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四零章 当时惘然(第二更求月票)

第三四零章 当时惘然(第二更求月票)

    “这么说来,是她还有希望痊愈?”

    “也不一定此女肯定是身具一种特殊魂体,不在最顶尖的先天诸体之列,却也颇为不凡。此女先前,能够压制调和体内的寒力,必是此因。我需仔细再观察一二,才能知究竟,可能还需炼制一符,用在此女身上,以辨别魂体详细。”

    云儿思索着道:“这要看她的魂体,到底是哪一种。若能够压制住三寒阴脉,则还有办法可能。若是不能,那就是天注定了她只有六年寿元。不过,这总是一线希望——”

    只有一线么?

    庄无道双目微眯,面色却是渐渐缓和。听云儿的语气,希望不大,却总好过全无办法可想。

    “制作那张符篥,还需剑主你来费心。我虽知晓炼制之法,却身为魂体,无能为力。此符只能在正午时分,借助阳火之力才可炼制,大约需耗时二十日左右。不过看情形,剑主在这无名峰的处境,怕是有些不妙。若实在无法,剑主需得预留退路。”

    庄无道却也不置可否,转过身径自返回到自己的灵室。比不得半月楼的宽敞,只有十丈方圆左右。

    这里不能演练拳法拳架,不过用来静坐修行,却也足够了。庄无道却是先取出了一张淡银色的符篥,将一丝意念,贯入其内。

    而随着庄无道意念催发,那淡银道符,瞬时化作了一只小小的银鹤,飞空而起,飞出了窗外。

    这是三阶‘天鹤引灵符亦是信符中的一种。是这次临来东吴之时,云灵月交付给他,总共三枚,能够在十万数里外,联系到宣灵山节法真人。

    不似那‘万里一箭牵只能覆盖万里之地,此符可远达二十万里之外。精血锁定,不会轻易受到他人的神念于扰,偏移方位。

    缺点是速度太慢,比之‘万里一箭牵,还要更易拦截。不过离尘宗的‘天鹤引灵符都有特殊标记。在东吴之北,料来还无人敢抨离尘宗的虎须。

    庄无道已将自己对东离乱局的猜测,以意念灌注于信符之上。离尘宗最后能否从东离乱局中全身而退,就要看节法真人会如何处置。他此时能够做,就只能是在无名山等候结果而已。

    至于‘退路庄无道暂时也无法可想。真要等到局势真正恶化,太平道现出图谋的那一天,他也就只有见机行事一途。

    此时他还是以稳固十一重楼境界修为,尽量驱除体内的魔染戾煞之气,为第一要务。

    顺便还有练气境界,最后剩下的两处伪灵窍。《天璇照世真经》与《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俱以突破至第二重天境界。庄无道的修为,也到了练气境后期,此刻正是破开那两处伪灵窍,以求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最佳时机。

    “剑主是否已改变了心意?”

    “还未决定”

    庄无道握着节法真人的那张‘上霄阳炎计都雷符闭目默默的感应着。

    原本他选择的两门伪玄术,是《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中的‘上霄雷狱以及《天璇照世真经》中的‘石火力士,。

    俱是四品等级的玄术,本身无太多出奇之术,然而若用‘道法双持,的技巧,却可使普通的石火力士,变化为‘雷火力士,。

    石质的傀儡力士,燃烧火焰,雷霆缠身,力量以可较普通的石火力士,增强一倍之巨

    而‘道法双持,的技巧,则贵在神念强横。庄无道身具先天战魂之体,又有着堪与筑基境比拟的神念强度,学会不难。

    云儿只稍一提点,庄无道就已完全掌握。这次阳湖之底的一战,就用了‘道法双持,的技巧,在身上同时施展天璇星甲,与石火神盾之术,将二者融为一种防御术法,威力应可直入三品。

    “我细细想过,若论到力量与横练之术,这世间估计少有人能与我比例。无论术法武道,都难以破开我的霸体罡身。身边多五具‘雷火力士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并无太多用处。然而若是遇到了实力远高于我,能破开牛魔霸体的修士,这区区几具‘雷火力士怕也么什么用处。倒是师尊这枚‘上霄阳炎计都雷符让我矛塞顿开,结合《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与《南明计都烈火神决》。若我能够参悟到其中一二玄奥,说不定可将《天璇照世真经》,与都天神雷结合,以道法双持之术,形成一门独特的道法。”

    “剑主的想法倒是不错,单纯只是‘雷火力士对剑主确实并未裨益。然而云儿这里,却另有见解。”

    “哦?”

    庄无道颇为好奇,‘雷火力士,本是实在没什么选择之后的无奈之举,云儿难道还有什么办法,最后点石成金?

    “五具‘雷火力士对剑主而言,或者无用。然而剑主就不曾想过,将禁阵也融入到雷火力士的身躯之内?”

    “禁阵?”

    庄无道眼神茫然:“云儿你是说——”

    “比如‘九宫都天神雷旗阵又或者剑主的‘千里磁杀也可以转化成禁阵的形式施展。”

    云儿一笑,指点迷津道:“要知剑主的‘千里磁杀,之术,只能维持三十息的时光。而‘雷火力士只要能够召唤出来,就能坚持半个时辰之久。哪怕最后的效果,远不如真正的‘千里磁杀只要有‘千里磁杀,效果的三成,也足可使剑主的战力激增。”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以‘雷火力士来代替阵旗?”

    庄无道的目光闪了闪:“此事我需再仔细考虑一二,要尽量周全才好——

    “剑主是认为不妥么?”

    “恰恰相反,我实是喜出望外”

    庄无道微微一笑,面含欣然之色的将那张‘上霄阳炎计都雷符,收起。

    “我只是在想,若是这‘雷火力士也能使用磁遁之法,那该是怎样的情形?我又是否能办到?借助‘九宫都天神雷阵或者也能够使用雷磁罡气,又或元磁力障之类——”

    他修行术法,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辅助自己的武道,将‘雷火力士变化为辅助术法,正合他意。

    不过若能够使这‘雷火力士,更为完美,那就更好不过。

    “元磁力障,磁遁?剑主果然悟性甚佳,举一反三”

    云儿一笑,而后就又陷入了沉吟道:“倒是也有办法能够办到,不过再多就不行了,剑主要切忌贪多务得”

    “这道理,我也知晓”

    庄无道微微颔首应是,伪灵窍的容量有限,而越是高等的玄术,真元循环也就越为复杂,伪灵窍需要容纳更多的精血气元。

    不是他想提升玄术的品阶,就能提升得了的,除非是有增扩灵窍之能的灵物。

    之后的几日,庄无道在梦境中,便不再钻研无道。而是与云儿一起推敲,那‘雷火力士,的构成。

    本来只凭‘云儿,的经验智慧就可做到,然而庄无道本身,却也需要对这两门玄术,有一定的领悟才可。

    ‘云儿,也有意让庄无道自力更生,由他自己尝试着推衍这两门玄术神通,于是大多数时候都是闭口不言。只有到关键之处,又或者他难以为继之时,才会出言提点,助庄无道破开迷障。

    如此一来,这‘雷火力士,的完成时间,固然是变得遥遥无期。然而庄无道对于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与《天璇照世真经》这两门功决的理解,也是与日俱增。

    而每日的梦境之外,庄无道都在洗练着体内的魔染戾煞之气。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一决完成,洗练魔煞,固本培元之能,又提升了整整数倍之巨。

    不过只因这一次,体内混入的魔染戾煞之气实在太多,连续二十余日,都进展寥寥。

    庄无道也试着开始尝试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二决——钅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字数更多,然而当庄无道读到锦瑟二字时,浑身骨髓就已接近于沸腾。

    庄无道即便自问心志坚毅,远胜常人,却也觉无法承受。这次不用云儿说,他都已明白这第二决,并非是此刻的自己能够承受。

    除非是他的肉身,再次得到强化,或者筑基境之后——

    而就在半个月后,云儿指点他制作的那张道符,也终于完成。此符名唤‘阳明归妄符是一枚二阶道符,聚阳火之力制造。

    作用未知,然而云儿却说可用来辨识聂仙铃的魂体。

    庄无道依言把聂仙铃唤到了身前,而后将此符引发,打向了聂仙铃的眉心

    只见一层金色的光华闪耀,将聂仙铃笼罩。庄无道聚灵于目,望了过去,赫然只见聂仙铃的神魂,仿佛是一个金鼎一般,显化在了聂仙铃的头顶处。然而紧接着,却又化成了兵戈,化成了大钟。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