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零六章 东离乱局(第二更求月票)

第二零六章 东离乱局(第二更求月票)

    然而东离国,早在千年前就是移山宗的根基之一,绝不会轻易放弃。

    所以任何人都不会想到,这位东离国的定海公,会选择如此激烈不智的方式。

    无论是想办法谋朝篡位,还是直接与东离王室及移山宗谈判裂国,都远好过现在。

    “肃静”

    云灵月敲了敲身测的铜铃的,使讲经堂的纷纷议论声,再次安静了下来。

    “此次事涉我宗在东南大局,关系重大,然而宗门对你等并不强迫。此次坐镇越城一年,筑基境与真传弟子,都可获甲等善功两次。普通练气境弟子,则为甲等善功一次。若有战事,胜则善功翻倍,败则善功增加一等。若能拿下移山宗弟子人头,则战功另行计算。是否前往,可全由尔等自决。若然不愿,可自行退出殿外,以善功抵扣这次缺席即可。”

    殿内诸人,都是面面相觑,虽都是满含不解疑惑,却没多少推拒的。

    只有寥寥几人,可能实在是有事抽不开身,又或者其他的缘故,陆续退出了传法殿。

    都知这次的回报如此丰厚,也通常意味着凶险。然而云灵月召集的,几乎都是宣灵山一脉,最有前途的弟子,其中必有玄虚。

    大约又片刻之后,云灵月就满意的一点头:“无人退出?那么人选就这么定了。此番前往东吴,苏秋师弟也会领二位金丹长老前往。所以一应事务,都由苏秋师弟负责。若三位金丹不在,则以玄机子与姬奇武为首。而若他两人也因故不能理事——”

    说到此处时,云灵月往庄无道看了一眼:“则我宣灵山诸人,以庄师弟为首”

    庄无道楞了楞,微觉意外,让这数十筑基修士,听己之命?他这云师兄现在真是神智清醒的?

    周围诸人,也纷纷把视线投了过来,多数人都是眼含异色。

    玄机子与姬奇武二人,都是筑基中期。一为金丹弟子,一品灵根,只因其师尊早逝,才未得真传之位。不过却得节法看重,常年指点,一年多前进入筑基境中期之后,顺利取得了真传弟子身份。是宣灵山筑基境,战力最强之人。

    另一位姬奇武,则更是传承自数百年前另一位元神的嫡脉,也使人心服口服。

    可这最后以为,却实在出任意料。

    庄无道此时在离尘宗内的名声还不错,然而却是依靠他的一手医术得来。

    尤其在魔毒魔功方面,确有奇才,已经有好十几位被人断定必死之人,在庄无道手里起死回生。

    所以宣灵上下,都对庄无道感观甚佳。大多人都不知自己,未来是否有求到半月楼的时候,故此平时也颇给庄无道几分颜面。

    然而却并不意味,诸人就对庄无道真正敬服有加,甘心俯首帖耳,听顺其命。

    在绝大多数离尘弟子的眼里,这个节法真人最后一位入室弟子,是那种未来没可能有太大成就,对自己也不会有什么竞争威胁,却又颇有些用处的人物

    所以云灵月之言,也同样让在场大多数人都略觉意外。而此时殿内,已经有好十几名筑基境与真传弟子,都眼透不满之色。

    “这是节法真人的法旨,尔等南行,一切需遵从这六人之命。若然不遵,则可视为退出。宗门规法,练气境弟子不遵上命,罚善功三千。筑基境则增十倍,削去三万善功抵罪。此外若有临危不战者,你六人皆可不问因由,当场斩之宗门执法戒律二堂,就是为汝辈而设”

    云灵月的短短的几句,就把骚动的讲经堂,再次镇压了来。

    庄无道亦双眼微阖,恢复了平静。方才云灵月之言,固然使人吃惊不小。然而细细一想,有三位金丹顶在前面,之后又有玄机子与姬奇武二人。无论如何,指挥此番战事之人都轮不到他。

    可能也是相同之了这个道理,不止是那些练气境弟子,都恢复了寂静。便连那些心存不满的筑基境,也都不再开口质疑。

    诸人关注的,反而是后面两句。离尘宗内,执法堂负责侦捕缉拿,戒律则负责定刑惩戒。前者如今由绝尘峰掌握在,戒律堂却是由节法真人师弟明心子,担任堂尊之职。

    云灵月语中分明是杀气森森,绝非是应付之语,警示告诫的意味十足。

    “三日之后出发,乘坐灵骨宝船南下。除了我方才说的苏师弟四人之外,你们都可退下去准备了。月明,你也留下”

    诸人纷纷起身离去,不过片刻。这讲经堂的主殿内,就再次空落了下来。

    待得殿内再无他人,玄机子却是第一个开口,满脸疑色:“师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离国定海公许维,一向都与移山宗交好,是移山宗的北方屏障之一。这一次,为何会突然倒向我离尘宗?其中莫非有诈?”

    云灵月并不正面回答,而是语气古怪道:“并不是没有缘由,我也是不久之前才知道的消息。大约十七日之前,离国前代国主姜羽,已经成功突破金丹境界,成为东离国内,第二位金丹修士。”

    玄机子顿时眼透了然之色:“原来如此,是自觉篡国裂土都无有希望。这位定海公,才欲自立为王,倒向我离尘宗?”

    若是普通的王室,即便有一位金丹修士,那许维估计都不会选择如此激烈的方式。然而离国王室,在移山宗并非是没有根基。离国最早的几代王族,甚至可算是移山宗的奠基人物之一,在移山宗内,势力雄厚。

    定海公许维能够一直隐忍不发,一直等了百年都未向东离王室下手,就因此故。只是慢慢在消磨姜氏在移山宗内的势力,然而随着王室一位新晋金丹出现,一切谋划都成泡影。

    苏秋则是一声冷笑:“他也是被逼无奈,若不能在此时自立,待得东离王室稳住了局面。许维手中那七十四万兵马,十七州之地,最后还能剩下多少?许维在时,许家或者还能继续煊赫。可若然那许维有什么万一,而许家又无新的金丹出现,则必全族覆灭,离国再无许氏立锥之地。所以机不可失——”

    “可我总觉得,此事太过突然也极其不智。”

    庄无道突然开口,使苏秋玄机子几人,都为之一楞。

    而被在场几人注目之后,庄无道也依然无半点怯场不安,面色平静道:“我离尘宗强在后劲十足,不出三十年,又有一批金丹甚至元神真人出现。故而利不在速战,侵吞蚕食才是上策。为何要为一个许维,更改我宗方略?那十七州之地,也不过两千里地域,对我离尘而言,当真就如此重要?”

    “庄师叔之言,也正是我想说的”

    古月明亦是紧随其后,眉头深深皱起:“据我所知,那许维的治下,虽有不少资源。然而没一样,是我离尘宗缺乏急需之物。似移山宗这样的庞然大物,贸然掀起大战,只会损伤惨重。我离尘宗后劲绵长,时间拖延越久,就越是有利于我宗,绝不能急于求成。所以弟子以为,东离之变,我宗大可不必去理会”

    苏秋被二人反驳,眼里却非但不恼,反而是现出了几丝欣慰喜意。

    宣灵山一脉自从灵华英重伤之后,就一直给人以人才凋零,正在衰落的印象。

    然而在后辈弟子中,却真有不少天纵英才,可堪造就者。

    这古月明就不用说,便是最使他不满的庄无道,也使人眼前一亮。光是这见事明白,不贪小利这一点,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上。

    这么一想,节法真人将庄无道列在他们五人之后的安排,也就不是那么的难以接受。

    “你二人都很不错,其实真人他也是这个意思。没必要为了东离之变,乱了自己的步调。”

    云灵月亦是欣然一笑:“所以这一次东南之行,尔等只需在越城坐视便可,无需理会太多。宗门排遣精英弟子与众多金丹南下,只为造出声势,牵制那移山宗一二。那许维能够成事,自然是好,我离尘乐见其成,若是不能,也无所谓。”

    姬奇武的目光闪动:“所以那许家最后是胜是败,是死是活,都无需去管,不用理会?”

    “正是这个道理”

    云灵月毫无犹豫的点了点头:“胜负死活都不用理会不过若有可能,最好还是将那许维与许家之人从南面接应出来,以留待日后。这可是一个不小的筹码”

    有了许维与许氏,离尘宗就有了把势力扩入东离国内的道义与口实。

    道义这东西,并非是全无用处,多少可以消减些其他宗派,对离尘宗大肆扩张势力的反感。

    庄无道再不插言,心中却是无数的念头纷闪而过。感慨坐在此处之人,仅仅三言两语之间,就定下一个庞大世家的兴衰。

    越城与东离毗邻,距离一千七百里,水系相通。而东离许氏,即便对于雄据越城的古月北堂两家而言,亦是一个庞然大物。

    其族虽不在吴国,然而许氏的一举一动,都可能影响到越城任何一个世家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三千年世家,此时却已走到了尽头。

    也怪不得云灵月会着急这诸多精英弟子,既然只为造出声势,那么这一次他们,根本就是去越城混些善功,没半点的风险。

    正心中叹息着,庄无道却忽觉一道视线,正向自己望来。庄无道转过头,只见那古月明此刻,也同样是眼神复杂。

    庄无道不禁失笑,这古月明只怕同样也在感慨。不过相较于自己,这古月明又多了一层兔死狐悲之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