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一一章 万事俱备(第三更求月票)

第二一一章 万事俱备(第三更求月票)

    直到从百兵堂中走出时,庄无道依旧无法将那波动起伏的心绪,压制下来。

    兴奋难以自己,庄无道只能死命的板着脸,以免喜形于色,失态于人前。

    “云儿,这枚地心元核,可足够了?”

    “绰绰有余,也出乎云儿意料。”

    剑灵的语间,也含着几分欣然之意:“三阶上品,这是最上等的地心元核,刚好与那一万二千年梧桐木心搭配。天品灵根,已十拿九稳。”

    “那么这伪灵根,我该如何开始融炼?”

    庄无道深深一个呼吸,语中的焦迫毫不掩饰。

    土木二系的天品灵根,不止是他日后修行,会更为迅速。此时的修为,也将突飞猛进。

    光是能将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天璇照世真经与蕴剑诀,这几种灵修功法,一举突破至第二重天境界,就已使人迫不及待。

    “不急”

    云儿的声音,依然淡然宁远:“万年梧桐木心与地心元核的品阶太高,如此一来。剑主体内的金菟丝草,品阶就有些低了。要想万物一失,最好是再寻一株,同样需三阶上品——”

    庄无道闻言,反而是轻松了一口气。

    三阶上品,若是其他的灵珍,他会感觉为难。但若只是金菟丝草,这种对修士而言,并无太大用途之物,却是极易寻得。

    他现在不止能动用离尘宗在东吴境内的资源,便是北堂家与夏家的人力,亦可支使。

    估计最多两三日,就会有结果。而且价格方面,也绝不会昂贵到让他承受不起。

    接着下一刻,就又听云儿嗯的一声,发出了一声惊咦。

    庄无道眉头一挑,奇怪的询问:“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妥?”

    他此时是患得患失,生恐自己炼制伪灵根之事,会有什么差错。

    “不是”

    云儿沉默了一阵,就再次语气怪异道:“我方才感觉,有人似在窥视少主。不过极其小心警觉,我才刚发现了些许端倪,那人就已收束住了神念。”

    “有人神念窥视?”

    庄无道想起那日从天南林海回归之后,王绝的提醒。不禁冷笑出生,若不出意料,应该是同一伙人。

    居然千里迢迢,又追到了此间——

    王绝曾言,这些人应该来自北方,那么除了太平重阳与沈家之外,就再不会有别人。

    ※※※※

    搜寻三阶上品金菟丝草的时间,比之庄无道想象的要长些。直到四日之后,才有北堂家的部属,在越城东南一万七千里外的程国京都,寻到了一株。

    好在此物送来越城的过程,却是顺风顺水,北堂家甚至为此,重金请动了一位筑基修士,以二阶灵舟专程送货。两日之后,这株三阶上品的金菟丝草,就已到了庄无道的手中。

    不过他也为此,支付给北堂家高达二百枚的二阶蕴元石。

    北堂婉儿虽说北堂家的人力物力,他都可以动用,却并不意味着,他动用之后无需付出代价。

    庄无道反而颇是欢喜这种合作方式,彼此各取所需。事了之后,也不会再有什么牵扯。

    此时所有一切,都已准备就绪,便连融炼伪灵根的地点,都不用发愁。

    出发之前,离尘宗为他们考虑极其周到。因这数百宣灵山的精华,都可能要在此常驻一年之久。未免影响修行,苏秋来时就带了一座‘两仪内景地阙九宫阵,。

    只需寻一个地势上佳,灵力较为浓郁的所在,将这‘两仪内景地阙九宫阵,布下,阵法就可自行抽取附近的灵力。两三年内,此处的灵力浓度,都不会比离尘本山稍差。

    此外还有着一套‘九宫都天烈火无量阵据说是‘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的微缩版本,可谓是攻防俱佳。便连元神修士攻打,也可抵御一两日时光,撑到门内元神真人到来。

    苏秋最后将这两套阵法,都定在了距离越城南面,六百五十里处的一座无名山峰上。

    此处对于凡人军势,可能不算什么险地。然而在修士眼里,却真真是地控要津。

    通过此处地脉,可操纵周围五千里范围内的元气变化。距离东离国,也刚好不远不近。

    既不过份刺激移山宗,又可为那定海公许维,提供足够的支撑。

    庄无道这几天,也在这座无名山峰的半山腰处,选了一个石质坚硬的所在,开辟了一座临时洞府。

    不过是两人高,大约二十丈大小的山洞,内中开了四五间石室,供他与聂仙铃起居。洞外则布了一座普通版本的九宫都天神雷旗阵,也算是‘九宫都天烈火无量阵,的子阵之一。

    拿着新到手的金菟丝草回到无名山,庄无道便听到一片的叫好声,在山下轰然震响。

    引得庄无道讶然望去,只见一大群修士,围在那山脚处。远远的看不清楚,不过他的灵识却能感应,是古月明与吴焕二人正在人群中央斗剑。

    庄无道挑了挑眉,也颇感好奇。走入到人群之内,只见此刻古月明施展的,正是那式清风霁月,。

    整个人浮在高空之中,一道道青色剑气,无穷无尽般劈斩而下。而吴焕则在下方,不断狼狈躲避着,全无还手之力。

    庄无道只看了片刻,就心中微惊。古月明的这一式命无双。已经与两年之前,不可同日而语。

    每一剑出,都是手下留情,却又能恰好预料到吴焕下一步的动作。在尽量不伤人的同时,也使吴焕不能有反击之力。

    每一道清风霁月剑气,更是控御自如,如臂指使。回环斩击,莫不听从其

    剑气之凌厉,更已胜过两年前的十倍

    两年前若是换作此时的古月明,估计他即便把牛魔乱舞施展出来,也是毫无用处,必死无疑。

    震撼之后,庄无道却又微微一笑。两年时间,进步的绝不止是他庄无道一

    剑术上有如此进境,怪不得此人能够强闯过第二条道业天途,在山试大比中名列前茅。便连北堂婉儿,也惜败在其剑下。

    吴焕似也自知对手确是留了许多余地,自己绝非对手。他的命无双空极虽也同样是三品级的玄术神通,却完全无法近古月明之身。

    又闪避了片刻,吴焕就果断的弃剑告负,略含不甘道:“古月师弟当真是好剑法,你们这套家传的‘月神剑,也果然神妙,我吴焕不敌。不过你要知晓,今日之败,却非是我剑术弱于你。待得你我皆能御剑飞空时,你我再来比过

    “吴师兄此言不差”

    那古月明从空中缓缓落下,极有风度的笑着:“我家的‘月神剑专以剑气伤敌。筑基境之前,确实优势不小。今日之战,是我占便宜了。若只论剑术,吴师兄可能还胜我半筹。就如师兄之言,待得筑基境之后,你我再来战过

    吴焕双目微眯,而后点了点头,哈哈大笑着把剑收起:“你这人是很不错,日后可常来怒涛阁寻我,我吴焕认了你这朋友”

    怒涛阁,正是他在离尘本山的居所。

    “能得师兄为友,是我古月明之幸。”

    正说着话,古月明的视角余光,突然望见一人,顿时眼神一亮:“庄师兄,自两年前越城一战,古月明败北之后,一直想与师兄交手一次。不知师兄这几日,可有空暇?”

    他的玄术神通,已在与吴焕交手之时用得差不错。要再与庄无道斗剑,就至少需等到明日。

    随着他的话音,在场诸人都把目光纷纷投望了过来。其中不少,都是兴致大起。

    庄无道顿觉头疼,有些后悔自己,来看了这场热闹。他心中也是意动,能与古月明这样的剑术高手切磋一番,对自己的剑术修行,确实颇有些好处。

    不过仔细想想之后,庄无道还是果断的摇头:“还是算了,我最近实在抽不出空暇。要切磋斗剑的话,等过一段时间,择期再战——”

    这是语出至诚,最近几日,不但要着手塑造融炼出自己伪灵根,还有那只为患阳湖周边的三头鲲,需要尽快解决。

    除此之外,还有那些暗中窥伺的北方来人。也是如他肉中之刺,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依他之意,二人斗剑之期,最好是选在一个月之后最佳。待他处理玩这些事情之后,心中再无挂碍,便可领教古月明的精妙剑术。

    然而庄无道还没把话说完,人群中就人阴阳怪气道:“择期再战,莫非又是在推托?身为秘传弟子,已经避开了山试大比,我宣灵山也没人说你什么。如今关起门来,师兄弟之间切磋,你也欲避战不成?”

    那声音也知从何处传来,四面八方都有。在场之人,包括吴焕古月明在内,都是深深皱眉。皆神色不悦,不齿其人。

    不过也有不少人,对这句话颇感认同,小声纷纷耳语着。庄无道神识灵敏,就亲耳听到附近一人在小声咕哝:“身为宗门第八秘传,节法真人座下第七弟子,却连与同门一战都不敢,确实是太不像话”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