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二九章 移光遁影(第三更求月票)

第二二九章 移光遁影(第三更求月票)

    “可惜份量还有些不够,不成气候”

    萧政摇着头,只要心里有了防备,这些二阶的衤绅霄紫应雷,虽威能沛不可挡。可想要再伤他,却也不再是什么轻易之意。

    弹指之间,赫然又是一枚玉圭出现在他手中,这次却是只有十九重法禁。

    不过随着这玉圭出现,一层厚重的土黄壁障,开始笼罩在他的身躯之外。配合那些水藻水苔,死死抗击着的都天神雷。

    使那些暗藏其中的衤绅霄紫应雷也难越雷池一步。

    而在萧政的身皱,更是无数的水液,开始螺旋卷动,一道道的冰刃,赫然在漩涡中凝聚。

    这套九宫都天神雷旗阵,确有资格与他一战,然而也仅仅只是有资格而已

    仅仅一息,成千上万的冰刃,就瞬时从水涡中纷纷疾射而出,往地面之下,猛地疾轰而去

    无论这雷阵再强,只需摧毁了这阵旗,就可把一切都天神雷,都化为乌有

    “应付你四人,已绰绰有余——”

    远处的庄无道,则是看都不看一眼。浑身上下,亦是溢出了阵阵紫色电光

    一时间无数的雷电,在四面八方的探开。那一丝丝的电光,就宛如在他体外的经络血脉,将整个四千丈方圆之内,所有的都天神雷都全数掌控。

    庞大的雷潮席卷,将那千万冰刃,炸成了齑粉。而后又汇聚如龙,一条庞大的雷蛇在水中飞舞盘旋,游至萧政头顶之后,猛地张口咬下。将萧政的整个身躯,都全数吞没在内。

    而此时在下方湖底处,一枚枚的二阶蕴元石,亮起了璀璨光华。恰好三百六十五枚,合周天之数,对应着四方星辰。

    或者真如这萧政所言,他这九宫都天神雷旗阵还不成气候,那么加上这座小天璇周天星阵如何?

    接近实质化的滂湃星力,从湖顶上方蓦然冲下。虚空中凝聚出了九道巨大的剑形,赫然仿佛是九宫剑阵的排列。从九个方向,穿刺而下。

    群星刃斩,由这阵法加持之下,赫然已提至到三阶阵法的层次

    庄无道此刻使用的,又是大悲剑绝,此刻剑威之磅礴,几乎不压于筑基巅峰修士的一击

    只是在团紫雷笼罩,九剑合击之处,却依然传出了萧政的声音。淡然清远,对眼前危局根本毫不在意一般。

    “离尘宗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第二重天,三阵并存烈少爷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让人惊喜不止呢。”

    话至此处时,那声音却又转为阴冷,满含着嘲讽之意:“只是究竟谁告诉的烈少爷,我等在此处,就只有四人而已o”

    庄无道微微一楞,而后就心中警兆大增,下意识的把身影一个闪动。危急之时,也顾不得藏拙,直接在水下施展磁遁之法,一个呼吸之内,就已往旁移开十丈。

    而后就在下一刹那,一股凌厉至极的剑势,就在他身背后,近在咫尺的位置,骤然爆发开来。

    来时悄无声息,出人意料,爆发时则如雷霆烈火,迅猛无匹。

    即便是以磁遁之法,庄无道也无法完全避开,左边胸侧,赫然被那剑势,刮下了大片的血肉。

    刚才若非他躲避及时,又有两层宝衣挡了一档,多半就要被这剑光从背后直刺入胸,被人控住心脉,再动弹不得

    这一剑之锐烈凌利,便连他第二重天的牛魔霸体,也只能稍阻其势

    “云儿”

    庄无道心念内此刻,似惊涛骇浪一般,震动不已。

    这一人,这一剑,不但他从始至终都没察觉,就连蕴剑诀二重楼之后,灵识已可覆盖三千丈范围的剑灵,也未有的任何感应。

    “这是移光遁影大法”

    云儿的语气,也颇为惊异:“不过能瞒过我的感应,此人身上,必有一件二十四重天法禁以上,专用于藏踪匿迹的灵器。”

    庄无道不禁皱眉?潜光遁影大法他听说过,是一种可移光偏影,遁影无痕的功法。施展之后,整个人无影无痕,不但肉眼难见,修士灵识也不能感应。

    若再加上一件藏踪匿迹的二十四重天法禁灵器,就更是让人无法辨识。

    关键是这个,自己到底该如何应对——

    “无妨,他的移光遁影,仅只第二重天境界。既已暴露现了形迹,剑主的灵识就自可锁定你如今神念,可比拟筑基。同样的手段,要在剑主眼前施展两次,谈何容易?”

    就在一人一剑以心念交流之时,距离庄无道数十丈外,赫然有一个黑色的身影显现。长剑染血,披着一件黑色斗篷,看不清容貌。

    而仅仅只一刹那,这黑色身影,就又在庄无道的眼前移光偏影,整个人凭空消失,不见行踪。

    庄无道却反倒是松了口气,那人身形虽再次隐藏,然而他的灵识,却果然能感应那边的些许异动。

    意念遥锁之下,庄无道的魂念,虽不能准备感应到他的一举一动,却能确定那人的大致方位。

    而此时的萧政,已经从那团都天神雷中走出。形象略显狼狈,身后衣物有几处破损与雷击的痕迹,不过萧政的神态,却更是沉着自信。

    “可惜少爷一着之差,满盘皆输,不知烈少爷有何感想?”

    面色阴沉,萧政眸内的杀意也有如实质。而这水中不知何时,也出现了一个更为庞大的漩涡,覆盖湖底三千余丈,里面的也有更多的碎冰在内凝成。

    以萧政的身影为中心,往外疯狂扩张。即便是那都天神雷,也被这水漩影响,再无法近身。

    而就在同一时间,那萧空也同时发出了一声哈哈大笑:“区区一头三头鱼鲲,能奈我何?”

    就在声落之时,那湖底一只庞大的鱼鲲,忽然血肉崩散,从骨骼之上寸寸离碎。

    而萧空的手掌,就赫然贴在那鱼鲲原本的胸腹处。一双手,不但是膨胀了近倍,更化为了深红血色。竟是在这顷刻之间,将那三头鱼鲲的大半血气,都全数吸纳在内。

    之后整个人便飞腾而起,浮到了庄无道的身后,以蓄而不发的掌势,筑基境的强横意念,将这后侧数百丈水域全数封绝。

    “怎可说是一着之差?他从始至终,能有一丝半点的机会?只有那满盘皆输四字,倒是说对了。一介小小的练气境,也敢算计你我。以卵击石,岂不可笑?”

    庄无道的眼眸不禁微动,观此人的双手,应是血灵煞掌他认得这门掌功,魔道中不算鼎鼎大名,却极其常见。梦境之中,云儿教授他医术时,更曾特意演示过。

    这个萧空,北方太平道的家仆,居然是一个魔修。

    不过他庄无道,也没好到哪去,同样修魔,也算是半斤八两。

    意念纷动间,庄无道的浑身上下,也同样浮现出了淡淡的血光。隐在道衣之后,那些绘制在身上的符篥,也在隐隐发热。

    庄无道能感觉到一股浩大的意念,此时正从遥远处横空而至,而心念之内,也浮现出一副血猿图影。

    “这么说来,确是我错了”

    萧政哑然失笑,此时他身周的漩涡,已经扩张到了六千丈。水漩内的碎冰,更已增至十万之数。已波及到了整个阳湖,使得下方的那三座大阵,亦是不断的波动。

    只因最外围处的诸天雷绝引水阵不断的引导水势。

    不过再看最下方处,萧厌仍在与那孕中的三头鱼鲲缠斗。不过却已有着一条条细如毛发的银白色丝线,缠困住了那只三头鱼鲲的全身。将那些壬水之雷引走的同时,也紧紧捆缚住了三头鱼鲲的身躯动作,紧勒出无数的血痕。距离解决那三头鱼鲲,也不过只剩数息时光而已。

    而也就在此时,湖泊上方也传来了沈绿的轻柔声线:“萧九执事,最多再给我六十息时间,便可破去那座诸天雷绝引水阵,。湖外禁阵已成,今日他插翅难逃”

    萧政的唇角冷挑,眼神冷漠的看向了对面,那左胸已被染红一片的少年。

    “烈少爷,事已至此,可否死心了?无论是你这九宫都天神雷旗阵也好,这小天璇周天星阵也罢,都伤不得我等分毫,你自己束手就擒,也免得我们动起手来,最后场面难看。若有个什么万一,叫我等怎么向姑爷他交代——”

    话说至到一半,萧政就已经怔住,只见远处庄无道的身后,赫然出现了一个两丈高的猿猴虚影。

    毛发皆是血色,如火焰在燃烧一般,那血瞳之内,满斥着暴戾与疯狂。

    此刻不止是萧政哑然无语,便连萧空萧厌也齐齐发愣,感应到了那临压此间的磅礴戾意。

    “谁告诉你,我这两座阵法,只是用来伤人?”

    那一丝丝紫雷散开,在这湖底深处,赫然形成一个庞大无比的雷磁磁场。

    庄无道摇着头,双手在胸前,亦是一个印决捏出。

    “周天借灵,天璇星甲石火神盾”

    一层全由天璇星力凝聚的土黄色甲胄,赫然笼罩住了庄无道的全身。除此之后,还有三面星光凝聚的三角盾牌,护卫身周,燃烧着灰白火焰。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