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三六章 十一重楼
    一丝丝精血元神,不断的涌入到祭坛中,那‘阿鼻平等王,的魔像之内

    庄无道半跪在坛前,感觉自己,就仿佛是身在魔息煞力的汪洋之中。这次不用特意去观察,他都能感觉到,那位冥主的欢欣兴奋之意。

    四位筑基境修士,两只二阶的三头鱼鲲,提供的气血元气,绝非是那些普通一阶妖兽能够比拟。

    只论数量,就是之前数次血祭的百倍之多,而质量上更无法相提并论。

    这次甚至不等他念完一次‘阿鼻平等经结束这一整套魔祭的仪式,阿鼻平等王就已开始了回馈。

    一丝金色的血液,直接就从那阿鼻平等王魔像的食指处飞出,直接打入到了庄无道的眉心。

    庄无道也立时就感觉到身体内变化,残破的骨骼,在这些魔血精华的作用下,迅速的复原。甚至状态比之战前,还要好上数分。

    骨骼更为密实,肌肉越发的强健,而筋膜也更坚韧。

    元魂也同样如此,整个人就仿似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内,浸泡在温水之中

    因血猿战魂的意念冲击而造成的创伤,都被一扫而空,不留半点痕迹。

    神念更在飞速扩展着,之前还是二百八十丈,此刻最广却已可达二百九十丈开外,继续往三百一十丈处延伸——

    那气味亦清香香甜,令人沉醉。不过庄无道却并未就此神智迷失,清楚的闻到,那醇香之后的血腥与恶臭。

    就好似掉入到了一个满布尸骨的屠宰场内,使人不适。庄无道却只能强自忍耐着,等待这次血祭的完结。

    体内的真元道力,同样也在疯狂的暴增,庄无道即便勉力压制,也依旧不能阻止。

    以前灵根五品,这些金色魔血他只能利用不到二成,其余都会慢慢散去。此时以天品灵根吸纳,却至少能将九成的魔血精华,都留在自己的体内。

    几乎是顷刻之间,就连续突破了第十重楼,第十一重楼的境界,直到第十一重楼的巅峰,接近至十二重楼,这才逐渐止住。

    不过当那‘阿鼻平等王,的意念,彻底从湖底中消退。庄无道立起身时,面上却并不见多少喜色,反而是深深皱起了眉,看向了自己的手。

    此时一团真元,正悬浮在他的手心处。不久之前,还是清澈纯净无比,此刻却可见到大股的魔息煞力,缠绕在内,不断的翻滚鼓荡着。

    仅仅只这一次血祭,使他的真元总量提升了一倍还有多,然而也使得他近三成的真元,再次被魔煞污染。

    更糟糕的还是体内,他的元魂肉身,都一定程度的受到影响,魔染不轻。

    庄无道甚至能够内观到,有一丝丝黑色的血液,在自己体内深处流动。而意念之内,更是时不时的会涌出暴戾之念。

    “这位阿鼻平等王,倒真是会见缝插针”

    云儿语气亦颇是无奈:“真元道力与肉身,都可以借天地阴阳大悲赋炼化,元魂之内却是最难洗练。只凭借大悲赋这一门功决,怕是有些不够。”

    “总有办法可想”

    庄无道意念一动,运起了阴阳二化分气法,瞬间就把那些魔煞之力,都全数收束入体。

    拘束了这一部分,剩余的真元,也就相当于练气境十重楼的境界,也确实是修为大进了。

    练气境后期之后,一重楼的境界,哪怕是他现在拥有天品灵根,也需要大半年的时光来积累。

    且肉身更为强健,不但之前伤势尽数痊愈,比之血祭之前,更强化了两成左右。

    能够承载更多的力量,大摔碑手的发力倍数,已可恢复至四倍以他现在三十七象的力量计算,那么最低也是一百五十象之力,已经完全可碾压修行三品功体以下的筑基初期修士。

    “其实还不错,一次就突破了两重楼境界,至少节省了两年。至于元魂,反正已经修了魔念炼神大法,也不是没办法应对——”

    庄无道一边在意念里与云儿说着话,一边则直接运用起自己神念内的那颗魔种,将所有侵染入内的魔煞,全部吞噬了进去。

    这次打杀这萧家四人,虽非是出自他的执念,是不得已而为之。然而下手之后,庄无道却不知怎的,心中也升起了一股快意。

    竟然能使《魔念炼神大法》的魔种反哺,得益好超出了之前将沈林几人斩杀之时,直接就使他的神念,从原本的二百六十丈,提升到二百八十丈之广。

    加上之后血祭的效果,他现在的神识,已真正可与筑基修士相提并论。

    大约在他心底,口里说着不会牵连旁人,然而对于太平道的萧家,也不是没有丁点的怨恨。

    吞噬了这些魔煞,若有一日他能够达成所愿,只会获得更多的反馈。而若不能,魔种的反噬只会更为严重。

    至于魔染,庄无道倒是比剑灵还要看都更开一些。既要贪那冥主血祭的好处,又不想付出一丁点代价,这个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

    “剑主倒是比我还要果决,不过仍需小心。那阿鼻平等王对你的看重,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强些。”

    云儿对庄无道的态度,明显颇为赞赏:“我现在倒是有些后悔,引你血祭这位冥主,日后可能非但无法为你助益,反而成为拖累。”

    “若不用血祭,沈林那一关我就过不去,今日这一战,也多半要被他们几人擒回北方。”

    庄无道洒脱一笑,得失有定,哪里有这么多需要后悔的?他反正是没怎么吃亏,进入练气境还不到两年时光,如今就已是接近练气境巅峰,有望在数年之内冲击筑基境界。天一界内,这一万年来怕是独他一人。

    得了这么多好处,又哪里还能抱怨?

    “剑主真是这么想的?”

    云儿很是意外,语气似乎如释重负,不过仍旧劝诫道:“血祭提升虽速,却也不可太过依赖。这一次剑主得益之巨,超出了先前数次献祭的总合还多,至少需要数年的时间彻底消化。所以以我之见,剑主最好这一两年内,不要再行献祭。”

    庄无道不禁摇头,这剑灵的性情当真古怪,变幻莫测。之前在东吴越城的时候,催迫着他使用血祭之法,要他尽快提升修为。

    此时此刻,又生恐他吃了亏,被那阿鼻平等王算计。

    不过这一次,其实不用剑灵特意提醒,他都已知晓,自己短时间内最好是停下献祭,尽量不接触那位阿鼻平等王。

    以他现在体内的情形,确实需要沉淀一段时间。不止是进境太快,需要一段时间稳固根基。混入自己真元内的那些魔煞,也需慢慢融炼。

    而这次以四位筑基修士,两头二阶妖兽为祭品,足可把他下次的献祭时间,拖延到两年之后。

    意念一招,庄无道把那祭坛收起,闭合之后恢复了盾形,还原成了那面‘磁元灵盾,。

    发现这件魔祭之器,也受益不浅。足足增加到了四重法禁从之前的十四重,提升到了十八重法禁的层次。材质也强化了不少,本来是一些一阶二阶的灵珍,拼凑而成。此时却已大多都提升到二阶,甚至三阶等级的材质。

    而收起了这面他的看家灵器之后,庄无道却是望着这湖底周围,怔怔发呆

    “剑主为何如此?可是想起了什么事?”

    云儿颇是奇怪不解,他只能感应到,此刻庄无道的心绪,颇是复杂。既有欢喜愉悦之意,也含着不信与不安。

    “我是想起了方才那萧政——”

    庄无道捏了捏自己的拳头,就是自己这双肉掌,最高打出了最后接近五百象的剑力

    “那萧政方才说,我那位哥哥现在远不如我。又说此界中练气境第一,我当之无愧,那颖才榜上,近日也必定会有我姓名。”

    云儿楞了楞,而后半晌才明白了过,哑然失笑道:“今日一战,可是足足四位筑基境,死在剑主的手中。其中一位。还是筑基境六重楼,剑主确已足可自傲了以一战四,哪怕是借助灵阵之力,练气境能办到之人,也是屈指可数

    “所以我不敢置信”

    庄无道放开了手,闭上了眼默默体会,感觉到那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在自己的身体内流动着。

    此时他每一掌出,皆可达一百五十象力

    “我一直都担心自己这是在做梦,梦醒来的时候,我仍然在越城,仍然只是一个一无所成的无赖混混。”

    “可这毕竟不是梦!”

    云儿的声音转为清冷,语带傲然之意:“剑主你身有天生战魂,又有我来指点调教,若是还不能在这小小天一世界中力压同阶。那就自己找块豆腐撞死了事白浪费了剑主你的天赋,也有负轻云神剑之名。此界第一,岂非理所应当?”

    庄无道微微一楞,而后眼神清明。无声的笑了笑之后,前所未有的自信,开始从双眼内涌出。

    确实,自己何需不安?天一世界第一,当舍我其谁才是

    就不知此刻自己,距离那人还有多远?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