后再问:“那么以你之见,我离尘宗若是下定决心,倾力对移山宗打压,那么移山宗可以支撑多久?”

    “有北方太平道为后援,移山宗或者能撑得更久些,不过境况必定极其艰难。”

    庄小湖已明白了庄无道的意思,哪怕这次移山宗胜了,也依然居于弱势。

    挑动起的离尘宗的怒火,那移山宗可能最后还撑得下去,可其治下诸国,却必定要受到离尘宗的打击。

    长久来看,移山宗依然是一条快要沉没的破船。那位东离国君若有机会跳出来,顺便保全国土,说不定真会心动。

    庄无道的图谋,看来并非是无根之萍。不过一想及这次赶去东离的风险,庄小湖依然是不情不愿,不过却又知自己,违逆不得。

    “可对于东离,离尘宗岂会没有补偿?”

    “补偿?或者是有,可什么补偿,能够抵得十六州之地?几件法宝,还是矿脉,对他们有用?”

    “见到了那位东离国主之后,不知奴婢该怎么说?”

    “可将这无名山底之事,如实相告”

    庄无道言辞转为冰冷:“我可代节法真人承诺,他若肯倒戈相向,东离国除移山宗势力之外,一切都可保持原来。更可承诺,给他三位离尘真传弟子的名额。是雪中送碳,助我离尘一臂之力,还是继续呆在移尘宗的破船上,可全由他自决”

    “奴婢知晓了”

    庄小湖应承的同时,也诧异的仔细看了庄无道一眼。她这位主人,明明无什么大的野心,然而遇临危难时的镇静,还有方才言语中透出的杀伐决断,都使人心惊。

    只觉一切枭雄人君该有的气度,庄无道都应有尽有。

    “可即便是东离国主同意倒戈,也只两位金丹而已,主人你依然胜算不多

    “所以我稍后还需去见一人,有他相助,此战才能有几分胜望。”

    庄无道说话之时,眺望向了江对面。准确的说,他这是要去见一只妖。

    如今只希望那头妖熊,真的不敢轻易开罪离尘。节法真人赐下的那枚‘上霄阳炎计都雷符能够助他保住性命无忧。

    “你可告知东离国主,我也无需他直接动手,只需想办法把定海公攻打无名山的时间,拖延到夜间就可”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