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三八章 师兄文龙(第三更求月票)

第二三八章 师兄文龙(第三更求月票)

    姬奇武很是不以为然,只是顾及庄无道的颜面,才没有笑出声来:“几位金丹师叔都已经仔细查过,那处紫英石矿货真价实,那位定海公并未虚言哄骗。许维几个资质最佳的后裔子女,此时也都托庇在我离尘宗门下。如今在西南洪湖,定海公云集大船数百,与东离水师对峙,囤兵鏖战。另一路兵锋则直指东离国京,大战连场,死伤已达十万。这还能有什么不妥?我看是师弟,太过杞人忧天。”

    庄无道蹙眉,姬奇武说得倒是没错,一切都无异样。然而那北方太平道的异动,还有那不知藏在何处的水猿一族,又该怎么解释?

    张开欲言,庄无道却又把话吞入到口中。没有确实的证据,一切都匪夷所

    仅凭自己的一点猜测,就想要说服姬奇武,根本就是不可能之事。其实也真没必要在这里多费口舌,姬奇武只是和无名山暂时主事之人,根本左右不了这次东离国之战的大局,哪怕说服了又有何用处。

    姬奇武却似为安他之心,又摇着头道:“师弟是才刚回来,还不知道。其实宗门之内,又担忧这次东离有变,与那移山宗彻底撕破脸皮。故此准备在这无名山,另作布置。在原本的‘两仪内景地阙九宫阵,及‘九宫都天烈火无量阵,上再做衍生,完成一套‘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一应需要用到的阵器,也都由窦文龙窦师兄带了过来。其余翠云山弟子驻扎的小旦山,明翠峰一脉坐镇的望石山,都是一般的布置。如此一来,师弟你可能安心?”

    “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o”

    庄无道眉头一挑,知晓这也是离尘宗,常用的阵法之一,离尘修士在外征战的必备之阵。

    只要这四处大阵一旦布成,那么这一万里内,只要是持离尘宗内门腰牌的弟子,施展都天雷法与火系,土系法术时,威能都能递增七成以上,而真元道力的消耗,则会减少整整一半之巨。

    若有此阵在,苏秋玄机等人的实力,不啻于倍增

    然而离尘宗有‘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移山宗那边难道就无相应的阵法加持?

    且观那水猿一族在阳湖的潜伏地,其目的应该自始至终都是越城附近。

    而无名山位置特殊,不但控遏松江丰河的要冲,也是方圆万里地域的灵气流转对冲之所,借助越城附近的的地脉,可轻松决定周边万里之内的灵脉走势

    若要布‘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这座无名山是毫无疑义的核心。这里一旦出事,失去了支撑点,离尘宗必定形势不妙。在东离国内非但无法立足,更有围杀之险。

    然而知晓离尘宗内,也是对这一战重视异常,庄无道到底还是放下部分担忧。

    “窦文龙窦师兄?可是雷奋师叔的弟子?”

    “正是窦师兄他在颖才榜上也有名姓,排名四百四十二位,也是我宣灵山一脉,最出众的几个后辈弟子之一。原本是在大灵国京积累善功,最近不知怎的,居然又主动放弃了这美差,回归宗派。窦师兄术法了得,尤擅《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有他与我联手,这无名山可固若金汤。便是五六位金丹联手,也休想攻破此地。”

    庄无道失笑,隐隐听出了姬奇武语中的自矜之意。不过姬奇武也的确有此资格,近年与玄机子并称宣灵双璧,上一次的颖才榜,排名一百零九位。只差一步,就可入前百之列,成为筑基修士中,最顶尖的人物。

    在姬奇武这里毫无所得,庄无道也不再多做纠缠,直接返回到了自己居处

    不过才走入到他那异常丑陋的楼阁,庄无道九又望见一个陌生的男子,在整堂内端坐等候着。

    此人三十年纪,一身真传弟子的服饰,面容严肃。使聂仙铃战战栗栗的肃立在一旁,不敢出声。新来的庄小湖,则亦是神情凝神,若有所思的上下打量着聂仙铃。

    庄无道略一思忖,便已猜知来者是谁人,当先行礼道:“可是窦文龙窦师兄?师弟来晚,让师兄你久候了?”

    “庄师弟”

    见到庄无道,窦文龙这才展露笑颜,同样起身回礼:“其实我也没来多久,听说庄师弟已经诛杀了阳湖那只三头鱼鲲回山,又延揽到一位筑基境灵仆,就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看看究竟。”

    庄无道无奈,将庄小湖收为灵仆之事,他回山时并未隐瞒。倒不曾意料,这消息会传的如此之快。

    不过也能理解,一个区区练气境,居然有了筑基境的奴仆,确实可算是惊世骇俗了。

    “她是叫庄小湖?实力不弱真不知师弟,你是从何处寻来。”

    窦文龙深深看了庄小湖一眼,既含着惋惜,也有满意。却未有只言片语,问及庄小湖以前的身份来历。

    不管以前如何,只需庄小湖现在有神纹血禁在身,就不惧此女心生叛意。

    “尤其魂识之广,真使人惊异。师弟日后,当善待这位道友才是,定可为师弟良佐。道友你也是同样,师弟他前程远大,日后必定是天一诸国中最顶尖的人物,你跟随他并不委屈。”

    庄无道与庄小湖连忙先后应是,而后就一阵哑然,使厅内冷场,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根本就不清楚,窦文龙来找他到底目的何在?

    难道就只是为看他庄无道,这次收下的灵仆?他与窦文龙素不相识,没什么交情,彼此也没什么好谈的。

    窦文龙却又了然一笑,从袖中取出了二物,一一放在了身旁的茶几上:“其实这次来寻你,也是受真人所托,将这两件东西,亲手交予师弟。”

    庄无道微微一楞,仔细望去,而后面色,就微微一变。

    “这是符宝?”

    其中一张,正是类似于那张封千里,符材质,也有着相似的气机。

    “三阶符宝,上霄阳炎计都雷。是真人结合《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及《南明计都烈火神决》,凝聚的本命玄术。”

    窦文龙微微颔首:“不过这张符,又格外不同些,你可以仔细看看”

    庄无道也不与窦文龙客套,只探手一招,运用起擒龙之劲,便将那两张事物全都遥遥吸入手中。

    仔细再看,果然是有些不同。这张符虽只三阶,材质却完全不逊于四阶符宝的材质。

    符文中还含有一丝丝血液在内流动,使那些符篥生动无比,一个个好似活了过来的。

    庄无道也立时明白过了,这必定是节法真人的精血无疑,不禁是面色大变

    “师尊他怎能如此?弟子我受之有愧——”

    他手中这张符,虽只三阶,然而因是节法本命神通之故,威能非但不会逊色于那四阶道符封千里反而更有胜之。

    而且因内含节法精血之故,可以在瞬间引发。而不似张封千里,一般,即便筑基修士,也需至少六十息的时间准备。

    一张符宝而已,看起来是没什么,萧政一个灵仆,也能得真人的符宝传下

    然而节法却仅剩下四十年的寿命,法力修为都在衰退。每制作一张符宝,都需消耗大量的气血精元。

    在节法全盛之时可能并无什么影响,可在现在,间接损耗的却是节法寿元

    两张符宝,所含的心力与情份,都不可同日而语。

    即便只论价值,封千里符,也远逊‘上霄阳炎计都雷符,十倍。后者瞬间引发,可连发九道‘上霄阳炎计都神雷每一击都可比拟金丹中阶的修士。

    配合真传腰牌上的‘千里移光术哪怕他遇到了金丹修士,也可有全身而退的希望。

    他知晓节法早晚会赐下他一件如穆萱的‘道虚储元符,那样的最后保命之物,然而却未料到,最后到手之物会是如此珍贵。

    “什么受之有愧?这样的符宝,便是我也有一张。师弟你是真人关门弟子,又岂能例外?”

    窦文龙摇着头劝诫:“早在你入门之时,真人他就在准备,直到不久前才完成这张符宝。你若是不要,那也只能让旁人占了便宜。若无这张‘上霄阳炎计都雷符,在身,真人他也放心不下你的安危,无道师弟你真觉有愧,那就尽心回报真人便是”

    庄无道皱紧了眉头,稍稍沉吟了片刻,就打消了把符宝退回之念。他确实需要此物,也不想辜负了节法真人的一番心意。

    “师弟你想通了就好,东西既然已经送到,那么我这不速之客也该告辞了

    窦文龙说到此处时,已站起身。不过临走之时,却又仔细上下打量着庄无道,最后道:“师弟你很不错,我很看好你若遇到什么麻烦不能解决,都可来寻我,我窦文龙有求必应。宣灵山一脉能有你这样的弟子,却也是我等的福缘。”

    一番话,说的庄无道莫名其妙。也不知怎的,总觉窦文龙看他的眼神,似是炽热异常。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