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一五章 剑窍开辟
    “我知道这一剑,是名唤生死别”

    庄无道皱眉道:“要问你的不是这个,而是这伪灵窍,开的有些不同——

    那处灵窍内空间广阔,可以容纳更多的真元气血在内循环。若是本命灵窍,还不足为奇,然而这处非但不是,而质量上甚至还超越了本命灵窍

    也隐隐有种感应,自己这式‘生死别,完成之后,只怕绝不仅仅只限于三品而已。

    很可能会打破单窍玄术不超二品的常规,直接凌驾于二品圣灵位阶

    “天地阴阳大悲赋,最初从凰劫手中传下时,一共只有五诀。到第四任剑主手中,才增至到七诀之数。每一诀,都只开一处灵窍。然而这门大悲赋,却是一品遮天的功法,剑主你可知为何?”

    却不等庄无道说话,云儿就已解释道:“不是因它的每一决,都带有一套世间绝顶的剑术,也不是它的固本培元之能。是因这门天地阴阳大悲赋,是世间仅有的七种练窍功法。剑主你每日诵音,念动第一决大悲赋,其实都是在练窍,强化窍穴。其余洗练魔息,增强五脏六腑本源,只是这门大悲赋附带的功用而已。有了此术,哪怕一个微弱的窍穴,也可强化扩强到超越本命灵窍的程度。”

    庄无道一阵怔神,定定不动。心忖道这才是天地阴阳大悲赋,真正的奥秘

    强化灵窍——

    “其实这处灵窍,还远不到极致,只是勉强到可以打开的程度而已,”

    云儿继续用着淡淡的语气,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一般的说道:“真正强化开辟完全,应该是在剑主你金丹之后。那个时候,这式剑术配合大悲剑意与蕴剑决,应该是一品遮天级的玄术神通所以云儿一直在说,这门蕴剑决,最好是金丹境界再习练。不过现在提前开启,也非是没有好处。不过日后这大悲赋第一决,剑主仍需继续习练,直到真正完成为止。”

    庄无道却已无法再分神去听,此时他左腹处的灵窍,已经接近于完成。

    随着这式生死别完成,一波浩瀚无边的剑意,顿时如潮般,席卷扫荡着周身。

    霸道莫名,似凌驾于诸天之上,击溃冲垮一切将他的浑身四肢肺腑,都彻底清洗,纯化了一次,所有的杂质都在击碎之后,强行排出了体外。

    尤其是混杂在自身真元气血内的魔息煞力,几乎都是一触即溃,使庄无道的周身,都散出了一丝丝的黑色气雾,而后纷纷消散化开。

    庄无道顿时眉头一挑,是既惊又喜。惊是惊的这剑意之强横霸道,喜的却是此刻他体内,仅余的一些魔息煞力,此刻都被这剑意清除。等于浑身上下,都被一位高阶修者以强横法力清理了一次,似洗筋换髓一般的效果。

    也知此刻,是难得的时机。庄无道下意识的,就已收敛主了心神,催动起了真元,开始大周天循环。

    此前他体内的真元道力,就已经积蓄到了一个极致,已经是远超正常练气境八重楼修士的程度。

    此刻灵根已被提升至天品程度,而混入真元内的魔气,也已经全数洗去,纯净无比,本身又无什么瓶颈。随着庄无道心念一动,那经络内的真元就已如潮水一般的漫过全身上下。

    而浑身的牛魔罡力,则显得愈发浑厚起来。练气境九重楼的的门槛,轻轻松松就已跨越了过去,毫不费力。

    庄无道再睁开眼时,已是喜不自胜。这几日比试的收获之大,简直难以计算,甚至可以抵得他几十年的苦修之功。

    不计那第二重天境界的《天璇照世真经》与《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还有那蕴剑决与天地阴阳大悲赋。光是一直可修到天品境界的伪灵根,就可使他省去至少六七十年时间的真元积蓄。

    除此之外,还收获一式至少二品圣灵,到现在还不知威能如何的剑术神通——‘生死别,

    此时他的战力,已超越了半年前至少六倍有余

    庄无道又凝神内视,而后他的眸中,又现出了几分不可思议之色。

    “连脉通窍么?”

    直到此刻,他才惊觉,自己这一式‘生死别居然与那式忄式,与拔剑式居然是自然连通。

    灵窍打开,这三式剑术神通,就已然是连脉通窍的状态。

    更与那大裂石、大碎石、千里磁杀这三式玄术之间,有了间接的联系。

    换而言之,他可将这几式玄术神通全数连脉,合为一式施展

    “何需惊讶?这门蕴剑决,本就是第四代剑主,为增强《天地阴阳大悲赋》的威能而创出的辅修功决。二者本就是一体,灵窍打开,就自然可以连脉。

    “那么我腹下又是怎么回事?这处既不是灵窍,又非气海,养着这些剑气也就罢了,别说那口轻云剑,也到了我肚子里?”

    “这是剑窍蕴剑决修至第二重天之后,开出的蕴剑之所,最顶尖时,可蕴养十万零八百道剑气”

    云儿冷哼了一声,不过还是尽量的详细的解释着:“剑窍之内,是比灵器级别的剑鞘剑匣,更好的养剑之术。不但云儿可以更快恢复,剑主也能得些好处。”

    “十万零八百?”

    庄无道不寒而栗,十万零八百道剑气,自己到底要分化到什么时候?

    倒是云儿说的好处,他已经感受到了。能够吸聚灵力,等于体内又多了一道灵根,自己修行时,可更迅速便利的积累真元修为。对与剑鞘内的剑气,也时时有所反馈。

    至于其余是否还有其他好处,他现在还看不出来。

    “在体内温养,倒也无妨。不过事情最好告知我一声,这是你我的约定—

    庄无道一边继续默查体内,一边说着。神念已是渐渐锁住了体内两个方位,那里隐隐已有灵窍开启的前兆。

    他心中明悟,知晓这是因《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与《天璇照世真经》,冲入第二重天境界之故。

    只需两门功夫,都稳固下来,就可自然自然,再凝聚两门玄术神通。也隐隐明白,这估计是自己练气境界,最后能打开了两处窍穴。

    忽的庄无道又心中一动,再次出言问道:“对了,云儿你说你知晓的灵窍数目,只有六十。可我看着有些不对,现在练气境我就已打开了八处。而光是一个蕴剑决,就有四十九处灵窍,只怕云儿记忆中的灵窍,远不止是六十之数

    “之前确实是不记得,现在想起了一些,尤其是你把蕴剑决,突破第二重天之后,现在大约有七十之数——”

    云儿蹙起了眉头,陷入了凝思:“最初在我记忆中,七劫之前那场大劫之后。我似乎放弃了一切记忆,只保留了蕴剑决与天地阴阳大悲赋作为根本。之后轻云剑还有十几任剑主,却从无人能将蕴剑决修至第二重天境界。也从无人,能使我想起这么多七劫之前的事情。”

    庄无道挑了挑眉,这么说来,自己是独一无二么?

    这名唤云儿的剑灵,运道到底有多衰?明明有着两门绝世的功法,却连续十几任剑主,都在蕴剑诀第二重天之前陨落。

    也就是说,还不到筑基境界?

    “蕴剑决,不是这么简单的”

    云儿似知他心意,微微摇头道:“蕴剑决与天地阴阳大悲赋,俱都是魂体双修之法。强大的元魂,才是根本。剑主若不是有着天生战魂,我也不敢在练气境,教授你这两门功决。换成普通修士,即便到元神境界,也未必就能够修成”

    庄无道这才讶然,记起从始至终,云儿对修士肉身就不怎么在意,始终都是强调着元神。

    认为身是渡船,当乘客有了游渡之能,大可弃船而去。

    两人正说着话,云儿却忽的说道:“有人来了”

    话音一落,人就已经不见。而后庄无道就只见不远处,另一个石室入口,聂仙铃刚好推门而出。

    先是杏眼圆睁,难以置信的看着这洞府内的一片狼藉,还有那破损的石壁洞门。聂仙铃完全不知所以,只好疑惑的看向庄无道:“老爷?这是——”

    “练剑时不太小心,没有控住力道。”

    庄无道胡侃着解释了一句。而后就苦笑道:“看来你我是该考虑换一个洞府了。”

    他方才这一剑,绝不止是粉碎那石壁洞门,周围的山体结构乃至地脉,也受到了冲击。此处随时都可能有崩跨之险,不再适合居住。

    与其花费时间整修,倒不如直接换个地方。

    不过这无名山峰不大,已经被离尘宗的诸多弟子,挖得满是坑洞。好地方都已被占去,剩下宜居的地方,已经不多。

    聂仙铃张了张唇,欲言又止,转而失笑道:“我看那河边就很不错可以如半月楼一般,在那附近立一个小楼。”

    她口中说的河是‘丰河乃是松江的支流之一。一部分江水由此出海,一直延伸到东离国境内,与‘离湖,通连。

    只因每年夏天海潮倒灌,松江之水不能出海,才有了这条支系,流往东离地势低洼处,聚水成湖。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