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零四章 善功千机(第三更求月票)

第二零四章 善功千机(第三更求月票)

    不可能么?

    庄无道却也没放在心上,无论节法真人索要精血的目的,是否那颖才榜单,都不如何在意。

    他心里虽告诉自己,此时需潜藏隐忍为佳。节法真人虽是自己头顶遮天大树,却已开始衰老枯萎。在有足够的实力之前,当韬光养晦为上。

    然而庄无道究竟是年轻人的性子,一身棱角,哪怕是越城十年,也未能完全打磨光滑。学不来那些老奸巨猾之辈的城府忍耐。

    甚至隐隐期待着,自己在颖才榜单上的排位。好奇着自己离那人,到底还有多少距离。

    送别了司空宏与羽师二人之后,庄无道就也离开了半月楼。准备动身以磁遁之法,赶往离尘本山。

    不过就在下山之前,庄无道却又发现一个少女的身影,跪在了不远处的半月湖畔。

    庄无道不禁皱眉,心中既是恼火,又觉无奈。仔细想了想之后,还是聂仙铃召了过来。

    “她到底来了多久了?”

    “七日之前就已经来了,在那里一直跪到了现在。说是请老爷救宇文元州一命。因老爷这一月都在闭关,仙铃不敢打扰,不曾禀报。”

    聂仙铃一边说着,一边颇有些同情的望着:“老爷,那个宇文元州,难道真得再救不回来了?”

    庄无道一阵摇头,他这灵仆倒是心善。之前那次他被夜小妍奚落时,还与他同仇敌忾,对夜小妍愤慨不已。

    如今见那夜小妍,在湖畔旁跪了几日,就又心软,生出同情之意。

    也可能是她自己亦身患绝症,余日无多,所以对那宇文元州的处境,是感同身受之故。

    庄无道却觉心寒,这夜小妍自从在宣灵山巅之上求过他一次,被他三言两语打发了之后。就再未来寻他,转而四处延请名医,甚至连那绝轩长老,也请回来为宇文元州看过一次。

    直到此时彻底绝望,无路可走,才想到再来寻他。此女现在到底有多少诚意,可想而知。

    可令人齿冷的,却是夜君权与岐阳峰那位元神真人,自始至终都无只言片语。

    忘恩负义之后有求于人,却对宣灵山一脉,无半句歉语,亦无半分冰释前嫌,和好之意。

    如此姿态,他庄无道得有多贱,才会主动送上门去,用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再有宣灵山这一脉的弟子,也已是怨气沸腾。自己得有多蠢,才会冒着得罪诸多师兄弟的风险,出手救人?

    农夫与蛇,难道要治好了这宇文元州之后,让这岐阳峰日后,好继续与宣灵山为难?

    或者那些真正有仁心仁术者会这么做,却绝对不会是他庄无道。

    “治不好”

    庄无道果断的摇着头,依然还是那句:“至少在我入筑基境之前,确实是无术可医。”

    即便是云儿,也非万能。碧蟾雪魂丝与五鼎换日易髓大法,基本已是死症

    若非是五劫前的剑灵,见多识广,看到过三五例起死回生的案例,根本就无法可想。

    不过却也至少需要筑基境的修为,才能着手为宇文元州的驱毒。

    然而若岐阳峰真有诚心,他其实也并不介意将诊治之法传授,让那些金丹修士出手,为其疗毒。

    “就不能再想想办法?”

    聂仙铃却没听出庄无道的言下之意,神情伤感道:“我听说那宇文元州也是超品灵根,为人还算不错,以前也被不少人看好。难道也要早早陨落么?岂不可惜。”

    “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庄无道有些头疼,也不知该如何对聂仙铃解释,便直接道:“你可去告诉她,我这里她跪也没有用,无法可想。她若走了自然是好,若然不肯,那也无需再去管她。”

    说完了这句,庄无道就没了继续理会那夜小妍的兴致。直接从半月楼的另一侧离开,远远避开了夜小妍,再以磁遁之法,飞往离尘本山的方向。

    完成了‘千里磁杀,之后,似乎连庄无道的‘磁遁,也颇有些长进。五千里距离,庄无道只用了一日一夜,十二个时辰,就看见了南屏诸山中,最为巍峨的高山。

    而这一次,他去的却非是善功堂。而是与善功堂对门而立,离尘宗内的地位仅在传法殿善功堂之下的千机楼。

    善功堂故名思议,是计算勘定门内弟子的善功,以善功兑换离尘宗内各种资源器物的所在。

    所以善功堂的堂尊,在宗门中的地位仅在二山七峰首座,及传法殿的殿尊之下,权势则往往更有过之,煊赫无比。一直都是由宣灵山一脉的金丹修士把持,稳固不摇。

    而千机楼,则是公示宗门各种告谕,向离尘数十万弟子,发布各种善功任务的机构。

    所以千机楼之主,地位几乎不逊色于善功堂尊,同样是权威赫赫,仅次于后者。

    一个善功任务,确定等级,风险的高低,到底遣派谁人,都有着无数的讲究,无数的猫腻。

    不过这千机楼主,以往却不属于任何一脉。而是由二山七峰,轮流执掌。直到近千年中明翠峰崛起,才渐渐稳定下来。

    而庄无道此时方一走入,就有种身临敌国之感。就如善功堂的近百位执事,有一大半皆是出自宣灵山一般。这千机楼内,亦有至少近半之人,是出自于明翠峰一脉。

    可能是他在南屏本山的名气,着实不小,又是节法真人座下近年来唯一的一位入室弟子。庄无道才刚到不久,已被人认出。

    他倒是不怎么畏惧,知晓有善功堂的牵制,明翠峰之人绝不敢过份。

    明翠峰要敢在这方面做手脚,那么宣灵山一脉也自然会有所回应。

    你敢做初一,我就敢做十五。一个明明属于‘甲,字等级的高难度任务,却偏偏评出一个普通‘丙,级任务的善功值,这种事情,宣灵山这几千年来又不是没做过。早就得心应手了,往往能压到明翠峰之人,根本就没脾气。

    千机楼一共四层,每一层楼都对应一个境界的修士。庄无道只是练气境界,就只能第一层寻觅。

    这里有近千块红色木牌,每一块木牌之上,都帖着密密麻麻,上百张的告示。

    除了一些是宗门近期的谕令之外,其余都是善功任务的信息。不止是宗门可以发布,离尘宗弟子也同样可以将自己需求之事,写在这些牌匾之上,只需能提供足够的善功就可。

    按照难度,一共分成‘甲乙丙丁,四个等级。丁级的报酬,大约是一百到五百之间;而丙级则在五百至一千之内;到了甲级,则是一千五到二千左右。恰好是能够从宗门内,换取一件十二重法禁灵器的善功值。

    庄无道对于任务的报酬,并不怎么在意。依靠云儿的医术,他绝不缺乏善功。

    这次来,本就只是为应付,完成宗门规定的‘历练,。所以任务的品阶,越低越好,越容易越轻松。

    唯一的要求,就是靠近越城附近,让他能够顺便去寻一寻地心元核。

    不过也不知是山试已经结束的关系,这千机楼的第一层,竟是人满为患。

    那些简单轻松的任务。往往才挂出来,就已被其他人领走。想要寻到靠近越城地域的,就更是艰难。

    庄无道等了半天,才在右边偏左的角落里,寻到了一条。

    “追杀邪修‘嵇安练气境九重楼境界。三日前,曾屠杀东吴韶州之男七村五千三百七十四人,练成‘阴灵血旗幡,。此人凶悍,尤善符法,手中十一重法禁灵器两件,十二重法禁灵器一件。勘定为丙等善功,需练气境后期修士,才可击杀。另,若能取其人头,可在东吴官府,兑换七千两黄金赏银。”

    庄无道顿时意动,这虽是丙等的善功任务,然而韶州距离越城不远,顺松江而下大约二千七百里,就可到越城。

    无非是一个才刚练成‘阴灵血旗幡,的魔修,此旗不能聚十万人的阴灵气血,便还算不到成气候的魔器。

    练气九重楼境界,更不放在庄无道的眼中。

    正欲将这告示揭下,旁边却有人先行一步,抢先将之撕扯了下来。

    庄无道定眼一望,只见此人赫然穿着千机楼的执事袍服,面无表情道:“对不住,不久前东吴国内,已有我离尘弟子,接下了此人的追杀。师弟晚来一步——”

    此人不但是筑基境,也是真传弟子之一,故此唤庄无道师弟。

    庄无道眯起了眼,而后一声冷笑:“今日千机楼第一层当值的执事,是明功,元山与霍翰三位师兄。不知师兄,是哪一位?”

    那执事的面色,微微一变,还未来得及说话。庄无道就微颔首:“元山与霍翰师兄,都非明翠峰一脉。你是明功可对?名字我记下来。”

    他可不是什么明明有还击之力,还要吃亏忍让的性子。也暗暗庆幸,此时的善功堂主,并非是云灵月,而是他的师叔雷奋。

    双方虽不亲近,然而这个颜面,雷奋却不会不给。压制住一个筑基修士,对善功堂主而言,简直是易如反掌。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