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零零章 诛神三式(第二更求月票)

第二零零章 诛神三式(第二更求月票)

    “这个家伙,之前在宣灵山巅,不是装得似模似样?为何突然又要现身

    人已离去,而那半月楼方向,也已阴云散尽。只剩下五彩光霓依旧,笼罩着大片区域。

    羽云琴目光郁郁,不满之意溢出颜色。

    “那不是装,而是他本体,本来就是那般摸样。”

    师曼真失笑,眼眸内却含着几分凝然之意:“至于为何要与你我见面,以师妹的聪明,应可猜测得到才是。”

    “无非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羽云琴叹了口气,颇有几分底气不足,而后又幽幽道:“是鸿德师叔他近来的动作,让节法真人不满了么?这事又不能怨父亲——”

    离尘宗内,有二山七峰之争。而赤阴城,也非是羽旭玄一家独大,只手遮天。

    鸿德便是一例,更看好如旭日初升般的明翠皇极二峰,而非宣灵。

    “正因节法真人心中有数,才会特意提醒师尊,鸿德真人他做得太过了。他的事,师尊虽未参与,然而也是默认。”

    以羽旭玄的为人,虽不会做出背弃朋友之事。然而宗门大局,岂容儿戏,更容不得半点私情。

    对于赤阴城而言,离尘宗这个盟友实在太过重要。一旦有什么变故,赤阴城承受不住东南不稳代价。

    说完之后,师曼真又注目看着自己的双手,的淡淡道:“说来你我,不知不觉已在离尘住了四个月,也是该回去了。”

    时光似箭,此刻他肌肤上,再不似之前仿佛死人般的惨败颜色。浑身上下,也不再有那种腐烂气味,普通的香料就可遮掩。

    最重要的是,师曼真能够感觉,自己久已固死,无法再增加分厘的修为,此时也有了松动壮大的迹象。

    体内已生机勃勃,腐骨噬心掌力残余已不到两成,甚至以自己的真元,都以可慢慢驱除。

    “还是小心为上腐骨噬心掌,乃是三品超凡魔功,大意不得。若然出了什么反复,师兄难道还要再来这离尘宗住上几个月?”

    羽云琴摇着头,不以为然。她对庄无道,虽是怨气甚深,然而也不得不承认,此人在医道上的早已,确实有些不同寻凡。

    “距离半年之期,还有两月时间。师兄若实在不耐,那就一个月后返回如何?”

    师曼真微一犹豫,最后还是微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不过转而又调侃笑道:“师妹对这离尘宗,颇有几分恋恋不舍之意,莫非是看上了谁人?可是那姬奇武?我观你与他的言谈间,很是亲密。”

    “师曼真”

    羽云琴柳眉一竖,颇是气恼,冷声道:“师兄莫开玩笑,那姬奇武的为人,你自己清楚。即便是那庄无道,都好过于他。何况我羽云琴修行,不依不靠,为何定要为自己找个道侣不可?这什么太阴清体,在我眼中不但无益,反而是个累赘,不要也罢。除非是有人,能为父亲解去那羽蛇化寒毒。”

    师曼真闻言却是眼神一松,不恼反喜。自己这师妹,确然是七窍玲珑,看得比自己明白。

    接着就又听羽云琴疑惑道:“我就只奇怪一点,宣灵山一脉,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将那庄无道推出来。就不惧夭折?”

    “无道那样的人物,龙章凤姿,迟早要鹤鸣九皋,声闻于世。很难藏得住,也无需再藏。”

    师曼真负手身后,对此事他却知晓更多:“九十九根三千年桃木桩,早在九月之前,就已经齐备。九尊五千斤云锡鼎,材料也已收集大半。别人即便知晓了节法真人的打算,也难阻宣灵山收集剩余材料。其余之物,只怕也准备的差不多。最多三五月内,我们那位师兄就可修为尽复,潜力甚至更胜先前。一个练气境的小师弟,难道还护不住?”

    有句话,师曼真却是藏在心内不曾说出。节法早早将庄无道摆在前台,只怕还不止是为复振宣灵声势。

    倒更似是一个使人蠢蠢欲动的鱼饵,意蕴深远。

    而如今这离尘宗,已成是非之地。

    ※※※※

    三门玄术神通同时开辟,用时稍稍久了一些。一直到十二个时辰之后,三处灵窍才终于稳定了下来。

    唯一遗憾的是,庄无道的修为并未能趁此时机,一举突破,进入练气境九重楼。

    而是只真元量增加了不少,显得更为浑厚,

    庄无道心知肚明,这是自己修为不纯,体内的魔息煞力,并未完全炼化之故。

    一种办法是单纯的增加真元量,如那些魔道修士一般,真元品质不够,就以量破关,强行冲入到九重楼境界。一种是继续纯化,直到进入九重楼境为止

    再或者就是彻底转修一种高品阶的魔道功法,以纯正无比的魔息,晋阶练气境后期。

    而庄无道选择的,却是第二种。耗费的时间更多,然而日后的隐患也更少

    此时他虽未突破,然而积累却更为雄厚,突破八重楼境界,应该不用两个

    只需要大衍决与天地阴阳大悲赋,日日勤修不怠,就自可水到渠成。

    不过当庄无道,再次睁开眼时,却楞了一楞。除了望见这层灵室内一片狼藉,更看见满天的星光。

    上方的屋檐,赫然已开出了一个偌大的天窗,只剩一半不到。

    “这又是怎么回事?”

    庄无道一脸的诧异,他知晓自己的大摔碑手,已威势极盛,每一掌出,都有八九十象的力量。

    那一套大摔碑打出来,这层灵室必定要出现破损。然而却绝不曾意想,他醒来之后,自家的屋顶会不见踪影。

    要知他这半月楼,乃是前人遗留。出自金丹境手臂,用的至少都是二阶上品的木材,轻易不能损毁。

    “是雷劫”

    云儿身影一幻,现身在了庄无道的身侧:“天发杀机,这是剑主引发的小雷劫。能一击霹碎这的屋梁顶部,至少也是二阶顶峰的劫雷。”

    “小雷劫?”

    庄无道茫然无知,他那个时候入定冥思,物我两忘,根本就不知外界发生之事。

    不过看那屋顶破损边缘处,确实是有焦黑之色,是被雷火烧灼之后的痕迹

    庄无道顿时满头的冷汗,那个时候,自己根本就分心不得。一个分神,就可能前功尽弃。哪怕还有余力,去抵御这劫雷?

    再看周围,只见那套‘五行五方混沌无极阵已然破损大半。只与十几面残余的阵旗,还在勉强维持。

    庄无道顿时明白过来,应该是这座灵阵,为自己挡住了这次灾劫。

    “这么说来,你是早已知道了?”

    若非云儿的提醒坚持,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花费五千善功,从善功堂兑换出这套‘五行五方混沌无极阵,。

    “只是为以防万一而已。”

    云儿微微摇头:“只是感觉剑主这想法太过惊人,一旦成功,只怕有不可测之事发生,最后果然如此。剑主也未让我失望,这一式诛神,引致天妒地嫉,只怕不同凡俗。便是云儿,也觉好奇。”

    即便身为剑灵,与庄无道精神相系。也不能尽知,庄无道体内伪灵窍的究

    只有那忄式,是了如指掌,只因此窍,是有蕴剑诀而开。

    “如此说来,我现在该感觉欣喜才对?”

    庄无道深吸了口气,体查着自己身体内的情形,发现除了多增三处灵窍,真元神识更为强盛之外,那剑气数量,也增加到了十一缕之多。

    不过他犹自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这式诛神,三处灵窍,居然引发了天劫—

    “其实我也期待,这式诛神,到底最后威能怎样,是何品阶。既然云儿也想看看究竟,不如现在就试试?”

    云儿闻言,却微微摇头道:“我是无妨,也正想见识一番究竟。不过有人在你这半月楼外已经等了整整一日也夜,为你担忧了一天。你身为主人,不去看看?还有那三套‘九宫都天神雷旗阵阵内依然有不少劫雷保存,这也是难得的机缘。若能炼化,与三套阵旗相融,对剑主应当助益不小。”

    庄无道颦了颦眉,走到那被劫雷击碎的缺口旁。果见那聂仙铃,正立在湖畔旁,眼神担忧的往这般望着。

    之前的天劫只怕是将这女孩吓坏了,只见是花容惨淡。

    庄无道却顿觉心中微暖,而后便若无其事的笑了笑,朝着聂仙铃挥手示意。表示自己并无大碍,不用担忧。

    之后又依云儿之言,准备收取那三套阵旗。这却稍稍麻烦,此时那些二阶雷劫之里,已与三套‘九宫都天神雷旗阵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在内流转不休,并不曾消逝。

    庄无道数次出手,都未能成功,反而差点被劫雷之力反伤。最后取半月湖畔之土,临时制成了一百零八个巨大陶罐,内盛大量从半月湖中取出湖水,才将三套阵旗都分别容纳了进去。准备等日后,再慢慢处置。

    水克火生木,正可压制劫雷。而半月湖中之水,经历此地充沛灵力蕴养,勉强也可算是进入一阶灵液的门槛。

    而此时云儿,也收起了剑外化身,直接在庄无道心念内询问:“剑主是准备在此处施展那诛神三式,还是进入梦境?”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