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零五章 突如其来
    那明功道人的面色,一时间忽青忽白,冷冷的盯着庄无道:“你想做什么?挟怨报复,是宗门大罪”

    庄无道却无声一笑,根本就没去搭理的兴趣。

    在千机楼的第二层,一个丙等的善功大约在五千到一万之间。可能是五千,可能是一万,这就是善功堂的权责。

    甚至若对千机楼评定的善功等级不满,可以直接打回,要千机楼重新勘查

    这种事情,可以做却不绝可以说。庄无道径自走开,看着其他的告示榜单。一路看着,最后在一面全是紫色告示的木牌之前停下。

    甲为紫色,乙为金色,丙为银,丁为黑。

    紫色的告示,也就意味着是甲等善功。对于一个普通的练气境中阶修士而言,已经有一定凶险。

    “猎杀妖鱼三头鲲——吴国阳湖,近有妖鱼三头鲲出没,兴风作浪,害人无算。阳湖渔民,死伤已近九千。本宗应东吴王室之请,诛除此妖。此妖实力二阶初期,善功勘定为甲等。需三至七位练气境后期修士合力同行,方可诛除。若欲单人揭榜,需真传玉牌——”

    庄无道一阵踌躇,这是他看过的,最适合自己的一个。找来找去,简单的都没寻到,反而找到个最难的。

    不过阳湖距离越城真的很近,只有一千四百里距离。而二阶妖兽之能,他也曾在林海中见识过,自己并不是没有抗手之力。

    若是事前准备妥当,诛杀一头二阶初期,又没有神兽血脉的妖兽,对他而言,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也不怕灵翠峰一脉的执事,会动什么手脚。一来是他今日来此,只是突然起意,似那明功等辈,绝不可能想到自己会揭下最高等极的榜单。二来是若那三头鲲的实力,超出了预想,自己也大可中途放弃。他一个练气境中期的修士,别人也不会说他什么。

    唯一的难点,就是要寻一件辟水之物,以防万一。不过这是末节,元磁之力无处不在。他的元磁遁法,即便在水中也可不受影响。而练气境修士,已可闭气半日。

    两个时辰的时间,已经足可他将那只三头鲲解决。

    心念已定,庄无道正欲揭榜。就忽又眉头微挑,感觉到自己小乾坤戒的通音螺,有了些许动静。

    庄无道疑惑万分,也不知这到底是谁在寻他。一个意念将通音螺取出,而后就听里面,传来了一断熟悉的语音。

    “师弟你现在在离尘本山,可是去了那千机楼?”

    声如温玉,庄无道楞了楞,就好奇道:“是云师兄?小弟确在千机楼,不知师兄是有何事寻我?”

    想想也对,只有金丹层次的修士,才可不用‘千里一箭牵,这种信符,事先确定方位。直接就可以神念灵识,感应到他的通音螺的所在,千里传音。

    “果然如此”云灵月轻笑了起来:“那么师弟你去千机楼,可是为了这次的下山历练?”

    “确实”

    庄无道点了点头:“师兄猜得不差,新晋弟子入门,都需有一次善功任务的历练,我正为此头疼。”

    心中却在奇怪,云灵月为何会对他问起此事。难道说,云灵月突然寻他,正是与他这次的下山历练相关?

    果然下一刻,就听云灵月淡淡道:“若是如此,师弟不妨回一趟宣灵山,我这里正有一桩事,最合适师弟不过——”

    庄无道却微微皱起了眉,云灵月提供的善功任务再好,若不是在越城附近,对他而言也无意义。

    不过仅仅一息之后,庄无道目内,就现出了几分意外之色。

    而云灵月的声音仍在继续:“地点就在东吴越城,师弟你的家乡。一路上没什么凶险,不管最后事情能不能成,回山之后都可记两个一阶甲等善功。”

    “两个甲等善功?还有这样的好事?”

    庄无道早已心动,不过眼里更多的是疑惑。

    完不完成,都是两个甲等善功,两件十二重发禁的灵器。离尘宗已经有这么富裕了?这是给弟子发福利不成?

    “与移山宗有关,都不能算是小事。”

    短短的一句,点出了关键,云灵月就又语音暗晦道:“你身份特殊,善功多领些,也是理所当然。也不止是我们宣灵山,皇极峰与翠云山,明翠峰几脉都有弟子参与。其中详细,通音螺中不好多谈。详细情形,你回宣灵山之后,自然就可知晓。”

    移山宗?

    庄无道下意识的咧了咧唇角,东吴的风波,不是早在半年之前就已经平息

    东吴之地博弈,最后是以移山宗的全面退让为了结,总算不曾掀起大战。

    那时整个宗派上下弟子,都松了口气。

    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说离尘宗的几位真人首座,又准备对移山宗动手了?

    离尘宗如此得势不饶人,步步紧逼,就不惧移山宗狗急跳墙,拼命一搏?

    如今虽不是一千年前,然而移山宗的实力,却也并未衰落多少。依旧有元神真人坐镇,三十余位金丹修士,实力依然雄厚。

    双方真要死磕,哪怕是实力强横如离尘,怕也要死伤数万,才能将战事了结。

    刚刚恢复过来的离尘,真有这么厚的底气?

    不过这些疑问。却只有回宣灵山,见到云灵月之后再询问、

    庄无道又深深看了眼,身前的那张榜文。稍一凝思之后,就将之揭了下来

    云灵月说的两个甲等善功,固然诱人。然而眼前这三头鲲,也不可放弃。反正是顺路,正好一起解决了。

    一旦了结了此事,三个甲等善功,可以⊥他在离尘本山内呆个十五六年不理宗派俗事了。

    在第一次的善功历练之后,离尘宗的规矩,是弟子每五年时间,都需为宗门完成一件乙等善功任务,又或者积累三个丙等善功。

    若然未能完成,离尘宗的执法堂便会出面警告,给出两年最后期限。两年之内,所有的供奉都全数减半。

    而若是仍未能完成,离尘宗会强行‘收回,弟子所有修为,将之驱出离尘门墙。

    不过甚少有人会拖延,只要是离尘弟子,就只会发愁自己善功不够多,没有人会嫌善功少的。

    庄无道却是例外,只需呆在半月楼,就自然会有人将善功送上门。所以只求清净,三个甲等善功足可使他安闲许多年。

    在那明功道人错愕讶然的目光中,庄无道施施然的走出了千机楼。

    回程之时,庄无道担心宣灵山那边会等的不耐,也就没使用磁遁。而是搭乘一艘在离尘本山与宣灵山之间来往的灵骨宝船。只用了不到半日,就回到了宣灵山下。

    庄无道是在讲经堂中见到的云灵月,发现此处,已是群英汇聚。

    近三百名的练气境修士,都是这一届山试大比中,宣灵山一脉排名较高的弟子。

    除此之外,还有三十余位筑基修士。其中就有玄机子与姬奇武二人。而练气境,则以古月明领衔。

    似乎其中的许多人,也才刚到没多久,都是带着疑惑不解之色。讲经堂的气氛,也异常凝重。

    庄无道亦是面色微变,难道真是如他的猜测,东吴方向又要掀起大战?

    三十余位筑基修士,数量虽然不多。然而按照云灵月的说法,二山七峰还有另外三家共襄此事。

    加起来一百二十余位筑基,份量就非同小可了。虽不及当年离尘,举三千筑基,远征陷空岛的规模。

    然而打一场前哨大战,却是绰绰有余。两年前东吴国内那场变乱,离尘排遣的筑基修士,也不过是这个规模。

    心中满腹疑问,庄无道却自压抑克制着,坐在了云灵月的右边下手处。他是离尘入室门人,虽还在练气境界,然而地位却高过殿内诸多筑基。

    只有对面,是庄无道的四师兄苏秋。相较第一次见面时,苏秋对他的态度,却是改善不少。

    居然笑着向他点了点,让庄无道受宠若惊。

    又等候了大约一个时辰左右,殿门之外,又陆陆续续有弟子赶至。筑基修士,赫然已增至四十余位。而练气境弟子,则增至五百人,济济一堂。

    直到此时,一直在闭目养神的云灵月,才睁开眼道:“人已来的差不多了,无需再等。今日召唤尔等至此,是因东离国内出了变故。东离国内的定海公,超品镇北将军许维,日前遣人投书离尘。欲携麾下七十四万兵马,十七州之地,自立为王,投靠我宗。此事若成,移山宗必定不肯于休,或有不测之举。我离尘宗诸位真人议定,先遣三千弟子前往东吴边境,以防万一。而我宣灵山,被分配到的乃是越城。”

    满殿之内,顿时都一阵哗然。东离国就在东吴南面,亦是一个南北广达三千里地域的大国。

    而那位定海公,超品镇北将军许维,则是一位不凡人物。据说二十年前,已经成就金丹。

    在东离国内掌握近半兵马,十七州土地,权势甚至凌驾于王室之上。早就有传言,许维迟早要篡夺东离王位,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