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二四章 不死不休
    老者却灵机一动,会意道:“执事之意,是欲嫁祸于这只三头鱼鲲?”

    沈绿亦是眸光微亮:“确是好策庄无道若然是死在这三头鱼鲲之手,确实可免了无数麻烦,离尘宗也无理由纠缠。庄无道已死,我们擒回北方的,只是沈烈。早听说萧九执事,行事素来都是滴水不漏,果然不假。”

    萧厌却随即又大皱眉头:“可我记得,不久之前,那一族还曾在这阳湖之下呆过。离尘宗若是细察此子的死因,怕是会漏了痕迹。”

    “任这三头鱼鲲在阳湖肆掠,难道就不漏痕迹?”

    萧空一声冷哼,言中隐含不屑:“那些家伙离开阳湖,却将这只孕中的鱼鲲捉来丢在此间。自以为如何一来就可万无一失,不会有人来深查湖底。可离尘宗之人,迟早还是会遣人来诛杀此妖。不是这庄无道,就是其他离尘弟子,只要稍稍细心一些,就会差出蛛丝马迹。他们身上的那些骚味,怎么都不可能藏得住。”

    那名唤萧厌的老者,却是失笑道:“这却怪不得他们三头鱼鲲有个习性,产卵之前会大肆筑巢穴,不但会夷平周围一切,更会将自身尿液,洒遍湖底,以驱赶生灵。估计只需三五天时间,湖底就什么气味痕迹都不会留下。据我所知,此策还是出自沈林的建言。如今已隔数月,估计此时湖中,即便有离尘宗弟子到此,也查不出什么所以然。”

    萧空再次哑然,张了张唇,却终是一语不发。而那青年,则是望了一眼天色,神色淡淡道:“该走了此处多留无益。那沈烈修为不弱,若然一个不慎将他惊动,那时反而棘手。”

    话音落时,已是当先浮空离去,退入到远方林中。其余三人,则是面面相觑,互视了一眼之后,便亦随在青年之后,遁空而起。

    湖畔的沙滩之上,眨眼间已无人影。可就在上空处的几人,都全数飞离之后。一点火光,却从下方的沙石滩中浮空而起。仅仅片刻,就化成了一只火蝶,朝着东面的方向翩舞飞去。

    而此时在三十里外,庄无道亦是睁开了身,目中透出了然之色。

    “萧九,萧空,萧厌——果然是太平萧氏。不过——”

    尤其那萧九,他至今都还记得。单名一个政字,乃是萧氏灵仆中,最出色的几人之一。

    当日他母亲带这他北上太平道,就曾见过。那个时候,这萧政也如今日这般年轻。十年时间,根本就未有多少变化。

    至于那沈绿,应该沈家近年招揽的供奉之一。

    然而庄无道的眸中,随即又透出了几分疑惑不解。

    “东南大变——局已布妥,就等离尘宗入彀?一族?骚味?这又是怎么回事?”

    正呢喃自语,云儿的身影一闪,再次出现在他身旁。

    “这也在你意料之中?击退那只三头鱼鲲,却并不全力出手,就是引这几人主动现出形迹?”

    云儿一边说着,一边眼看着远处飞来的那只火蝶,轻飘飘的落在了庄无道的肩上。

    天璇照世真经升入第二重天境界之后,庄无道的这门‘星火神碟,也有了不小变化,不但融入了更多的石明精焰,更能在数十里方圆内以意念遥控。

    哪怕远隔三十里,庄无道也依然能以神念遥感。

    而就是这一只预先潜伏在沙砾中的火蝶,使数十里外,那萧政等人的交谈,都全数落入到二人灵识感应之内,不曾漏过只言片语。

    “差不多,若把我换成是他们,也会想办法窥一窥我之虚实,再谋动手。毕竟这里是东南之地,有数十金丹,三百筑基云聚于此。若不能将我一举擒下,这几人反倒可能陷在此处。”

    庄无道眼里闪着冷光,陷入了凝思:“不过让我不解的,是这几人后面那一段,颇有些古怪之处。”

    听这几人的言辞,似乎此刻那东离国的纷争,便连北方太平道,都有介入

    而且离尘宗的情形,也似乎不妙之至。按那萧空所言,这次东离国大乱后,离尘宗必定是会‘焦头烂额,。

    北方太平道意在东海,也迟早要与离尘宗翻脸。

    “能有什么古怪?听那些人的言语,对离尘宗应是不怀好意。那所谓东离之乱,看来很不简单。有人已经提前布好了局,就等你们离尘宗踩入进去。”

    云儿淡淡的提醒道:“不过剑主现在,与其担心别人,倒不如担心一下自己。三位筑基境初期,一位筑基境六重楼。尤其那萧九执事,术法实力应该不弱。即便是我,也未必有完胜的把握。剑主现在,还欲诛杀那只三头鱼鲲?”

    “现在退走,只会打草惊蛇。”

    庄无道把发散的心绪收束,眼神间已恢复了清明,微微笑道:“为何要放弃?”

    “这可是四位筑基境”

    云儿语含嘲讽道:“不过只是塑出两条伪灵根而已,剑主的自信,何时已经膨胀到如此地步?以为自己,可以与四位筑基境正面抗衡?”

    庄无道此时的实力,确实可与筑基境比肩。几大玄术神通,诛杀一两位普通的筑基境修士,轻而易举,然而以一战四,却绝无半分胜算。

    即便是她代庄无道出手,也一样是胜算不多,最多只有三成,而且必定是两败俱伤。

    庄无道却忍俊不已,嘿然笑道:“在云儿印象中,我庄无道有这么蠢?我可从没说,要自己与他们动手。”

    云儿挑眉,而后眼透疑惑之色。不自己动手,那该如何?

    “你是要去雇请散修?”

    “散修靠不住,只能向无名山求援。”

    庄无道语气淡淡道:“原本只是事涉我与沈家的纷争,不好轻易动用宗派之力。然而既然事涉东离之战,那就再不是我一家之事。”

    “原来如此剑主之意,是欲向宗门求援?”

    “有何不可么?”

    四大筑基境界,在临来阳湖之前,他也未曾想到,北方萧家与那位重阳子,居然会为自己,派出这样的阵仗。

    他毕竟还是一个练气境小修,势不能敌,临时改弦更张,并非是什么丢人之事。

    云儿却冷笑道:“剑主怕是打错了算盘,你可知那女人手中是何物?乃上古三劫时代所传之‘窥天照影环也不知此女,是从哪处洞府内寻来。我看此物,已有二十四重法禁。由筑基境驾御,可感应这三百里范围内,一切一切有灵之物。修士,妖物与术法,灵器之属,都逃不出感应。你手中的千里一箭牵,只怕才刚被发出,就会被拦截下来,绝对出不了二百里范围之外”

    庄无道楞了一楞,而后神情陡然间转为凝重。不能向宗派求援,也就意味着,他要独力应付这四位筑基境。

    所以他兀自是不敢相信:“怎么可能?你说此物能感应三百里范围内,一切修士,妖物与术法,灵器之属。可我这星火神蝶,又是怎么回事?”

    他的‘星火神蝶,虽为玄术神通,却也是术法中的一种,

    “信不信在你”

    云儿的螓首微摇,:“天地万物,有生则有克。这‘窥天照影环通体都由金器铸就。土克金,剑主的星火神蝶,不但是由星火凝聚,更内有石明焰力,所以能够避过‘窥天照影环,的感应。然而若换成其他的灵物术法,那就未必然了——”

    庄无道眉头紧皱,楞楞的望着远方,陷入了长考。既然不能向宗派求援,只能独力应对。那么这整件事,就需再从长计议了。

    渐渐的,庄无道却是眯起了眼:“云儿,你说以一战四不是对手,那么若能分而治之,将他们暂时分开,就有办法了可对?”

    云儿的唇角旁,顿时浮起了一丝笑意:“这就要看剑主事前的布置与方略,战起之后,争取的时间又是否足够。剑主不是在为下一次的祭品头疼,四位筑基境,应能使那位阿鼻平等王的化身,欢欣鼓舞。”

    庄无道目里,却是微现踌躇之意。

    他虽恨那重阳子,却从未想过取其性命,毕生唯一之愿,就是让他那父亲,则母亲坟前磕头认错,道一声错了便可。

    对于那位萧灵淑,固然也恨此女插足于母亲与重阳之间,横刀夺爱。可也同样没想过,要拿此女与萧家怎样。

    终究只是他们父子之间的私怨,庄无道不会轻易牵连他人。对于这些萧氏之奴,也并无太多恶感,并非是一定要取其性命才可。

    甚至那沈林,若非是屡次三番,对他们母子羞辱逼迫。最后又将颜君擒拿,以图要挟。他那时也未必会出辣手,借云儿之力,将那沈林几人,全数诛杀

    然而这迟疑之意,却仅仅一瞬之后,就已被庄无道压制了下来。

    他一个小小的练气境界,面对四位筑基。一旦战起,哪里还能够有留手的余地?

    只有全力以赴,才能有那一线胜望。

    难道最后要任由这四人,将他擒拿回北方?他反正是死也不愿

    更何况,四人既然事涉离尘,那就再非家事。彼此之间,已是生死大敌

    这一战,当是不死不休——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