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三五章 灵奴小湖(第三更求月票)

第二三五章 灵奴小湖(第三更求月票)

    只观此女在萧政身亡之后,就毫不犹豫的放弃反抗,转而向他求饶,就可知不是什么心志坚毅之辈。

    若要让此女陪他入内一行,只怕多半是不会应承的,好在庄无道暂时也无此念。

    能令四位金丹修士都一齐陨落,庄无道想也知道,这洞府之内剑阵的可怖。此刻的自己,绝不可能全身而退。

    “这也是理所当然若真是那云无悲留下的洞府,那么这套剑阵必定是威能不凡。剑主要取其之物,至少也需待金丹之后”

    云儿说完这些,接着又语音淡淡道:“只是此女,心志也未免太弱,九成九成不了九转金丹,元神境更无希望。只有她灵识可取,剑主即便收下来当做灵仆使唤,也只能用上一时而已。”

    庄无道暗暗失笑,他现在不过一个练气境而已,根基浅薄,权势修为皆不如人。能有筑基境为灵仆,已然是难得的机缘。难道还能如聂仙铃那般,身具超品灵根,心志毅力皆上上之选,却甘愿为他之仆?

    这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修士中真正资质上佳者,又岂会轻易甘居人下

    且不说枚那‘窥天照影环就凭此女进入过那间上古洞府,就值得他今日手下留情。

    当下庄无道也不再逼迫,将那枚‘窥天照影环,随手递还了回去。而后神念一召,那枚真传玉牌就滴溜溜的从他手指上小乾坤戒中浮空而起,虚空悬在了沈绿的身前。

    唤出了此物,庄无道便眼神淡淡的看着,并不说话。无形的意念,牢牢的将沈绿锁死。

    既然此女甘愿为仆,那就不能口说无凭

    沈绿的面色又变了数变,眼透挣扎之色。知晓庄无道之意,是让她的将自身的精血魂念,融入其中。留下衤绅纹血禁终此一生,都受庄无道与这离尘宗真传玉牌的拘束。

    不过也未犹豫太久,沈绿终究还是一声叹息,将自己的手指咬开,点在了真传玉牌上。

    当这衤绅纹血禁,一完成,沈绿的眉心处,就出现一个三角形状的符印。

    不过就在那符印灵光转淡,渐隐于肌肤内时,庄无道却忽而又在沈绿的双眉之间一点。锐利的罡气,在她眉心间划出几条血痕,形似符篥,却又似是而非。

    沈绿面色顿变,感觉到自己元魂之内的某一部分,被庄无道强行抽取了出来。然而整个过程,她却至始至终都提不起勇气反抗,只能任由庄无道施为。

    也心中明悟,眼前这少年用来控御自己的手段,只怕绝非只是这离尘宗的真传玉牌而已。

    哪怕有一日,这枚玉牌不存于世,哪怕庄无道脱离离尘,她这位主人,只怕依然有办法,控主她沈绿生死。

    今日之后,自己一身性命,再不由己——

    “沈绿这名字,我不太喜欢”

    庄无道收回了手,凝声道:“从今往后,你随我姓庄。你我是在阳湖之底,结为主仆,可取名叫庄小湖。只望你我这一场主仆之缘,能够善始善终。”

    沈绿不禁微一咬牙,只觉是屈辱无比,气愤填膺。不过却也未反驳,知晓庄无道方才的语气看似缓和,其实已不容置疑。

    反正这沈绿,之名,也不是她的本名,而是她入沈家为供奉之后,改的化名而已。

    “是奴婢日后,就名唤庄小湖日后必定竭力为老爷效劳,绝不违逆。

    “希望如此”

    庄无道睨视了‘庄小湖,一眼,他又如何能听不出此女的不甘?

    不过这是小节,无需在意。换作任何人,与沈绿现在一般的处境,都不会心平气和。

    庄无道也从没指望过,这沈绿能对他真正敬服。此女如今一切,都操控于他一念之间,只需此女肯顺从听命,为他办事便可。至于她心里是如何想的,又是如何的憎恨,他都全不放在心上。

    将沈绿制服,不但再无威胁,反而是个助力,庄无道便不再继续维持那吞日血猿的战魂。

    这战魂意念,随着他杀意逐渐消退,本就剩余不多。此时随着他一个意念,就彻底消散开来。

    而后庄无道就顿觉一股强烈的虚弱之感,充斥全身。尤其是那全身骨骼,都在隐隐生疼。

    之前施展血猿变时,庄无道浑然不觉。可此刻当他以神念内视,竟然发现了无数的微小裂痕。

    使早有准备的庄无道,亦为此倒吸了一口寒气,知晓以自己的情形,若再以‘血猿变,秘法战上片刻,那么就必定是骨骼俱碎,肉身崩溃之局。

    最高接近五百象的剑力,四百三十象的掌力,确实不是练气境修士能够承受。

    吞日血猿一族的‘血猿变,秘法,固然能使人的身体素质,短时间内暴增数倍。

    然而若无吞日血猿那样的强横肉身,也无力去承载。

    好在他体内的经络,情况倒还算良好。被蛟筋,地心元核与万年梧桐木心强化之后,别说是区区五百象,便是一千象力量,庄无道体内的经脉气络,也足可承载。

    再就是真元道力,今日这一战虽用时不久,然而庄无道体内的气机,也耗空接近小半。

    不久前那一剑,若没能诛灭萧政,庄无道是十有八九无法为继。即便还有着一招不逊色于神式,的剑术神通‘生死别也多半施展不出。

    而除了全身隐痛,浑身无力之外,庄无道的神念,亦是昏昏沉沉。

    招引战魂附体之后,他的元神反而是伤势最重的部分,直接承受着吞日血猿的魂念冲击。

    哪怕是他事先就在自己身上,绘制出了那些用的符文,也依然是作用寥寥。

    不过庄无道也心知此刻,仍不是松懈之时。神识依然极致扩张,这次他意念锁定住的,却是那只仍旧存活的三头鱼鲲。

    三口明晃晃的飞剑,同时飞舞而起,带着一丝丝的电流星光,朝那鱼鲲斩去。

    这头妖鲲,本就已被萧厌重伤,体内有孕,使战力锐减。之后身在绝境时,虽然侥幸解脱逃生,却也被庄无道的强横掌力波及,伤势更为沉重。

    当庄无道的一套三才玄阳剑斩至,那三头妖鲲几乎抗手之力,只能操控着周围湖水地狱,以水遁之法,疯狂的往外逃遁。

    庄无道眯了眯眼,并不以磁遁追击,而是手掐灵决,口中念诵真言。

    “都天御道,神雷天殛”

    那‘九宫都天神雷旗阵,之内的残余雷光,顺势都汇聚一处,与庄庄无道浑身发出的都天神雷混合。如雷蛇般疾窜了出去,以迅雷不及眨眼之速,轰在那只三头鱼鲲身上。

    首先其中内蕴的一丝神霄紫应雷,首先跳入到三头妖鲲的头颅之内,强行击出了一个血洞。

    而后浩瀚的雷光,便迅速将这只三头妖鲲,彻底的吞没。那‘庄小湖,也不敢睁眼看着,放出了两把弯刀。配合庄无道的三才玄阳剑,无把兵刃一齐下手,将那只三头鱼鲲,斩成了碎块。

    那妖鱼又挣扎了片刻,直到心脏处亦被一剑洞穿,这才彻底没了声息。

    海量的血液,飘散了出来,染红了大片的水浴。

    “老爷的御剑术,果然非同凡俗”

    庄小湖是识货之人,只是十数息,就知庄无道借由‘三才玄阳剑,的剑术,绝非平常剑诀可比。比她的刀术,精妙了两倍不止。

    就不知是离尘宗的哪一门正传剑诀,能够如此玄妙,使人望之生悲,使人莫名的,就生出了几分哀伤之意。

    不过话未说完,庄小湖就发现本来在身旁的庄无道,早已离开了原处,往湖底下方沉去。

    “老爷可是准备收拾这里的手尾?交给我来便可”

    语音再次嘎然而止,庄小湖直接愣住,看着周围。只见无论是那两只三头巨鲲,还是萧政萧厌几人,身死之后的气血精魄,居然都未溢散消逝。而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导引着望下方涌去。

    “不对,老爷你这是——”

    湖底微震,而后发出了‘轰,的一声震响。无形的罡力,往四面八方冲击

    那座残存的三十六面九宫都天神雷阵旗,顿时都被震飞。而小天璇周天星阵,也瞬时破碎。

    整个湖底此刻都似被掀翻了开来,而所有的淤泥黑浆,却都被巨大的力量压制着,排向了四面八方。

    然而在湖底最深处,依然是笼罩着一片黑色气雾,一波使人颤栗的气机,迅速覆盖住了这方湖底。

    庄小湖只能隐隐的望见,在那湖底中央处,赫然有一个不到十尺方圆,仿入贝壳一般的祭坛。

    而当望见庄无道落下,半跪在祭坛前方时。庄小湖顿时只觉浑身发寒,寒毛耸立。

    “这是,魔祭”

    庄小湖是满眼的惊惧茫然,隐约已明白,庄无道之前所下的禁制,正是为眼前的血祭。哪怕没有离尘宗的真传玉牌,也依然能使她禁口不言。

    然而让她的疑惑的,却是方才他们六人激斗。庄无道的真元道力,哪里有半点的魔煞之力?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