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二三章 阳湖之畔(第三更求月票)

第二二三章 阳湖之畔(第三更求月票)

    三头鱼鲲名为‘三头却不是真正有三个头颅。而是在其颈侧处,生长出了两个扇形的锋锐巨角,远远望去,仿似身具三头一般。

    庄无道为自己加持了一个二阶‘明水术下方的湖畔在他眼中,顿时就变得透澈清晰起来。

    哪怕千丈之下,湖底深处的那些微小生物,亦能看得清楚。而此时那只三头鱼鲲,看来是在猎食。大嘴张开,完如一个不见底的漩涡一般,吞噬着水中的一切生灵。

    浑然未察觉到庄无道到来,依旧神态饥渴的在捕食一切。

    “看来是有孕在身——”

    云儿在庄无道的身旁,现出了身影,也看着下方道:“妖兽临产,都需消耗大量的气血,尤其水兽鱼属,更是如此。需要事前就捕食大量的食物,积蓄元气。可惜这片湖泊虽大,却还不足以供养一只二阶妖鱼产子,所以才会大肆捕杀渔民。”

    却激不起庄无道半点同情怜悯之意,弱肉强食,是他早就认同的世间至理。三头鱼鲲强横,所以产子之前,这水中各种鱼类,还有湖上渔民,都沦为其口中之食。

    今日他法力更强一筹,将这三头鱼鲲诛杀,想必此妖,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静静等候着,眼看夜幕渐临,空中群星闪耀。庄无道这才以神念锁定住了那头鱼鲲,双手捏了一个灵决,瞬时间虚空无数的天璇星力汇聚而来。

    “周天借灵,群星刃斩”

    银白色的星光,在庄无道的身侧汇聚成一口口剑形,而后如雨点般刺落,穿入到了湖中。

    出自‘天璇照世真经,的二阶术法,才一发出就引发莫大的威势。千百道银白剑影坠落,那只三头鱼鲲顿时惊觉。七十丈长的身躯扭动,顿时使整片湖泊都剧烈的晃荡,波澜起伏,巨浪滔天。

    一波波的水涡在下方浮现,抵挡着那些星光剑影。而三头鱼鲲的两只巨角之上,更是电光丝丝闪烁。

    下一瞬,就是两道银白色的雷电冲涌而出,在其身前交汇成一处后,而后往上直射而至。

    庄无道面色平淡,将那面已升至十四重法禁的‘磁元灵盾,抵在了下方。

    然而漫天的银色雷电,在‘磁元灵盾,之下,呈网状一般的往四周发散开来。

    不过当这些电光散去后,庄无道再看下方时,就见那他只三头鱼鲲,已经不见了踪影。

    “水遁神通?”

    庄无道面色颇是无奈,刚才他的神念,倒是捕捉住了那三头鱼鲲遁去时的痕迹。

    然而却还来不及出手,这头鱼鲲就已跑到无影无迹,应该是跑到了湖中的最深处。

    “剑主你太大意了”

    云儿摇着头,不以为然的评价:“除了水遁神通,还掌握一种壬水雷法。这只三头鱼鲲,看来很不简单,体内只怕有一丝鲲鹏血脉。不过我看剑主,似乎是故意如此?”

    此处不似那无名山峰,有那座‘两仪内景地阙九宫阵环境之佳,几乎不逊色于离尘本山。

    这里灵力淡薄,有等于无,然而云儿却依然能把身影,显出在剑器之外。

    而庄无道也不以为意,此时他虽不到筑基境界。然而蕴剑诀,却已经推升至第二重天境界,使轻云剑又恢复了不少。而本身气血肉身乃至真元道力,都已经不逊色普通的筑基境修者。足可维持剑灵,在自己身外存在。

    “也不算故意,今日本就是试探这只三头鱼鲲的实力居多——”

    庄无道微微颔首,方才他只需稍加布置,又或者在那三头鱼鲲施展水遁之时,运用起忄术,这样的玄术神通,轻松就可阻拦。

    然而不如此,他又如何能将暗中跟随的那几个人物引出来?

    此时庄无道神念大增,自己就已可感应,那时时在窥视着自己的神念。

    “不过,既然是有鲲鹏血脉,怎么会入这江湖之中?说来这三头鱼鲲,也是海中更常见些。我以前在越城,也从未听说这阳湖,有二阶妖兽潜藏。”

    “不是在海中更常见,而是根本就只该存在于海中。此妖如此疯狂,也因江湖淡水,与海洋中水质不同之故。只因其已然是二阶妖兽,这才能够在江湖中存活。不过也可能是准备产子之故,才会遁入江湖之内,”

    “罢了懒得管它。不过有雌必有雄,这湖中的三头鱼鲲,可能不只一头。深藏水下,不预先布置一番,怕是难以诛杀。今日就先到这里,明日看看情形再说。”

    反正这百余里湖面,所有的渔村都已毁弃,那些渔民已都撤走到远离阳湖。而那三头鱼鲲,被他术法所惊,一时半刻也不会跑出来。

    庄无道还有充裕的时间,可慢慢布置。依然是驾驭着那间笨拙的飞空灵器,庄无道慢悠悠的飞离了岸旁。

    而就在庄无道离开此地不久,几个身影就从远处,陆续穿空而至,到了湖岸之旁。

    “群星刃斩,这是二阶道法这沈烈能够施展,那天璇照世真经,至少也是入了第二重天境界。法力也足够强横,估计是练气境六七重楼之间。硬挡壬水神雷,虽是依靠那件灵器之功,然而若无牛魔霸体的磁元罡气加持,也不能将壬水神雷冲散,这位烈少爷,真是五品灵根?”

    当先而立的,是一位老者,望着此处湖岸附近,眼中微透异容:“原本我等还奇怪他独自接下诛杀这头三头鱼鲲的善功任务,却又不广邀同门,而今倒是明白了几分,此子还确实有几分底气。这份战力,可抵得两三位练气境巅峰,一头孕中的三头鱼鲲,还真有可能被他诛杀?”

    “萧厌你这是废话,若不是如此能为,又如何能使沈林等人栽在越城,至今都无有消息?”

    说话的另一人,却是另一位修士,同样立在虚空,一身黑袍,白面无须,此刻正冷笑着道:“我看他方才稍触就走,应该是在衡量那三头鱼鲲的实力。之后要么是广邀同门助拳,要么是雇请散修相助。你我若要将他擒回北方,就需趁早尽快。一旦此子与人接触,怕是要漏了痕迹。”

    “没走”

    声音清冷,却是一位三旬左右的女子,身穿淡绿色的裙装,气质婉约。

    手中则持着一个银白色圆环,而那空荡荡的环中,赫然现出了千余个光点。有些明亮耀目,有些则黯淡无光。

    “此子现在,正在三十里外。到了此处,就再没有动作。应该是选了一处灵地,在静坐调息。”

    “嗯?”

    那白面修士微微意外,回过头望向那绿裙女子手中银环:“沈绿你此言当真?此子既不邀同门,又不去雇请散修相助,难道只凭他一人,就欲深入水下。诛杀那头三头鱼鲲?”

    说到后面,白面修士面上全是不信之意,只觉这是再冷不过的笑话。

    “其实何需管这么多?一个贱种,直接拿下便是。你我都是为他而来,在离尘山下足足等了一载时光。好不容易等到机会,又要畏首畏尾,百般顾忌。

    “所谓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我知萧空你与那沈林交情极厚,然而却不可因愤恨蒙蔽了眼睛。”

    名唤萧厌的老者微微摇头。不以为然:“那沈烈或者只有练气境界,你别忘了,他是离尘节法真人的最后关门弟子,有些保命临战的手段赐下,绝不奇怪。还有那离尘真传令牌,只是那三道千里移光,就可使他性命无忧,瞬时就可挪移千里。那三头鱼鲲,能奈他何?便是我们,一个不慎就会让他走脱,后患无穷。”

    说话之时,老者是目视着四人最中央处,负手而立的那位年轻修士。

    他们三人议论,独独这一位是一言不发,望着远处湖面深思。气度也最是出众,隐隐为诸人之手。明明是一身布袍,穿在他身上,偏仿佛是贵公子般的雍容气质。

    而老者目中,也眼现出了几分敬崇之意。

    “执事,你以为该如何是好?”

    那青年蹙了蹙眉,从沉思中苏醒过来:“擒下此子不难,难在不留痕迹,不能给离尘宗留下口舌之争的余地,总要做到万无一失才好。”

    “离尘宗?”

    那萧空失笑,微微摇头:“这次东离之战,足可使离尘宗焦头烂额。局已布妥,就等离尘宗入彀。不出三月时光,这东南战局,必定大变。太平道意在东海,迟早要与离尘宗翻脸,即便留了痕迹,又有何惧?执事你太小心了”

    “给我住嘴”

    青年一声呵斥,冷冷看了那萧空一眼,竟然使后者噤若寒蝉,再不敢出言

    “正因事关重大,才更轻忽大意不得,不得打草惊蛇。我等身为灵仆,为主人解忧排难,才是份内之事。对于太平道而言,沈烈事小,东海事大,一旦有失,主人必被太平道上下责难。这点道理,你难道想不清楚?”

    萧空沉默着,再不发一言,沈绿却是悠悠道:“既然强行擒拿不可,那我等又该如何?”

    青年并不达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那湖面。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