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三三章 大灵惊现
    晨曦时分,大灵国的天机堡内,早早就有修士出入于此间。在天机堡内排成了一个长队,静静等候着。

    却也就在一位修士,从天机碑后方的基座之上退下,人群开始涌动之时。那巨大的石碑之上,却突然喷出了一团血雾,飘逸消散于空中。

    整个天机堡内,数百位余人,都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之后,就不去在意。

    只有一些上了年纪的修者,纷纷发出了唏嘘感叹之声。

    天机碑上有名有姓者,不下五百万人,加上天下间实力出众的妖修精怪,总数有八百万之巨。

    不过每当有修者身陨之后,这座天机碑就会将之前吸入的精血之类排出。

    天机堡内,几乎日日都有,此间诸人早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今日一定要说什么不同寻常之处,就是加上之前,已经连续四团血雾,都在顷刻之间发

    “怎么又是萧家之人?”

    “北方太平萧家,四位筑基一齐陨落,到底这是撞到哪位煞星手中?”

    那石碑之上,赫然现出了一排排的字迹,其中一部分,正在逐渐的淡化着

    “——天一世界周国萧政,此界中排名三十二万一千五百零四位,现年五十七岁,太平道萧氏灵仆,筑基境六重楼。主母萧灵淑,主人太平道重阳子沈珏,现居天一界东吴越城——”

    “天一世界周国萧政,此界中潜力排名二十四万一千五百零四位,现年五十七岁,太平道萧氏灵仆,筑基境六重楼。主母萧灵淑,主人太平道重阳子沈珏,现居天一界东吴越城——

    二品冰灵根

    二品木灵根

    悟性:二品

    根骨:三品

    元魂:一品——”

    “天一世界周国萧政,此界中术法排名四十四万三千二百二十五位,现年五十七岁,太平道萧氏灵仆,筑基境六重楼。主母萧灵淑,主人太平道重阳子沈珏,现居天一界东吴越城——”

    看到这那一排排的字迹显现,人群之中,才再一次哗然。

    “萧政?这不是北方太平道的哪位萧九执事?”

    “隐约听说过此人,据说是萧家的一位后起之秀。曾有一位元神真人赞誉,说他若能活到金丹巅峰境界,就至少有五成的把握,成为元神修士——”

    “还有这样的事?我只听说此子行事利落,实力不俗,尤擅守御之法。便是一些筑基境后期,往往都奈何不得他。”

    天机堡内只是议论的片刻,就又恢复了寂静。三五位筑基修士身殒,再平常不过,哪怕是有那么一线可能,问鼎元神之人,也不过只让他们稍稍惊奇而已。议论过后,就不会太过在意。

    也都知晓此刻,天机碑正在重新排位,所以有刹那的混乱。只需稍等片刻,天机碑就可再次使用。

    然而下一刹那,却有一人发出了一声惊咦,掠身到了天机碑之后,眼神惊奇的看着上方。

    此时那一行‘天一世界周国萧政,此界中术法排名四十四万三千二百二十五位,的字样正在逐渐淡去。

    不过这位青衣修士正关注的,却非是萧政,而是更上方处的另一行字迹。

    “——天一世界离尘宗庄无道,此界中术法排名四十四万三千二百二十四位,生于周国沈庄,现居东吴越城。离尘宗天一别院门下弟子,年岁十八,练气境九重楼。父太平道重阳子沈珏,母庄小惜已逝——”

    “庄无道?”

    直到所有的字迹都全数淡去,青衣人影才口中低声呢喃,眸中奇芒闪现:“年岁十八,离尘弟子?父太平道重阳子沈珏,母庄小惜。排名四十四万三千二百二十四位——”

    在此人身后,已是有人等的不耐烦。本有意催促,然而当仔细一望之后,却微微一惊,忙俯身一礼;“见过观月散人”

    那观月微一拂袖,并未回身,而是口气凝冷,平静无波道:“封堡,驱人

    短短四字,使天机堡内所有的修士都为之一怔,面透不解之色。不过也在这时,一位位穿着天道盟服饰的筑基境修者,从堡垒上方飞落之下。

    总数四十九位,都朝着堡垒之内诸人,毕恭毕敬的一礼:“散人有命,天机堡暂封一个时辰。请诸位暂时离开此处,稍后再来。我天道盟亦有补偿,凡此地在场诸人,这次使用天机榜,无论有何目的,都可免费”

    语气温润谦冲,却透着不容拒绝之意,

    诸多修士,都面面相觑,互视了一眼。虽有人眼透不满之色,不过却也未说什么,纷纷离去。

    天道盟已经做得足够厚道,天机碑除了查询天一世界的人物之外,还能查知许多稀有灵珍的大致方位,甚至一些失传功法的大概下落等等。虽不会详细列出地点,却毕竟是一个可靠线索。

    所以前者也还罢了,只需交给天道盟一枚蕴元石就可。然而后二者,收费却是以十百计算。越是高阶的灵珍,越是高品阶的功法,天道盟收取的费用越重。普通修士,根本无法负担。故而天机堡此举,无异是等于送出一个不小人情。

    待得这三百丈高石堡之内,再次恢复寂静,一层层的禁阵张开。那观月散人,直接便将近两百枚的蕴元石,甩到了天机碑的基座之上。

    “离尘宗,庄无道我要查他,所有一切总榜排名,练气境排名”

    所有的蕴元石,瞬时粉碎。而那三百丈石碑之上,顿时又一排排篆字古书显现。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排名五十七万三千二百八十四位。生于周国沈庄,现居东吴越城。离尘宗天一别院门下弟子,年岁十八,练气境九重楼。父太平道重阳子沈珏,母庄小惜已逝——,

    “天一世界离尘宗庄无道,此界中术法排名四十四万三千二百二十四位练气境第三——”

    “天一世界离尘宗庄无道,此界中武道排名一十四万一千三百二十二位练气境第一——”

    “天一世界离尘宗庄无道,此界中剑道排名未知——”

    “天一世界离尘宗庄无道,此界中拳法排名十九万五千六百二十二位练气境第一,生于周国沈庄——”

    “天一世界离尘宗庄无道,此界中横练霸体排名四万三千零五十位练气境第一——”

    “天一世界离尘宗庄无道的,此界中魂力排名九十二万一千二百零五位,练气境第一——”

    后面还有无数,然而观月散人却已默然无语。直到元宁子,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不意离尘宗继灵华英之后,居然又出了如此英杰”

    语含感概,元宁子亦面透着几许惊容:“五十七万三千二百八十四位,此子排位,居然仅在乾天宗方孝儒之下。”

    “未必然”

    观月散人摇头:“查不出他的资质灵根,别忘了潜力榜上,并不见其姓名

    “也对,差点忘了使羽旭玄跌落第十,高居潜力榜第三位的,便是这一位吧?”

    元宁子双眼微微一眯,而后颔首道:“应该是神绝无印符若把资质灵根也一并计算起来。此子的排位,定在前二十万。与那乾天宗方孝儒,实在难分高下”

    “所以,那三枚五蕴无花桃还没送过去?”

    “未曾,距离真正成熟采摘还有十数日,观月道兄之意莫非?”

    “那就增至五枚此子若然百年之内不死,日后必是名动天下,横行一方的元神境中人,或是几百年内主宰天一诸国的几人之一。五枚五蕴无花桃结下这个善缘,倒还算是划算。”

    观月散人笑了笑,意味深长道:“其父居然是太平重阳子,却一在太平道,一在离尘宗。其母也非那位灵淑仙子,而是名不见经传的庄小惜。我现在最好奇的,就是其中究竟曲折。”

    “道兄之意,是他们父子结怨?倒不是无此可能,我会查一查究竟。”

    元宁陷入了沉吟:“然而这颖才榜,怕是又要重造。今年确非同寻常,加上之前的那几位,以练气境修为而身入颖才之选的,已经超过了十位之多?诸宗诸派,都是英才辈出。我在想,是否把下一期的颖才榜,提前数月?”

    “无此必要”

    观月散人却摇了摇头,笑容诡异。语气却又风轻云淡:“看看情形再说,时间太早,怕是要坏了某些人的好事。”

    ※※※※

    “血炼之宝,本命之器?”

    庄无道眉头紧皱着看向了对面,那远处的沈绿,依然是神情忐忑,对他的惧意不减分毫。

    然而此刻庄无道胸内的杀意,却在逐渐消退。哪怕是那吞日血猿的战魂也不能影响他多少。

    这沈绿的言语,还真是点中了他的要害。此女浑身上下,唯一能让他看中的洞悉,就是那枚‘窥天照影环,了。此物能照三百里范围内,一切灵机变幻

    若有能此物在手,这天一界内只怕再无人能够窥伺暗算于他。而观测三百里内动静,更是妙用无穷,称其为神器也不为过。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