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四七章 水猿一族
    亿万年过去,这条灵脉已经微小至极,却依然温养着这玉台,使之完整保存至今。

    庄无道仔细以灵念扫荡,不多时就掌握了这玉台的运用之法,一个灵决打出之后。那周围的水池,瞬时变幻影像,似可见成百上千条各色游鱼在湖中游动。

    这并非水池中,真的有生灵之内。而是将数百里之外的情景,显化在此。

    “原来此处,才是这套光冰魄剑阵,的真正核心。”

    庄无道眼神感慨:“数十万年前,此处洞府主人,定然是这一方地域之主

    这里的水台,与光冰魄剑阵应该是一体。前着可以洞察到五千里内,所有水系灵脉周边的一切。亦可将光冰魄剑阵,之威,导向这些水系灵脉的任何一处。远隔千里,击杀来犯的修士妖兽。

    云儿说此处洞府的主人,虽只是金丹境界,然而实力却并不亚于元神修士。控制这五千里之地,倒也不使人惊奇。

    哪怕是妖兽横行的蛮荒时代,一位可比肩元神的强者,也足可在东南之地立足了。

    庄小湖亦是啧啧赞叹着道:“上古之时的阵法,居然也能如此神奇。结合这玉台,这一套剑阵,居然可杀敌与五千里外,实是匪夷所思,也不知是这洞府主人,是到底如何炼制出来的。任是修为再高的筑基修士,只要进入这五千里地域之内,都是有死无生。”

    她却并不说金丹,这套剑阵的威力虽强,可当远攻至五千里外时,估计也剩下不了多少。

    庄无道不置可否,继续以这玉台四下扫望着。有了此物,也就不用依靠庄小湖的‘窥天照影环直接就可对五千里内的水系了如指掌。

    而仅仅片刻之后,他的脸色就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此刻不止是他,便连庄小湖亦是俏脸发青,现出了惊骇之色。

    那应该是一处地下湖泊的水底,位置大概在无名山的西侧山脚,距离此处水府,也绝不会超过三百里。

    空间极其广阔,却赫然是有着数百只巨大的水猿,在湖底活动着。都是身高两丈,身无毛发,肤为青色。

    其中两只又与众不同,高有三丈之巨。在湖中各据一处,闭目养神。肌肤之上,有着类似图腾的花纹。

    气息强横莫测,每一吞一吐,那七窍之内都出入着大量的天地精华。

    庄小湖向先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生恐将这些水猿惊动。须臾之后才领悟过来,自己这是在另一处上古水府之内,水池中只是映射数百里外的情景。

    不过庄小湖却依然退后了一步,眼现惊畏之色。

    “主人,这是三阶妖兽”

    庄无道亦面色沉凝,却勉强还维持着镇静,皱眉斜视了庄小湖一眼。他这灵仆什么都好,就是太过胆小怕事了一些。

    不过若非如此,当初在阳湖之底,也不至于肯忍屈受辱向他求饶。更不会稍一逼问,就把那琅嫣府之事,合盘向他托出。

    庄小湖似也知自己失态,尴尬一笑:“这莫非也是猿族一脉?以前我从未见过。我看那两只妖兽,法身至少都是三百丈,至少也是三阶中期。”

    “是水猿一族”

    庄无道微微颔首道:“传说中四大灵猴中的赤尻马猴后裔,有一丝神兽血脉遗存,灵智据说不下于人属”

    他此时关注的,却并非是这两只三阶妖兽。而是这地下深湖的位置,就在那无名山山脚之下。

    而在洞壁周围,则布满了斧凿的痕迹。而架设有一个灵阵,风格却与人族迥异。

    那些灵纹禁制都略显粗狂,倒是与他见过的那个大号版本的乾坤镯相似。

    “至少是在地下九千丈深处,似乎非是天下形成——”

    庄小湖似乎也醒悟了过头,眼中再次透出了几分惊悚:“他们到底是怎么挖出来的?你们离尘这么多筑基,难道就没人察觉?”

    “自然不可能是近日才开凿出来。真要是在这一两个月内,岂会无有动静

    庄无道深吸了一口气,陷入了深思。这些水猿,还有那个地下湖泊,就像是一条线,总算将他心底里的疑惑彻底连上。

    那太平道,只怕是蓄谋已久,两年前这水猿一族,就已潜伏阳湖,也不知费了多少工夫,才在这无名峰下,开辟了这个庞大的地下窟洞。而后举族从阳湖,迁入到这窟洞之能潜藏。而这一藏,就是数月之久,半点不漏痕迹。

    怕是早就预料,离尘宗修士不南下则已,南下则必定会选择无名山为驻地

    如此说来,东离国内的定海公叛乱,只怕也未必是真,时机实在太巧,到好似预先就已定好了一般。

    而一个紫英石矿,就使离尘驻守在东南方向的大半修士,都陷入到了东离国内。

    “刚好包括了几处地脉,若是在战起之时——”

    庄小湖气息一窒,想到了极可怕之事。若然是在移山宗大举侵攻之时,这几处地脉突然断裂——

    又或再严重一些,这地下窟洞突然坍塌,整个无名山都将被波及。离尘宗耗资无数,在此处搭设的灵阵,只怕都全无用处——

    “该回去了”

    庄无道皱了皱眉,而后便直接从这玉台之上,浮空而起。飞至这水府洞门之外,庄无道便又施展开土遁之法向上穿梭,不多时就到了地面。

    然而毫不犹豫,庄无道就又取出了一张‘天鹤引灵符将一丝神念印在其上,而后引动灵决。

    那符篥化鹤而起,冲向了空际。然而却并未飞向了离尘本山所在西北面,而是往南飞去。

    庄无道的瞳孔骤缩,立时一道星焰打出,将这枚‘天鹤引灵符,化成了灰烬。

    “主人,这又是怎么回事o“

    庄小湖后一步抵达地面,望见空中燃烧的纸鹤,满眼都是不解疑惑之色。

    庄无道却神情淡淡,面不改色道:“这片地域,已经禁绝了信符消息。即便‘天鹤引灵符也挣扎不脱”

    封禁一方地域信符流通与通音螺的宝物禁阵,光是这天一界内,就多达百余种。强一些的,范围甚至可打三十甚至上百万里。

    他不知道移山宗使用的,到底是哪一种,然而能使三阶‘天鹤引灵符,也失去作用,被吸摄往难免。那么移山宗这次下的本钱,必定非同一般。

    “可要我代剑主你去给离尘报信?”

    庄小湖试探着问,山底洞窟下的那两只三阶妖猿,即便庄无道已提前发觉,也一样无可奈何。亦此刻无名山才只十位筑基修士的实力,根本就无法处理

    她也欲借着报信,远离开这场是非,此时此处分明已成凶恶绝地。

    “我若死了,你庄小湖能活下来?”

    庄无道一声冷笑:“此阵至少覆盖了二十万里,你如今遁速几何?能在五日之内,脱离信符封禁之地?”

    见庄小湖的面色煞白一片,庄无道的面色又放缓和道:“移山宗既然已开始遮蔽这二十万里地域,想必已动手在即。今日必然还有什么变故发生,先回山吧——”

    无名山就在三百余里外,庄无道与庄小湖全速遁空而行,一个时辰就是数百里地。却还未至山脚之下,就听得那无名山的山顶之上,一声钟鸣声响。

    二人的面色顿时再变,当初苏秋选择这无名山为驻地山时,亦在那山巅之上,设了一口大钟。可声传百里方圆之地,用于紧急时召集弟子之用。

    此时整片山峰都被惊动,数十道遁光从各处洞府中飞出,聚往了山顶。庄无道亦是紧随其后,而便在他刚抵达山顶议事厅外时,远远的却望见古月明正脸色冷肃,独自一人在大厅门口处静静等候。

    知道望见庄无道到来,古月明的目中,才浮起了几分生气:“不知今日师叔去了何处?我已候你多时”

    “哦?”

    庄无道心中意外,却并没有回答之意,反过来询问:“师侄你可是有事寻我?”

    “如今的无名山,已危如累卵,师叔可已知晓?”

    古月明没半句客套,直入正题:“我听说一月之前,师叔曾与姬奇武师叔说起,东离国内乱,可能是陷阱居多?”

    “确有其事”

    庄无道一时摸不清这古月明的意图,皱眉道:“个人猜测,当不得真。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只因我亦深以为然”

    古月明手负于身后,声音平静无波道:“定海公云集大船数百在西南洪湖,大军数十万,与东离水师对峙鏖战数月。然而据我所知,双方死伤一直不多

    “洪湖o双方互有顾忌,一时投鼠忌器亦是难免之事”

    “我古月明是以诚相待,还望师叔暂忘前嫌,实话实说”

    古月明不屑一笑,冷然道:“然而若是定海公起兵,乃是移山宗所布之局。这两家合并一处,近千大舟顺水而上,那时又该如何?”

    庄无道不禁握了握拳,指甲死死的扣入肉内。

    还能怎样?自然席卷东南,使东吴国土沦陷大半,尤其越城,必然不保。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