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百零三章 索要精血(第二更求月票)

第二百零三章 索要精血(第二更求月票)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庄无道就将那枚赤玉氤仙果服下,开始复制起‘千里磁杀,这门玄术。

    而也就在仅仅几日之后,师曼真再次登门时,就有了向他告辞之意。言道最多再有一个月,就需返回赤阴城。

    庄无道对此倒是无可无不可,师曼真体内的煞掌掌力,已经被他驱除了六七成之多。一个月后,估计可达到八成。

    师曼真返回赤阴城,那怕是只服用普通的解煞之丹,只以真元逼迫。都可将那煞掌掌力,一点点的逼除消解。

    无有大变,那腐骨噬心掌,就无有复发之虞。那枚万年火梧木心,他拿的是心安理得。

    不过庄无道也同时明白,自己已该准备外出历练之事。与其等到最后期限被人逼迫,不得不仓促成行。倒不如自己主动一些,早早就开始谋划,提前准备一二,才可从容不迫。

    他首先是将那三套‘九宫都天神雷旗阵,内的二阶劫雷,一步步的炼化。按照云儿的说法,是——“二阶劫雷当世极其罕见,只因金丹之下的修士,很难引发雷劫临身。除非是那种恶贯满盈,业力太重之人,又或者似剑主这样的情形。而即便引发,一般也极难收束”。

    二阶品级的劫雷,名唤衤绅霄紫应雷通常对应的是筑基修士,并无什么特殊的性质变化。然而即便是普通劫雷,也不是普通的离尘宗二阶都天神雷能够比拟。

    而这些衤绅霄紫应雷也并非是炼化之后,就不会消耗。

    庄无道需要做的,是以劫雷之力,洗练那些阵旗。使‘九宫都天神雷旗阵,所发的都天神雷,能够混合入一些衤绅霄紫应雷,的性质。哪怕只仅仅渗入一丝一毫,也可使威能大幅度的提升。

    他自己也是同样,那《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同样可以融入劫雷的特性。

    最后依着云儿的指点,庄无道将另两套阵旗中的衤绅霄紫应雷,力强行抽取出来,就将之放弃,全力专攻那品质最好的一套。

    这可非是初入门时,宗门发放的只有九面阵旗的‘九宫都天神雷旗阵而是整整三十六面。

    也不知道‘云儿,当初,是否早有预料。庄无道手里的这套,更是精品中的精品,兑换时花了一万二千的善功,价格比之那套‘五行五方混沌无极阵还要高出近倍。

    也物有所值。每一面阵旗之内,都内有九重的法禁,最高则可祭奠到十七重。足够他使用到筑基境巅峰,也不会过时。

    用了大约二十五天时间,庄无道才将这套旗阵内的衤绅霄紫应雷完全炼化。将这一整套三十六面阵旗,都全数提升了两重的法禁。

    此时不止是这套‘九宫都天神雷旗阵能够发出带有灿烂银芒的的都天神雷。便是庄无道自己,一个雷决打出时,那深紫色的都天神雷之中,也同样能带有丝丝点点银光,威力大增。

    重要的是之前遇到瓶颈,停滞不动的《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随着‘神霄紫应雷,的熔炼,就又有了些许松动提升的迹象,令庄无道惊喜不已。

    不过人与物不同,要将二阶劫雷的特性,融入到自己功法中,并不简单。庄无道即便有云儿的指点,也感觉步步维艰,进展缓慢。

    只能将残余近半的衤绅霄紫应雷封印在一个特制的白玉瓶中,等到日后再慢慢的炼化。

    “可惜,我不通阵道,也没怎么学过。这套旗阵虽好,在我手里却是暴殄天物了。”

    庄无道颇为遗憾,修士诸般法门,唯有阵法一道,他几乎是连碰都没有碰过。

    以往布阵,都是出自云儿的手笔。依靠云儿的吩咐,按部就班的布置而已

    而一套阵旗的数量越多,也就意味着这套旗阵,布置起来越为复杂,需要计算的东西,也就越多。

    庄无道只是初学过一些,只能按着‘九宫都天神雷旗阵,最基本的模板框架布出阵势。并不能如那般,因地制宜的做出调整。

    这一套‘九宫都天神雷旗阵若没云儿的指点,在他手里,怕是连二成的威力都发挥不出。

    按说有云儿在,就可无忧。不过庄无道却更愿亲力亲为,总不能事事都依靠剑灵。

    坚信只有自己能够掌握的,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

    “怎么会没学过?”

    云儿在心念冷冷道:“剑主你怎会这般想?你如今日日练气书法,修行符法。也同样是为日后的阵道修行,打出根基。剑主又可曾听说,符阵不分家之语?”

    “符阵不分家?”庄无道陷入了深思。

    “正是在五劫之前,在修士眼中,符法阵道,其实本是一家,差别不大

    云儿解释道:“符法之要,在与感天地之灵,顺势而为,驱灵于笔。而布置阵势时,也同样如此,同样是束四方灵气为己用。不过需要注意的,却要更多不少,天地之灵,灵脉走势,地脉方位,乃至天空星辰,都需考量。”

    “如此说来,符法的要点是魂识感应,阵道的要点,也同样如此?”

    庄无道是举一反三,瞬间就明白过来。这些日子,云儿已不让他练习术法

    而是让他把魂念散开,感应四方之灵的变幻,手中之笔则顺势而动,画出一张张鬼画符般的东西。

    如此看来,这是他的符法修行,已经开始进入到正途了。

    “可我也听说,要掌握阵法之道,需得博览诸学。什么山川水经,风水学说,易算之法,诸天星辰,天地气象,都需了如指掌才可。”

    “所以我说这五劫之后,这世间依然是人才辈出,后人要远远胜过前人。

    云儿感慨道:“五劫之前,虽有许多修士研习这些东西,却并无太大的成果。一应天地间的变化,高阶修士都可以用神念感应得到,所以也并不放在心上。高明的阵道宗师,无不都是神念强绝之辈,神识感应越是灵敏,真元道力,越是浩大,布阵破阵时就越占便宜。然而在五劫之后,却已经有人将这些基础,陆续总结出来。而到如今,哪怕一个练气境修士,若是足够博学,又足够聪慧,也可布置出一套威能不弱,可越阶抗敌的法阵。若我所料不错,未来几劫之内,阵法之道,必将大行与世”

    庄无道楞了楞,倒不意自己一番话。引发出云儿这样的感慨。

    不过想想那牛魔元霸体,也就不奇怪了。而对于云儿所言,阵法之道必定大兴,庄无道却是持保留意见。

    他自己是深有感触,在自己这个境界,要布出像模像样的阵法,实在需要太多的计算力。

    他自问聪明,可对此也是望而畏怯。

    “所以剑主切莫要以为,从我这里学习医术,就能万事无忧。云儿一应所习,多是七劫之前的东西。七劫之后,实不知这天地间,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有许多古老的传承已经在这时代消失,却也有更多新的事物出现。”

    庄无道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个道理,其实他很早便明白了。云儿给他的医书,里面许多东西,都是这个时代所没有的。

    又六天之后,师曼真正式上门,寻他告辞。庄无道早已视此人为友,师曼真虽也出身世家,却是性情宽宏,胸怀若谷。即便是似他这样出生市井之人,也依旧能相谈甚欢。人性情相投,更对彼此的才能惺惺相惜,是庄无道来离尘之后,仅有的两个被他认可的好友之一,

    对师曼真离去,庄无道颇是遗憾不舍。不过也未出言再劝,而是尽心尽力,为师曼真准备解除残余‘腐骨噬心掌力,的药丹。

    至于旁边的羽云琴,庄无道则直接忽略,只当是未见。

    不过陪同师曼真一起过来,还有一个司空宏,却是奉了节法真人之命向他索要一物。

    “三滴精血?师尊他要我的精血做什么?”

    庄无道满脸的疑惑,也实在想不明白。

    “这个我怎知道?”司空宏摇着头,也同样是一头雾水:“或者是要用师弟你的精血,为你炼制什么灵器之类?”

    不过对这个说话,司空宏似乎自己也觉不太可能,语气并不确定。真要赐下什么上好护身之器,到时候交由庄无道,自己以精血祭炼就可,哪里需要怎么麻烦?

    庄无道半信半疑,狐疑的看了面色平淡的羽云琴与师曼真二人一眼。

    明明这两位与此事无关,庄无道却直接的感应,这二人多半是知道些什么

    不过怀疑归怀疑,直接询问就有些失礼了。庄无道想了想,还是将三滴精血迫出,交给了司空宏。

    他相信节法与司空宏的为人,绝不会故意害他。

    然而就在精血交付之后,庄无道却又心中微动:“师兄,难道是为天机榜与颖才榜?”

    那羽师二人,明显露出了几分意外之色。司空宏却未察觉,而是皱紧了眉头,稍稍沉吟之后,就摇了摇头:“应该不会以你现在的修为,哪里够资格入颖才榜单?”

    他却是仍不知,半年之前,庄无道曾与羽云琴一战。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