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四四章 全由自决
    为节法真人传信的,是一只二阶的灵禽云风鸟,体型瘦小,却可日翔十万里,是节法最爱宠的灵宠之一。

    而这次给庄无道带来的,除去一张正式的符诏之外,还有一个小小的印玺

    “若东离有变,此间无名山一切,皆由汝临机自决?师尊他这是何意?”

    庄无道愕然的看着眼前那只青色的鸟儿,不过明显是问错了人。那云风鸟只‘咕咕,了两声,就径自扑扇着翅膀飞走,更不愿搭理庄无道。

    二阶的灵禽,虽已开灵智,可却远不如走兽,只有相当于常人十岁时的智慧。喉间横骨未化,亦无法口吐人言。

    而除了传信这符诏之外,还有那印玺。别看此物小巧,并不显眼,可那印玺上的文字,却是不凡,赫然是‘宣灵山首座御用之宝,九字。是节法真人,最为常用的印玺之一,也是宣灵山首座真人世传的信物。

    换而言之,他若持这符诏印玺为凭,可以轻而易举的取代姬奇武,掌握这无名山的所有一切。

    然而节法又到底是何用意,为何这印玺符诏给的是他而非姬奇武。对他那位姬师兄,节法又到底是怎样看待的?

    “东离有变,此间无名山一切,皆由汝临机自决——”

    庄无道口中呢喃念着,差点就苦笑出声。这位节法师尊,当真是看得起他,自己不过一个顶着真传身份的练气境弟子。真要出了什么大变,又哪里可能是他兜得住?

    却还没等庄无道,把节法的意图盘算清楚,却又有变故突生。离尘本山有消息传至,北方太平道遣七百筑基弟子南下战据东海七十二岛之一的‘定空岛试图在此岛之上搭建禁阵常驻。

    幸亏自千年前陷空岛大战之后,离尘宗对东海重视异常,常年都在东海七十二岛的核心‘陷空岛,上,驻有近五百的筑基弟子,八位金丹。以免有其他散修,将此处灵地占据,再复一千年前的憾事。

    刚好有巡查修士发现了‘定空岛,的异常,及时阻扰,才使那座高达四阶的大型禁阵不能真正完成。

    可如此一来,离尘宗原本调集准备南下东离的修士,就只能先投入到东海方向,与太平道对峙。

    东海七十二大岛,每一岛地域皆可比陆上一国,素来都被离尘宗视为自家的后院,绝不容他人染指。尤其实力更胜离尘宗一筹的北方太平道,一旦不能在对方立足未稳之时,把这伸入进来的手指及时斩断,他日再要想驱赶时,就要耗费现在十倍之功

    ——相较起资源更丰富的东海,东离国内的那座紫英石矿,虽也重要,地位却又等而次之了。

    而也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在东南之地,与移山宗并列为离尘之下二大强宗之一,实则势力更胜移山宗一筹的东泉宫,也忽然有了异动。

    虽未有攻伐之举,却也是离尘宗上下都大为紧张。近六百的筑基修士,至少十位金丹,都被东泉宫牵制,以至动弹不得。

    短短几日之内,形势突变。不止是先前本已预定好了将会在半个月后,第二批南下的筑基境与金丹长老,不见了踪影。便连那灵骨宝船,日常运来的物资,也大幅度的减少。

    而整个无名山的气氛,也忽然间转为凝重。哪怕是穆萱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也同样不见半分笑颜。

    姬奇武在无名山布置‘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速度,也陡然加快。

    原本只有筑基境修士,才有资格参与,独占善功。然而待得东海的消息传来之后,似庄无道这样,旁人眼中的练气境中期,修士,也被姬奇武召集起来,一起参与布阵。

    直到又四日之后,终于有六位筑基乘坐灵骨宝船,赶至宣灵山之后,才使这紧张的气氛,稍稍缓解。

    这次的来人虽然不多,亦无金丹修士随行。然而也多多少少,能缓解这东南一带,正日益恶化的局面。给东离国内,苏秋玄机等人一个有力支撑。

    而就在当日,六位筑基境中有四人,继续南下东离。而庄无道,也终于与庄小湖再次有了联系。

    一个月时间,此女都在探查着无名山周围五千里水系,整个人好似失踪了一般,一直都没消息传回。

    直到今日,庄无道都开始怀疑,此女是否已趁机逃遁之时,终于等到了他这灵仆传回来的‘万里一箭牵,。

    不过当以通音螺交谈之时,庄小湖所说的内容,却非是找到了那水猿一脉的下落,而是庄小湖另有所得。

    “地下水府?只有三百里地?”

    庄无道略觉错愕,庄小湖一番言语,大意是说她在搜寻附近水系时,无意间发现一个上古时代的地下水府。

    禁制完整无缺,洞府亦无破损,应该还未有人进入过。距离也极近,就在无名山南面,大约三百里处。且就在丰河之下七千丈,一处地下河道之旁。

    几乎不假思索,庄无道就动身离开了宣灵山,以磁遁之法,赶往三百里外

    再见到庄小湖时,这位筑基女修的面上,再无一月前的恹恹之色,反而是面泛着红光,兴奋无比。

    “此处真有古代修士洞府?”

    庄无道半信半疑看着水下,修士居处通常都是灵川大山之内,钟灵毓秀处。再或者便是海外仙道,地脉灵势别具一格,也是上佳所在。

    把洞府修在地下大河之旁,却甚是罕见。

    “我也不知。”

    庄小湖摇头,解释道:“主人让我搜寻五千里内,所有水系。然而我这一个月来,所有松江丰河,还有周围几大湖泊都梳理完,都不见有异常。一无所获之后,这才转向了地下,而后就发现这处洞府。可能十数万年前,此处也是一个灵地也说不定。”

    庄无道不禁失笑,忖道这庄小湖资质不怎么样,福缘倒真是不错。

    那琅嫣府的位置,只有她一人知晓不说。成为他的灵仆,这才几日,就又寻到了一处上古时的修士洞府。

    一个印决打出,庄无道直接便施展出了土遁之法,钻往了地下。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一切究竟,需等自己见到那处洞府之后再说。

    两千丈之下,果然是一处巨大的地下河流,规模较之上方的丰河还要更庞大些。而就在不远处的洞壁之上,就是一座坍塌了近半的石质大门。

    果然

    庄无道的眼中精芒微闪,踏步走了过去,而后细细往内打量着。

    这里的石门,虽被河水与时光冲刷,彻底朽败。然而只从那残余的花纹,却不难见当年此处石门的气势宏大,精致华美。

    不过洞府之内的禁阵,确实是保存完好。那石门虽已坍塌,然而外间的地下河水,却不能倒灌入内,都被阻在了石门之外。

    “很是不错”

    云儿赞叹道:“这是除尘阵修士洞府常用的阵法之一。我看到了许多五劫之前,常用的禁纹。这处洞府,定然是七劫之前就已存在。洞府主人在法阵上的造诣独特,才能使此处洞府,完整保存至今。”

    庄无道不解道:“你说是五劫之前常用的禁纹,为何却说这洞府,是建七劫之前?”

    “天仙界内有亿万仙修,流行的玄术禁制,都是诸界之标杆。然而一种上佳法门,要传遍到这亿万方世界,总要不少时间才行。而剑主所在这天一界,位置必定是极其偏僻,五劫之前的法门,到天一界时,至少需要两个以上的劫期。”

    庄无道却没注意去听,而是继续观察着这里的禁阵。除了除尘阵,保存完好,这里明显还有着一处杀阵存在,隐而不发,却使人心中悚然。

    此处的主人,修为应该不高,不过至少也已到了金丹境界。

    而微微思索之后,庄无道便直接迈步走入了洞门。

    “进去看看”

    庄小湖楞了楞,有些迟疑,最后还是亦步亦趋的跟上。

    而就在庄无道脚步才踏入的刹那,就见无数的黑影,蓦地穿空击来,劲势凌厉。

    庄无道也不动作,更未眨眼,任由这黑影打在身上。却是些一指大小的黑色长钉,被庄无道的磁元罡气挡住,发出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响声,而后坠落在地,未伤及庄无道的毫毛。

    他这次之所以赶冒着引发杀阵的风险进入洞府,自然非是没有依仗。

    牛魔霸体入第二重天境界,又经前次的血祭强化,加上修复的离尘道衣,伏魔定山圭,磁元灵盾等物。

    哪怕筑基中期的修士,不用五品以上的玄术神通,也休想伤他毫毛。

    再者这东南之地,几十万年前还是一片蛮荒地域。到底是什么时候被人族占据已不可考,然而离尘宗称霸东南,却只是一万年前之事。

    在上古时代,东南更是妖兽横行,此处多以散修居多。东南之地发现的古代修士洞府中,就极少有元神境之上的。

    而既然是金丹修士,那么此处的禁阵,对他威胁应当也极其有限。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