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四六章 冰魄剑阵(第三更求月票)

第二四六章 冰魄剑阵(第三更求月票)

    “牛魔乱舞”

    九九八十一掌大摔碑,轰向了四面,将刺来的剑光,绞碎大半。重点却是在庄无道的霸体罡身,借用玄术神通之威,一瞬间强化到了极致。那些碎散剑气,打在庄无道身上,竟是发出一阵阵如撞钟鼎般的声响。

    庄无道也挥动起了‘伏魔定山圭土黄色的灵光,笼罩全身。而体内的真元道力,也在那些剑气,快要攻破身外罡气的瞬间,催发到了极致。

    “牛魔卸甲”

    磁元罡力骤然一张,将那些剑气全数顶在了一丈之外。庄无道却知关键,还是在那口冰蓝色剑器上。

    倾尽了全力,以擒龙之劲,将这口剑器牢牢的抓摄住,不使其挣脱,而后强行握在了手中。

    手与冰蓝剑器接触的刹那。庄无道的浑身上下,都覆盖了厚厚的冰层。

    不过那周围斩来的剑气,也骤然一停。整座光冰魄剑阵顿时陷入了崩溃。

    而仅仅就在一息之后,庄无道全力一挣,把身上的冰层全数震碎,然后眼神难看的盯着庄小湖。

    这次要非是他应变及时,二人多半是身死在剑阵之中。

    庄小湖的面色也微微发白,既惭又惊,面上也再难维持镇静矜持:“我也不知会是这样我看过光冰魄剑阵,的残本,明明是以八卦为基。可这里,八卦之外,似还含有两仪阴阳之变。怎会如此?”

    庄无道微微摇头,便连他都知晓,书本之上都只是阵法的‘定式实际的布阵,却要因地制宜,活学活用。这庄小湖却偏是死抱典籍不放,看来在阵道的造诣固然有些,却极其有限。

    不再理会这灵仆,庄无道开始按着两仪八卦的方位四下寻觅,果然陆续寻到了十口同样冰蓝色剑器。

    阶位要比之那套‘阴阳子午钉,更高不少,十口极光冰魄剑,赫然到现在都是三十一重的法禁

    庄无道估计极盛之时,这套剑器应该是法宝阶位。虽是剑蕴寒冰之力,可却是毫无疑意的金属法器,经历了亿万年后,材质都无变化,潜力极强,依然可恢复至三十七重法禁之上的阶位。

    “这是万年寒光铁?在这南方火炎之地,也不知这洞府主人,到底是从何处寻来。”

    万年寒光铁是四阶的灵金,只有北方极寒之地才有出产,所以庄无道感觉不可思议。

    这套剑器若放在北方,价值倾城。可在这东南一带,却少有人修习冰系功法。

    南方属火,除非似盖千城那般,身有一品的冰系灵根,不受限制。普通人修行冰系功法,都会事倍功半。

    庄无道也就更用不上,并未修水冰二系之功,体内也更无冰属灵根。

    光冰魄剑阵,之内,还有一套多达三十六面的阵盘,以毫无杂色的银丝编织而成,也有二十重之上的法禁。

    不过这一套光冰魄剑,才是真正核心,庄无道全数取出之后,这套剑阵就已彻底瓦解。

    在这洞府之内,二人已可自由行动,再无危险。不过当看过丹室器室之后,庄无道却是满眼的无奈之色。

    “可惜,时间实在太久。好东西不少,却大都朽败了——”

    尤其是丹室,那些丹瓶内多有的药物,都已化为黑浆。

    庄小湖亦是失望沮丧不已,不过她心里也是早有准备。一般对修士而言,最有价值的洞府,都在十万年之内。超过了这年份,就不会有什么好东西。

    唯一有价值的,可能就是这些洞府内,藏着古代道典,以及失传的古谱功法。不过普通的木简纸张不易保存,只有那些以特殊方法记载的典籍,才可能保存到亿万年后。

    然而庄小湖此刻,已成为庄无道的灵仆,亦可算是离尘宗的一员。而离尘宗最不缺的,就是修行功法。

    三十六套本门正传功决之外,还有数百种较为完整的法门。相较而言,这些散修留下的传承,实在不值一提。

    那藏内,果然是所有的书本都已腐朽,稍稍一触就化为了粉尘。只有一个玉佩留了下来,庄无道以神念感应了一番,里面赫然是一套完整的功决,名唤‘元始狩魔经竟可直指归元,能够修炼到修士第七个境界归元境。法决完整,二十四个灵窍,一个不缺。

    这门功法亦是辅修之术,不过不用自己修炼,而是通过狩猎魔修,来增益自己的修为。

    魔修或以生灵献祭,或依靠吞噬精血元气而使修为激增。而这‘元始狩魔经却是以魔为食,诛杀魔修,吞噬魔修的本命精元来修行。进境之速,比之魔修还要快上不少。

    然而本身却并非是魔道法门,修行之人,首先需要日日承受太阳真火与天雷烤炼,养成最纯正的浩然纯阳之气。

    功法刚烈无比,只有纯粹的大日纯阳,才能吞噬炼化魔修的精元神魂,而不受反噬。

    “世间居然还有这样的功法?”

    云儿亦是诧异无比:“不知是何人所创?我却从未见过,创此功之人,要么本身就是魔修一脉的强横大能,要么就是对魔修一脉深通恶绝之人”

    庄无道皱眉摇头,连云儿都不知这《元始狩魔经》的来历,他又如何能知晓?

    倒是这《元始狩魔经》的内容颇为有趣,可惜这门功法,不但要求真元道力,要纯阳无邪,毫无瑕疵。对元魂的要求,也是极高,旦有些阴思鬼祟之念,就易被邪魔所趁。

    且物极必反,修行《元始狩魔经》有成者,应该比大部分的魔修,还要更易堕入魔道,永世沉沦。

    他庄无道反正是已不能修炼,只心念这一关就过不去。

    “剑主想要修行?”

    云儿能感应到庄无道,那一丝心动之意,冷声告诫道:“剑主难道看不出来,这门功法缺陷极大?孤阴不长,独阳不生,最多只能修炼到归元境。到了这一境界,若还未化魔,那便要焚身而死。”

    “怎会”

    庄无道摇了摇头,思索道:“我只是感觉,这门功法炼化魔煞戾气的法门,颇是不错。能否单独分离出来,配合天地阴阳大悲赋,为我所用?”

    云儿怔了怔,半天之后才道:“剑主的想法不错,让我再仔细想想不过以天雷与大日真火炼体,剑主也该有心理准备才是。”

    说完这句,云儿就陷入了沉寂,所有的灵念都回缩入轻云剑中。

    庄无道心知云儿,估计是已在推演这《元始狩魔经》的详细,就也没去打扰。

    再望了一眼四周,全是颓败之景。庄无道暗暗一忖,知晓除了手中的《元始狩魔经》,还算有些价值之外。这处洞府内,唯一的收获,估计就是这套用不上的光冰魄剑,了。

    “小湖你去过的琅嫣府,莫非也是这般?”

    那是三劫之前洞府,比之这里还要更久远得多,按说会更为不堪才是。

    若是同样的情形,那也没有前去探查的必要。

    “那里不同”

    听到二字,庄小湖只觉别扭无比,全身都是鸡皮疙瘩,却只能强打起精神道:“那里的灵脉,依然充沛,四季如春,整个洞府内的所有器物,都保存完好。我多方探查,只有器室内的那条火脉有了破绽,其余的禁阵依然牢固。甚至那丹室之内,仍旧引着一条四阶的地火”

    “原来如此”

    庄无道若有所思的微一颔首,正欲离去,却忽的心中又一动,看向了另一侧。在这洞府的中央,有个百丈见方的水池。而水池之上,则是一个状似莲华般的平台。

    那水仍旧清澈,水液循环,显然于外面的地下河仍有通连,并非死水。石台则毫不起眼,看来只是一个普通的观景之处。

    不过庄无道却略觉有异,眉心之间隐隐刺痛。当下也未加思索,便一个挪移,以磁遁之法飞遁了过去。

    然而仿似穿越过一层屏障一般,眼前的情景骤然大变。

    “果然是幻术”

    两年前那无名修士,曾以‘灵明神露,助他清洗肉身元神,虽未化出‘天眼,神通。

    然而至此之后,庄无道对于幻术,就又了特殊的感应。

    破开了幻术,那池上平台顿时大变,竟然是通体玉质,外层光滑如境。

    那平台之上,则赫然灵光流传。一条条水蓝色线路,这玉台内发散开来。

    庄无道感觉这些线路有些熟悉,似在哪力见过,可一时之间,偏又想不起来。

    知道庄小湖,也随后穿空而至,看了一眼之后,就一声惊咦:“这应该是此处水府,五千里内所有的水系与灵脉图。”

    “水系图?”

    庄无道这才醒悟到这熟悉感,到底来源于何处。那上方最为粗大的两条。岂不正是松江与丰河?

    便连阳湖也在其中,还有灵脉与地脉的走势,五千里内,所有的合流水系都尽数引在这一方玉台之上。

    “有些意思”

    此处别的宝物,都因时光流逝而腐朽。唯有此处,居然被这洞府主人,强拘住了一条灵脉在内。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