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二六章 战前准备(第三更求月票)

第二二六章 战前准备(第三更求月票)

    “无道那孩子,确是你我机缘。说来从始至终,我都没教过他什么。每三月一次讲法,能教他的其实有限。武道第一,术法第三,我这当师尊的,其实惭愧——”

    节法真人自嘲的笑了一声,接着就又目视青年,仔细端详道:“这易骨换容大法,效果倒还不错,与你本体相貌,已经不差分毫了。你心窍内的天人化生丹,看来已是完全化开?”

    上古时修士的天人备体,本身并无什么出奇之处,甚至最初时都无有灵根存在。

    所有的玄妙,全在心窍内藏蕴的一枚‘天人化生丹,。只有当修士完整的元魂入体之时,才会真正触发。与备身主人元神念相融之后,在身躯内完全铺展开来,一步步塑造激发出备身体内的灵根元气,以及五脏六腑的经络血脉。如此才能做到真正灵肉相融,使元魂与灵根经络之间,无有隔阂。

    整个过程,需时数年之久。然而一旦完成,那就是完美无瑕的天人道体。

    “上古时的天人备体,确然是玄妙之至。我现在这具身躯,几与本体无异,灵根则更胜一筹,火木二系天品灵根,正适合我之功法。天人道体施展术法时,可有沟通天地之效,比之以前,至少增长了三成威能。日后冲击元神境时,也应比我之前身,更容易得多。只可惜——”

    说到此处,青年修士又面色微显黯淡:“究竟不是自己的本身肉胎,再怎么灵肉契合,还是有那么一些不协调处。那朵石明精焰也同样后患非小,想要完全化解,日后弟子怕是要费不少力气。”

    “有得则必有失”

    节法真人哑然失笑,不以为然:“你这次能保住性命,就已很是不错了。灵肉之间的那些许不谐,也不是什么真正缺陷。元神境之前修行,并无大碍。元神境之后,你若有机缘跳出这一方世界,大可再寻一更完美天人备体来做自己肉胎。我看宗门内上古秘典,怒江道人说修士一旦到了练虚,合道之境,就可以元魂遨游世间,对于肉身不再依赖。甚至有修士,故意轮回转世,以求完美道体的。”

    “跳出这方世界?希望弟子日后,能有此机缘。”

    青年修士苦笑摇头,这一万年内,天一诸国中又有几人,真正跳出了这方世界?此事他实不敢奢望。

    旋即又面色一肃,慎重其事的朝着节法一礼:“还请师尊,为弟子布置移天换日归元桩”

    “布置移天换日归元桩?”

    节法真人稍觉诧异,仔细看了青年一眼:“为何如此焦急?你该知道,以你的情形,移夺九转金丹的时间越晚,对你越有裨益。匆忙为之,隐患甚多。便连最后这三个月,你也等不得?”

    “弟子这是已等不起了。”

    那青年抬起头,眼现出冷讽笑意:“就不信以师尊之智,看不出那东南离国之乱,其实另有玄机?无论他们是怎么打算,这次便由弟子出面给他们一个惊喜,也免得别人对我宣灵山日日惦念不休。”

    又语气诚挚道:“再说隐患终究只是隐患,就如那石明精焰一般,不是不可弥补。然而这次弟子若不出手镇压,那越城之局,却有全局倾覆之危。”

    节法真人沉吟了良久,最后并未拒绝,而是微一颔首道:“也好那移天换日归元桩,我会为你布置。提前施展此术的隐患,为师也想办法尽力为你弥补。不过这次越国之行,你需应我一事,不到不得已,绝不可轻易出手,凡事不可强为”

    “自然我灵华英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前程开玩笑,能不出面,自然是束手旁观为上。料来东离之地,除了移山宗那位真人外,也无什么可令我全力以赴之人。”

    青年笑了笑,神情自负,随即又神色微动:“师尊让窦文龙赶往越场,莫非是对无道师弟他,也心存期待?”

    “是你想多了”

    节法真人莞尔,眼神则是冷冽如冰:“苏秋三人已入离国境内,玄机不久之后,亦需率众南下。姬奇武心思诡诈叵测,难当重任,若遇危难,第一个逃走的必定是他。其人性情,绝不会将自己置于必死之地。一旦有个什么万一,越城那边唯一能指望上的,就只有无道月明二人。文龙他并无大才,然而却爱交朋友,在筑基境弟子中声望素隆,一呼百应。”

    说到此处时,节法已是唉声叹气。青年则已恍然,危急之时,确实也只有窦文龙这样的人物,才能为庄无道压住场面,镇住那诸多筑基修者,听其号令

    如此说来,他这位师尊对于东南离国之乱,其实也早有担忧。

    ※※※※

    阳湖之畔,庄无道此刻正赤裸着身躯,以意念操纵着一只符笔,以丹砂为墨,在身躯背部画着一个个符篥。

    练了两年时间的书法,此刻展露无疑,所有符文,都是一笔连成,几乎无有停顿。

    他修的是横练功法,拳势霸道,哪怕是以意念操纵,笔势也依然是气势十足,该收则收,该放则放。一笔之下,凝脉定灵,每一个符篥,都势如龙盘虎踞一般。

    不过当完成之后,庄无道却是眉头紧皱,到底之比自己的手书,要差了一筹不止。自己身背后的符文,只能算是连贯畅通,远不到完美的地步。

    眼下却也只能如此了,他又不是修的通臂拳与佛门瑜伽大法,不能把手伸到自己的身后。

    “云儿,这些符篥,真能助我唤来血猿战魂?”

    庄无道面色古怪,其实这身上的符文,他大多认得。那些请神扶鸾碟仙之术,都经常用到。

    然而吞日血猿的战魂与上界神明,跟本就不是一回事吧?

    “其实就是一回事所谓战魂,与那些神明也没什么不同。这些游荡天地的战魂,若有人能够代他们聚到足够香火,转化神明是轻而易举之事,而且成神之后的实力,往往冠绝诸天神明。”

    云儿冷笑:“你以为这些请神扶鸾之符,是怎么回事?凡道家修者,对神明之类都是防范有加。这些符篥,真正用来请灵的,是少之又少。大多都是防着被这神明的意念侵扰,或者有神力驻留。剑主你用上这些符篥,必定不会再被血猿战魂的意念影响,夺舍则更不可能。”

    “原来如此”

    庄无道半懂不懂的点了点,忖道自己有时间,是该钻研一下符理了。

    许多符文,自己都是记得,也知道怎么使用,有什么样的效果,然而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不过既然云儿保证过,那就应该无妨。

    接着庄无道又看了看远处的阳湖湖面,依然感觉自己的底气,略有不足。

    一个小小练气境,要独力应战四名筑基境修者,其中一位,还是筑基境六重楼。

    再怎么有自信之人,估计也会心中发虚。

    “云儿你这一次,真不愿代我出战?”

    不是他心怯,而是剑灵的武道,胜过他十倍。自己亲力而为,只有三成的胜算,换成云儿,却有八成。

    “不是不愿,而是不能。”

    云儿摇着头,眼神无奈:“剑主这一次定计,要借血猿战魂之力。战魂剑灵,就本质而言其实乃是同类。互相冲突,不可能同时存在于剑主的体内。否则那日在灵骨宝船上,我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没能阻止剑主入狂。其实剑主大可不必担忧,我观那吞日血猿战魂的本体陨落之前,至少也是仙人境界。身为四大魔猿之一,单论战斗本能,甚至还凌驾于我之上。更能将剑主的大摔碑手威力,发挥到极致,更能施展‘吞日变,与‘血猿变,二种秘术。这一点,却要远比云儿强得多——”

    庄无道叹了口气,眼神却渐渐清明。他又不是什么优柔寡断,怯懦无胆之人,方才的那些言语,只是心内深处,因那四大筑基境的压力,引发的些许不安而已。

    然而无论云儿是否帮得上忙,这一战他都无退怯的余地。

    而他这次,之所以选择召唤血猿战魂,而不是由剑灵控体。既是担忧自己的大摔碑掌力不足,对这些筑基修士的伤害有限,也是因心底深处,暗存战意,想要直面这四大筑基。挑战极限,看看自己如今的实力,究竟如何

    云儿说拥有战魂之人,往往都是天生好战,对于敌手的强弱,也有着超人一等的直觉。

    希望如其所言,自己并没有被这突然涌出的战意,迷失了心智。

    “其实以我看来,剑主如今,即便没有湖底的那些布置,也未必就没有胜机,何况是准备周全之后?”

    云儿说到此处时,面色颇为古怪,眼神复杂道:“云儿还是首次知晓,剑主想要算计人时,也能如此阴险。”

    庄无道哑然失笑,这些日子,他假装入湖内探查那三头鱼鲲,其实却是在湖底之下暗中布置,连续五六日时间,才把那些陷阱完成。

    就如云儿之言,自己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去准备,那还有什么好畏惧的?

    “所以说了,那四人若随你下湖,就是自己寻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