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一九章 心潮感应(第二章求月票)

第二一九章 心潮感应(第二章求月票)

    也就在天辰子与玄节三人离开不久,依然沉寂的天机碑前,忽而又是一个人影闪现。

    却正是一个时辰前,从此处离去的观月散人,看着眼前的天机碑,若有所

    而随着此人身旁的,却还有着另外一位道装打扮的修士。

    “观月道兄,似对那离尘宗方才的动静,颇为在意?”

    “是不想在意都不行方才的动静,你也望见了,天机碑许久都不曾如此

    观月散人微微笑着,眼含好奇。

    “天机碑都无法查知之事,元宁道兄,你就不觉好奇?”

    “好奇也无用封绝禁阵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我都不知究竟。”

    那元宁摇着头:“只怪早年天道盟的太过实诚,这天机堡的禁阵毫无半点破绽。这三人至此,你我既不知其目的何在,也不知他们是送何人的精血过来

    “也未必就一定查不到这次整件事就透着古怪,离尘宗这次特意将弟子精血送过来,却偏只宣灵山一脉的两人在场。事前也并不动用宗派资源,而是依靠赤阴城之力。不过不管如何,那离尘宗诸人,想必是对那位颇有自信才是。不出意料,应该是为颖才榜而来——”

    观月散人口里说着,袖中赫然五枚蕴元石滑出,落在了石盘基座之上。

    “查询,此界修者中前百位最具潜力之人。”

    那石碑瞬时就现出密密麻麻,整整一百行的紫金篆字。将整个三百丈的石碑,都全数铺满,

    而后碑前的二人,目光就齐齐落在了第十个人名上。

    “天一世界赤阴城羽旭玄,此界中潜力排名第十位”

    “第十位?”

    元宁顿时面现诧异之色:“赤阴城那位羽真人,潜力榜上何时掉落到这个位置?”

    “就在方才不久三日之前,乾天宗还特意为羽旭玄的羽蛇化寒毒,查过天机榜单,为此封堡长达半年。”

    观月散人由第十位开始上望,然后直到第三位时,这才停住。

    只见赫然是‘天一世界未知人氏,此界中潜力排名第三位——,

    “应该就是此人了——”

    观月散人的眸中,顿时是精芒微闪:“真是出人意料,我本只是猜测而已,自己都不敢相信。可结果居然还真是如此,潜力排名第三,事实往往比想象还要玄奇。”

    “印象中道兄你一向都料事如神,从未错过。”

    元宁震惊之后,随即就又无奈:“可惜是匿了名姓,即便你我知道了这位离尘弟子,在潜力榜前三又能如何?不知此人姓名,总不能在天机正榜上一片片的查下去。”

    天机正榜此时有名有姓者,总数三百四十万人。而每一次查榜,都需五枚三阶蕴元石,天机碑最多也只现出百人的名姓与排位。

    几万人几万人的查下去,哪怕是财势雄厚如天道盟,也承担不了。更不可能为一个后起之秀,兴师动众,耗费如此巨大。

    所以天道盟排定的颖才榜,只能是一年一次。

    “无妨”

    观月散人挥了挥手,意念动间,就又是五枚三阶蕴元石,落在石碑前。

    这次他查的,却是排位第三的所有灵根资质,随即就见更详细的资料,在石碑上显出。

    “天一世界未知人氏,此界中潜力排名第三位。生地不详,年岁不详,居处不详,修为不详,父母不详——

    木灵根:未知

    三阶天品土灵根(隐)

    三阶三品火灵根(隐)

    三阶三品金灵根(隐)

    悟性:超品

    根骨:一品

    元魂:未知(未确定)

    战体:未知

    魂体:未知——”

    “三阶天品土灵根?三阶的天品灵根,居然就想在潜力榜上,位居前三?莫非是笑话?”

    观月散人一声冷笑,接着就望着石北之上,那四个‘未知,字样。

    “木生火,此人的木灵根,必定是超品之上。元魂未知,然而既然连天机榜也无法确定,想必也是极高品阶。如此才能在潜力榜上,高据第三”

    元宁也摇头道:“确有欲盖弥彰之嫌不过既已遮去了姓名,那也就无妨了。除非是破去封禁,否则除我天道盟之外,谁人能知这人到底是谁?又是哪一家修士?让我好奇的,是这魂体——”

    说到此处,元宁现出凝重之色:“道体与魂体,天一诸国中有记载以来的三万年中,只有二百七十三次。每一次,都会引发莫大风波。拥有道体魂体者,也莫不是颖才榜上高据前十。可这些道体与魂体,都有名号,就如那太平道重阳子的寒君道体。又比如那羽旭玄的玄灵道体,却从未曾出现过连天机碑都不能知的魂体,而这战体二字,更闻所未闻”

    “也未必就定是此人的道体战体,让天机碑无法识别。或者是那玄节与天辰子二人以封绝石封印了,也未可知。”

    观月散人眼眸里是兴致盎然,此时他倒是有心,强行破开这第三位的封禁。然而想想破封的代价,最后还是打消了念头。

    若真如他所料,此人是依靠土木二系的三阶超品隐灵根,加上超品之上元魂,才登上潜力榜前三之位。

    那么这所谓战体道体,只怕也强不到哪去。

    “其实也无需心思,近四十年来,离尘宗除了一个灵华英,可以与三大圣宗的嫡传弟子比拟之外,其余就无什么太出众的人物。可让人去仔细打听一番,离尘宗门下,最近可有什么杰出的弟子?尤其是那宣灵山一脉。只需事先知晓了姓名,查榜时便方便的多。”

    观月散人说到此处,又顿了一顿,语气凝然道:“最近仙华园内的那些五蕴无花桃,怕是快要成熟了?”

    “正是”

    元宁微微颔首,对此事他更了如指掌:“还有一个半月,就可成熟。这次的产量稍多,一共有二百三十七枚。”

    “这倒是个好消息元宁道兄,两个月后你可将其中三枚,送往离尘宗节法真人的手中,算是我天道盟的问候。”

    元宁怔了怔,并未立时应下。五蕴无花桃是世间奇珍,无论是百岁老人,还是元神修者,服食之后都可延一年之寿。除此之外,更有恢复元气,活络血髓之效。

    所以天下修士,莫不对此物趋之若鹜。对走入暮途的修士而言,哪怕能多活一年,也可多一分希望。

    而恢复元气,活络血髓,更是那些年岁剩余不多,气血元力已渐衰败之人的福音。

    所以即便是着着四十株五蕴无花桃树的天道盟,也同样是供不应求。

    不过观月散人身份不同,本身成的是九转金丹,一旦成就元神境界,就定可在天机正榜中,位列前五十人。

    所以在天道盟地位尊贵,确有此权限,即便是他元宁,虽与观月以道友相称,其实却是对方的下属。

    使元宁惊奇犹豫的,只是这观月散人的目的。

    “散人的意思,莫非——”

    这位是认为,几十年后的离尘,依然将是由宣灵山一脉执掌?

    “提前结好,送个人情而已。这个时候,三枚五蕴无花桃,虽不能算雪中送碳,却也足可使宣灵山一脉感激。”

    观月散人唇旁浮起了一丝冷笑,定定望着此时天机碑上的第一位。

    “那离尘宗当真是福泽深厚,风雨飘摇之时,居然还有这样的造化。北方的那位,怕是打错了算盘。”

    ※※※※

    庄无道依靠磁遁之法,立在云空中,此时正眉头紧蹙着,看着北面的方向

    方才莫名其妙的,浑身上下就有种阴冷的感觉。似乎有一波冰冷的意念,弥漫过了自己全身上下。

    感觉自己浑身,所有的一切,都被这意念一览无遗。

    似乎是发自于他自己的血脉深处,然而庄无道却本能的以为,这应该是来自于北面。

    “应该是天机碑,你如今的姓名,已经在天机碑上。应是有人将你的精血,滴入到了碑内。”

    可能是庄无道的蕴剑决,已经修到了第二重天之故。云儿自信满满,即便明知苏秋就在身侧,也依然在与庄无道以心念交流,全不惧司空宏查知。

    “天机碑?”

    庄无道想到了那日,羽师二人告别时,被司空宏索要过去的三滴精血。节法师尊他的目的,果然是为天机碑么?

    他并不抗拒此碑,也知晓自己的名姓,迟早要名列榜上,更有与北方的那人,一争高下的雄心。

    然而以司空宏与苏秋的言谈作为来看,此时还明显不到时机。宣灵山一脉,如今声弱势衰,这二人都无护住自己的万全把握。

    那么节法真人他,到底是有何用意?

    摇了摇头,庄无道暂时压下了疑惑。只需知晓,节法真人绝不会无的放矢,也不会害了自己就已足够。

    至于这位真正的意图,久而久之,自然就能知晓。

    庄无道转而就对自己此刻,在天机碑上的排位,好奇起来。

    “云儿,你说我的天生战魂,乃是世间十大战体,十大魂体之一,远远凌驾于天品灵根之上。那么此时我在榜上,到底会排位几何?”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