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零八章 灵国天机
    这三阶上品的地心元核,对庄无道而言实在太过重要。即便去了越城,也未必就能够顺利寻到。

    所以无论夏苗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他都会仔细考虑。何况对方此时提出,并不是什么让他十分棘手之事。

    “庄兄一诺千金,我自然是信得过的。不过——”

    夏苗又语气一转:“除了此二事之外,还请庄兄,另外再应承我三个条件。日后夏家若有求到庄兄时,庄兄绝不能推拒,仅限这三次”

    “三次?”

    庄无道皱起了眉,这就有些过分。即便他对地心元核再怎么心切,也不可能任由对方挟制。

    不过做生意,就是要讨价还价。

    “只有一次需得是我力所能及之事,且不可违逆庄某的本心。夏兄若觉吃亏,那也就不用再谈了。”

    “一次么?也好,就如庄兄之言”

    夏苗并未坚持,反而欣然道:“这桩生意,就算是成交了。不过若日后如有人,对我夏家的生意下手,庄兄若能力所能及,就绝不可坐视”

    庄无道不禁奇怪,他还以为夏苗,会再还价的。其实今日,夏苗肯拿出一枚三阶上品的地心元核,请他回护夏氏,就已使人惊奇万分了。

    知晓他正在寻觅地心元核,倒不奇怪。宏山集内的几十家集市座商,他都已经打听遍了。只要稍稍有心,便可知晓。

    真正奇的是,夏家为何会特意去搜寻此物?

    地心元核在普通修士眼里,或者只是一件普通的灵珍,只能用来炼制元磁之器或者布阵。

    然而品阶极高,即便是送给金丹修士当礼物,也不算失礼了。

    手中有这样的宝物,那去求苏秋师兄与另两位金丹修士,岂不更强得多?

    庄无道也绝不相信,夏家高价购得地心元核,只是一个巧合。更像是这夏苗,有意为之。

    微微犹豫,庄无道还是忍不住询问:“夏兄,你们——”

    “我知庄兄,是有何事问我。”

    通音螺中,夏苗的声音,显得意味深长:“庄兄莫要惊奇,我夏家另有渠道,知晓些庄兄的根底,所以才愿下重注,只为与无道你结个善缘,以求日后回报。所以庄兄,实无需太过惊奇。还有那枚地心元核,此时就在我父手中,庄兄到达越城之后,就可到手”

    庄无道并未能与夏苗谈太久时间,这次的灵骨宝船,由三位金丹修士一起催动,又投入了不少蕴元石。加速极快,一刻时光,就已飞离出南屏山脉七千里之外。

    而距离翠云山,则已近万里,通音螺内再无声息。

    庄无道皱着眉,把身侧的音螺收起。而后就站在船栏边,若有所思的看着下方景色。

    夏苗说夏家另有渠道,难道说,是对他的根底,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今日的夏苗,真使人受宠若惊——

    就在同一时间,翠云山之南七百里处。一座位于森山密林中的小楼内,夏苗同样收起了手中通音螺,面上微含笑意,神情喜悦欣然。

    在他身旁,一个满头苍发的老者,却是满眼的疑惑不解:“少主,这个庄无道,不过是一个五品灵根的练气境而已。即便是身为节法真人入室弟子,未来也不过是筑基境的前程。就真值得我夏氏,在他身上下如此重注?为叔实在不解。”

    “叔父你不是不解,而是不满吧?”

    夏苗似笑非笑的,斜视了老者一眼。这其实是他的族叔,名唤夏淳,以一介普通仆人的身份,跟随他至离尘本山。

    他身份颇有不变,大部分精力又需用在修行上。所以夏家在离尘宗的一切生意,都是由他的这位族叔主持。

    夏淳不动声色,他确实是在不满。之前夏苗说要购下那枚地心元核,他原以为,是这位少主另有用途。绝不曾想到,是为那庄无道。

    夏苗见状,神情亦严肃起来:“你该知道的,我自小时就有一项异能,这双眼能够看到不少人的气运走势。”

    与其让下面的人猜测生怨,最后把事情办砸。倒不如一开始,就把一切缘由分说明白。

    “少主是说?”

    夏淳不禁动容,夏苗那双,他自然是心中有数。

    早在十年前,这位夏家少主,就断定了越城必有大变,言道古月家诸人皆有杀身之祸,势力必会大幅衰落,而北堂氏则趁势而起。之后果然就如其所料,百兵夏氏也因此受益,实力大增。一跃而起,成为能与北堂古月,相提并论的世家。

    不过使用,也是代价惨重。十年前的夏苗,每一次为人窥查气运,身体就会更虚弱一分。严重时,甚至差点夭折。

    直到机缘巧合,遇到一位金丹散修,将这不知底细的,以术法封印镇压之后。夏苗的体质,这才慢慢的好转。

    可按那位金丹散修之言,夏苗损伤的其实不止是身体,更有寿元。比之正常人的寿命,已经少了十分之一。

    之后的夏苗,轻易不再动用,转而专攻星命术算之学,且已小有成就。

    谁又能知晓,百兵堂夏氏一族的公子,其实最擅长的,是术算之道?推算料事,不能说无有不准,却总能依稀窥测到一些人的命格与未来之事。

    而能让夏苗不惜消耗寿元,也要动用那双之人,这么多年来,也只寥寥几人。

    莫不是势运厚重,未来可能有大成就者。

    “两年前,我曾为他推算命格,料定了他与古月明一战,该是必死无疑。反而是退出大比之后,可能会有大成就。最后的结果,想必你也知道?”

    夏苗笑着道:“原本一次命格推算有误,也算不得什么,此事常见,哪怕再高明的术算大家,也不可能真正料事如神。再之后,我又为他演算运势,认为是潜龙在渊之势。何为潜龙?不能趁势而起,只能继续游于深渊,待时而动,是谓潜龙在渊。可最后,还是出我意料,庄无道被节法真人收录。成为离尘宗仅有的九十九位秘传弟子之一。我曾为他一共推算了四次命格,都未能准确料中。直到半年前至节法真人处听讲时,我实在好奇,忍不住用了这双眼,远远看了他一次——”

    说到此处时,夏苗的眼眸里,已全是迷幻震撼之色。

    夏淳已听得入神,心内也在好奇,自家这位少主,到底在庄无道身上看到了什么?

    “我在命术上的修为有限,实在看不出究竟”

    夏苗的话语出人意料,然而紧接着却又悠悠道:“然而昔年我这双眼观人之运,练气境中,哪怕修为最强,灵根最佳者,气血精芒也不过只高约三尺。哪怕如莫问李昱者,亦不过稍强一线。只有此人,却是独独能达五尺。更魂透紫芒,使人不知究竟。”

    夏淳楞住,夏苗说的根本就不是庄无道的命格,而是指的修为灵根?

    言中之意,是指那庄无道的实力,此时尤在身具超品灵根的莫问李昱之上

    ※※※※

    中原,大灵国,灵京城北距离皇城四十七里处的一座楼阁。

    距离此处不远,是一片宽阔的平地,南北约有二十里,东西亦达十七里之巨。而最中央处,赫然有一座巨大的石堡垒耸立。高达三百丈,宽亦有二百丈之巨,雄伟巍峨,似一座小山。

    而在石堡之外,还有一个外城。城墙亦高约五十丈,如一条玉带般,将石堡环绕之内。

    石堡之内无人,外城墙上,却是有无数的甲士兵马镇守。更有层层叠叠的禁阵,防卫森严,较之大灵国的皇宫,还要更甚几分。

    而玄节此时,就正立在这间楼阁的凭栏处,远远向那巍峨石堡望着。

    对面的城池,名唤‘天机是天机之城。而那石堡之内别无他物,只有石碑,一座高约三百丈,非金非玉亦非石的石碑。

    也是一张使得天下宗派散派恨之入骨,又不得不依赖有加的榜单。

    远远可以望见,有无数修者,正从那外城门口中出入。大灵国并不禁天下修士使用查询,然而每次出入此地,却需交纳两枚三阶蕴元石。

    三阶的蕴元石,已非是修士常用之物。可即便如此,这天一诸国的修士,对这天机榜也依旧是趋之若鹜。

    大灵国每年依靠这座三百丈石碑,赚得盆溢钵满。只依靠天机榜的收入,就供养着超过三十位的金丹修士。于是这天机城,被视为大灵国的根本重地,重要程度甚至超越了皇宫。

    甚至由此滋生了一个副业,天机城外就有许多人专营一项生意。为远在几万里外的修士又或者世家,查看一些人的排名跟脚,从中赚取佣金。

    玄节在这天机城外定居的目的,与这些人差不多。不过并不受旁人雇佣,而是受离尘宗遣派在此,专为离尘宗处理一切有关天机榜事务。

    时刻关注天机榜前七百位的名次变化,还有那颖才、通玄、术道,武极,剑修几个衍生副榜的最新榜单。甚至还负责将离尘门内送来的弟子精血,主动滴入到那座石碑之内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