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一四章 生死之别(第三更求月票)

第二一四章 生死之别(第三更求月票)

    “哪怕是筑基修士,也不过如此了——”

    庄无道微微失神,练气境巅峰,最好也不过是百丈左右。一般的练气境,大多数都在七十丈到八十丈之间,甚至还不到这个数字。

    只有一些神念特别强大的,可把灵识覆盖周围一百二十丈到一百五十丈的距离。就如那日庄无道见到的那个同御三口飞剑的散修。

    而筑基境初期修士,则是以三百丈为标准。很少有在进阶之后,超过这个层次。

    二百一十九丈,他的神识魂念,即便与筑基境修士正面硬撼,也不会怎么吃亏。

    庄无道却并未就此欢欣振奋,放松下来。一待自己的神念魂海,在二百二十四丈左右稳定下来。就又转过了注意力,潜神内观。

    接下来是蕴剑诀,这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与《天璇照世真经》这次是否能够突破第二重天。庄无道并不怎么在意,对他战力影响,其实十分有限。哪怕突破的时间晚一些,也能接受。

    然而第二重天的蕴剑诀,他却是志在必得。

    之前开辟伪灵窍,凝聚出那式忄术他体内的剑气,已经增至到十缕。

    庄无道这次先是借助已强横了无数倍神念,不断的对十道剑气冲刷洗炼,再以自身充沛真元气血,使之壮大。

    而后小心翼翼的开始分离,十道剑气中,都抽取出细若游丝般的一缕,然后融合为一。而后又周而复始,每一次,都需花费四五时辰。

    第十一道,十二道,十三——

    当第十三道剑气,在体内自然生成。那本来是在庄无道浑身上下游走的剑气都瞬时一凝,而后就一齐往庄无道的下腹处冲击而去。

    庄无道的只觉自己腹部一疼,生出麻木之感。浑身气脉震荡,气血逆流。

    又数息之后。庄无道更把一口血液吐出,染红了身前三丈。好在此时,他体内的变化,已经初步平复了下来。

    只庄无道的脸上,现出了震惊疑惑之色。此时就在他的肚脐的下方,赫然多出一个不知名的窍穴。

    那十三道剑气,都已经凝成了剑形,仿似轻云剑的模样,在这窍穴之内,整齐的排成了一个圆形。

    十三口剑的正中央,则是一口大号版本的‘轻云剑,。不过却再无以前见到的腐朽之态,在这处窍穴之内,放着无量光华,锋芒尽显。古朴玄奥的禁纹之上,一点点灵光闪动。

    “云儿,这又是怎么回事?”

    庄无道既惊又奇,下意识的发问,却并未得到回复。睁开眼时,云儿显化出的身躯,已不见了踪影。

    庄无道眉头一挑,感觉有些不对。神念探入到自己身后的剑匣,而后就发觉那口轻云朽剑,此时也同样不在匣中。

    “不见了?”

    心中一阵波动,使庄无道几乎心神失守,险些就使魂念无序,真元暴走。

    尽管他初时并不情愿,然而随着与轻云剑相处的时间日后。不知不觉间,这名唤轻云,的剑灵,已经成为他生命最重要的人物,也是他心底深处唯一的依靠。

    不在剑匣,又到底去了何处?自己果然终非是这口神剑之主么?

    刹那的惶恐之后,庄无道却忽又心中一动,升起了一个异想天开的念头。

    莫非这口‘轻云神剑此时已经进入到他的身体之内,就在那处窍穴之内。

    而仅仅下一刻,就听云儿那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道:“剑主凝神,排除杂念剑主忘了,莫非还有那门‘天地阴阳大悲赋不趁此时机,完成这第一决,要更待何时?”

    庄无道楞了楞,就反应过来。皱着眉,继续进入忘我之境,口中轻诵灵言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云儿她还在,确实让他松了口气,然而庄无道心底深处,却对自己能否完成这‘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一决,不抱希望。

    这门功法,他早已有明悟,绝非是气血充足,魂念广大,就能办到。

    不过云儿之言,他已很少会反驳。即便心中不以为然,也会尽力尝试。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

    一道道剑光剑影,出现在了庄无道的心念间,就如以前念诵这‘大悲赋,时的情形一模一样。

    估计这次,他也会与往日一般,念到纵使相逢应不识之时,就难继续。

    “剑主可看清了”

    庄无道讶然抬头,只见那云儿的身影,再一次在他的身前显化。却是穿着一身湖绿色的衣裙,执剑而舞。

    一剑一式,都恰于他脑海内出现的那些影像完美的重叠,完全一模一样。一套大悲剑诀施展下来,无半点不合错漏之处。

    渐渐的演至最后,云儿的剑式,却又忽然一变。似乎将之前的所有剑式,都糅合在了一起,蓦地再一剑刺出。然后那剑光,便有如水银泻地一般,星星点点,漫洒虚空,绝美而又璀璨。只是那剑影飘忽,不带半点烟火气,又给人以虚幻不实之感。

    天人永隔,生死分离,孤身凄凉,一股难以自抑的悲意,自庄无道的胸中涌现出来。

    “这是?”

    庄无道的瞳孔微缩,眼透不可思议之色。脑海之内,亦是轰然炸响。

    以前他总觉的这套大悲剑诀,缺少了些什么。然而当念到纵使相逢应不识七字之后,就再难以为继。

    后面的部分剑诀,也完全无法知晓。

    然而这次见云儿舞剑,却下意识的就感觉,这必定是这套天地阴阳大悲赋第一决的后续,这套残缺剑诀的后续变化

    在他意念之内,那舞剑人的影像,也不再阻止于此。同样如云儿一般,一剑刺出,瞬间十年,生死永隔。

    庄无道也忽而心中微动,福至心灵一般,蓦地长身站起。意念一起,身后的剑匣中锵啷,一声,一口三才玄阳剑顿时飞出,到了他的手中。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

    执剑而舞,庄无道一边舞剑一边体悟。发觉这一次他诵念大悲赋时,与以往完全不同。

    自己的神念魂识,正随音波动,居然还在扩张着,一直到了二百五十丈之巨。

    体内也是一样,每一块血肉,每一块骨骼,五脏六腑,气血髓元,都是规律似的震荡。

    每一次震音之后,浑身都似强化了不少。

    而当念到最后‘应不识,三字时,庄无道目光闪动,而后身周剑影都全数消失,只余一剑往前刺出。

    之前下苦功练习过的那十五个基础剑式——劈、刺、点、撩、崩、截、抹、穿、挑、提、绞、扫、拨、压、拔,此刻在他手中,彻底的融汇为一。

    此时他脑海之内,已经彻底明悟。这是大悲赋的第一决‘生死别这一剑出,不但有着‘生死,之力,更能一定程度,超越时间的束缚。

    十年一瞬,生死两分

    躯体之内气血潮涌,尤其是左腹处,竟然是阵阵轰鸣,一阵绞痛难当。

    庄无道却是义无返顾的,把一剑继续刺了出去。洒出千点剑光,将身前世界,完全笼罩。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势如破竹,一鼓作气,全无滞碍之出。庄无道发现此刻自己的身躯,都仿佛已不属自己所以,只是循着这剑式,不断的变化身影,完全不由自己。

    却听‘轰,的一声炸响,连续两声。一声是这石室之内,一股浩荡无边的剑气才冲出。那前方石壁,连同不远处的洞门,都纷纷粉碎了开来。

    庄无道的这一剑,分明未用半点的真元道力,己身力量也用不到一分。然而那些坚硬的石壁,却瞬时化成了石粉。

    甚至洞门之外,也是一片狼藉。庄无道来不及细望,只见那两套布在洞府之外的‘九宫都天神雷旗阵都已经损毁了至少四分之一。

    而周围一百四十丈内,所有的草木,都全数枯萎凋谢。

    另一声震鸣,则是传自于体内。庄无道可清晰感觉,自己的身躯中,赫然又是一个伪灵窍在打开。

    此处灵窍,竟是异常的宽阔,不但超越了蕴剑决,甚至还似要强出自己的本命灵窍一筹。

    气血真元,俱皆倒灌而下。一个新的玄术神通,正在内中凝聚。

    只是这个过程,庄无道完全不能操控。似乎天地间自有股冥冥之力,在助他塑成这一式玄术神通。

    “云儿,这不觉该给我一个解释?”

    庄无道依稀感觉,自己是否分心,对这一式玄术神通凝聚,完全没有任何的影响,便于脆目视着身前的剑灵询问。

    此时此刻,他也确实是好奇之至。

    “剑主你不是知道了?生死别,是一招剑式的名字。”

    云儿的声音平静,用仿佛看一件艺术品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庄无道。

    “天地阴阳大悲赋,每一诀完成之后,都必定可开一处灵窍,生成一种剑术神通。而这第一诀,就名唤生死别”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