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零二章 梦境习医
    不过若能有机会,庄无道自然也会放过。任何一枚沧海通脉石,任何一枚赤玉氤仙果或者沧海七窍石,都能使他的实力,得到巨大的提升。

    将云儿的提议记在心里,庄无道又好奇询问道:“云儿你刚才施展剑术,好生玄奥,那到底是什么剑法?”

    对云儿那一圈套一圈的剑术,庄无道是深有感受,感觉那剑圈之内,什么都可容纳,什么都可抵御。

    他施展出的那一剑,几乎就无法脱出那些剑圈的束缚。

    “这是须弥剑圈,脱胎于佛门大须弥剑的一种玄术神通。”

    云儿解释道:“取的是芥子纳须弥之意,举重若轻,五劫之前号称世间第一守御剑术。不过也有许多人,不以为然。剑主想学?我只知前五层的修炼之法,真传只有小乘佛门才有。”

    就如道门,如今分化出诸宗诸派。佛门也曾分裂,有大乘小乘之分,八宗六寺之别。

    “只是好奇而已,感觉这门剑术,很是奇妙。修行的话还是算了——”

    庄无道摇了摇头,他真的只是好奇。早就知晓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他所学诸般功法中,仅仅一门天地阴阳大悲赋,就需用无数的精力,无数的时间去钻研。

    所以最近,庄无道虽依靠云儿的医术,积累了不少善功。然而却从未起意过,用善功去传法殿换取新的功法。

    宗门正传功决中,庄无道也修习了一门《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如今还都是只有第一重天境界,迟迟不能突破。

    感觉只那一套脱胎至天地阴阳大悲赋与蕴剑诀的‘大悲剑就绝不逊色于时间任何一门剑诀剑术。

    “确实,要修行这大须弥剑,需耗时甚久。这套剑术,似简实繁。要想修到小成,至少要有十年积累。”

    那云儿也是深以为然,又建议道:“剑主想要增强实力,提高守御之能。倒不如在那一式‘千里磁杀,上多下些功夫。剑主这门玄术,颇是不错。价值更在其品阶之上——”

    “这个我明白不用提醒。”

    庄无道微微一笑,这可算是英雄所见略同了。他也同样感觉‘千里磁杀,这门辅助玄术,确实是妙用无穷。

    可以酎合任何的玄术神通,任何的武学,增其威能。也可使他在六十息内,身如鬼魅,遁速比拟金丹,可以应付绝大多数的战斗。

    可惜的是这牛魔元霸体开辟出的灵窍不大,只是中等品质,与大摔碑手一般,最多也只能凝练出四品极绝层次的伪玄术。否则这式‘千里磁杀他定会增强到极致。

    如今之策,只能看日后能否寻到什么类似石明精焰的奇物,与之融合。

    再或者,就是可以扩窍灵珍,使这式玄术得以提升品阶。

    他那枚赤玉氤仙果,始终未曾使用。本来是准备诛神之式完成后,留给‘大裂石有或者同样一日之日,可施展三次的‘大碎云,。

    可是如今,庄无道就是毫不犹豫,选择了‘千里磁杀,。若是有足够的沧海七窍石,他不介意将这门玄术神通,强化到十次二十次。

    这门辅助玄术的作用,实在太大,而且有无限的潜力。

    日后他修为每升一个境界,‘千里磁杀,范围就会扩张。此外磁遁之速,对轻重的操控,也会大幅度的增加。

    “剑主心中有数就好。”

    云儿停住了口,接着又询问:“现在时间还早,剑主是要继续练习‘千里磁杀还是由云儿来指点剑术修行?”

    庄无道却不置可否,四仰八叉的向后躺下,神情放松,也略显疲惫。

    在离尘本山这一年半的时间,他几乎每一刻都不曾松懈。然而自这神,之式完成之后,他却顿感全身无力,所有的动力所有的斗志,都暂时消失一空。

    可能是自知之式完成,自己终有了一份在这世间安身立命的资本,有了追上那人的希望。庄无道紧绷的心神顿松,之前意识内积累的疲惫,全涌了出来。

    “还是学医算了,我现在只想轻松轻松。这几日里,什么都不想做。”

    云儿目泽闪烁,深深看了眼庄无道,目透了然之色。也并未出言劝诫,能把体内积累的疲乏释放,一时半刻的放松,其实也是好事。

    “剑主这一式诛神,确实非同小可,然而也不自傲自满。玄术神通,许多时候并不足峙,不能太过依赖。武道剑术的修行,才是根本。”

    说完又伸手一招,云儿的身前,就出现了一堆的书简,堆积如山,真是如小山一般的庞大。

    庄无道不用看,就知这全是医术方面的典籍,而且其中许多,都非是天一诸国能够见到的珍本,出自于其他世界。

    以前云儿经常会将一些信息,直接印入庄无道的神念之内。然而自从发觉他的记忆力,并非是过目不忘与‘超群,二字可以局限之后,就更喜欢用这种方法。

    随着神念增强,庄无道往往一夜之间,就可通读一二十本拇指厚的医典。十五日内,不会忘一字片语,且倒背如流。

    庄无道只望了一眼,就一声苦笑:“还是不要了,我现在也没心思读书。我如今医书已看了不少,就是经验不足。书上记的东西,大多都是半懂不懂,不能融会贯通。估计再看下去,也没太多用出。“

    “那也未必,看的书多了,也能通达世情至理。”

    云儿并未强迫,再一拂袖,身旁如山般的书本,就全数消失。“剑主说经验不足,那么今日,是欲以实践为主?”

    庄无道无力嗯了一声,就见云儿的身旁,出现了一个四旬左右的修士

    面容死板青灰,眼神呆愣的看着前方,面颊左右与耳后,都有不正常的红

    “这是?”

    庄无道一时辨识不错,不过却来了兴趣,直起了身,为云儿幻化出的这位修士切脉。

    不过片刻,就已眼透了然之色。

    “是邪阴冥掌,是出自幽冥邪月大法。亦是煞掌一种,难以化解,阳火之力也无法驱散。世间只有七种奇珍,可解此毒。最为常见的阳鸦灵草。”

    “不错,不过这邪阴冥掌中,还混杂着一丝甲阴罗毒。剑主若忽略了,此人即便能够治愈,也是半身不遂,无法行动。”

    庄无道不喜不怒,也不觉沮丧。他是被剑灵打击的惯了,才会如此。

    之前能辨认出宇文元州身上是碧蟾雪魂丝,而不是碧蟾勾魂引。就是因云儿,在他面前曾经反复的演示过。

    而中年修士的人影,化成了烟雾变幻。而再一次出现的,却是一个八旬老者。看似仙风道骨,白须飘逸,然而肌肤之上,却浮现着一层不正常的黑色。

    庄无道先是绕着这人上下仔细大量,而后忽然靠近,盯着这人的眼瞳。

    果见眼眸里面,有一丝不正常的红意。再掀开此人胸前的衣襟,赫然只见一个黑漆漆的掌印,印在此人的胸前。

    “是第二重天境界的梵天魔仙印,另还有六壬神鬼咒。需得先解咒语,再除咒力。此人存活的可能,其实已小之又小。十七日之内若不能解咒,神魂就会被人拘拿,成为一只六壬神鬼,任人操控。”

    “不错,剑主居然知道六壬神鬼?我以为你,最多只认得梵天魔仙印。”

    庄无道笑了笑,这一年多来他博览群书,可不是假的。不过六壬神鬼咒,却非是出自云儿给他看过的医书,而是聂仙铃,从宣灵山传法殿抄录回来的那些抄本中,有六壬神鬼咒的记录。

    他是偶然看到,却强记了下来。不过六壬神鬼咒的解法,却已忘的差不多了。

    这门咒法及其诡异,往往不知不觉间就会中咒。七七四十九日不能化解,元神就会被人强行拘拿束缚。

    凑齐九九八十一只六壬神鬼之后,就可制成六壬神幡,一制成就是三十七重法禁的法宝。专攻人神魄,常常不经意间,就会被六壬神幡所迷。

    只有防护心神宝物,又或者神念较为强大,才能抵御。

    云儿说话之时,那老人就已再次开始变化。这次却是个中年壮汉,目中精芒十足,满溢凶悍之气。面上也是红润,肤色正常,看不出任何的异常。

    庄无道先是以指切脉,只觉此人的气血,可称是澎湃汹涌,活力十足。心脉强劲,简直健康的不可思议。

    再把整个人全身上下的衣服都剥开,也没发觉有什么不对劲。

    百思不得其解,庄无道最后若有所思的,看着这壮汉的眉心:“莫非是燃血咒?”

    记得这门咒法,就是使人气血燃烧,激发生命潜能。短时间内,不仅是肉身强健,便连修行速度,也会大副增长。

    然而中了燃血咒之人,往往寿命都会减去三分之一,气血元气耗尽,就是其必死之症、

    “不对,是催阳元血针你看他的脑后——”

    庄无道楞了楞,依言望了过去。果见此人脑后,插着一根黑针,细如毛发

    即便以他此刻的神识,不仔细观察,也无法察觉。刚才为此人探脉,更半点异常都没有。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