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四五章 水底洞府(第二更求月票)

第二四五章 水底洞府(第二更求月票)

    倒不是说此处的杀阵不怎么样,而是时隔亿万年之后,哪怕再怎么出色的阵法,杀伤力也要减弱近半。能够真正保持完好的,少而又少。

    再观这座洞府,原本聚在此地的灵脉,分明已经偏移大半,只余小部分留存。即便禁阵再强,也有如无根之源。以他现在的实力,应可出入无碍。

    待得那些黑色长钉全数落地,庄无道探手一招,将之全数抓摄在了手中。看了一眼之后,便暗道了一声‘侥幸,。

    看着这些黑钉的结构品质,还有内中参与的一些痕迹,居然都是二十五重法禁的高阶灵器。只因时间的推移,又无有足够的元灵温养,法禁渐散,才掉落到了十六重。

    真要在它们全盛时期的时候,被打在身上,庄无道即便不死,也定然重伤

    这些黑钉之外,已出现了斑斑锈迹。只不过材质却还保存完好,仍旧是上佳灵材。金土二属的灵器,不似木水火三属,往往才经历几万年时光就会溃散,不易保存。

    庄无道手中这一套黑钉灵器,共有三十六枚。法禁虽已散去,然而在亿万年之后,材质依然是高达三阶。若能请高明的练器师重新打磨炼制,依然可进入高阶灵器之列。

    他视角余光随即就望见身旁的庄小湖,面上虽是淡然,可眸内深处却满含着艳羡之色。庄无道心思一动,想起他这灵仆,除了一件‘窥天照影环,能够拿得出手,其余就无什么合用的灵器。当下哑然一笑,直接便将这套黑钉丢了过去。

    “给我?”庄小湖颇觉意外,眼中满含诧异之色,万分不解的看了过来。

    知晓此时庄无道的身上,虽有几件不错的灵器,然而除了那‘伏魔定山圭,之外,没一件能够及得上这套可以祭炼到二十六重法禁的黑钉灵器。

    原本以为庄无道定然会占为己有,却不意会如此大方,将这套灵器给了她

    “你不想要?”

    见庄小湖身子下意识的缩了缩,把那一把黑钉灵器紧紧抱在了怀里,庄无道不禁撇了撇唇:“我观这套灵器,应该是上古时常见的‘子午阴阳钉完整的一套,应该是黑白子午钉,各有三十六枚才对。白钉多半已经损毁,你要想凑全一套使用,还需另寻材料,炼制三十六枚白钉才可。”

    庄无道走到那些‘子午阴阳钉,的来处,一掌拍出,以一百象巨力强行打碎了墙壁。果见里面一个黑色器匣内,全是白色的粉末。

    “啊”

    庄小湖顿时失声惊呼,张大了嘴,满心的失望之情。‘子午阴阳钉,缺失了一半,不但是威能大减,施展时也必定会出现破绽。她原以为是庄无道性情大方,却原来是对方根本就看不上。

    庄无道也不再理她,继续往前行去。这个上古洞府,大约是三百丈方圆,面积不大。一位金丹散修,实力财力也都有限,洞府修的极其简约狭小。

    不过洞府内的阵法倒真是不错,也并不止是一套‘子午阴阳钉,而已。杀阵主要是禁阵引发的各种术法,威力至少都是二阶。然而庄无道仗着自己的牛魔霸体,几可无惧。

    即便威力强些的,借用‘伏魔定山圭,之力,也可轻松应对。唯独这洞府主人预伏在禁阵中的各种灵器有些棘手。

    哪怕其中许多都已经朽烂,剩余的也散去了数重法禁,也依然让庄无道心生忌惮。

    其中一次,就有黑色水液混在狂风中飞出,将洞府内大片的青石,都全数溶解。

    这次也幸亏庄无道心生警兆,躲避及时。可身上也被这些黑色石液溅到了几点,身外的磁元罡气,顿时如油遇火般,直接燃烧沸腾,半点作用都没有。

    幸亏还有离尘道衣挡了挡,才没被那黑点直接溅到了肌肤身上,可绕是如此,庄无道的胸腹右足处,也是出现了溃烂。

    庄无道面色发白,心中惊悸无比。自从他修成牛魔霸体之后,万刃难伤,万法不加,还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形。

    “此时焚石魔鲸液,采至于深海中的一种魔鲸,可腐化一切五阶之下灵物,几乎克制所有土系功法。其实是还剑主你的牛魔霸体境界太低,若到三重天境界,又何惧这石魔鲸液,?我将这套牛魔元霸体,评价为二品圣灵级的功决,是因这套功决,确实胜过了我所见,任何一套横练之法。”

    庄无道却依然是神情凝重,这次固然是因自己牛魔霸体境界太低之故。然而总不可能一次次总是那么好的运气,不会遇到超过自己境界极限的克制法门与灵物。

    看来自己日后定需注意才是,牛魔元霸体的拳意,就在于横行无忌。若然小心翼翼,反而失了拳法的真义,使牛魔霸体的威力大减,功体停滞不前,这方面不能改。不过却可在应变上下功夫,反应足够快,可以及时应变。

    再还有,便是神念感应,对危险的直觉与提前感知。就比如今日,自己本能下意识的举动,却救了他与庄小湖一条性命。

    大约走过四百丈,庄无道就已经到了这洞府的核心。里面赫然别有洞天,这洞府主人竟在这地下凿出了一个高约百丈,方圆则达一里的空间。

    似一处小天地一般,可惜那洞顶处的夜明石早已熄灭,望之一片黑暗。这里面应该还栽有不少草木,却都已枯萎化尘,不见了痕迹。

    庄无道的瞳孔,却是微微一凝。感觉这里的禁阵,已不同于外围,只是隐隐掠过的几丝气机,就已刺得他肌肤生疼。

    “没想到,此地主人居然也是一位剑修——”

    云儿颇是赞叹道:“而且成就定然不俗,即便没到元神境界,实力却也不在元神境之下。多半是限于散修身份,才止步于此。”

    庄无道不知云儿是怎么看出来,他只知这里面的禁阵,极其的犀利,绝非是洞府外围可比。

    剑修与普通修士略有差别,早早就在体内打磨着自己的神魂真元,使之更为犀利锋锐。用在兵刃上,往往较寻常修士更易施展出剑气剑意。

    他现在严格说来,也是剑修,体内十二道剑气,每一道都能使自身的御剑术,威力提升近倍。施展拳法时运用,也有破甲奇效。

    不过蕴剑决,却并无普通剑修的弊端。剑修体内的真元道力,往往都极为锐烈,难以顺利的施展术法,越是复杂的法术,越是无法完成。

    蕴剑决却不会,庄无道依然可平和的调动天地之灵,轻易不会受到体内剑气的于扰。也是这门辅修之法,可位列一品遮天阶之故

    而身为剑修,对于剑气兵气的感应,最是灵敏。此时的庄无道,就已隐隐察觉这一里方圆空间,有数百道犀利无匹的气机潜伏。

    一旦爆发,足可将他斩为碎片更有一股不知来由的寒气,渗入到骨髓深处。而若仔细望,可见那些洞壁之上,还有一层薄薄的冰层。

    深吸了一口气,庄无道就把眼瞥向了庄小湖。后者正为方才的石魔鲸液,心有余悸,这时见庄无道视线催迫,半晌之后才了反应过来,忙将‘窥天照影环,催发,显照五百里内所有灵机变化。

    ‘窥天照影环,说是能观照五百里,其实是有些夸张,这只是指平原无遮之地。

    一旦有禁阵阻隔,就可使‘窥天照影环,的效力大幅度的削减,其余树木泥土湖泊,亦可阻碍神念。

    若非如此,当初萧政等人也不至于在阳湖之底,尽数陨落于庄无道之手。

    ‘窥天照影环,能窥照五百里地,然而若用来侦测地下,却最多只五百丈不到。否则庄小湖也不至于要用一月的时间,来清查这地下水系。

    而此时仅片刻之后,庄小湖的眸中,就透出了几分喜意:“这是极光冰魄剑阵我以前恰好见过这套剑阵的残本”

    随后陷入了凝思,大约又半刻左右,庄小湖才又迟疑着开口:“我知晓破阵之法,不过不知有没有用,主人请随我来”

    竟然是当先而行,迈入了进去。庄无道微一挑眉,发现云儿并无提示,便也紧随着庄小湖的脚步,走入到这一里见方的小天地内。

    庄小湖开始还是小心翼翼,每一步都需仔细深思,慎而又慎。直到二人走入百丈处时,才有了些许自信,渐渐的放开。

    而不多时,庄小湖就在一块平地之上驻足道:“此处是这套极光冰魄剑阵的八个总枢之一,洞府灵脉已经不在。只需将这里的剑器取出,就应可将剑阵破解”

    庄无道也不迟疑,施展开擒龙劲力往地下强行一抓。立时一口冰蓝色长剑,破土而出。

    可就在庄无道,就要将这口剑强抓在手中时。旁刺里竟是数十道同样冰蓝色的剑光,同样飞斩而至。

    庄无道微微一惊,而后毫不犹豫,就以神念引动灵窍,施展出了自己本命玄术。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