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二七章 潜入水下
    再次下水之时,庄无道依然是里面穿着一身地蚕内甲,外罩着离尘道袍,都是十四重法禁的宝衣,身侧还有着一面磁元灵盾护在身侧。

    一直到潜入阳湖深处一千七百丈,庄无道也依然不曾施展磁遁之法,只是用一种极普通的避水术法,在深湖中游动。

    此处已能感觉到极强的水压,换作一个普通人,在水深一百丈处,多半就已承受不住,内脏出血粉碎而死。

    然而庄无道,却依然能够在湖中游动自如,并不受影响。他修的牛魔元霸体,已把自身炼到了堪比灵器的地步,本就不惧水底这区区压力。

    湖底最深达两千丈,庄无道下到此处,就不再继续下探,而是一张二阶的‘明光符,打出。瞬时间就将这本来黯淡无光的深湖之底,照的宛如明昼一般

    而就在他前方处,赫然现出了一个不见底的深坑,这就是那三头鱼鲲在睡下筑的巢穴。

    隐隐可望见里面,堆满了各种鱼类,都以厚厚的冰层冻结。那只鱼鲲不止是四处捕食,更在自己巢穴内,储备了大量的肉食。

    而里面除了寒气森森之外,倒没多少鱼腥气。不过另有一种气味,异常的刺鼻。使这巢穴周围,根本就没其他的鱼类敢靠近。

    “他们来了”

    云儿的声音在耳旁忽然响起,庄无道的眉头挑了挑,也同时感应,一道若有若无的意念,覆盖过来。

    应该就是云儿所说那枚‘窥天照影环可观三百里范围之内,一切有灵之物。

    此时那四人,多半已经到了湖畔旁,在侦测着他的动静。

    一声冷笑,庄无道不再理会。手中又是一张符篥打出。随着那灵符五火自然,他身周的水液,立时向外排开。形成了一个圆形的气泡,将庄无道的身躯包围之内。而在气泡之外,则是一层厚达十丈的压缩水层,韧不可摧坚如顽石

    这是二阶的水系道法、盾术既能辟水,又能隔绝那刺鼻的气味,更兼有不弱的防御之力。

    而身侧那面元磁灵盾,此时也将一层磁元力场张开,与外面的水盾术合在一起。

    待得一切都准备妥当,庄无道这次继续深入,下降到那湖底深坑之内。

    他前几日特意查探过,从这里往下,再横向潜行大约两百丈之后,就可看到那两只三头鱼鲲。

    同一时间,上方阳湖之畔,就在庄无道入湖时方位的岸旁。一位绿裙女子,正手执着‘窥天照影环仔细看着。

    “用了六日时间,在下方布置了一座小诸天雷绝引水阵,今日看来是要动手了。”

    众人中,萧空一声哂笑:“此子布阵的本事一般,不过选择的阵法,倒还算妥当。若那节法真人,真给他赐下了什么上品的灵器符篥之类。只怕这沈烈这次还真有能耐将那两只三头鱼鲲鹏诛杀。”

    “机不可失”

    那老者,萧厌也是面露笑意,对这一次的擒人他已经成竹在握。

    “九执事,他人已下去,可准备动手了?”

    “不急”

    萧政的神情淡淡,混不以意一般:“记得我来之前,大总管曾对特意我说过。说是我等只把这沈烈安然带回北方,还远远不够,总要彻底在这般了绝后患方可。说来也真出乎意料,烈少爷他不过五品灵根,在修为上的进境,却比之那些身居超品灵根的天之骄子,也不差多少。便是我们丹少爷,身具超品灵根,到如今也不过练气境十二重楼而已。”

    “了绝后患?”

    萧厌愕然,不知萧政动手之前说出这番言语,到底是何用意。修为进境o莫非——

    “九执事的意思,是我等将烈少爷请回北方之后,让他做一个普通人就可

    “有何不可?”

    萧政冷冷的笑着,依然用着不经意般的语气淡淡道:“你我都是萧氏家仆,为主人排难解忧,自是理所当然之事。”

    沈绿的眼皮跳了跳,最后却是一言不发,假装专心致志的,看着手中‘窥天照影环,内的动静。

    萧厌则依然眼含怔忡之色,面透忧容道:“九执事,这是否太过鲁莽?毕竟是姑爷他的亲生骨肉,我也听说姑爷他在成丹之前,一直有个心魔执念未解

    “心魔执念?”萧空眼透出讥讽嘲意:“你怕是会错了意我倒是听沈林说起,姑爷他的执念,并非是以为自己亏欠了那庄小惜母子。了断尘缘之前,他已仁至义尽。真正的执念,是无人能为沈氏传宗接代,亏欠父母,有愧于祖宗。沈家的列祖列宗,再无人祭祀。我们丹少爷姓的是萧,可不是姓沈。且少爷他如今不恋俗事,筑基在即,日后若不能得特殊灵物,又或者达到传说中的大乘境界,再难有后裔传下。当初我们老主人为了小姐,费了多少心思?”

    “竟然是这样——”

    萧厌的眼神茫然,也流露出了几分恍然了悟之色。

    他知天一诸国的修者,最高也只能修到元神境界,所以许多高阶修士,都格外看重后裔。传承自家道统血脉,以及身后祭祀。

    上古时有道典传下,说人死之后,只要有一丝残魂留下,都会被吸引入幽冥世界。若能保持供奉香火不绝,不但死后有灵,能护佑后裔,更可壮大元魂。生前修为境界高的,可转修鬼修之道,境界低的,亦可转生轮回,投胎重生

    这往往是那些生命走到尽头的金丹元神修士,唯一的期冀。

    所以各大宗派,都建有祖师堂,专用于祭祀宗门前代长辈。那些元神金丹,也会的千方百计,为自己留下的后裔传承。

    天一诸国中,那多如牛毛的修行世家,就是因此而来、

    不过修士产子,分外的艰难,每一次生产之后,都会耗去大量的精血元气,对于修行不利。所以许多练气筑基境修士,在寿元将尽之前,都不会考虑后裔传承之事。

    就如他们萧家的那位主人,在百年前寻觅了四处上古洞府,才找来了一滴‘生灵回元液最后侥幸生下了小姐。

    而他们那位姑爷,在真正入道修行之前,更被主人他强压着,与小姐一起诞下一子,以传承萧氏。为此耽误了他整整三年的时光。

    而后为了断缘那位姑爷亦是将自己修为,压抑了数年之久。

    “可总要他心甘情愿才好——”

    “有可能么?沈林在南方废时数年,可至今成果如何?我看小姐她遣你我过来,多半也没了耐心。不过是一块又臭有硬的石头,敲碎了就是。只需将这沈烈擒回去,还不愁没手段,让他老老实实为沈家生儿育女?”

    那萧空闻言是大笑出声,音含冷意:“却是正合我意我那沈林老弟子一年半之前失踪,至今都不知下落,我看多半是没了性命。我与他情同兄弟,不能代他报仇,能废去这沈烈的一生修为,也可算是告慰他于九泉之下。”

    “既是如此——”

    萧厌的目光闪了闪,亦恢复了平常神色,微微颔首道∶“烈少爷性情鲁莽,以练气境界,却欲越阶诛杀两头二阶三头鱼鲲。出了什么意外,也是在所难免之事。想必姑爷他,定不会责怪。”

    萧政一言不发,不置可否,面上却是似笑非笑。倒是一旁的沈绿,这时忽然抬起了头:“九执事,湖底已经动手了”

    此刻在那窥天照影环内,下方处赫然一团硕大的灵光忽然闪现,久久不熄

    萧政亦能是面色微凝,感应着那从湖底深处,传出的那阵阵灵潮。只有极强力的术法,才能在湖底,引发这样的元气波动。

    “动手“

    话落之时,萧政已经是当先一个闪身,遁入到了湖中。而萧厌萧空,亦是紧随其后,陆续穿入到阳湖深处。

    沈绿亦是浮空而起,临空祭起了一件碧绿色宝珠,一层水蓝色的林光,顿时覆盖到了全身上下。

    而就在她,刚欲随在三人后潜入湖底时。那湖中深处,又传来了萧政的吩咐声。

    “沈道友先无需入内,在外布阵阻绝即可。小心他的千里移光术,此术瞬息千里,万不可给他逃遁的机会”

    沈绿微微一笑,轻轻一颔首:“定不让萧九执事失望最多五息时间,就可完成。”

    在水下深处,萧政却并未怎么在意。令沈绿在外布阵,只是为以防万一的谨慎完全之策。

    三人联手,又是出其不意,那庄无道别说是千里移光术,便是身有万里移光之法,今日也难逃脱。

    一路坠入那湖底深坑之内,在那宽阔的甬道中穿行。二百丈之后,萧政就已望见前方窟洞内,两头巨大的三头鱼鲲。

    其中一只身上有着一条深可见骨的伤痕,似乎已陷入了昏迷。另一只则是肚腹巨大,也同样卧在那泥浆之内沉睡。

    萧政却是怔了怔,眼神错愕。这两只三头鱼鲲,都好端端的在此,可那庄无道,却又为何不见踪影?

    可此刻湖底这灵力波潮,分明是有人已经在水下大动于戈才是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