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二一章 苏秋问策
    “紫英石虽珍贵,对我离尘宗而言,却并无太多益处。”

    “并无太多益处?”

    苏秋不置可否的笑道:“师弟你说的倒是轻巧,移山宗若再增一元神境,那就真正是成了心腹之患。有两大元神真人坐镇,便是我离尘宗也不敢轻举妄动。”

    “可移山宗,又哪里敢轻易引狼入室?”

    庄无道毫不在意,百无聊赖的瞪眼看着身旁的这条‘丰河,。

    “以这座紫英矿为饵,引来一两位元神真人,我离尘宗只会更轻易才对。据我所知,天一诸国内有意开宗立派,却又苦无财力的元神散修,比比皆是。那些意欲壮大宗门的小宗派,亦有不少,其中也不乏有元神坐镇。”

    苏秋一时未反应过来,足足半晌之后,才终于醒悟过来:“无道你的意思是,借此紫英矿,行驱虎吞狼之策?”

    “是两虎相争才是我离尘宗势力大举进入东吴,为的不是这东吴一隅之地,只是因这移山宗近来声势渐起,已有能力威胁我宗在东南的霸权。支持这位定海公的目的,也大约仿佛。”

    庄无道说到此处时,目中依旧淡然:“这东吴之南,只有一个移山宗,我离尘宗自然是视之如心腹之患。可若是有了两个移山宗,却不知又是何等样的情景?”

    “是我等掌中玩物”

    不待庄无道说完,苏秋就已笑着打断,亲热的拍了拍庄无道的肩膀:“不过你也真舍得,价值数千万方的紫英石矿,说不要就不要了。”

    “可以我看来,离尘宗如今缺的不是资源,只一个天南林海,供应整个宗派就已绰绰有余。现在缺的,不是财力,而是足够的金丹修士,更多的元神修者,更杰出的弟子才对。”

    庄无道暗觉无奈,就不信这道理,苏秋会看不明白。

    “这紫英石矿虽好,然而若是带毒之物,那么不要也罢。与其在此与移山宗纠缠,倒不如专注于恢复昔年离尘东海旧地。这里便让给他们又如何?小宗小派,难道还能独占不成?紫琼玉液,只是玉鼎丹材料中的一种,东南地方,有实力炼制此丹的宗派只有一家,他们最后又能卖给谁?还不是要受我离尘盘剥?”

    移山宗是个硬骨头,海外却并无强横大宗。以离尘宗如今的实力,轻易就可将整个东海,再次纳入辖下。

    一失一得,岂不强过一处紫英石矿o

    “师弟真好大的气魄!”

    苏秋眼中,终是透出了激赏之意:“我只是想到这紫英石矿,即便让给移山宗,也不能被轻易打乱步调,你却已想出了筑巢引蜂,两虎相争之策。不意师弟你除了剑术成就惊人之外,更腹有雄才。百年之后,离尘宗若能由师弟你来执掌,必定可大兴于世”

    “苏师兄你真是谬赞了”

    庄无道苦笑出声,他庄无道算是什么腹有雄才?只是知取舍之道而已。

    离尘宗还未恢复全盛之时,没必要为一处紫英石矿脉,不到千里方圆的一隅之地,与移山宗死磕硬拼。

    “可惜策是良策,你我却未必就能够如愿——”

    苏秋摇着头,遥遥看着远方:“西面那几位的想法,只怕未必就会如你我一般。”

    庄无道顿时恍然,知道苏秋所指,应是明翠峰与皇极峰二脉。

    近年连续两次大比收录的弟子,都是拜入这两脉门下。每一家都有练气境的内门弟子数万人,以致二峰几十年来的积蓄,都快消耗一空。

    而两大峰脉中,更有数十位筑基巅峰修者,在指望着玉鼎丹,以冲击下一境界。

    若闻知东离国境内有紫英石矿,多半是不会轻易放弃。

    其实他说离尘宗内资源仍有余裕,其实也是坐着说话不腰疼。宣灵山势大,金丹二十余位,历年从门内瓜分的资源,往往最优厚的一份,又临近天南林海,弟子都有许多外快。历年积攒下来,所以从不觉丹药与灵器的资源匮乏。

    故而凡宣灵山一脉修士,都是打心底不愿轻启战事。

    然而离尘其他几峰,却未必就般想了。立场不同,看法也自然不同。

    “此事终究还是要看离尘本山的决断,此处多留无益,走吧”

    苏秋法力一卷,就已将远处三人遥遥摄起。至于庄无道,苏秋并没去理会

    这一路七百里南下,他已知晓庄无道的磁遁之速,已经超越了普通的筑基境中期修士,根本不用他去操心。

    而就在二人,才刚刚离地而起,飞至三百丈高空时。庄无道忽然听得耳旁,突然传来‘昂,的一声兽吼。一波庞大的罡风,如怒涛般从江河对面,拍卷了过来。

    二十里内,沿途的林木花草,尽皆弯折。而下风的河面,更是被压低了整整三尺。

    庄无道的身形亦为之一窒,往下沉了一沉,愕然的看向对面河岸。

    此时正值凌晨时分,影影绰绰的看不清究竟。庄无道只能望见,两个巨大的银瞳,在夜幕中往这边瞪视。巨大的压迫力,亦随之而来。

    “妖修?”

    庄无道面色微冷,只看那双眼瞳的高度,便知这妖修的天地法相,至少身长七百余丈。

    不过乍现即逝,只一个眨眼,那银色巨瞳就已不见。

    前方御剑而行的苏秋,也停下了来,神色淡淡的望了过去,却并无多少惊色。

    庄无道先是不解,接着心中微动,好奇的问道:“师兄你可是认得此妖?

    “你在越城这么久,居然不知?”

    苏秋反而颇是意外:“那是一只三阶的月影狂熊,是这一方一万二千里土地的妖族霸主,师弟你没听说过?”

    庄无道顿时汗颜,他还真不知越城南方,靠近东离国的国境处,有这样一位三阶妖修存在。

    只因他自随母亲南下以来,都是厮混在越城之内,在越城附近算是地头蛇,附近的二阶妖兽,能够如数家珍。再远一些的情形,就无从得知而了。

    “此妖自号月熊道人,是三阶巅峰的妖兽,居于丰河之畔。天机碑妖榜之上,曾经排位在一千之内,实力却仅在元神境与那些四阶妖兽之下,冠绝东南。每当夜间月出之时,此妖战力就会大幅提升。据说圆月之夜,几乎可与元神修者一战而不落下风。这一万二千里方圆内,所有的妖修,都听其号令,包括越城。”

    苏秋说完之后,就若有所思道:“这次现身,应该是警告之意居多。多半是我宣灵山一脉在无名山驻扎,让这位月熊道人感觉不安了。此事稍后,我自会处置。应当无妨,我离尘宗对它的老巢,倒没什么野心。”

    “原来如此”

    庄无道恍悟,之前他就在奇怪,越城附近的那几头二阶妖兽,离尘宗并未下手清除,对于离尘宗而言,应当是轻而易举才是。

    如今看来,离尘宗应该是顾忌这位月熊道人。一位三阶巅峰的妖修,离尘宗并未放在眼中,然而在前面压制移山宗之时,再招惹强敌,那就是不智了。

    而苏秋说的⊥置多半是要与这头月影狂熊,取得默契。

    ※※※※

    回至无名山之后,庄无道就在靠近山巅处,选了一个山势较为平缓的地方,又搭建了一座小楼。

    本来以他一人之力,至少要花个一两天的时间。然而有苏秋顺手相助,只不过一个时辰左右,一座楼宇就已立在了山巅处。

    齐齐整整,并无出奇之处。三层楼高,面积也不大,只有十丈方圆。外面既无装饰,样式如一个方块一般,丑陋无比。立在葱郁的山顶下方,显得颇为突兀,

    不过这只是临时居所而已,庄无道本就没打算在这里长住,凑合着用上一年就可。

    而接下来的几日,庄无道依然是闭门不出,在稳固着自身修行的几门功法

    尤其是那一式‘生死别庄无道连续练了十日,才勉强做到不会用错剑式。

    他此时的神念大涨,魂识覆盖达二百六十丈有余,已可同御三剑,且剑力亦是随之激增十倍不止。

    然而神念分化,一心三用,就远比只御一剑,更为复杂。需要长时间的练习,才能掌握。

    一身力量,也是在塑造隐灵根之后暴涨。以前庄无道不用摔碑手时一掌最多只能到二十象的力量。

    然而此刻,他随随便便就能打出高达三十五象的巨力

    ——哪怕庄无道半年前,把牛魔元霸体与大摔碑手,双双推入第二重天境界时,也不曾有这样庞大的增幅。

    灵根改善,似也将他浑身隐藏的潜力,全数激发了出来。

    而力量突然之间大增,也使得庄无道此刻,无论碰触什么东西,就是一触就碎。

    就如三岁儿童,在挥舞着巨锤,一不小心就会失控。

    庄无道不得已,只能在每日苦练‘大摔碑手,与‘牛魔霸体,的练身拳架的同时,又以神念御剑,在自己身周飞舞。

    大约二十日之后,庄无道才慢慢的掌控住了自己的力量。那三口‘三才玄阳剑也已在他神念御控之下,似模似样。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