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零一章 瞬杀神通(第三更求月票)

第二零一章 瞬杀神通(第三更求月票)

    庄无道浮空而立,在一片起伏不平的山峦之上,挪移闪动着。

    ‘千里磁杀,修成之后的效果超出他想象,遁速增加不是他预想中的三倍,而是五倍之多

    而对千丈范围内轻重之力的操纵,也非是六十倍,而是正负八十的倍速。

    他可以将任何一名练气境中期修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也可以元磁反斥,将此人弹起到天空五百丈高处。

    而超出平常磁遁五倍的遁速,则意味着庄无道在这千丈内全力遁行时,可以无限接近于金丹修者。

    这六十息时间,说他是身如鬼魅,人如迅影,绝不为过。

    不过遁速太快,也有块的坏处。庄无道跟本就无法适应,明明是想要停下,却在惯性的作用下,继续前滑。明明是想要在前面转弯,却发觉自己根本就无力操纵躯体元磁。

    平地上都是如此,就更不用说那些地形复杂的所在。似山丘林地,庄无道估计都不用别人动手,自己撞都能把自己撞死。

    好在还有云儿——

    此时并非是在现实之中,而是在云儿制造的梦境之内。他的这式千里磁杀,可以无限制的施展。

    结合之前在半月湖上,自己施展这一式‘千里磁杀,时的情景,在梦境中模拟出大致仿佛的效果。

    且不止是山脉峰丘,地底云空,草丛秘林,甚至极寒熔岩之地,都是拟化出来,供庄无道练习。

    主要是意识能够适应这五倍的磁遁极速,现实之中还需另想办法。

    每一天,他只有六十息时间,练习‘千里磁杀,的极限遁法。

    云儿站在远处,静静的望着。直到庄无道,渐渐能在那起伏的山峦间,挪移自若,转折无碍。才淡淡的开口:“剑主,可已准备好了?”

    庄无道的身影,立时悠然止住,站在云儿的千丈之外。手中一晃,就多了一把明晃晃的长剑,正是轻云剑的样式。

    “小心了”

    见云儿依然是神情淡淡,并无什么变化,庄无道也不在意。

    在他的记忆中,云儿一直都是如此,无论自己在她面前施展出什么样的招法,都不能使其动容。

    连脉通窍,首先是以千里磁杀为是始动,其次则是‘大碎云,。

    大摔碑手的碎云式,是威力极强的一式,单论掌力,还在摔碑式与寸劲式之上,不过却需蓄力三个呼吸时间。

    摔碑式能打出八倍掌力,而碎云式则是十倍

    转化玄术神通之后的‘大碎云把蓄力时间缩短到了一息,而掌力则增至十四倍。

    此外在梦境之中,还有另一桩好处。本来以庄无道的肉身,在现实中绝不敢全力以赴,顶多也只是十二倍的力量就到极限。

    然而在这片云儿幻化的梦中空间,庄无道却可再无需顾忌,自己会承受不住。

    而随着真元灌注,那轻云剑上,也激射出璀璨光泽。未能修成隔山打牛,也不能如金丹修士那般,真元外放。

    庄无道只能以手握剑,才能将‘大碎云,的十四倍力量,尽数发挥。

    “秘式,诛神”

    剑光乍起,就如一丝银线般往前穿梭而去。那璀璨的剑华,依然耀目,剑气四溢。将后方庄无道的身影,几乎完全遮掩。

    云儿的身影,亦在此时急速后退着。可片刻之后,就放弃了这念头。

    磁元重压之下,她退后的速度,同样被减缓到了一个极致。与那直刺而来的剑光,根本就不成比例。

    于脆立定在了原地,右手长剑抬起,在身前划出一道道不规则的圈,一环套一环,或方或圆。轻描淡写的动作,却似已是将对面庄无道的剑势,一点点的纳入掌控之中。

    无形无影的剑力,如看不见的丝线,纠缠圈住。

    然而那丝银色剑光,却也在不断的飘动,或升或降,或左或右,飘忽不定,划出一条如蛇般的轨迹。只是仅仅几个变化,就从云儿划出的的剑圈中挣扎了出来。

    而后猛地加速,一剑穿梭,从云儿的眉心,直接洞穿了过去。

    而庄无道的剑势,也一直到数百丈外,这才勉强收住,停下了疾刺之势。而身后云儿的身影,则是在烟化消散之后,再次聚形。

    看着手中的剑,庄无道则是一脸的异色。这还是在梦境中,头一次将剑灵击败。

    在以往,在云儿给他喂招之时,无论他怎样变招,无论他如何苦心孤诣的布局,都不能近云儿之身。

    然而今日,却能在一剑之间,将云儿的身影击散。

    眼神茫然涣散,直到片刻之后,庄无道才恢复了过来,而后奇怪的转过身,再次面向洛轻云:“云儿,这又是为何?为何不全力以赴?”

    他不信以洛轻云的武道造诣与见识,挡不住自己这一式。再退一步,这里是云儿制造出的梦境世界,一切都以云儿为主。

    “剑主现在的对手,最多也只是练气巅峰的修士。我若以筑基金丹之力对抗剑主,又有何意义?”

    云儿摇着头道:“能够以同等修为,抵挡剑主这一剑的办法,就只有玄术神通。云儿却实在是想不出来,哪一种玄术神通,能够于剑主的这一式神,对抗。”

    庄无道面色更显怪异:“怎么会没有?比如那青帝长生,比如那不灭火身,都可不用避忌我这一剑刺击。再者,刚才我感觉自己这一剑,也不过是二品无双的水准。”

    “是二品巅峰层次以剑主的战魂之体,未来元神境觉醒时,可将这一式诛神,催发到一品境界”

    云儿先是纠正,而后又眼神复杂的,望着庄无道手中之剑。

    “剑主可能刚才自己没感觉,其实你出剑的刹那,已将厅无忌‘碎山河,以及大悲剑意,都糅合为一。青帝长生与不灭火身,虽能十息之内不死不灭,却是指的肉身。硬接你这一剑,无论何人,都必将元魂碎散而亡。纵观五劫之前,在我记忆中,确实无任何一种玄术无双,能够抵御这之式。除非是一品玄术,然而这却是悖论。在金丹境之前,不可能有任何修士,修成一品之上神通。剑主你,确不愧是天生战魂之体”

    庄无道事情为这一式连脉玄术,命名为之式,只是对此剑神威,颇为期许。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这式,真有了诛神之力。

    “是这样?”

    庄无道不知自己,到底是该惊讶还是该喜悦,可能正因为惊喜太过,反而不知该如何表达。

    “就是如此”云儿语气淡淡道:“我若要抵御此剑,要么是需强胜剑主一筹的修为,要么是施展出一门不该在此境界出现的玄术神通。意义何在?”

    庄无道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手中剑柄,即便明知是梦境内,也依旧想抓住些什么。此时云儿的一言一语,都使他感觉不现实与虚幻。

    “总不会没有弱点?依你看到底如何?”

    “是有不足之处,剑式施展时不够隐蔽,也不够突然。会让对手提前察觉,无法出其不意。”

    云儿陷入了凝思:“不过这也不能算是弱点,这一剑,无需隐于暗处,也无需出其不意。诛神之式,剑速冠绝于世,正面对决,就可将任何修者,诛于剑下。哪怕是提前发觉,提前准备,也无力抵御。”

    庄无道苦笑,确实是不够隐蔽突然。光是‘大碎云就需足足一息的时间蓄力。

    而那元磁之力展开,覆盖千丈,哪怕不修神识之人,也能感觉到情形异常

    “所以唯一的弱点,就是剑主肉身。只需在剑主施展这一剑之时,将剑主击杀。又或者剑出之后,以稀世神兵,中途拦截剑主身躯,都可破解此剑。”

    庄无道心中了然,剑出之前,他本身有一息时间无法动弹,确实是个弱点

    而若是中途有一口宝剑拦截,目标不是自己的剑,而是自己的肉身。那么高速冲击之下,甚至都无需对手发力,自己撞都要把自己给撞伤。

    施展诛神之式时,剑势一往直前,自己不可能完全自如的挪移闪避。

    不过也不是没有改善之法,一是继续淬炼肉身,强化磁元霸体,二是修成隔山打牛之术,又或成就金丹真元外放,也就无需以身御剑,避免了这风险。三则最简单,把牛魔霸体,也融入到这一剑诛神之中。

    “然而以练气境修士的武道见识,能够破解这一剑之人,少而又少。便是云儿,若不能知晓剑主这一剑的究竟,也无法提前反应。所以在剑主弥补完这一剑破绽之前,绝不能使任何见过此式剑术之人存活于世。”

    说完了这些,云儿又总结道:“总而言之,剑主这一式诛神,潜力无穷。我若是你,就尽量收集沧海通脉石之类的奇物。或者真有可能,完成奇迹。在金丹之前,修成一品神通。”

    庄无道摇头,沧海通脉石,那可是比沧海七窍石还要稀有之物。

    而即便是较之后者,低一个品阶的赤玉氤仙果,也让离尘二山七峰的修士,都抢破了头。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