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二零章 离国许维(第三更求月票)

第二二零章 离国许维(第三更求月票)

    “应该是辨识不出。”

    洛轻云语音淡然,隐含不屑:“即便是主碑,也不能尽知所有。何况此界不过是天机碑的一个副碑而已,又如何能辨识出天生战魂这样的十大魂体?“

    庄无道颇是意外:“听你言中之意,似是知道这天机碑的来历?”

    对这座石碑,整个天一诸国都无人知晓,它是何时矗立在了那中原之地,又是从何而来。

    “剑主的蕴剑诀,已至第二重天,我便又想起了不少七劫前之事。”

    云儿悠悠道:“不过这天机碑,却是出自于五劫之前,与第一任剑主凰劫同一时代。那时候有一位〔天君亦是天仙界最巅峰的几位人物之一。此人修为通天,精通术算,却欲穷知天下之事。历经一万七年载,搜集五湖四海三山之精石,最终炼制出一件七十三重仙禁的神碑,名唤‘天机,。可捕人之精血神念,摄入碑内,而后尽知此人详细,亦可测天下大半灵珍异宝的所在。然而天机碑才刚练成不久,那〔天君,就遭天道反噬,最终陨落。不过这座天机碑却留了下来,被许多仙修抢夺。可那些曾经执掌之人,却从无人能够活过百载。此物也一直留存到七劫之前,才因一次大劫碎散。”

    “碎散?”

    “是碎散,损而不毁”

    似听出庄无道的疑惑之意,云儿继续解释道:“七十三重仙禁之宝,已是神器之列,没那么容易损毁。不过这天机碑,比之轻云剑还要惨上数倍,被人击成了碎片,散落各地,没有七八劫时间,绝无法恢复。不过〔天君,炼制天机碑时,更曾炼出亿万副碑,打入十方诸天世界,以增天机碑广识之能。即便历经数劫之后,依然存在大半,这天一界中,就是其中的一座副碑。”

    “原来如此”

    庄无道不知自己是否错觉,感觉这云儿,竟颇为几分幸灾乐祸之意。

    “感觉此物,确实太伤阴德。知所有人一切之事,罗列于榜上,那〔天君,炼成之后陨落,不无道理。”

    “那〔天君,还算是知晓分寸,那天机副碑,只是将人的修为实力,及术法武道高下之类,落列于碑上。可到底这人是修行何种功法,有何等样的玄术神通,却并不显出。否则他〔天君就是天下修者的众矢之的。而此碑虽能知一人一切详尽,却并不尽显于碑上,只有一人潜意识中允可之事,才会列于碑文之中。就比如剑主现在的年纪,现居之处,父母何人,都无有需避忌瞒人之处,所有那天机副碑,也不会代剑住遮瞒。再比如剑主的姓名,其实本名该为沈烈,然而天机碑上显现,必定是庄无道。一切都随剑主之意,罗列你意识中认可之事。可惜〔天君,他到底还是小看了天道反噬之力,终究还是身殒道消。”

    云儿语中略含讥讽之意,不过对天机碑的评价,却是尽量中肯。

    “再者七劫之前,还有无数奇功异法及器物传下,可以避开天机碑的查探。而修为高深者,亦可压制住本身命机,别说是天机碑这一介死物。即便是术算最高明的大能者,也休想窥其命格运理。”

    “压制命机?”

    正想继续询问其中详细究竟,就见不远处御剑而行的苏秋,忽然顿住了身形。

    “到了”

    庄无道眺目前往,而后就见那远方的河畔之旁,赫然有一位紫金袍服的老者,正负手而后立。在其身后,还有三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神情恭谨的肃立在了此人的身后,同样是一身华服,气度雍容。

    庄无道不用猜,便知此人多半就是东离国的定海公许维。而那三位青年,应该是许维的子侄之类。

    对于这一位,他在越城十年,是久已闻名了。

    “许国公,许久不见”

    苏秋就并不靠近,在大约百丈左右处,就已站定,遥遥的朝许维一礼。

    虽无倨傲之意,言谈间却颇是冷淡。

    “苏道友”

    许维亦是回礼,神态同样是不亢不卑,直接就入正题道:“我来此之意,苏兄应该已知?”

    “知道是这三位公子可对?”

    苏秋说着,目光斜视了许维三人一眼:“无论许国公之事成败如何,我离尘宗都自会护你这三位公子完全。诸位真人已经商定,给他们其中一人,一个真传弟子的身份。”

    许维微微动容,而后诚挚感激道:“多谢几位真人美意,许维感激不尽。只是贵宗,就真不仔细考虑一二。若这次我许维事成,必定尽驱治下十七州诸城学馆,尽由离尘宗一家执掌。”

    世间的王室,大多都会在国内施以平衡之道,以面被那些强宗大派彻底掌控。

    而此时许维提出的条件,却是等于将这十七州之地,全数归于离尘宗的势力,不保留分毫。

    苏秋却是淡笑摇头,不置可否。这诱饵虽然可口,可此时离尘宗,却还不到与移山宗彻底摊牌的时间。

    “许国公你多虑了,这一战,有我离尘为后盾,你只需专心应付东离王室便可。那移山宗,我离尘宗自会牵制,应无余力插手此战。”

    却并未说及移山宗若真的介入,离尘宗会如何反应。

    庄无道此时也已明白了过来,苏秋来此的目的,原来是为接人,这是为安许维之心吧?即便输了,许家也不会就此倒下去。

    一个离尘宗真传弟子,已足以传承许氏。

    除此之外,也是人质。这许维将自家子弟送来,也是双方互信合作的基础

    那许维身后三人,顿时都面透怒色,许维却是目光平静,并不动容:“苏秋道友可知我许维的反因?”

    “略知一二,是因东离王室的那位退位先王?”

    “是,也不是”许维抬了抬头,目光炯然:“二十三年前,在我辖地之内,有一座紫英石矿脉出世。此矿范围广大,脉走四十三里,存量达数千万方之巨。且品相极佳,九成矿石都在二阶之上。许维一时心生贪念,将此矿瞒下。借此财力,于暗中笼络修士,整军备武。却在不久之前,东窗事发——”

    然而话音未落,就被苏秋强行打断:“你此言,可当真?”

    “绝不敢欺瞒”

    许维随手一拂袖,就一枚紫色玉石飞出:“此是今日矿中所产三阶紫英石,矿脉是真是假,苏道友仔细查一查,便能知晓。”

    苏秋将那紫英石捏在手内,眉头却紧紧的皱起。

    庄无道亦是默然无语,不敢在此时,惊扰苏秋思绪。

    紫英石是一种极其稀有的矿石,不过既不能用于建筑,也不能用来炼器。

    然而此物却与号称‘九玉鼎一金丹,的玉鼎丹有着不小关联,玉鼎丹最重要的原料之一紫琼玉液,就是从紫英石中提炼。

    往往一万方的二阶紫英石,才能提炼出小小一滴,三滴才能炼制出一枚玉鼎丹。

    故而这紫英石,是价值更在二阶蕴元石之上的灵物。一旦有矿脉现世,就会被诸宗诸派,视为禁脔。

    若真如许维所眼,储量有数千万方之巨。那么仅凭此矿,就可使移山宗的实力大增。

    沉吟了良久,苏秋才再次出言:“此事我一人不能决断,需证实之后,回禀师门。”

    “这是自然,许某之意,就是请苏道友将这紫英石矿脉之事,告知节法真人。”

    许维微微一颔首:“不过此事详细,我也会通知明翠峰魏枫道友,皇极峰赤灵子道友及翠云山九真道友。”

    “无妨——”

    苏秋冷然一笑,眼含讽意。“不过我更好奇,此事定国公为何先前不说,这时候快要大战在即,才肯道出?”

    那许维双目微合,仿佛是老了十岁一般:“一月之前,我仍有野心,心存奢望。要为我许家留点根基,难道有什么不对?一月之后,我却已明白。这次若无离尘宗之助,我许氏定然倾覆无疑。东离境内,势已凶危,我不能离开太久。这三个不成器的孩儿,就有劳苏道友了。”

    说完之后,就已拱了拱手,径自御空而起,飞往了南面。

    苏秋看着此人离去的身影,却是久久不曾言语。良久之后,才又看向了庄无道。

    “师弟,这老匹夫之言。你是如何以为的?”

    言谈之间,竟对远处那许氏三人全不避忌。

    庄无道却知,苏秋已经以强横道力,封锁隔绝了此间。使那边的三位,不能见也不能知。

    思忖了片刻,庄无道就又摇头道;“以我之见,还是步步为营为上。”

    “哦?你还是这般想?”

    苏秋似是颇觉意外,诧异的回过了身:“要知仅只这一处储藏数千万方紫英石的矿脉,就足以奉养一位元神修士。若是许维辖下之地,尽被移山宗所得,你该知后果如何?”

    庄无道无奈,他对这什么钩心斗角争霸之事,根本就不感兴趣,却又抵不过苏秋那期盼的眼神,思忖了片刻之后才道。

    “紫英石虽珍贵,对我离尘宗而言,却并无太多益处。”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