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三零章 四百三十
    当那星甲石盾成型之时,庄无道身后的吞日血猿虚影,已是完全显化。

    左胸上的伤口,亦在飞速的愈合,接近于最后收口。他伤势本就不重,而牛魔元霸体的恢复外伤之能,在世间功法中本就可入顶尖之流。此时受这降临而来的血猿战魂刺激,自然是愈发的快速。而庄无道浑身肌肤上的血意,也更为明显。

    “请神之法?不对——”

    萧政的瞳孔剧缩,脑内心血起伏,神念之内的潜意识,在这刹那已经是向他示警了无数次。

    自他出道以来,从未感觉到的危险气机,已然是将他死死的锁定。

    “这是战魂是战魂附体都不用留手,给我杀了他”

    几乎毫不犹豫,萧政的双手就已同时打出两道白色的光束,所过之处,所以的湖水,都已凝结成冰。

    而那萧空也不再静立不洞,面色凝然,一双血红色的手掌,猛地向庄无道的身后拍去。

    同时间无数的血潮,从他双手中涌出。庞大的血煞罡力,横压前方百丈。

    不过这时,二人也能感觉得到,又一波元磁之力,从庄无道的身周发散开来,一息间就笼罩周围千丈。

    与那九宫都天神雷旗阵衍化出雷磁磁场,非但没有冲突,反而彼此间水乳交融,浑融一体。

    玄术?这是什么玄术?

    萧政第一时间,就知这是一种玄术神通。然后就见庄无道的身影一闪,身如魅影,直接就在他眼前消失不见。

    便连他这道伪玄术‘真武寒绝神光居然也都触之不及,打在了空处。

    那身影之速,分明已快到了极致,几乎不受那湖水阻力的影响。便连他的灵识,也无法及时的捕捉方位,只能看处庄无道遁去的大致方位。

    “不好萧云——”

    萧政一阵心惊肉跳,那个方向,正是他的另一部属,萧云以移光遁影之法潜伏之处。

    他眼中一时全是不敢置信之意,这庄无道不过练气境而已,神念怎可能如此之强,能够准确窥测到萧云的方位?

    那究竟又是什么遁法?怎的就如此快捷,此时哪怕筑基巅峰在此,怕也是远远不及

    这一闪念之间,庄无道已经到了左侧百丈之外。借助这门‘千里磁杀,之术,已把身法遁速,强化到了极致。

    血猿变,碎山河

    庄无道此时的全身肌肤,几乎快渗出血来。然而借助这一秘法,却借助浑身骨骼血肉,顿时间内强化了数倍之巨

    不但是力量爆增,原本只能使出三倍之力的大摔碑手,赫然也施展到了最高的八倍

    身影快到了不可思议,掌力也强到了登峰造极整整高达三百五十象的巨力,在庄无道这一掌中爆发仅只庄无道右掌排出的罡力,就使周围的湖水浪涛般排开。在这数千丈湖底的深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那本以移光遁影大法隐藏的黑衣人影,此时也终于在这罡力压迫之下现出了形迹,眼里满是震骇惊悚之色。

    不过此人究竟不愧是一位筑基境修者,在这避无可避的最后之时,身前的剑光一引一聚,就立时爆出了一团最璀璨强烈的光华。

    搏命般的全力一剑,穿空而上。全身所有的真元,全数灌注,引发出一声凄厉之至的剑啸声,仅仅剑光一点,却似可洞穿一切

    庄无道却理也不理,面上毫无变化,只眼眸中浮现血意,神念中被吞日血猿带来的凶横暴戾充斥侵染,杀念沸腾,也战意高亢

    那掌势身影依然不变,继续冲击碾压而下

    伪无双,大裂石

    那右手肉掌外覆盖的元磁罡气,呼吸间就又倍增。八倍发力,三百五十象力的大摔碑手。也在这一刻,增到十二倍,四百三十象力量浑身紫电缠绕,其实澎湃如龙

    一声轻微之至的脆响,而后就见庄无道的肉掌之下,那口十六重法禁的剑器的,被压得生生断折。化成了无数的碎片,弹向了四面八方。

    “死”

    庄无道的右掌,继续轰击而下,以沛然不刻抵御之势,轰在了这黑衣修士的头顶处。

    以重锤破瓜般的气势,硬生生的就将这人的头颅,强行拍入到脖颈之内。之后黑衣修士整个身躯,亦承受不住这滂湃巨力,炸成了血粉碎末将周边的湖水,全数染红。

    只余下那黑色的斗篷依然完整,往水下沉去。

    这一击迅雷不及眨眼,众人才刚反应了过来,那黑衣修士的人,就已在庄无道的掌下化为了血粉。

    “四百三十象力——”

    那萧空只觉是头皮一阵发麻,哪怕筑基境后期的修者,强悍一些的,也不过比这力量稍强一线而已。

    就只凭这一掌,庄无道便已有足够的实力,与筑基境中期的修士抗衡甚至碾压

    而若加上那拳意与都天神雷,以及迅若疾电般的遁法,这时间能挡住庄无道这一掌的筑基境初期修士,简直屈指可数。

    而其中,绝不包括他萧空在内

    庄无道却并不给人发愣的时间,身影继续往湖底最深处沉下,依然是身似迅影,灵念目光都无法捉摸。萧空目光缩了缩,而后是目眦欲裂。

    “萧厌”

    湖底深处的萧厌悚然上望,那眼瞳深处,亦全是绝望之色。

    庄无道身影下沉之速,越来越快,掌势亦再次膨胀到了极致,势如千均

    上方处的萧政亦是面色惨白,口念真言,手持灵决。

    “天地借灵,玄武法身”

    那萧厌身周的湖水,赫然开始大面积的冻结,身躯之外,更现出一只巨大的龟蛇虚影。水蓝色冰层,更疯狂扩张,眨眼间就弥漫十丈。

    萧厌也同时将那些银色丝线全数收回,聚成了十面丈许宽的盾形,层层叠叠的排列,夹在那冰层之中,外有倒刺。

    “伪神通,辛金伏壬”

    辛金软弱,温润而清。畏土之迭,乐水之盈。热则喜母,寒则喜丁。生于冬月,欲火则柔,欲寒则刚

    借助身上‘玄武法身,带来的寒力,那十面银丝盾牌,此时已完全凝固,通体固结。

    而神通灵窍加持之力,更使这些银色盾牌坚韧异常,较之那些十八重法禁的灵器,亦不遑多让

    然而当庄无道坠落之时,那看似厚不可摧的冰层,却是一触就碎随着‘轰拉,一声脆响,五十丈的坚冰,被直接拍出了一个凹坑,崩成了指甲片大笑的碎冰,如雪崩般垮塌了下去的。

    伪无双,大裂石

    而裹卷住他周身的都天神雷,则抢先一步,毒蛟一般往碎散的冰层内钻入进去。

    沿着那些银丝盾牌,往萧厌的身躯所在蔓延。而庄无道的身影,则是稍稍一窒之后,就又继续坠落。

    依然是如之前击杀那黑衣修者的掌势一般,十二倍摔碑,四百三十象力

    伪无双,大裂石

    辛金生于冬月,欲寒则刚。玄武冬神,呈龟蛇之像,掌北方之水,玄武一系法术,素来号称世间防御无双

    然而当戊土重时,却亦可涸水埋金五行四象,只有土,独居正中

    轰的一声震鸣,那些银丝盾牌就如薄纸一般,纷纷破碎了开来。十层银盾,却抵挡不住哪怕片刻。

    而玄武虚影,也在这时候昂首抗击。庄无道的右手,瞬间就结出了厚厚的冰层。可在下一刻,又以数以千计的星火神蝶从庄无道的袖中涌出。

    赤红火焰烧灼之下,那冰层纷纷化解。当石明精焰不再收敛火力时,凡是被那星火神蝶触及的事物,都纷纷化成了石质,哪怕是那些湖水,亦不例外。

    “第二个,死!”

    携带着四百三十象力量肉掌拍下,顷刻间就将那玄武法身,生生的震碎

    而后一掌打在了的萧厌的肩侧处,巨力撼击中,血肉溃散。萧厌的身躯,直接粉碎瓦解,亦被生生震成了肉泥。

    而庄无道整个人,亦是在湖底深处,又再次砸出了一个深坑。地面往下塌陷,无数的泥浆,如蘑菇云般网上翻涌。连同那只才从银丝缠束中解脱出来的三头鱼鲲,也被波及。长达七十丈的身躯,却如破烂玩具一般,往外翻滚。车轮般的鱼眼内,满是不解和畏色。

    “萧厌”

    萧空双眼怒瞪有如铜铃,死死的看着湖底,浑身气血勃发,双掌间则血雾弥漫。明明已蓄势欲发,却根本就找不到他的目标。

    那淤泥翻滚,不但是阻塞了他的视线,溢散开来的罡风灵潮,也暂时隔绝了他的神念。

    他知道萧厌已是必死无疑,然而让他最为悬心的,还是此刻的庄无道,也暂时从他感应中彻底消失。

    此时他胸中已被后悔满斥,早知如此,自己就不该过来。事前以为十拿九稳,谁又能想到,一个在他们眼中,只有练气境中期的孽种,却让他们损伤惨重,五死其三?

    也恰是眼前,什么都被淤泥遮蔽的情形,才最是使人惊畏忐忑

    根本就不知道,庄无道会从哪个方向出现。下一个目标,又会是谁,是他萧空,还是萧政——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