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一二章 伪造灵根
    第十一册新的篇章)

    第一章新的文字

    那人的声音,就仿似打开一个水阀,场中议论之声渐起。多数人的语中,都是含着几分愤然之意。

    “不会是羞于见人?这又何必?谁不知他是五品灵根,又能有多少期待。即便是败给了古月师弟,也是理所当然,谁会笑他?”

    “应该是这两年来,他修为进展不佳?我看他此时也不过练气境三重楼的境界。即便用了敛息术,也不可能一点长进都没有。”

    “灵根暗弱不是他的错,避战就不对了。难道以后的山试与师兄弟切磋较技,他都要避而不战?”

    “也不知是怎的,居然能哄骗了节法真人,收他为入室弟子。”

    “十年内唯一的秘传身份给了他,四十年后,我宣灵山难道真要没落?”

    “此言不错,这次真人也不知怎么想的,居然把他排在玄机子与姬师叔之后。这诸多练气境的师兄弟里面,也只有古月师弟,让我心服口服。”

    “也不能这么说,庄师弟的医术真是不错的。我那朋友,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最后好是被师弟救了回来。”

    “医术不错,那就老老实实当个医修,我们谁不敬重有加?明明资质不够,为何还要占个秘传弟子的位置?我若是他,就该知羞耻才对。”

    庄无道神色平淡,环视了周围人群一眼,目光已锁定住了一个方位,颇有深意看着。那人说话时,虽刻意以术法混淆了方位,却瞒不过云儿的灵识。

    不过庄无道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些许的议论讥嘲,还不至于让他激怒失态,情绪失衡,更不会在道心内留下哪怕半点痕迹。

    他只是感慨,早知宣灵山内的弟子,对他仍有些不满。却不知暗中的潜流,居然是到了这种程度。

    原本这怨气已在化解,可节法将他排在姬师叔之后,成为这是东吴之行的第六位主事之人。却又把矛盾,再次激发。

    摇了摇头,庄无道哑然失笑,便径自行出了人群,往山上走去。

    他实在懒得解释什么,最佳的办法,就是以自己的实力与实打实的战绩,让这些人闭嘴,如此才能心服口服。

    不过此刻,吴焕与古月明的玄术神通都已用罄,庄无道是在提不出与之一战的兴趣。

    而除了这二人之外,场中无一人值得他下场。

    相较这些人的议论看法,庄无道更在意的,却是自己的隐灵根。

    不过就在庄无道,快行至半山腰时。穆萱与莘薇二女就齐齐踩着一口‘赤流金一起御剑而至。

    才一落地,穆萱就是愤愤不平道:“这些人难道都眼瞎了,古月明哪一点比你强?要非是五师叔他故意压制,这一次山试大比,哪里轮到上那个莫问,拿下新晋弟子的首席?”

    “就是我跟他们解释,他们都不肯信。”

    莘薇猛点着头,引得乳波荡漾,随即却又规劝道:“庄师兄你别生气,其实大家都是不知道而已。师兄是能令羽师姐也要自认不如的人物。颖才榜上迟早会有师弟的名字,也迟早会有一日,会令所有人心服口服,名震南屏诸山。庄师兄,他们不晓事的,你千万别跟他们计较。”

    庄无道是哭笑不得,转过身道:“你二人寻我,就是准备与我说这些?”

    这是担忧他负气,与宣灵山一脉的同门疏远?

    穆萱的面色,顿时微显尴尬:“原来师弟你没生气啊?”

    “原来在你二人眼中,我是如此狭隘之人。”

    庄无道摇了摇头,一边继续往自己的洞府方向行去,一边故意做出唏嘘感概之色。

    其实他能生什么气?仔细想想,这群同门对他心怀怨气,也是理所当然之事。真正心怀恶意的其实极少,更多的是对节法真人羽化之后的恐惧,还是对他恨铁不成钢的恼怒。

    只需日后真相大白,就自可化解。自己实在没必要与之计较,也无需去怨恨。

    避开山试大比这件事,既然自己做了,那就不能怨别人说。

    “才不是”

    莘薇亦是俏脸微红,捏了捏穆萱的手心,然后笑问:“听说庄师兄,已经接下了诛杀那头三头鱼鲲的善功?可要我们二人帮忙?”

    庄无道再次回过头,深深看了莘薇一眼:“莘薇你进境不弱,半年时间,居然能以这口赤流金,多搭载一人。神念灵识,想必又已大进?”

    独自御剑飞空,与搭乘旁人飞行,可不是一个概念。多了一倍的重量,需求的真元魂力,却不止多增一倍。

    莘薇一时不明其意,不过也微现笑意:“多亏了师尊指点,这半年时间,修为确实有不小进益。”

    其实是因上次天南林海之事,被凤雪关了足足半年时间。直到近日,在越城有善功可混,才被放了出来。

    半年闭关不出,修为自然是进境不笑。

    庄无道却又询问:“阳湖水深约有一万三千尺,不知莘薇你如今剑力几何?可有避水之法?”

    莘薇顿时面色微变,水中有陆上不同,有湖水的阻力。她引以为豪的御剑术,在湖中立时就要威能减半剩不到四成。展开的神念,也要大幅缩水。

    至于避水之法,有倒是有,却不足以应付那只三头鱼鲲。至于布阵,湖中无依无靠,布阵只会更为艰难。

    穆萱亦是微微头疼,显然也是想到自己的一双鸳鸯紫金刀,可能在水下的威力不减。然而身法挪移却成问题,无法近身,她的刀法再强也是无用。

    二人一起同去,只怕不但帮不上忙,反而是个累赘。

    “你二人的心意,我都知道,也多谢了。”

    庄无道轻声笑道:“不过这一次,还是算了。不会以为,我连一头二阶初期的妖鱼都奈何不得?”

    莘薇连忙摇头,庄无道的战力,她是亲眼见过的。实力超强,天南林海中,正面硬撼二阶妖兽,也能不落下风。

    这一次去诛杀三头鲲,即便不能胜,也能够全身而退,不会危机性命。

    眼看庄无道已经远去,穆萱忽又高声大喊:“庄无道我欠你一次救命之恩,一个人情。日后有要用到我穆萱地方,不管什么事,都可来寻我”

    声传数十里,使山下正在比试较技的弟子,也为之侧目。

    庄无道步伐亦顿了顿,眸中微现讶色,随即就不再停留,走回自己的临时洞府内。

    此时聂仙铃正在闭关,开始冲击练气境界。庄无道没去惊扰,走回到自己了的石室,稍稍调息恢复一番,就开始最后的准备。

    此时室内,有三座炉鼎,分成了三才方位。鼎炉之下,则是由古月家提供的银丝星碳。

    据说是由上千年份的红樱木烧制而成,非普通的木炭可以比拟。如黑玉般质地的黑碳上,有着丝丝点点的银色光泽,故此得名。燃烧之后没有半点烟火之气,火焰呈银白之色,焰中杂质极小,焰力极盛,据说可以比拟一些二阶的灵火。

    这是庄无道因无名山底下并无地火存在,而采取的替代之策。

    而三座炉鼎之内,则分别是万年火梧木心,地心元核,以及独角绿森蚺的三阶蛟筋。

    庄无道坐在正中央处,打出了三朵星焰,使三座座炉鼎下的银丝星碳,齐齐燃烧。

    而后又取出了那株三阶的金菟丝草,由自己的体内引出部分石明精焰的焰力,在配合自己以天璇照世真经招来的星火,开始祭炼。

    三件奇物都可依靠灵火外力,唯独这金菟丝草,乃是核心之物。全以己身之力融入躯体中,效果才能达至最近。

    “所谓的灵根,不过就是人之躯体对天地之灵的吸引,以及人之经络,能容纳包容灵力的程度而已。说它对修士而言至关重要,这句话其实不对。只要能达到合道归元二境的上乘修士,对灵根其实早已不在意。说不重要也不妥,修士若无上佳的灵根,连入门都难。尤其是在剑主所在这天一世界,元灵薄弱,就更显艰难。”

    “所以七劫之前的那些大宗派修士,就已在研究如何弥补灵根缺失之法。我不知那场大劫之后,这些方法有无传下。不过我却恰好知道几种,金菟丝草正是其中之一只因这种灵物的丝叶,甚至可以直接代替人之经脉。七劫之前许多经络破损的修士,都是依靠金菟丝草,继续修行。那时每一株品阶七阶以上的金菟丝草,都可抵得一件仙器的价格,贵重无比。而哪怕只一阶,也价值万金。”

    云儿现身在庄无道的身前,开始指点着他,熔炼这四种灵物的步骤。

    “三品金菟丝草,可以融入你的身体之内,强化经络。三阶蛟筋,则可助你吸聚天地之灵。而万年火梧木心与地心元核,作用则是驻灵,为你容纳土木二元之灵此外木生火,土生金,融练这两件灵物之后,体内自然就可生成金元与火元灵力,使你金火二系的灵根,也大幅提升。所以每一种灵物都不可缺失,每一个步骤,都不能有失误。”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