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二八章 神霄紫应(第二更求月票)

第二二八章 神霄紫应(第二更求月票)

    萧空萧厌亦是在发愣,显然眼前情形,也在二人意料之外、

    “怎么回事?人在哪里?”

    “我看有些不对劲”

    萧政则是眉头紧皱,往这窟洞之内四下望着。随即他目光,就在那左侧方位定住。

    只见那里的洞壁上,赫然嵌着一个小型的灵阵。样式极其简单,只以几十枚一阶蕴元石构筑。然而却正是此阵,往上方发出了一阵阵庞大的灵力波潮。

    不但外有磁元罡力包裹,甚至一切气机变化,都与庄无道差相仿佛。可偏偏又方向巧妙,未曾惊动那两只鱼鲲分毫。

    三人的面色,顿时铁青一片。尤其是萧政,眸中更透出几许凝重之色。

    此时他即便再怎么迟钝,也知自己是上了恶当。庄无道以灵阵模拟出的灵潮与气机,瞒过了他们四人,本身却已是不知去向。

    那洞壁上的灵阵倒是没什么,奇就奇在庄无道,预先就已知晓了他们的到来。

    练气境魂识孱弱,到底是如何查知‘窥天照影环,的感应?

    还有此时的庄无道,到底去了何处?是已经离去,还是潜藏于附近?又是如何瞒过‘窥天照影环,的侦测?

    脑海里闪过无数的念头,萧政的视角余光,却忽的又望见不远处的一物。就在那两只三头鱼鲲身前不远,是一团赤白色火焰,包裹着四个拳头大小的球状事物。

    外围同样有个小小的灵阵,却是用于遮蔽灵识神念,使三人进入之后,自始至终都不能感应。

    “石明精焰?磁火阳雷”

    萧政的面色大变,几乎是想也不想,就向身后非速暴退。然而仅仅下一瞬,那隐在石明精焰之内四枚阳雷,就齐齐的爆裂开来。

    随着‘轰,的一声炸响,整个湖底都在剧烈的摇晃。爆炸在洞窟深处,体型旁大的两只三头鱼鲲是首当其冲。然而萧空萧厌二人,亦是距离极近,被那排开的强横磁火罡力冲击,无数的雷电,四下里的疯狂弥漫。

    好在只是十重法禁,一阶的磁火阳雷。二人虽是猝不及防,却仍能勉力抵御。

    可当那丝丝雷光逐渐散去,整个窟洞开始逐渐塌陷之时。那萧厌心内却又猛地一惊,只见对面,赫然有两对血红的眸子,正往这边望着,惊怒愕然中,又夹杂着刻骨的憎恨,近乎疯狂。

    而仅仅一刹那间萧厌就已明白,那石明精焰,应该是就是能瞒过‘窥天照影环,之因。

    而四枚磁火阳雷偏偏在他们三人进入之时引发,庄无道的目的不问可知。

    “萧空,退”

    萧厌音才出口,那两只三头鱼鲲就已经全身闪烁着雷电,猛地冲撞了过来

    七十余丈的身躯在湖底游动,就仿似翻江倒海一般的动静,气势凶悍,令人望而生畏。

    萧厌才起念抵御,就又是漫天的蓝色雷光冲卷而至,将他与萧空都一起全数笼罩在内。

    萧政在三人中反应最快,提前一步从洞窟中脱身。浮在湖底二百丈处往下方看着,眼神阴冷异常,杀意沸腾。

    此时他也不去助下方的萧空二人,而是负着手,冷冷的笑着。

    “烈少爷,十年不见,当真是要刮目相看了居然将我萧政戏耍在股掌之间。可惜这湖底太小,藏不住人,现在是你自己现身与我一见,还是由我请你出来?”

    湖底轰然震响,无数的泥沙翻滚而上。可在萧政的身周数百丈方圆内,却始终有一股强横真元,死死镇压着,使那湖水依然清澈如故。

    而就在下一瞬,那枚始终悬浮在湖底三百丈处的明光符后,一个人影忽然闪出。

    正是庄无道,一身离尘道衣,身负剑匣,目光同样冷漠。

    “自从北方一别,我也没想到,会与你有再见之日。看你们鬼鬼祟祟,可是也如那沈林一般,要擒我去北方?”

    “也如沈林ullf说来,那沈林果真是已死在你手中?”

    萧政抬起了头,双眼微微一眯,虽料到了庄无道可能就在附近,却也不曾想,庄无道会躲在这近在咫尺之地。

    深入湖底之时,谁都没发觉,那枚明光符的异常。

    “看来烈少爷你真是长大了,不止心狠手辣,轮到阴谋诡诈,也不逊于人

    “这句话,沈林也曾对我说过,然而我庄无道为人,素来都是人不犯我则我不犯人。”

    庄无道微微冷笑:“若不是某些人心怀叵测,包藏祸心,我在湖底这些布置,多半也没什么用处。”

    二人间唇枪舌剑,言语急促,利如刀锋,然而这番对话,总共也只用了不到十个呼吸。

    “那么烈少爷现在意欲如何?”

    萧政冷然哂笑,神情轻蔑:“之前可算是出其不意,是你最好的机会。现在想要逃脱,怕是要晚了。若我所料不错,你这几日在湖底下的布置,应当不止与此?”

    “确实还有其余布置”

    庄无道也坦然的点了点头,气势分毫不让:“今日你四人,若肯道出东离之乱的究竟,太平道到底有何图谋。我可容你们几人自废修为之后,安然离开

    他恨沈珏入骨,却还不至于拿这些奉命行事的下人出气。对方虽是对他怀有恶意而来,也是那萧灵淑的家仆。

    可毕竟目的只是来擒他,而非胸怀杀心。

    这不是一时心软,欲手下留情。而是不愿自己,有一日站在那重阳子面前的时候,去反而自己失了道义,做那理亏之人。

    “东离之乱?”

    萧政却瞳孔骤然一缩,终于现出了几分惊意,言辞闪烁道:“我们太平道远在北方,还能对东离有何图谋o烈少爷莫非是说笑不成?我更好奇,烈少爷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又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你管我是如何知道?也无需试探。你只需知晓,此时整个离尘宗,都不会容你们走出这东吴境外。”

    庄无道冷笑:“尔等四人,是自己废去修为,还是由我来动手,一言可决

    “自己废去修为?烈少爷看来是信心十足。那离尘宗若要深究,确实不容我等逃脱,可惜却是危言耸听,当不得真。”

    萧政轻笑出声,面上已恢复了平静,并不因庄无道的言语,而有丝毫慌乱。居高临下,依然是眼含轻蔑的俯视。

    “然而我细细深思,这几日以来,阳湖周边三百里地,都在‘窥天照影环,窥照之下你那石明精焰虽是不错,却没可能分离至三百里外。烈少爷之言,又到底从何说起?倒是烈少爷你,到底有何把握,敢说你自己动手,就能将我等留下,莫非是痴人说梦?”

    “冥顽不灵”

    庄无道微摇着头,他与萧政说这么多废话,又故意抛出‘东离之乱,的话题,引发萧政的疑忌,并非是自得意满,轻敌大意,本身亦非饶舌之人,目的仅仅只是为拖延时间。

    然而此刻,也差不多足够了。

    “言尽至此,那就再需再多言既要动手,那便生死两分。”

    右手一个印决捏在了胸前,那湖底下方处,赫然近千只翩翩火蝶,从湖底深处纷纷费用而上。同时更有无数的雷光,向四周溢散开来。

    不是那三头鱼鲲的壬水神雷,而是大片的紫光弥漫,如拨云见日一般,将那些湖底翻起的污泥黑浆全数清扫一空。

    整个湖底深处四千丈内,都被那细若游丝的紫色雷光网罗在内。

    萧政来还不及反应,就以被笼罩在其中。数道粗如儿臂的雷光灌冲而下,四面八方的夹击而来。

    “离尘宗都天神雷?原来如此,这小诸天雷绝引水阵只是掩饰,只中暗藏的,其实是一套九宫都天神雷旗阵。阵内之阵,原来烈少爷布阵的本事,也如此了得”

    双眉一轩,萧政看向了那些火蝶。看来这套阵法,依然是以这些石明精焰,瞒过了‘窥天照影环,。

    然后萧政挥手之间,就是几道剑符从他袖中遁出,只见那剑光纷转,与冲击而至的都天神雷交缠一处。

    剑符转眼破碎,那些紫色光雷,其实却也窒了一窒。而后湖底之下,无数的水藻水苔在疯狂深长,一瞬间就已长至三百余丈,将萧政护在了中央处。

    任是那都天神雷轰击,也不能完全摧毁。往往只一息时光,就可复原如初

    “离尘宗的二阶都天神雷,也不过如此不对——”

    才刚说完这句,萧政却又见一丝深紫色的电光,忽然跳入。击穿了由那水藻水苔构成的重重壁障,又势如破竹般,破开他的护体罡气。

    萧政眼透惊色,右手下意识的将一枚玉圭挡在了自己胸前。而后只听喀,的一声炸响,他手中这件十八重法禁的灵器,顿时碎开了一角。

    而那丝深紫电光,却依然去势未尽,跳入到了他的胸前。随着一团血雾炸开,那丝电光赫然在他右胸处炸出了一个血洞。

    “二阶劫雷,神霄紫应雷”

    这套阵旗之内,居然含蕴有二阶劫雷之力怪不得这庄无道,如此自信满满

    一套拥有衤绅霄紫应雷,的旗阵,今日的确有资格,与他们正面一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