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零七章 地心元核(第三更求月票)

第二零七章 地心元核(第三更求月票)

    云灵月最后又交代了一句‘然而这次也不可大意轻忽,之后,就令殿内几人又各自散去。

    庄无道走出了传法堂,感觉那古月明似欲对自己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他心中有数,知道这位古家少主,多半是欲与自己和解。

    古月明拜在了六师兄灵华英门下,又有节法与云灵月二亲自指点。在宣灵山的地位,已经是仅次于他,进入节法一脉的核心。

    所以这一次,云灵月才会将之留下,一起参闻机要。而此番诸多宣灵山弟子聚众前往越城,对于古月世家,也颇有不少需要借重处。

    若换成是秦峰,估计会毫不犹豫,主动接过古月明递过来的橄榄枝,一切以利益为上。

    庄无道却仍有着几分心结未解,没等古月明说话,就已御磁而去。

    之前不久,双方还是必欲除之而后快的死敌,现在却是同门,庄无道实在难以接受。彼此不再为敌,已经是极限,再要似好友一般相谈甚欢,却多少还需一个过程。

    回至半月楼,庄无道就开始着手准备。他本就准备好了要下山,所有丹药灵器之类,都已周全妥当。

    所以唯一要安排的,只是聂仙铃一人。这次前去越城,只怕要费时一年之

    虽可将她托付给云灵月,然而真正让庄无道放心不下的,却是聂仙铃的病情。

    一年时间,足可发生无数意外了。聂仙铃的三寒阴体,随时都可能爆发,没有他提供的丹药与金针刺穴之法压制,一次就可能要了她的性命。

    庄无道心中不禁暗自叹息,秦锋在分别前曾特意交代他,要慎择道侣,不可轻易付出真心。

    然而自己,却没能真正做到。分别还不到两年,就已多了一个累赘了。

    仔细思索了一番,庄无道还是将聂仙铃唤到了身前。

    “这次我因公事,被宗派遣往越城,可能要在那里停留一年之久。你是欲随我同往,还是暂住司空师兄那里,等我归来?”

    聂仙铃惊异的眨了眨眼,就毫不犹豫道:“仙铃自然是跟随老爷,老爷去哪,仙铃就去哪。”

    庄无道目光变幻,而后却是不置可否道:“你先别急着答应,留在离尘宗,胜在安全无虞。反而是随我前往越城,有不小的风险。你若有一日,成了我的累赘拖累,我绝不会为你费什么心思。而我若有什么危难,第一个牺牲的,便是你聂仙铃。明知如此,你还欲与我同往?”

    那聂仙铃愣住,而后嫣然一笑,却竟是不答反问:“老爷,可是仙铃的病情,已经很不妙了?”

    庄无道皱眉,心中暗赞,这女孩真是再聪慧不过。确实不妙,聂仙铃的不灭火身,已快完成。距离练气境界,只差半步。

    然而也正因此,此刻体内的情况极不稳定。是他屡次以小还阳针法,配合丹药针法调理疏导,才没发生意外。

    可一旦他不在了,这聂仙铃的未来,多半境况堪尤。

    “铃儿明白的,老爷可能是世上,唯一会担忧铃儿,会对我好的人了。”

    聂仙铃笑容依旧明艳,含着感激之意:“若有什么意外危难,铃儿可能连累到老爷了,铃儿定会自我了断,绝不会成为老爷的累赘”

    尤其是最后,几乎一字一句,饱含决意,眼神亦不曾有半分犹疑闪烁。

    庄无道哑然无语。心中即觉轻松,又隐隐为这聂仙铃心疼。不止怎的,胸中是闷闷不乐。直至第三日,随着众人一起登上灵骨宝船,也一直不能释怀。

    聂仙铃却不在意,反而对这艘以妖兽之骨制作的宝船,颇觉新奇。似好奇宝宝一般,在船上四处走动着。

    而此时庄无道,也远远望见一只红箭,正自云层中飞空穿梭而至。看方向,应该是来自于皇极峰。

    “北堂婉儿?”

    庄无道打开了通音螺,也没等多久,就听到了北堂婉儿的声音:“这次离城挑选精英弟子前往东吴,无道你也入选了?听说还是这次离尘一脉主事人之

    “婉儿你的耳目神,可一向灵通。”

    庄无道这句话,并非称赞,而是讽刺。距离当日的议事,已经早过了三日之久。北堂婉儿直到这时才知晓,实在谈不上是消息灵通。

    然而考虑到最近北堂婉儿,一直都闭关不出,也不是那么使人惊奇、

    “既然说一个也字,那么婉儿你多半也被皇极峰选中了可对?”

    “正是本来是在闭关,参修第二重天的仙影浮光,直到昨日,总算勉强修成。昨天才刚一破关,就被赤灵子师尊临时选入。也才知道东离国内变乱之事。”

    说到此处,北堂婉儿的语气,又显得犹豫了起来:“那古月明,无道你是否可帮——”

    果然是为此事么?

    庄无道心中了然,而后未等北堂婉儿说完,便摇了摇头道:“他也在此次南下的弟子的名单之内,云苏二位师兄,对他颇为倚重。毕竟古月明,他也是我节法一脉弟子。”

    对古月明仍存有心结是一回事。是否帮着北堂婉儿,针对古月明与古月家,又是另一回事。

    他已然从越城那个漩涡脱身,地位超然,没道理再卷入进去。

    不过婉儿她,居然已经把仙影浮光,修炼到第二重天境界?这个昔年越城第一天才,果然是天资聪颖,不同凡俗。

    要知灵根只与真元积累,及修为境界相关。而在功法层次,悟性却是至关重要。

    自然,悟性即便再高,要把仙影浮光突破至第二重天境界,本身也需有些根基。

    那北堂婉儿,此时多半已六重楼之上的境界

    半年闭关,果然是实力大进了。听说山试大比时,北堂婉儿曾受挫于古月明剑下。此时对她的刺激,看来确然不小。

    “嘁我又没让你与他为敌,我只是担忧他借宣灵山之势,另有所图”

    北堂婉儿一声嗤笑,略含不满,随即就又凝然道:“那就再做个交易,你去越城之后,我北堂家一切的资源人力,都可暂时供你驱使。只要不过份,任何要求都可答应。作为交换,古月明若欲针对我北堂家时,无道你需出面回护

    “一切的资源人力?”

    庄无道陷入凝思,他不会以为北堂家,可以任自己予取予求。所谓‘不过份也就不过是一些泛而泛之的事情而已。

    不过北堂家,毕竟是越城第一世族。在越城附近及松江流域,势力雄厚。

    只是为自己提供消息情报,就是一个不小助益了。尤其是寻觅地心元核之事,正需借重。

    “若只交易的话,可以”

    庄无道点头,双方这是互取所需,不欠人情。越城之事了结,彼此就无什么关系。

    其实还是以他这边吃亏居多。要护住北堂家,必定会与古月明发生龃龉冲突。

    然而对于北堂婉儿,庄无道却不算太多做计较。其实也是他心里,对北堂婉儿仍感觉亏欠。

    若非这女孩,自己怎可能有这一步登天,成为离尘宗秘传弟子的机会?

    当初北堂家虽使人失望,然而严格说来,也确实完成了对他承诺。

    双方间的因果,正可借这次越城之行,彻底了结。日后他庄无道,只需视北堂婉儿为友便可。

    与北堂婉儿说话,夏苗又接踵而至,同样是用通音螺传音。言语简洁,却声含苦意:“果然这世间,多有出人意料之事。这次庄兄前往越城,不知能否代夏苗,回护我族一二。”

    “这个——”

    庄无道把声音刻意拉长,以显出为难。夏苗不是北堂婉儿,他与夏家也没什么交情,实在没必要为夏氏出头。

    “我也知庄兄会为难,不过我已求助于多人,都被拒之门外。最后时刻才来寻你,如今庄兄已是唯一希望。”

    那夏苗一声叹息,然后又轻笑道:“我夏家最近寻得一物,花费十三万七千两黄金,另加三千二品蕴元石,方才拿下。此物对别人而言,不过是一见泛泛之物。可对于庄兄而言,却定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奇珍至宝”

    庄无道被提起了兴趣,好奇道:“到底什么东西?能使我视为至宝?”

    “地心元核”

    夏苗一字一顿,然后又加了数字:“此物乃三阶上品不知庄兄,以为如何?”

    三阶上品,地心元核?

    庄无道微微失神,感觉自己是如置身梦中。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就这么轻易到手了?

    三阶上品——他前往越城,期待的最高品阶,也不过只如此而已。

    身后的轻云剑,此时亦发出一阵微热之感,显然也已听到了夏苗的言语。

    庄无道也随即清醒了过来,没半点犹豫道:“可以护持夏家么?我会尽力办到。”

    那夏苗却又笑道:“我夏家为这地心元核,足足花费了十分之一的积累,所求可不仅仅只是为家族安危。庄兄可还记得,一年半之前,我向你提议之事

    “夏家还是欲把你们的百兵堂,渗入到离尘本山?”

    庄无道微微头疼,却终还是无奈道:“夏苗你赢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