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一七章 未知魂体(第三更求月票)

第二一七章 未知魂体(第三更求月票)

    “此界中排名一十二万二千三百五十三位——”

    一十二万二千三百五十三,他没看错?

    玄节只觉是口唇发于,脑海内一片空白,已经完全失去了反应能力。

    天一诸国,有强宗大派五十余家,三万里方圆之地的王朝十七,传承两万载以上时间的世家十二。

    筑基境修士,没有百万之数,也有八十万。仅仅离尘宗一家,就有筑基修士六千三百余人。而雄踞中原的三大圣宗,则是各有筑基境弟子接近三万。

    庄无道一介练气境九重楼的修士,居然能在天机榜上,可以高据于这百万筑基境修士之上岂非是不可思议?

    还有这练气境九重楼,本身就已使人惊讶——

    他那为师弟,据说入门还不到两年,居然已经是入了练气境后期境界?

    天辰子亦是失神片刻之后,才清醒了过来。目光闪动,天辰子信手一拂,就将五枚三阶蕴元石,送至到石碑基座之上。

    “查询,庄无道的潜力,我天一界中排位多少?资质灵根,到底为何?”

    那些三阶蕴元石瞬时灵光黯淡,所有的灵元,都在顷刻时光内被抽取一空,化成了再普通不过的石粉。

    而天机榜也似能听懂人言一般,碑上的字迹,也开始变化。

    “天一世界离尘宗庄无道,此界中潜力排名第三位。生于周国沈庄,现居东吴越城。离尘宗天一别院门下弟子,年岁十八,练气境九重楼。父太平道重阳子沈珏,母庄小惜已逝——”

    而下方处还有几行字迹——

    三阶天品木灵根(隐)

    三阶天品土灵根(隐)

    三阶三品火灵根(隐)

    三阶三品金灵根(隐)

    悟性:超品

    根骨:一品

    元魂:天品(未确定)

    魂体:未知——

    那个两个未知字样,显出刺眼的红色。玄节顿时了悟,这‘未知,二字,应该就是方才,天机榜无法查知之事。

    可望着那碑上那三个‘天品,字眼,还有赤红色的‘第三,两字,玄节却依然面上涨红一片,浑身气血冲涌。心念间积蓄着一股情绪,难以自已。

    三阶天品木灵根与三阶天品土灵根么?可惜不到四阶,三阶的隐灵根,只能修行到金丹巅峰境界。到了元神境,就再指望不上。

    只有四阶的隐灵根,才可修行到元神之境。

    还有那天品等阶的元魂,据说修炼魂力神识时的效果,为远过他人数倍。

    心中虽是这般想着,玄节却只觉自己四肢发软,浑身微热,那胸膛里的喜悦之情,似快不受控制的飞跃而出。

    “天品元魂?”

    天辰子陷入凝思,而后摇头道:“我曾听羽旭玄师叔说起,到了元神境界之后,灵根虽仍旧重要,却已等而次之。一旦到了金丹巅峰的境界,就要看元魂的品阶,品级最高越是易修成元神。至于这所谓魂体,却是不知详细,能令天机榜无法辨识,想来也必定不凡。之所以只排位第三,多半还是受他修为有限,仅只炼气境的影响。我听说这庄无道,乃是北方太平重阳之子,前次离尘宗道试大比,此子险些被明翠峰拒之门外?你们宣灵山这一次,还真是捡了个大便宜,节法真人他慧眼如炬,宣灵山后继有人。”

    “多谢天辰道友美言赤阴离尘同气连枝,若我宣灵山兴盛,必然不负赤阴——”

    玄节此时已勉强控制住情绪,矜持的一笑。他心内的惋惜之情,其实只是在遗憾不完美而已。

    宣灵山能将这世间潜力第三的弟子纳入门下,这样的运气,哪怕是中原三圣也要羡慕有加。哪里还能有什么不满足的?

    然而当再看一眼那石碑之后,玄节的目内,却又现出些许为难之色。

    半晌之后,才苦笑道:“天辰道友,你们赤阴城,可还有绝石,这种东西,能否借我一枚?”

    看眼前这情形,只怕这两枚绝石远不够用。

    “封绝石我没有,神绝符倒是有两张”

    天辰子极其爽快,直接就取出两张金色道符,甩到了玄节的身前。

    “此符我赤阴城也不多,暂借你用,记得三月之内归还。”

    玄节子顿时神色一喜,将这两张衤绅绝符,接在了手中。知晓这东西,全名为衤绅绝无印符是效果比之封绝石,还要更强数倍之物。

    毫未犹豫,玄节子就将手里的两枚封绝石捏碎开来。那石内顿时现出一条灵光,仿佛是全由灵纹构成的飘带一般,在玄节子的灵决指引下,覆盖在石碑中,那‘三阶天品木灵根,与‘元魂,天品,二行大字之上。

    片刻之后,就见那字迹再次变化,都显出了‘未知,二字。

    只是庄无道的名次,却未从潜力榜上降落下来,依然还是第三的字样。

    天辰子望在眼中,颇是惊奇:“这又是为何?”

    “我曾听人说起,庄师弟他之前主修的功法,乃是降龙伏虎拳,之后转修牛魔元霸体之后,修为才突飞猛进。天品土灵根,别人猜都能猜到,藏了也无用。”

    玄节子尽量轻描淡写的解释,可其实在十几日前对节法的谕令感觉好奇时开始,他就已特意为庄无道做了不少功课。

    庄无道拜入离尘宗时的前后一切过程,不能说了如指掌,却是大致心中有数。

    说完这句,玄节子一阵凝思之后,又一个印决,把一枚衤绅绝符,引动。赫然只见一片金光,遥遥的散去,覆盖在那石碑第一行字迹之上。

    那天机碑上,顿时又是一番变化,庄无道的三字隐去,现出了‘人物未知,四字。

    天机碑上的全文,也就变化成了——

    “天一世界未知人氏,此界中潜力排名第三位。生地不详,年岁不详,居处不详,修为不详,父母不详——

    木灵根:未知

    三阶天品土灵根(隐)

    三阶三品火灵根(隐)

    三阶三品金灵根(隐)

    悟性:超品

    根骨:一品

    元魂:未知(未确定)

    战体:未知

    魂体:未知——”

    天辰子哑然失笑,而后又看了一眼上方。只因查的是潜力榜,固然庄无道的前一名与后一面,都同样在天机榜上显现了出来。

    “第一位是太平重阳,第二位却不知是哪一家弟子,也是显出的未知人氏这四字。这一百年间,世间英才何其之多?便是如羽旭玄师叔那般,在一百二十年内成就元神的人物,也被挤到了潜力榜第九。不对,现在是第十位——”

    “依我看,多半是那玄圣宗的弟子。”

    玄节子颔首猜测道:“中原三大圣宗,乾天宗有方孝儒,燎原寺也有一个法智。只唯独玄圣宗,依然是无声无息,并无特别出色弟子,已经有许多人都在好奇。”

    “确实有此可能,不过这第二位,未必就不是那方孝儒或者法智。要知这潜力榜上,至今可都查不到方孝儒与那法智的具体名次。”

    天辰子冷然哂笑:“以往各家有出色子弟,都恨不得天下人全知晓才好。只有这几十年特别奇怪些,潜力榜上排名前百之人,居然有三十四人,藏匿住了姓名。”

    玄节闻言哑然,忖道这些年的风势确实不到,未尝不是大乱将起的征兆。

    近年在中原,不止中原三圣宗纷争渐起,赤阴城与北方太平道的介入,也是使中原之局,乱上加乱。

    而大灵国三百年来国泰民安,国力亦渐渐雄厚,天道盟网罗的元神强者,明里暗里已超过了二十四位之巨,几乎不逊色于天一第一大教乾天宗。

    此时的大灵皇室,已经稳坐皇位,观群虎之争。

    天辰子这时却又冷冷的出言:“你该知道,这神绝无印符效用有限。似中原三圣宗那样的强宗大派若是好奇,仍是有办法解开。”

    “这个自然知晓”

    玄节子微微颔首,却并不在意:“以庄师弟的天资,足可使我离尘宗,赐下一枚‘星罗盘,。”

    全名是‘万象星罗命机盘固名思议,作用是万象星罗之力,封锁命机。哪怕是天机榜,也无奈其何。此物的作用,也远远不止是应对天机榜而已。

    只可惜此物是出在于那些上古时代留下的洞府,此世的修者,都不知炼制之法。

    故此数量有限,极其珍贵。便是离尘宗,也只有寥寥三枚而已。

    “你心中有数就好,离尘宗衰落已有千年,我赤阴城也不欲此子,早早就陨落。”

    早在七百年前,赤阴城就有希望再入中原故地,却因离尘宗的拖累,导致最后功败垂成。

    离尘宗内有这样的天才人物出现,天辰子虽是心绪复杂,却仍是‘乐见其成,的念头居多。

    说话之时,天辰子手中,又是五枚蕴云石丢出。

    “天机榜,查询,离尘宗弟子庄无道,总榜排位几何?”

    一行字迹,再次在碑上显现。而这一次,庄无道的名次排位,却又有了些许的变化。

    与之前的名次,并不相同。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排名二十七万二千一百六十四位。生于周国沈庄,现居东吴越城。离尘宗天一别院门下弟子,年岁十八,练气境九重楼。父太平道重阳子沈珏,母庄小惜已逝——”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