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三一章 所向无敌(第二更求月票)

第二三一章 所向无敌(第二更求月票)

    湖中更高处,萧政的眉心亦是皱成了一个‘川,字,同样在全神感应着湖内深处的变化。

    若论神念之广,他要比萧空强横数倍,然而此刻也一样不止庄无道,究竟正身何在。

    而此时他的耳旁,也再次传来了沈绿的轻柔语音。不过这一次,却再非如之前的平静无波。

    “真的是战魂,战魂附体观那形象,似是传说中四大魔猿之一吞日血猿?好霸道的气势,简直所向无敌”

    “既然是施展的血猿变秘法,自然是吞日血猿无疑——”

    萧政眼神阴翳道:“他修为不够,还未能到筑基境界。这血猿战魂,威能还只能发挥不到十分之一二。”

    “可也非常寻常修士所能抵挡,这真是沈烈卩个传说中只有五品灵根的烈少爷o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第二重天,天璇照世真经第二重天,牛魔元霸体第二重天,还有那不知名的掌法,怕也是三品之上的功决,同样到了第二重天境界。四百三十象力量,练气境中怕是举世无双,我观他修为——”

    沈绿的声音顿了顿,稍显迟疑道:“至少是练气境九重楼境界只论拳法,天机榜中定可入前四十万之列。似我一般的筑基境,应该都不是他对手。”

    “不是前四十万,而是定是排名前十五万之内即便是老爷他,当年怕也不过如此。”

    萧政摇头纠正,眼神凝重之极:“只刚才他那元磁遁法,就足可使他的术法实力,排入练气境前三十位此子如今,战力应当是练气境修士中,毫无意义的第一人”

    沈绿沉默了数息,似是不曾想到,萧政的评价,会如此之高。不过似也能接受,沈绿再开口时,言中不但毫无半点意外之情,反而是深以为然道:“丹少爷他如今,只怕非是烈少爷他十合之敌老爷他留下的血脉,竟都天才如斯

    她是沈家之人,所以称重阳子为老爷,而不似萧政一般,只以姑爷相称。

    “那么现在该如何是好?我等五人,已陨落了两位,那沈烈却还只是轻伤而已。若还是那四百三十象力不变,我与萧空,只怕都挡不住他三息。”

    沈绿语气尽量平淡,却明显是在压抑着心中的不安:“以我之见,还是先撤走为上,暂避其锋,等禀告主母之后,再另做打算”

    “撤不得”

    萧政却是想也不想,便语气急促生硬的拒绝。旋即又冷静下来,语音放柔解释道:“你我三人现在撤走,此子大可从容返回越城。之前他不曾将我太平道介入东离内乱之事,禀知离尘宗,未必就不会在事后上报宗门。一旦离尘得知,大局追捕,你以为你我三人,还能够活着走出东吴?即便能活着回去,若东离事败,我等只怕也下场凄凉——”

    沈绿再次陷入沉默,她却差点忘了此事。然而眼下又该如何是好,退也不能,战也未必能胜,真可谓进退维谷,骑虎难下。

    萧政却又忽然出言:“那小诸天雷绝引水阵还差多久,可以破开?”

    “还差六息”沈绿答道,语气沮丧:“然而我恐最后,于事无补”

    即便破了阵又如何?庄无道那凌傲于众人之上的遁法,还有那四百三十象力量,依然是使人绝望。

    “那也未必”

    萧政目光闪动,透出了几分自信:“此时胜负只差一线一旦小诸天雷绝引水阵破,我有九成把握,护住你性命,让他身死于此”

    “果真?九执事不曾欺我?”

    语气半信半疑,小诸天雷绝引水阵若破开,萧政不受阵法限制,或者还有保命之能。然而她沈绿,却绝不敢应当那四百三十象力的一掌。

    “自然”

    萧政一声冷笑道:“我观他遁法,也不过尔尔。只要让他遁速降下来,胜之不难。那样的掌力,定是无双玄术之能,我不信他还能打出第三击”

    “遁法?”

    沈绿若有所思,观庄无道两次出手杀人,都是运用极致的速度。其实遁法并不灵活,只是以那快到巅峰,超出人反应之外的遁速,不但使庄无道自己没有变幻方向的余地,也使那萧云萧厌二人,完全无法避开。

    若能使他遁速降下来,那四百三十象掌力,对她的威胁就要降低近半,再不是无法抵御。

    萧政之策,似乎真的可行——

    沉吟了片刻,沈绿最后还是声应道:“希望如此,我会尽快破阵,希望你也,嗯?”

    声音顿止,沈绿一声轻咦,带着震惊之意:“他出现了”

    庄无道却并未从那湖底下淤泥黑浆内现身,而是一股强横的吸摄之力,骤然由下方勃发,遥遥控住了距离湖底二百丈处的萧空,将他的整个人往下猛地拉扯

    “你敢?你这个孽种,我定要宰了你”

    萧空一声怒喝,奋力挣扎。然而身躯还是不受控制,被那元磁之力拖拽着,往湖底深处坠落。

    连续飞坠近百丈,萧空于脆也不再挣扎,一双血掌再次膨胀,更为殷红。浑身上下,都笼罩着血色气雾。

    “命无双,血灵天煞给我去死”

    萧空的一双肉掌,已经出现了利爪鳞片,不似人手。全身肌肤渗血,额间也青筋爆起,仿佛是一个个诡异莫测的符文,形象恐怖狰狞。

    而此时那掌力,也增至到了三百七十象虽仍不如庄无道,却也是强横至绝,而那弥漫开来血煞之力,更使这两千丈方位之内,所有的细微生灵,全数失去生机。

    坠落到三十丈时,双方已能目视。庄无道眼眸内,依然是疯狂暴戾如故。

    受血猿战魂的神念冲击侵扰,他心内此刻满溢着杀机战意,然而灵台深处,却又保持一点清明。

    伪无双,擒龙震虎

    擒龙之后,便是十二式震虎之击在血猿战魂附体加持之下,亦是轻而易举的把力量推升到了七倍。

    “嘭”

    连续的爆裂声,从湖底深处传出,罡劲怒排,水流汹涌,整个湖底都在摇晃。

    以连十二声如雷般的巨响,庄无道这次却是每接一掌,就滑身退出了数丈

    擒龙震虎亦是四品神通,不逊色于萧空的血灵天煞。然而他到底还是修为不足,只有练气境界。即便借助血猿变之力,也依然不能完全匹敌这血灵天煞

    不过那萧空此刻,却亦是唇角溢血,面容苍白扭曲。只论掌力,双方可说差相仿佛,然而庄无道的‘碎山河,拳意,却是直捣元神。

    而除此之外,还有那附体战猿

    每一掌,都在冲击着他的神魂本源,每一击,都使他脑海之内,如受锤击

    那凶横暴戾的意念,在横扫一切,将他的气势完全压制。

    明明掌力上他还更胜一筹,却感觉自己若继续与之对拳,自己却必定要元魂碎散而死

    也终于隐悟,那萧云萧厌之死,只怕并非是单纯的抵挡不住那四百三十象力之掌还有这血猿战魂,先一步就已被摄住了神念。

    然而那磁摄之力,却偏偏控住他的身躯,无法后退,亦难以动弹,只能硬接庄无道的掌力。

    一连三息,直到那十二拳震虎击完结。萧空才从那强横元磁摄力,挣扎了出来。然而第一时间,就飞速后退,远离开庄无道。

    最后关头死里逃生,萧空控制不住喜悦,放声哈哈大笑。

    “你这个孽种就这么点本事,也敢来杀我?四百三十象力,我就不信你能打得出来。”

    庄无道依然面色僵冷,只眼里的杀念,又更浓数分,浑身罡气继续澎湃,更浓厚数分。

    命无双,牛魔乱舞

    整整九九八十一掌,三百五十象,八倍的大摔碑发力,开始轰击而出。以磁元劈空的手法,遥遥拍向了不断飞退中的萧空。

    若是普通的劈空掌力,在湖水中必定会手影响。可他掌力却大多借用磁元,即便是在三十丈外,亦未减弱多少。依然保持着九成以上,三百二十象力

    那萧空顿时变色,现出了几分惊恐绝望之意。此时他身上的血灵煞力,已经开始消退,便连双手上的鳞片利爪,也全数蜕去。

    只接了庄无道的第一掌大摔碑,就已是口中咳血,一双手皆虎口迸裂。

    “丧心病狂”

    上方的萧政一声冷哼,湖底深处无数的水藻水苔开始疯狂伸长,不断的攀援而上。

    虚空中,更有几道长约七十丈的巨大冰剑凝聚,从湖泊上方处飞斩坠落。

    那些水藻水苔,都纷纷缠绕过来。庄无道却理都不理,罡气镇压之下,使一切之物,都无法近身至十丈之内。

    而那凌空斩落,气势十足的冰剑,则亦是触身击碎,无法伤他的霸体分毫。而周身缠绕的都天神雷冲击之下,被炸成了冰块碎片。

    牛魔乱舞这十息之内,便是筑基中期的修者,以三品的玄术神通,都难伤他分毫

    而那大摔碑手,则依然是以疯狂之势打出,九九八十一掌之后,萧空的整个人,亦被这磅礴掌力冲击,化成了肉糜。

    “第三个,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