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三九章 不灭火身
    送走了窦文龙,庄无道就坐在厅堂之内,握着那张‘上霄阳炎计都雷符神情沉重。他头一次感觉到,什么是不可承受之重。

    一张符宝,耗时整整两年,也含着节法,对他的爱重与期冀。

    也不知过了多久,庄无道才一声叹息,将这张符收起,转而看向了另一器物。

    “这是——”

    庄无道满眼的疑惑,他手中的另一物,却是是一个罗盘。罗盘之上,八卦六十四爻,无不一应俱全。

    应该是一件灵器,炼制精良,材质亦是远远凌驾于他那诸般灵器之上。庄无道以神念灌注,一时间竟然感应不到,此器的具体的法禁数目。

    只能粗略估计,此物之内至少也是三十六重以上的法禁

    “法宝?”

    庄无道微觉意外,节法真人居然赐下他一件法宝?

    要知三十七重法禁之器,哪怕是离尘宗内也不多见。总数也不过一千二百左右,都掌握在那些元神与金丹修士的手中,又或者是封存在藏珍殿内。

    法宝珍贵,且即便给了他,庄无道也无足够的真元催运。更不知此器,到底是有何用处。里面的禁纹,更不像是具有防御攻击之能,只知与周天星辰有关。

    云儿这时也不说话,估计也不认得此物。

    不过旁边的庄小湖,却突然出言:“此是‘万象星罗命机盘,是掩藏运理命机的宝物,传说离尘宗内只有三件。与那些灵骨宝船一般,被视为离尘根基之器,因稀少之故,地位更在前者之上。”

    “万象星罗命机盘?”

    庄无道眼透迷茫之色,此物他没听说过。他入离尘宗,也不过才只两年时间而已。

    即便在云儿制造的梦境内,看过许多道典与前辈修士被笔记见闻,那也都是七劫之前的事物。

    而现世之中,也只限聂仙铃,从宣灵山抄录来的那些,也只看了不到三成

    “就是此物”

    庄小湖眼神复杂:“传说只要有此物在身,那么哪怕术算再怎么高明的修士,也无法测得此器主人的运理命机。不过此物的最大用处,还是应付天机碑

    庄无道的眼神,顿时凝重了起来,已经知晓了节法真人之所以会将此器赐下给他的缘由。

    “你的意思,是有这‘万象星罗命机盘,在,我就可屏蔽住那天机碑?”

    “万象星罗命机盘只是一件法宝而已,哪里能够说屏蔽二字?只能说是可镇压住部分的命机而已。”

    庄小湖稍稍筹措了一番言辞,这才继续解释道:“其实就是增加旁人使用天机榜,查询主人真正虚实的代价。比如查看主人你在正榜上的排名,通常需要五枚三阶蕴元石。然而有万象星罗命机盘镇压之后,却需提升十倍代价,需要五十枚三阶蕴元石才可”

    庄无道恍然,五十枚三阶蕴元,已足可换一件上好的二十五重法禁灵器了

    “不过若只如此,还显不出此宝珍贵,剑主你可知封绝石?”

    见庄无道颔首表示知晓,庄小湖也就接着道:“其实以封绝石封名之后,并非就是从此安枕无忧。别人若是舍得代价,也依然可以破开封印。然而若有‘万象星罗命机盘,在,别人若要破封,那也定要花费十倍的代价”

    “原来如此”

    庄无道目光闪了闪,便把手中的命机盘,收入到了自己手里。

    就在刚才说话的时候,云儿也将此器从内到外,都摸索了一遍。知晓这‘万象星罗命机盘无需自己的真元道力。只要滴入精血之后,与己身神念一起祭炼相融,就可以使用。

    不过此物可稍后再研究,此刻倒是另有一事,让他更为在意。

    “仙铃,你已经突破入练气境?”

    “是”

    聂仙铃娇俏的面上,浮起了一丝笑意。只意念一动,整个人就开始幻化成了火焰。

    此刻施展的,正是那‘不灭火身,。

    “得主人指点,铃仙侥幸在七日之前修成了这门本命神通,也突破到了练气境界。”

    ‘不灭火身,只维持了十息,火焰熊熊,炙热逼人。

    庄无道却能感觉,那火焰之内,却含着一股凝而不化的寒力。待得十息时间过后,便遥遥一个抓摄,强行将聂仙铃摄到了身旁,一手握住了聂仙铃的手腕,而后皱眉不语。

    庄小湖本就在奇怪,此时更是一脸的迷惑:“主人,这位小妹,似乎是身具超品灵根?为何未拜入离尘门下。”

    别说超品,哪怕有着一品灵根的弟子,自各大宗派,也是被视为中流砥柱般的存在。又更何况是亿万人中,难道一见的超品资质?

    庄无道虽是实力天资,俱都强横,被萧政称赞为天一界内练气境第一,在离尘宗内应该是备受重视。只从节法赐下那枚‘万象星罗命机盘就可知一

    然而庄小湖却也绝不相信,离尘宗会放任一个身具超品灵根的弟子,成为庄无道的灵仆。

    庄无道默然不答,聂仙铃却是神情怯怯的解释道:“小妹我身有三寒阴脉,离尘宗不肯收录。得老爷垂怜收为灵仆,才能在离尘宗内修行。”

    庄小湖这才恍然,眼透出了怜悯之意:“原来如此。”

    三寒阴脉并不常见,然而她也听说过。身具这种绝症者,往往都活不过四十,且不会再有子裔。

    庄无道此时也睁开了眼,神情复杂道:“已经只余六年寿命”

    聂仙铃有他的金针调理,本来再活个十二年,不是难事。然而聂仙铃突破练气境,却直接将经络内的寒气激发。

    即便是他,也难再有回天之力,

    这女孩把自己突破境界的过程,说的轻描淡写,其实却不知承受了多少痛楚。

    聂仙铃面色亦是发白,最后却是强笑了笑:“老爷你勿需太在意的,这皆是仙铃自己的选择。心中有数,也绝不怨旁人。”

    庄无道凝眉不语,心中一叹之后,转而将手中一个锦囊,抛给了庄小湖。

    “你这些日子,就用那‘窥天照影环在这无名山附近仔细查探一番,看有无异常之处。尤其是松江丰河,五千里内各大湖泊沼泽,地下的水系,都不可有遗漏。若发现有什么异常,可及时通告于我。也需小心自己的性命,使用‘窥天照影环,时尽量隐蔽,这附近可能有三阶妖兽潜伏。一旦被你惊动,便是我也救不得你。”

    庄小湖接过了锦囊,只神念一扫,便知内中是满满一袋的三阶蕴元石,总数二百。

    这次南下,萧政等人携带的三阶蕴元,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数目,此刻庄无道却全给了她。

    心中是莫名其妙,不知所以。不过这庄无道交代给她的第一件差事,庄小湖也不准备拒绝,更没兴趣问缘由。

    “五千里内所有水系?奴婢明白了,这就动身,最多半个月之内,奴婢定然会有结果。”

    说完之后,庄小湖便施施然的行了一礼,主动退了出去。她不喜为人之仆,否则当初北方,也不会拒绝重阳回报更丰厚的灵仆之请,而只是选择成为沈家的供奉。

    只觉与庄无道在一起,是百般的不自在,也惧其独杀萧政四人,血祭魔主时的威势。能够有机会远离庄无道,她是求之不得。

    而将庄小湖也打发走了之后,庄无道却是眉头紧皱着,以心念与剑灵交流

    “这聂仙铃,难道就真无办法救治?”

    “诶?剑主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她也这般在意了?”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of相处这么久,总是有些不忍心。”

    “看来剑主,您这辈子都难做到绝情绝义——”

    云儿微微一叹,而后无奈道:“已经无能为力,除非是剑主在五六年内,突破蕴剑诀第三重天。我看是否能记忆起,那门大回天针法。”

    言语间,却显然是认为这并不可能。蕴剑诀突破第三重天,至少也需要筑基境八重楼的境界。而筑基也不同于练气境,每一重楼的突破,都需大量的时间积累。

    即便那太平重阳,以天品灵根之资,动了太平道所有能动用的资源,也用了十年的世间,才修到了筑基巅峰的境界。

    那位重阳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还未突破至筑基境的庄无道。

    “蕴剑诀第三重天?”

    庄无道也觉不太可能,目含失望之意。筑基境顾名思义,是筑大道根基,这个境界,半点都马虎不得,绝不可冒进。

    他虽怜惜聂仙铃,却不到为这女孩,牺牲自己的地步。

    “即便到了第三重天,我也不一定就记得起来。唔,不对——”

    云儿忽然沉寂,半晌之后,才犹豫着开口道:“她的元魂,有些不对,居然未受体内寒力的影响,不见半点衰竭迹象。”

    庄无道目光一闪,仔细上下注目着聂仙铃,发现果然如此。

    然而人之寿元将尽时,气血元神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衰败,可庄小湖的元魂,却依然茁壮。

    庄无道顿时精神一振,知晓事情还有转机。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