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三七章 警兆频生(第二更求月票)

第二三七章 警兆频生(第二更求月票)

    “东离之乱,你真的一点都不知情?”

    血祭过后,庄无道就把庄小湖,再次唤到了身前。不过后者,却是茫然摇头道:“我才新入沈家不久,总共才之三五个月时间。本身也是周国沈庄供奉,与萧氏并非一路,更未立下什么生死之契。在萧家之人眼里,我庄小湖只是个外人,不得信任。那萧政为人谨慎,怎敢将这等大事,详细告知于我?只知萧家与太平道,对东离似有图谋,具体如何就不知道。之前死在主人手里的沈林,就是为此而来。那萧政除了那将主人擒回北地之外,还有完成沈林未尽之事的目的。再多的,我就不知道了。”

    庄无道半信半疑,仔细看着此女。却见庄小湖一脸坦然,始终未有什么异色,所有一切言语,也都在情理中。便只好微一摇头,就此作罢。

    此女现在一应行动生死,都需从他之名。他庄无道若是有一日身死,这庄小湖也没可能活命,实在没理由瞒他。

    东离之乱,庄小湖这里看来是再问不出什么,庄无道又转而提起了另一件使他好奇之事。

    “大宣山那处洞府,你还知道些什么?详细过程,都说与我听。还有你说研究阵道,已有二十年之久,可有所得?”

    “奴婢惭愧,那座剑阵的奥妙,我至今都不能窥百之一二。”

    庄小湖面色郁郁,她若真能破解剑阵,也不至于今日载在庄无道手中。

    “至于过程,其实只是才刚入门而已。在门口处,当时那些同道,就已经被剑阵诛杀了一大半,封住了退路。我最后是侥幸逃到一间炼器室,然后从地下火道里逃了出来。一路慌慌张张,根本就没看清楚。只知这座洞府,名唤‘琅嫣府,。”

    “琅嫣府?”

    庄无道低声念了一句,而在他脑海之内,云儿更是吃一惊:“琅嫣府?那就不会有错了!这定然是那云无悲昔日留下的洞府无疑,我记得这对道侣,昔日在天仙界的隐居之地,便是名唤琅嫣仙府是天仙界内一百零八处洞天之一。想不到,那位无悲仙王,凌云仙子,还真出自这一界内。”

    庄无道微一眯眼,也同样是兴趣大增。云儿说一个劫期,往往以亿万年计。如今已历经数劫,也就是经历了数个亿万或者数十亿万载。他不知那处洞府内,还能留下什么,不过既然是一位绝代仙王的故地,想必是值得期待。

    不过他面上却不显分毫,继续询问:“地下火道练器室内,难道并无禁制?”

    庄小湖所说的地下火道,应该是洞府引来的地火通道。亿万年山河变迁,昔年大宣山下的火脉,可能早已消失。

    然而一个禁制森严的洞府,不可能留下这样的破绽。

    “本来应是有的,不过我逃出来的时候,那处禁制不知为何,未曾触发。

    庄小湖小心翼翼的答着话:“我之后也曾数次从这地下火道进入,然而那间炼器室内的其余禁制,根本就无法破除。只要稍稍一动,就有剑气斩来。”

    “还有这种事?定是因时日太久,出现了破绽”

    云儿的语中,微透出了兴奋之意:“如此说来,倒未必需要金丹境界,说不等只需筑基境,就可入内一探”

    筑基境么?那也是异常遥远之事,至少五六年时间——

    庄无道开始处理着此处的手尾,主要是这里魔祭的痕迹,有庄小湖的辅助,轻轻松松就将这湖底清理妥当。

    这一战他收获丰富,四位筑基境的随身之物,全都落入他的手中。萧政几人出身太平萧家,身家却都颇为丰厚。

    随身的灵器虽大多损毁,剩下的庄无道也多用不上。然而这几人的空间灵器之内,却有着总数近三百枚的养神丹,近百枚的养基造血丹,二阶蕴元石亦有近千枚之巨。

    而其他如养气丹,养髓丹,易骨练筋丹之类,反而不多。

    而灵器之中,最使人在意的,就是萧云留下的那件斗篷。竟是一件高达二十四重法禁的灵器,不但可以偏移修士的灵识,折射光线,更可掩藏气机。

    在他手中没太多用处,然而若落到那些善于潜纵匿迹的修士手里,却定是一件神物。

    再之后,便是那件十九法禁的玉圭,此圭名位‘伏魔定山圭,。只论防御之能,甚至超越了庄无道两件道衣的总合数倍。

    这一战中,不止他的离尘道衣破损不堪,那地蚕内甲,亦同样毁损严重。

    大多都非是萧政几人造成的破损,而是他以元磁遁法高速遁行时,由水中的杂物冲击导致。

    若非身上还有着天璇星甲与石火盾两门术法加持,使他防御极限。庄无道不等杀人,便已是伤痕累累,身上千疮百孔。

    他肉身外的伤势,也大多源自于此。

    除此之外,收获做多的就是符篥,都以冰系与水系术法居多。太平道雄据北方,水冰二系上的术法造诣,冠绝此界。

    尤其是那张封千里,的符宝,高达四阶,由天机榜排名前三十位的元神高人亲手制作。只需能够引发,便是强如金丹,亦需退避三舍。

    而若说有什么不如意的,就是这里又那两只三头鱼鲲的气味,实在过于熏人,哪怕闭住了呼吸,也依旧能够感觉得到。

    之前在激战之中,庄无道还能忽视,此刻却觉分外不能忍受,只欲在清理完之后,早点离开。

    然而却也在此时,庄无道忽然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事。

    “气味?云儿,你说的水猿族,身上可有什么特殊气味没有?”

    “你问这个作甚?唔——”

    云儿随后也醒悟过来,若有所思道:“那水猿一族,是出自四大灵猴的赤尻马猴一脉,善知阴阳,晓天时。身上不但有气味,而且气味重得很,近于血腥之气,能够引诱深水下的其他水兽前来捕食。所以水猿一族都无需捕猎,只需坐等食物上门遍可。不过也因此故,这一脉族群,除了聪慧不逊色于人类之外,更极擅搏杀,在水族中凶名卓著——”

    庄无道顿时眼眸微亮,看向了这四周。

    这阳湖之地,只有二百里方圆。然而若是做为水猿一族的暂时居处,倒也勉强够了。可惜的是这水滴,被那两只三头鱼鲲破坏的太过彻底,此处连半点痕迹都没留下。

    不过他却记得,当日沈林携带的那枚乾坤镯,就是出自水猿一族之手。而按照云儿的说话,炼制此器的时间,绝对不超十日。

    再结合萧政等人的言语,又恰是居于水中的一族,这其中若无什么关联,他是绝不肯信。

    ※※※※

    从两只三角鱼鲲剩下的骨架上,各自取回了一截鱼骨作为凭证,庄无道便匆匆踏上了归程。

    知晓了这次离尘内乱,可能别有变故,庄无道已经对无名山放心不下,胸内是忧心忡忡。

    他是离尘弟子,已经与离尘宗荣辱一体。离尘宗若有什么变故,也必定会影响到他。

    所以一路加快了遁速,与庄小湖二人一起,只用了半日时间,就回到了无名山。

    他原本之意,是欲直接寻上门,与玄机仔细商量一番。然而待得返回之后,才知玄机已经不在无名山。

    此刻在无名山主持大局的,已经换成了姬奇武。

    “庄师兄他已去了东离国内?到底是何时走的?”

    “大约三日之前,是受掌教真人的急命”

    因追求羽云琴之故,姬奇武那半年时间,经常出入半月楼。二人间虽各有隔阂,然而大面上却是保持着亲热。

    故此面对庄无道的询问时,姬奇武也是极有耐心,知无不言的解释着:“据说东离国内战况激烈,只凭师叔他们十几个金丹境,已经力不从心。掌教真人便急令玄机师兄率队前往,以稳住局势。此刻这无名山内,不止是三十位筑基境已经离去了大半,便是练气修士,也只剩下了半数。”

    说到此处,姬奇武又苦笑道:“便是加上我,这里的筑基境也不过剩下九人而已。难道你就没发现,这里已冷清了许多?师弟你可是有事需要寻玄机师兄?此处距离东离境内,足有七千里之巨,又是战场。只怕暂时是无法了,即便是用最好的信符,多半也寻不到人。或者也可由我托人代为转告?据说不久之后,本山又会有一批筑基修士南下。”

    庄无道皱眉,有些事他可以与玄机商讨,提醒他注意东离国内的异动。可这些话,却跟姬奇武说不得。

    毕竟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并无真实的证据。而因事涉血祭,他对幽冥魔主的血食供奉,庄无道也不可能将萧政那几人死于自己手中之事,轻易告知于他人知晓。

    只是庄无道,依然有些不甘道:“姬师兄难道就不觉这次东离之乱有些不对?那位定海公起兵,本就突兀。紫英石矿出现的时机,也实在太巧。”

    “不对,哪有什么不对?”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