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一六章 此界排名(第二更求月票)

第二一六章 此界排名(第二更求月票)

    “丰河?没必要,那里船来船往,可没半月湖那样的清净”

    庄无道想也不想,就摇了摇头。丰河是松江支系,也是唯一的一条连接东吴与离国的河道,故而江山舟船无数,比之松江河道还要繁忙。

    而那里建修行之地,也不安全。临水之畔,应该是这座九宫都天烈火无量大阵,防御最薄弱的所在。

    “我看那左面山顶就很错,嗯——”

    一声惊咦之后,庄无道诧异的往洞门之外看了一眼。心忖道云儿说有人到来,其实并不是指聂仙铃,而是指门外的那一位。

    立时御空而起,到了洞门之外。只见一个白衣人影,正立在数十丈外,若有所思的看着附近那些生机断绝,已经彻底枯萎了的草木。

    “是苏师兄?”

    来者正是苏秋,庄无道只是稍觉奇怪,就平静了下来:“让师兄见笑下,方才练习剑术,一时未曾控住剑力。师兄来此,可是寻我有事?”

    要知他方才那一剑,经两座阵法缓冲之后,其实动静不大。声不出百丈方圆,也未有什么太剧烈的灵力波动。

    一剑‘生死别其实并未调用太多的天地之灵。虽使一百二十丈草木枯败,然而却是无声无息间完成,应该不会有人察觉才是。

    “方才我在山巅静修,感觉到这里有一丝剑意,才过来看看。”

    苏秋说着,看向庄无道的目光中,却是颇含深意:“这一剑,是出自你手?用了几分剑力?”

    庄无道顿时踌躇难言,感觉这苏秋的神情,似乎已看穿了自己一般。

    可难道要诚实回答,这一剑他其实未动用真元道力,只用了一成左右的力量?

    却又不能不答,只好强笑道:“师弟我这一剑,还只是初习,不甚纯熟。

    言下之意,是自己运剑之时,还不敢全力以赴。

    “不肯说就算了”

    苏秋也看出了庄无道的为难,也大约猜到了几分言中真意,挥了挥手后,就又再次询问:“方才除剑意之外,我更觉此地气机变化有异,分明是有人气血冲溢,冲溢于外。无道你如今,可已是到了练气境后期?”

    “师弟确已到九重楼境界”

    庄无道无意隐瞒,也知此事他瞒不过去,谁让那两座九宫都天神雷旗阵,被自己一剑强行打散?无法隔绝掉苏秋的神念窥探?

    暂时潜藏隐忍,韬光养晦是司空宏的要求,他也深以为然。然而许多时候,都会出现不得已的情况。难道自己方才,还能放弃冲击练气境九重楼的机会

    “九重楼?”

    这次换成苏秋陷入沉默,此刻距离大比的馆试道试,已经有一年半之久。

    然而尽管如莫问李昱与古月明之辈,修为亦是突飞猛进。然而能早早进入练气境后期者,却只庄无道一人。

    转过头,苏秋似头一次认识一般,看着身侧的少年。

    “这一次山试大比,你为何要避而不战?”

    若是庄无道出手,无论是莫问也好,李昱也罢,都绝不可能胜过庄无道

    之前庄无道的医术,只让他消去恶感。然而今日这一剑,却让他的认知,彻底颠覆。

    庄无道一声苦笑,真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苏秋却已眼神微动,沉吟道:“是五师弟可对?那日上山,他确实说过,四十年后只有师弟你,才能支撑宣灵山的门庭。师弟他看似豪爽不羁,其实疑心甚众。在他眼里,门内二山七峰无一可信,在你无有自保之力前,绝不会允你在山试中出头。”

    “师兄明见”

    庄无道应付似的答着,对于苏秋言中对司空宏的评价,并不值一语。

    他虽非君子,却也知不能背后议论亲朋是非的道理。

    苏秋却随即又微微摇头道:“我虽恼他这性格,不过此事,倒是做得没错。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尤其我宣灵山。三五年内,师弟筑基境之前,切不可太过出众不群。”

    庄无道神情凝然,连苏秋也是这么想?那离尘宗内,到底已乱到什么地步

    “不过也无需想太多有什么风雨,自然有我们这些师兄师姐,给你遮挡

    苏秋随手一挥,周围那些枯萎的树木,都化作了尘沙散去。

    “我来寻你,本是为那道剑意而来。不过如今倒是另有一事,若是师弟近日有空,可否随我去见一人?东离国定海公许维,此时就在七百里外等候,不知师弟可有兴趣?”

    庄无道楞住,许维?自己要见他做甚?不过随即就又望见苏秋眼中的期冀之色。

    庄无道无奈,只好点头道:“除了要重建一处洞府之外,师弟这里,暂时倒是别无他事,可以奉陪。”

    ※※※※

    大灵国灵京城内,清晨卯时不到,玄节就已从入定中苏醒过来。只稍稍梳洗了一番,就出了离尘宗在灵京城的道观,径自行入了附近的天机成。

    并不另带他人,只有师弟窦文龙在旁随从。走入到了那高达三百丈的石堡内,只见那偌大的天机碑附近,此时赫然空空寥寥,寂静异常。

    天机碑正面,是天一诸国,修为最高的百位修士姓名。背面才可查询各方修士人物,此时已有一男一女二人立在了那里。

    这两人玄节都认得。一位是天道盟观月散人,金丹巅峰修士,天机城的主事之一。天机榜山排名九百二十七位,几乎仅次于那些元神高人。在天道盟中,可谓举足轻重。

    另一位,却是一位妙龄女修,道号‘天辰子也是一位前途无量的筑基境巅峰。

    与此时他的身份差相仿佛,此女也是由赤阴城,排遣在灵京城的主事之人

    却不似他,修途暗淡才来这里混善功,以谋求从宗门内换取那号称‘九玉鼎,一金丹,的玉鼎丹。这天辰子之所以来这灵京城,却是为窥中原三圣宗与天道盟的动静。赤阴城谋求再次复归中原,已非一日。

    而两宗世代交好,故此玄节认得此女。

    “观月前辈,有劳了”

    走到近前,玄节先是深深一礼,恭恭敬敬将一个乾坤袋,送至到观月的身

    乾坤袋空间不大,却刚好能容纳八百枚的三阶蕴元石。

    而那观月的脸上,也浮出了一丝笑意。只随手一招,就已把玄节手中之物收入到了袖中。

    之后又再一个印决打出,顿时周围法禁,都被激发显化。石堡内三千丈范围的空间,顿时浮现出无数的灵符阵纹,层层叠叠,也不知有多少重。

    “一个时辰内,无人能窥此地究竟,也无人能够闯入,哪怕元神修者也不例外。不过也只限一个时辰,若是拖延超出半刻,就需另加八百蕴元石。天机榜的规矩,你该知晓不需赊欠,要知光是这座阵,开启之后,一个时辰就需消耗四百三阶蕴元。”

    交代了一番,那观月也不再多做言语,一个闪身,就到石堡之外。

    玄节起身之后,又朝着那女修一笑:“天辰道友,不知可否开始了?”

    那天辰子面色冷淡,眼含狐疑,微微点了点头:“我无妨,只是奉命而至,看看究竟。道友你可自便”

    玄节也不再问,径自走到石碑之前。天机石碑也无需什么仪式,只需将那水晶瓶中的精血滴入便可,然后就是等待。

    大约有刻钟之后,那天机碑上才光华显现,却并不出现字迹,而是闪现出一片片的混乱不堪的灵纹。

    周围灵潮,亦是随之波动不休。地面微微震晃,石碑之下更有一丝丝的裂纹产生。

    “这是?怎么回事?”

    窦文龙愕然不解,也一阵惊惶。他在大灵国京城已有十年,也算是常年接触天机碑,此前从未见过这种情形。

    玄节倒还面前算是镇定,眉头皱起,露出不解意外之色。

    那天辰子却冷冷道:“无需惊慌,这是天机石碑,遇到了无法辨识之事,才会如此。最后只需半刻,就可安静下来。赤阴城以往,就遇到了七例。你们离尘宗,应该也有记载才是”

    虽是这么说着,天辰子眼中,却终透出了几分兴致。

    原本她对这道宗门谕令,并不以为然。那位大小姐,也实在太过任性妄为

    可既然连天机榜,都无法辨识。这个名唤庄无道的离尘弟子,怕是真有几分奇异处。

    玄节则闻言哑然,他却是头一知晓,这世间还有天机榜不能查知之事。

    幸亏他还算稳重,没在赤阴城的道友面前,太过丢人现眼。

    继续等候,果然不到半刻时光。周围的灵潮,就又渐渐恢复平静,地面不再震动。

    而那天机碑上,也终于现出一行字迹。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排名一十二万二千三百五十三位——”

    后方还有出生之地,以及现居之所。

    “生于周国沈庄,现居东吴越城。离尘宗天一别院门下弟子,年岁十八,练气境九重楼——”

    后面的字迹,玄节根本就去看,此时已是目光发怔,死死看着最顶上那行数子。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