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三四章 神仙道侣(第二更求月票)

第二三四章 神仙道侣(第二更求月票)

    本命之器,庄无道也知晓一二。将灵器与元魂合一,魂器一体。元神就等同于器灵一般。大幅强化灵器的法禁的同时,也可借灵器之助,提升自身聚灵之能。变相的提升灵根品阶,增益自身的修为。

    除此之外,还可越阶使用灵器。

    不过此法也不是没有缺点,本命之器,人器合一。器毁则人亡,人死则器碎。

    一旦这沈绿身死,那‘窥天照影环,也十有八九,就会法禁全毁。

    “这却有些麻烦”云儿也颇是无奈道:“剑主你们这一界之人,怎的会有人这么早就选定本命之器?我记得在那天仙界,至少也需登仙之后,选定上品仙器方可。通常也都是斗战之宝,又或者增益修行之器。窥天照影环?真是闻所未闻。”

    庄无道扯了扯唇角,这难道很奇怪?天一界万年来都无人超脱此世,大多都只能修炼到筑基境为止。早早选择一上佳灵器做自己的本命灵器,多一分问鼎金丹的希望,又有何值得惊奇之处?

    对于一位只有筑基境的散修而言,能够有一枚二十四重法禁的‘窥天照影环,作为本命之器,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剑主这一方世界,资源实在太少。若是在天仙界内,哪怕最低六品的灵根,也可借助丹药之助,至少修至到元神境界。二十四法禁的灵器,哪里能看得上?唔,且慢——”

    云儿语声一顿,忽而又语气怪异道:“此女的神念,非同一般。你问问她,可是与那窥天照影环有关?”

    庄无道暗暗摇头,没再搭理剑灵,只眼带深意的看着沈绿:“你方才说,是可窥五百里内一切灵机,而非三百里可对?”

    “是”

    沈绿眸子里,已经闪出了几分喜意。庄无道肯停下与她说话,就已昭示着她这次可能仍有生机。不过沈绿依然是毕恭毕敬,诚实道:“我这窥天照影环,确能查探查五百里。因我才入沈家不久,所以有所保留。”

    又期冀的抬目看了庄无道一眼:“我入沈家,为重阳子供奉,只是为借助太平道的资源修习。我能为重阳效力,自然也可为烈少爷驱使。”

    “以后记清楚了,我姓庄,名字里也无字。”

    庄无道皱了皱眉,而后又问:“我观你神念广阔,远胜常人,可是与这枚窥天照影环有关?”

    “少爷你法眼无差”

    那沈绿立时转口,眼里的神情却更为轻松,颇为敬佩道:“虽不知缘由,不过自从我将这枚‘窥天照影环,炼化为本命灵器之后,神念确实与日俱增。如今最广可达七百丈,不过也不知为何,施展术法时却并未太多增益,只与普通筑基境四重楼修士相当。”

    庄无道听完之后,却也不置可否,只把右手伸出,静静等候着。

    沈绿第一时间就已会意,再次心惊肉跳。不过犹豫再三之后,还是将那枚‘窥天照影环递到了庄无道的手中。

    “居然不止是二十四重——”

    云儿是愈发的感兴趣起来:“三十重的法禁,她以血炼之法,倒是勉强可以施展。最高应能祭炼到五十六重,不过除非是有上古三劫时代的宝禁符,否则难以提升。本命灵器,又不能交由他人来祭炼。且‘窥天照影环,的炼制之法,早已失传,我已不记得了。且此物每使用一次,都需消耗一枚三阶蕴元石,只能维持半个时辰。嗯?这个印记,我有些熟悉。”

    庄无道的目光,也同样注目在手中银环上的一处。那里有个椭圆形的印记,并非是符禁,而似是两个上古篆字,组合而成。外围则是一朵朵的花瓣,围绕两个篆字,抱成了一个椭圆形。

    “这两个字——云,凌?”

    庄无道眉头不禁挑了挑,云凌?好古怪的名字,或者是叫凌云?

    也没怎么去细究,许多炼器师,都喜好在自己炼器的灵器上,刻下属于自己的印记标志。

    即便这个印记,特别怪异些,也无需怎么在意。

    云儿却又出人意料道:“这不是人名,而是两个人的姓,我记得这印记。是一对道侣,云无悲,凌小小。前者七劫之前,亦是一为绝代仙王,而后者,则是一位福德金仙。是羡煞世人的一对道侣,常年隐世不出,不染红尘杀孽,不沾因果是非——”

    庄无道的面色,顿时凝重了下来。知晓无论是再怎么平平无奇之物,一旦沾上了绝代仙王,四字,那也会变得不同凡俗。

    “神仙道侣,七劫之前?”

    庄无道沉吟着问:“可你说这‘窥天照影环乃是三劫前之物?”

    “是三劫之前”云儿的语气加重道:“然而云无悲此人,早在四劫时代就已经在天仙界存在,那时便已是诸界最顶尖的人物之一,身在绝代仙王之列。要知每一劫都以亿万年计,所有绝代仙王中,却只有他,存活到了第七劫。由此就可知,此人的可怖之处他那位妻子亦非一般,虽非仙王人物。却聚福德而成金仙,寿元无尽,与世同存。至少在轻云剑受重创之前,还未听说过,有这对道侣陨落的消息。那一劫期,最可能存活下来,也就是他夫妻二人。”

    “也就是说,这对夫妻很可能存在于世?”

    庄无道不解道:“你说他四劫之前,就已存在,那时便已是诸界最顶尖的人物之一,身在绝代仙王之列。却又说绝代仙王,并非是修行的终点——”

    “绝代仙王其实亦分数个境界,而这位‘云无悲,在五劫之时的实力,甚至还在轻云剑第一任剑主凰劫之上。此事离剑主你还太遥远,日后剑主以身证仙,自然可知究竟。”

    云儿说到此处时,言语里却竟是夹含着几分振奋之意:“你只需知晓,那云无悲极盛时,曾经威震诸界然而却无人知他的来历跟脚,只知这对夫妻道侣,原来并非是天仙界之人。可对他们的出处,却从来都无人知晓。‘云凌这个标记,据说亦曾在四劫前的时代,风靡一时。云无悲在成就绝代仙王之前,曾炼制过数以千计的仙器仙宝,无一不是万中无一的稀世精品。”

    庄无道看着手中的‘窥天照影环制作精良。倒也当得起靖品,二字,然而要说是‘万中无一稀世却又有些过了。

    “这枚‘窥天照影环,确实不怎么样,除了用料十足之外,与一般的炼器师,也差不了多少。我还是首次知晓,那位曾号称绝代器师的云仙王,曾经炼制过这般不堪入目之器。若我猜测不差,此物定当其元神境时的游戏之作。而据我所知,这对道侣早年在炼丹上的能耐,其实更胜过炼器。尤其是那位凌小小,一枚三十六窍紫金问玄丹,传说一枚就可使凡夫俗子,入登仙大道,令无数修士梦寐以求。也不知其元神境,是否也如这云无悲一般的水准——”

    若说之前,庄无道还有些不知所以。此刻当云儿把话说的这么明显,却总算了喜欢了过来。

    眼中闪过了一丝异色,庄无道目视着沈绿:“此物是得自于何处?”

    “这个——”

    沈绿神情一窒,顿时就有些踌躇,半晌之后还是抵不过庄无道的视线催迫,艰开口难道:“是我得自一上古洞府”

    庄无道的眼神,愈发的锐利逼人:“洞府何在?内中可有其他遗珍?你当知我耐心不多。拘束元神,搜魂测谎的术法,也不是没有。”

    “在北方大宣山”

    沈绿心知此刻再犹豫不得,也不能以谎言相欺。既然已开了口,便不再迟疑,竹筒倒豆子般的说道:“至今大约二十年前,我与四十几位同道,发现一处大宣山内,有一座上古洞府封存至今,便一同前往探查。结果却因不慎触发洞府内中的剑阵,所有人都死伤殆尽,只有我侥幸寻得这枚‘窥天照影环,之后,逃了出来。我之所以会受重阳雇请,成为沈家供奉,在沈庄附近的灵地定居,精研阵法,也是为就近探查这洞府内的虚实。”

    “大宣山?”

    庄无道低低的念了一句,大宣山确实离北方大周国的沈庄不远,只有六七千里之遥。

    “也就是说,内中器物,除了这枚‘窥天照影环,之外,还未被取走?你可还记得,那座上古洞府内的具体情形?到底是何等样的剑阵?”

    沈绿怔了怔,面上却又现出了几分惊恐之色:“少爷是想去这间洞府?可我记得不多,只知当时的同道中,有着四位金丹修士。结果才一闯入,就被那剑阵斩杀,整个过程都不到十息。我慌慌张张的逃,也不知怎的,就活着跑了出来。因心中仍存贪念,所以一直不曾告知旁人。只知似我手中这样的灵器,洞府内至少还有二十余件,还有一间丹室未曾进入。”

    言辞之内,颇含着几分抗拒之意。庄无道顿时了然,知晓这沈绿,多半是在那间洞府内留下的心理阴影太深之故。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