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二五章 赤阴城内(第二更求月票)

第二二五章 赤阴城内(第二更求月票)

    西川地方位于群山之间,方圆有六十万里,九成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沃土。河川密布,良田有亿万顷之巨。

    赤阴城就坐落在这片沃野中,在三条大河的交汇处,一座巨大沙洲之上。占地一百二十里方圆,城墙则高四十五丈,气势雄浑浩大。

    是传说中的三灵交汇之所,是天一世界中,仅有的十几处诸方灵脉聚结之所。

    除此之外,也是阴气汇聚之地。阴气随河而至,聚于沙洲上空,久而久之,便结成了阴煞,阻拦日光与太阳真火。使这片沙洲,常年都是阴寒无比,一年中有八个月,都是滴水成冰的气温。

    不过此时在赤阴城西南处的一间巍峨殿堂中,却是热如熔炉,炽热灸人。

    正中央上首的云台之上,有一位身着着月白道衣的青年,独自端坐。这殿内其他人都是汗如雨下,被殿下方引来的几道地火,烤得苦不堪言。却独有这位白衣青年,自始至终都是面色平淡,浑身冒着一丝丝的白色霜气。

    “天机正榜,庄无道此界中排名一十二万二千三百五十三位?天辰子师姐,她真是这么说的?”

    音如黄莺,清脆可人,此时问话的,正是坐于左方下手处的羽云琴。那黑亮的眸子里,全是不敢置信之意。

    “是”

    那跪在云台下方的那为筑基境修士微微俯首:“这是天辰子师妹亲口所言,因事关重大,恐消息被人中途拦截。所以⊥弟子连夜返回赤阴,亲口告知真人”

    “正榜一十二万二千三百五十三位么?”

    师曼真呢喃自语着,眼中微含异色:“记得当初师妹初次上天机榜时,也不过是三十五万一千二百零三位。相差二十余万——”

    “师兄”

    羽云琴转过头,气恼的瞪了师曼真一眼。后者则毫不在意,自嘲一笑:“师兄我更丢人,到如今也不过是排名八万三千。说不定只需一年半载,就会被他给追上。”

    云台之上,那青年道人,却似根本就未听见了二人的言语。睁开了眼,亦是微透惊容。

    “那么天辰子,可曾说他天资如何?”

    “是”

    那位跪在云台前筑基境修士,眼神复杂异常:“据说是三阶天品木灵根,还有三阶天品土灵根。除此之外,悟性超品,根骨一品,元魂品阶未定,却至少也天品之上,还有未知魂体。潜力榜中,位居第三——”

    这殿堂之内,只有寥寥几人在场。此时却都是怔惊难言,使此时此地,一片死寂。

    青年道人同样一阵默然,许久之后,才再次开口:“只是如此,似还不足以排名在十五万之内?还有什么,都尽可说出来。”

    “谨遵真人之命”

    那筑基境再次俯首,尽量字句清楚的言道:“除此之外,庄无道武道排名一十四万一千三百二十二位,练气境修士中武道第一剑道排名十二万三千五十五位,练气境修士剑道第一拳法排名十九万五千六百二十二位,练气境修士中拳法第一术法排名四十四万三千二百二十四位,练气境修士中术法第三其余还有不少榜单,师妹她未曾一一查看。”

    青年道人又一次久久不言,直到半刻钟后,才又向望去:“曼真,你与这庄无道相处半年之久,彼此引为至交。在你眼中,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师曼真愣了一愣,随即就陷入了深思,沉吟着道:“沉稳,冷静,谨慎无论做任何事之前,都会尽量准备充足,也敢于冒险。幼年厮混于市井,心狠手辣,却又残余有良知未泯。对任何人都心存防备,也讨厌麻烦,哪怕对宣灵山一脉同门,也同样如此。可一旦能得其信任,与之交心,就可以生死相托,是重情重义之人。且心性坚忍,百折不挠未来若能修成元神,必定是北方太平道那位重阳子的劲敌。”

    说到此处时,师曼真已面露出几分笑意:“学识极其渊博,我与他交谈,涉及术法与剑道修行,以及炼器炼丹之学,无道他竟似无所不知一般,各种经典,信手拈来。然而对我天一诸国这数万年来的旧事掌故,诸方势力的详细,却所知寥寥。也足够聪颖机智,他平时看似木讷,其实只因大部分时间,都用在苦修,所以没心思,用于阴谋算计而已。我看无道他虽不是料事如神的那种谋者,然而别人想要算计他,也绝不容易。”

    “如此么?那可是难得的佳友,道侣良朋,得一幸甚”

    青年道人微微颔首,悠然道:“前有灵华英,后有庄无道,如此说来,我那节法道友,看来真是后继有人。说不定几十载之后,宣灵山一脉会有三位元神真人,同时而立于世——”

    眼中既有艳羡,也有欣慰,更含着一分惭愧之意。

    “云琴,你可将你那魏师叔,唤来此间”

    羽云琴气息一窒,忙俯身应是。所谓魏师叔,就是魏鸿德,赤阴城的鸿德真人。

    只听这言中之意,羽云琴就已是知晓自己的父亲,赤阴城主羽旭玄,对于离尘宗内的纷争,再不会袖手旁观。

    ※※※※

    “土木二系的三阶天品隐灵根?果真如此?”

    无独有偶,此时在宣灵山巅处,节法真人,也同样这么问着。

    此时在他座前别无旁人,只有一个窦文龙,拜在真人座前:“天机榜上显化,是我亲眼所见怎能有假?庄师弟在天机正榜,排名一十二万二千三百五十三位练气境修士中,资质第一,武道第一,拳法第一,剑术第一,术法第三天辰子走后,玄节师兄更曾详细查过,无道的横练霸体,亦是练气境第一,排名四万三千零五十位——”

    “已经足够了”

    节法真人从云台上立起了身,苦笑着望向了东南方向,眼中全是唏嘘之意

    “原本以为,他身具灵根,只是介于超品与天品之间,最可能是土系,可修至筑基境界,有八成机会成丹。倒不意最后,那孩子居然能给老道我这般的惊喜。”

    “是真人你慧眼识人也是我宣灵山一脉前辈之灵,在天护佑。”

    窦文龙眼神崇敬,发自心底的拜服:“有庄师弟在,我宣灵山一脉可屹立不摇百年之后,天机正榜前百人中,迟早有他姓名这离尘宗,依旧是我宣灵山一脉的天下”

    “说什么傻话,什么宣灵山一脉的天下?离尘宗,自始至终都是二山七峰共有,不是一家天下”

    节法真人皱眉,语含训丨斥之意,不过也看到了窦文龙眼里的不以为然。

    节法真人不禁摇头微叹,知晓这是宣灵山上下的成见,尤其是这次山试大比,被七峰七脉联手打压之后。

    一时之间,不是他几句训丨导之言,就可以消除。

    “文龙你这次回来,可还是欲返回北方大灵国内,积累善功?”

    “自然是要尽早回去——”

    说到一半,窦文龙忽然醒悟:“真人可是另有所命”

    “确有事拜托文龙”

    节法真人点了点头:“无道此时他正在南方,我一直在发愁,护他安危的人选。一个玄机子,可能不够,玄机他也另有事务,不能时时照料妥当。然而托我那五弟子的福,无道他如今在宣灵山同门中,名声狼藉,也不知何人能够信任。你既知无道之事,在同门中颇具声望,又一向是守口如瓶的,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我要你尽快赶去越城,一旦有事,可全力助他。”

    窦文龙的眼里,却闪过了一丝疑惑之色。若只是护庄无道周全,似也用不着他。

    节法真人手中,难道真无可用可信之人?

    然而听到后面‘声望,二字,顿时隐有所悟。自己要做的,应该是助师弟他,在同门中立下声威——

    还是那‘一旦有事,四字,到底是意为何指?

    不过窦文龙也不再追问,深深一拜。道了一声,便毫不拖泥带水的起身离去。

    片刻之后,节法真人也从云台之上起身,步入了这间小楼的后方。

    这里是一间丹室,药味扑鼻。中央处赫然是一座大鼎,鼎内深绿色的药液已经沸腾,不断浮出气泡,鼎中还座着一人,却是面容金紫,双眼紧闭。

    “刚才文龙的话,你听到了?”

    节法真人问的,却不是鼎中之人。而是大鼎之旁,立着的一个青年,与鼎内之人的面容,赫然相似到了极致。

    “半句不漏练气境修士中,资质第一,武道第一,拳法第一,霸体第一,剑术第一,术法第三这一百年来,也只有那位太平重阳,在初登天机榜时,有这样的气势”

    青年一笑,转过了头:“不过也不觉太出乎意料,听五师兄说,他曾在越城,亲眼见过无道师弟的二品玄术灵骨宝船上,亦曾见过无道师弟,参悟碎山河拳意,引来血猿战魂。而数月之前,我更是亲眼看见。师弟他凝练的一式玄术神通,引发小天劫。”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