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三二章 诛神初展(第三更求月票)

第三三二章 诛神初展(第三更求月票)

    当牛魔霸体散去之后,九九八十一掌大摔碑手,也已势尽。

    庄无道借助磁力往上方浮升,不多时就已出了那泥浆翻卷的湖底。然而也就在这时,这方圆数千丈内,开始一连串的气机变化。就仿佛是被推倒的骨牌,迅速向四周蔓延。

    “小诸天雷绝引水阵——”

    庄无道意念微动,就知是自己辛苦数日布下的这座灵阵,已经被人破解。

    符文灵契皆被截断,再不能影响天地元灵的走势,这座阵法自然也就再无法维持。

    而下一刻,就又是‘咔嚓,一声脆响,这次却是那‘九宫都天神雷旗阵,

    随着小诸天雷绝引水阵破解,再无法导引水势。那萧政控制的巨大水涡,直接就轰然撞击在了‘九宫都天神雷旗阵,上,

    好在这套三十六面阵旗,都是十一重法禁,一时之间还能勉强支撑。借助阵中的神霄紫应雷,将一切碎冰,都全数扫荡。

    不过在这水涡重压之下,整座大阵却也是不堪重负,本来大片伸展的雷光,都全数收缩了回去,之前的雷磁磁场,自然也溃散五行。

    便连旁边的小天璇周天星阵也受波及,三百六十五枚蕴云石中内含的灵元,本就已经消耗了不少,此刻更是现出了一丝丝的裂痕。

    庄无道的遁速骤降,微一皱眉之后,便不去理会。又继续浮升,到了湖底上方三百丈处,与那萧政相隔二百丈距离,面对面的对峙。

    “我仔细算过,从方才至今,你已施展过至少五次玄术神通包括那命神通,也都已用去。却不知道烈少爷你如何,还剩下多少玄术可以施展?”

    可能是自觉已胜券在握,萧政的眉头舒展,眼神复杂,而又惋惜:“烈少爷你之拳术修为,练气境修士中,当是独一无二。想来绝不只是五品灵根,可为何这样的天资,不是生在丹少爷身上?”

    庄无道懒得搭理,只目光若有所思的,望向了萧政的左手。从方才以擒龙震虎,将萧空摄下湖底开始,他就已感觉到萧政左边袖中,有着异样的灵潮波动。

    神念探查,却还仅仅只是靠近,就能感觉到一波冰寂绝寒的气机。几乎要将他神念冻住,完全无法思考。

    也因此故,庄无道难得的从吞日血猿带来的疯狂杀意中清醒过来。

    “这应该是符宝,而且至少是四阶”

    云儿在意念之内提醒,语音凝重异常,庄无道也眉头微挑,一阵心惊肉挑

    一般的符篥,只是封存普通术法,统称为灵符。这符宝却不同,虽也是符篥的一种,内中封存的,却是修士的玄术神通

    而四阶符宝,只有元神修士才可制作。哪怕制成符篥之后,威能只余三成,亦有着可诛杀金丹之力

    不过云儿语音,依然镇定:“还有机会,他修为不足。要激发这枚符宝,至少还有三十息时光。只需能在三十息内于扰,使他无法继续引发符宝就可。

    庄无道冷笑颔首,即便云儿不说,他也正有此意体内的‘大碎云,灵窍,早便开始了动作。只需一息,就可完成蓄力。

    五位筑基境只余二人,哪怕是正面一搏,他也有足够的胜算。何况此刻,湖底之下,还有一座阵法,在他提供源源不断的天璇星力。

    此时那萧政,也似察觉到了庄无道的目光,略有些意外的一笑:“烈少爷是已察觉了?果然神念灵敏。”

    于脆再不遮掩,萧政把袖一挥,甩出了一张正闪耀水蓝色灵光的道符。

    “这是符宝,早年我因办事得力,得老爷赐下这一符宝。内中封印的是四阶四品伪神通封千里此符打出,估计这半边阳湖都会冻结。”

    萧政淡淡的言着,眼神怜悯的看着庄无道:“烈少爷的天资,诚然可惜。不过以我想来,哪怕是姑爷,也不会愿见烈少爷,在这条邪路上越走越远。大周沈家,有姑爷他就已足够,这一代无需再有人入修行界。这封千里,符出,绝封千里世界,便连我也控御不住。不到不得已,实不愿使用此符。烈少爷你今日,若肯自己废去修为,自断四肢筋脉,随我返回北方。萧政仍可停手

    然而话音未落,却被庄无道冷冷的打断。

    “萧九,你的废话可已说完?”

    呛啷

    一口明晃晃长剑随音而起,从庄无道剑匣之内,跳入到了他的手中。剑尖处隐透气芒,二百六十丈的神念,也将萧政,遥遥的锁死。

    萧政的面上,顿时微透意外之色,随后就又无奈摇头:“烈少爷是还负隅顽抗?可有何用处?就没人告诉你,我萧政最擅长的,就是守御之法”

    就在言谈之间,萧政的身后,亦出现了一个龟蛇虚影,不过体积却更庞大的多,寒力亦更为浓厚。

    同样是玄武法身,之前却只是四品的伪玄术。而此刻萧政施展的,却是品阶高达三品的命神通。

    比不得牛魔霸体,却亦是刚强难破,无人可伤

    却见对面的庄无道,只把剑势微微一引,而后一股强绝无匹的剑意,就勃然爆发。

    “秘式,诛神”

    音落之下,庄无道已人剑合一,化成了流光,破水而来。有血猿变加持,这一剑之威,还更凌驾他不用血猿战魂施展此剑时的数倍之上

    而就在半途之上,那剑锋之上,更燃烧起一丝黑色的火焰。

    而后仅仅一弹指一刹那的时光,周围的湖水就开始滚烫沸腾,那黑色的火焰,也似无底洞般,吞噬着那冰寒之力。

    吞日真火源自于吞日血猿二大秘术之一的吞日变近乎是以横扫之势,将这湖底的寒力,扫荡一空

    此剑之前,所有的冰层,尽都冰消瓦解

    萧政微楞,第一个念头,是庄无道的遁速还是如此之快?不对,是应该超越之前,至少两倍之巨

    第二个念头,则是这剑力,为何又如何之强?

    庄无道之前击杀萧空萧厌的掌力,都达四百三十象。然而这一剑刺来,却还更凌驾其上,至少都是五百象力,强横至绝

    再而后,可能是升起的念头太多,也慌张失措,不知自己该如何躲避,又该如何抵御是好。脑海之内,一片空白。

    那玄武虚影,直接就被这一剑,从正中央处击碎。而后那剑势继续冲击,又粉碎了一切十九重法禁的玉圭,护在他身周的水藻水苔,还有护体罡气,都是一触即散。

    凌厉无匹的剑光,直接就刺入了他的眉心之内。

    “第四人,死”

    那吞日真焰,直接就把萧政的脑髓头壳,烧成了灰烬。不过萧政此刻,却依然有一丝残魂留下,强烈的不甘意念,控制着自己的身躯,口中居然仍能发

    “二品无双我输得不冤,只好奇烈少爷你这一剑,到底何名,出自何种剑术?”

    庄无道收剑入鞘,眉头微蹙之后,还是摇头答道:“出自天地阴阳大悲赋,大悲剑诀,估计你没听说。至于这一剑,我唤它秘式诛神”

    ——是凝聚玄术时,引发天怒的一式剑术神通

    “秘式诛神o以我观之,果真有诛神之力原来烈少爷的剑术,还更胜过拳法一筹”

    那萧政说到此处,却是哈哈大笑起来:“丹少爷他,确是远不如你此界中练气境第一,烈少爷你当之无愧,那颖才榜上,必定会有你姓名只可惜我萧政早死,看不到你们父子相残的那一幕——”

    庄无道冷然一哂,也不等萧政说完,就直接一剑将他剩下的一半头颅斩下。那些许残魂,也直接绞成了粉碎。

    一个探手,把那枚已灵光转淡的‘千里冰封符,抓在了手中,庄无道便又目视上方。

    距离湖底五百丈,赫然又一个一身绿色裙装的窈窕女子,此刻正花容惨淡的望了过来。

    原本应当是在破解最后剩下的天璇周天星阵此刻却是眼含震骇惧意,下意识的后退着,面色苍白如纸。

    似乎因太过畏惧,根本就想不起来,以遁法逃离。也可能是心知肚明,自己的遁法,绝无法逃掉庄无道的磁遁追击。

    庄无道微微摇头,此女除了神念范围广阔,几乎不在那萧政之下,其余就无什么出奇之处。

    战力不过平平而已,他此刻即便所有玄术神通,都大半用罄,只剩下了一式星火神蝶。要胜此女,也依旧是轻而易举,

    不过下一刻,却听沈绿突然开口求道:“别杀我求你了,我才入沈家不久,你们父子的恩怨,与我无关那什么东离内乱,我也毫不知情——”

    “不知情?与你无关?”

    庄无道冷笑之余,又微觉意外,往那沈绿继续迫近着,口里则淡淡道:“那就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我可为你效力,做你的灵仆”

    庄无道的身形,明显顿了一顿,而沈绿却似生恐自己筹码不够,继续言道:“还有这枚‘窥天照影环可窥五百里内一切灵机此宝是我血炼之物,本命之器,即便你拿了也没用处”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