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九七章 出鞘刺剑(第二更求月票)

第一九七章 出鞘刺剑(第二更求月票)

    明知这羽云琴是使了手段,庄无道却是无可奈何,难道还能把人揍一顿不成?

    他也只能用目光冷冷的注视着此女,若然视线能杀人,这羽云琴早已被他分尸千万余次。

    羽云琴也暗暗回以挑衅的眼神,那眼眸仿佛会说话,好似在说难道就只准你庄无道言语气我,不准我羽云琴回敬,给你寻些麻烦?

    庄无道无奈,只能摇头以对,暗暗道了一句稚就不再搭理。发觉诸人中只有姬奇武,望见师曼真出来之后,露出真心实意的笑意。

    顿时明白了过来,他这位姬师兄,这次并非是为羽云琴而来,而是陪同师曼真。

    只是那姬奇武的言语神态,却让庄无道感觉有几分诡异,总觉有些做作的痕迹。

    不过他也仅只是稍感奇怪而已,虽觉此人情形不对,却不也曾去细思深究

    仿佛是送灾星一般,将师曼真连同羽云琴李昱诸人送走,半月湖畔就再次恢复了往常的宁静。

    庄无道的日常,也再次平寂下来。依然是每日勤修着诸般功法,有闲暇时,则钻研医道,练习书法。

    每过十五日,师曼真总会准备登门就诊,以白蚁噬身之法,吞噬煞掌掌力

    这一来二去,二人彼此间发觉不仅性情相投,便是两人的喜好,也相差仿佛。之后每当师曼真登门,庄无道便放下身边所有事务,与之畅谈,往往到深夜也不肯罢休。

    修行之道,贵在张驰适度。越是急于求成,越易走入歧途。庄无道在云儿指点下修行,已有一年半之久,早已是深悉其理。

    久而久之,二人间也不再以师兄弟相称,师曼真直接就唤他无道,庄无道也不客气,回之以审之称。盖因他若唤师曼真‘老师那就是被占便宜了。再若是叫沛兄那又与以前有何区别?

    师曼真居然也不以为忤,反而拍着庄无道的肩膀,哈哈大笑。

    除他二人之外,还有个姬奇武。每当师曼真来时,这位总会在旁作陪。

    可庄无道虽有意与此人结交,却不知为何,总觉他与姬奇武之间有些许隔阂。不是不能亲近,而是真的凑不到一处。二人言谈间看似投契,其乐融融,庄无道心内却是下意识的有着几分抗拒。

    反倒是那羽云琴,随着时日推移,与姬奇武越来越是亲近。

    庄无道渐渐的也终于看明白,这姬奇武的目的,自始至终都是羽云琴。不过到底是真的喜欢此女,还是为那太阴清体,就不得而知了。

    却比其余人等,要聪明得多,知晓迂回之策,先从师曼真这里入手。

    明白了这姬奇武的图谋,庄无道也顿时对此人兴趣全无,每当此人到来,总是淡淡的,不再亲近,也不排斥。

    毕竟同为宣灵山一脉,不好刻意疏远。

    转眼之间,就又是三四个月时间过去。庄无道的御剑之术,终于渐成气候

    他神念又扩展了不少,到了一百零四丈。可同时驾驭那三才玄阳剑,在身周百丈内飞舞盘旋,劈、刺、点、撩、崩、截、抹,皆如臂指使。

    尤其是那忄式每一次飞剑穿刺前击,都不再有呼啸破风之声。

    往往庄无道神念一动,那飞剑就已刺击了出去,穿梭近百丈之后,才会有声音传出。洞金穿石,无往而不利。而剑光闪动,也已非是肉眼所能见。

    不止是忄式便是那‘出鞘式庄无道也已练得精熟无比,将之前的拔剑术,完全融入。转化之后,无有半分不谐。

    不过如此一来,庄无道每次出行,身背的长剑,却是增多至四口之巨。

    他自己也觉不妥,身后背着一排的飞剑,确实是丢人现眼。便于脆再以三千善功,从善功堂内换出了一个剑匣,包括轻云剑之内,一并藏在剑匣中。

    这剑匣无名,却也是灵器中的一种,十二重法禁。除了温养飞剑之外,还有小乾坤之能,可扩张空间。

    剑匣只二指宽长,半指余厚,却最多可藏剑三十六口。样式古朴,看起来美观大方,又兼轻便,背着身上也不觉累赘。

    至于这剑匣的养剑之内,庄无道不甚清楚,不过云儿不曾反对,可见轻云剑藏在匣内,也是感觉舒适。

    而忄式,之后,庄无道选择的第二个剑式,是‘劈剑式直斩怒劈,是威力最大一式基础剑式,也能将他一身浑厚真元,发挥的淋漓尽致。

    不过在练习这招基础剑式之时,庄无道也同时开始准备,把那几处一直压制的伪灵窍全数冲开,将忄式凝练成自己新的玄术神通。

    这几个月里,除了庄无道的忄式,接近大成。他的大摔碑手与牛魔元霸体,也真正在第二重天境界稳定了下来。

    那厅无忌,与‘碎山河,拳意,也都渐渐掌握,功力日深。

    一切都如他意想中的一般,水到渠成,顺利之至,就只差最后一步。

    不过也不是什么事都顺风顺水,一帆风顺。比如那天地阴阳大悲赋,庄无道就始终无法完成‘尘满面,鬓如霜,六字。

    哪怕牛魔元霸体晋入第二重天境界,庄无道功体大进,肉身强度在这数月内以倍数的增强,也依然不能完成。

    庄无道也是不自禁的焦灼,天地阴阳大悲赋不进则退,一旦一段时间内不能突破,就是前功尽弃之局。

    不止是之前承受的痛苦,完全白费功夫,更会导致元气大损。修为一年之内,都不能寸进。

    蕴剑决也是同样,明明十二道剑气,就可冲入到第二重天境界。然而庄无道体内的剑气,至增长到九缕之后,就仿佛是陷入了瓶颈,再无法分裂出哪怕一丝一缕。

    至于那《天璇照世真经》与《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倒是有着长足进展。

    不过同样在接近一重天的巅峰时,进境就缓慢了下来。

    庄无道也心知肚明,自己看来是真遇到了瓶颈。需要有一个契机,才能将这四种功决,一一推升到第二重天境界。

    还有一个突破之法,就是当自己完成筑基之后,可自然而然,将《天璇照世真经》与《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提升到相应的境界。

    然而他若真这么做,那就要错失掉许多东西,日后一辈子都难追上那些天赋超群之辈。

    “难道真需以上品地心元核,借伪灵根塑成之机,突破第二重天不成?”

    庄无道隐隐感觉,云儿估计是知道些什么,才早在数月之前,就对自己说出那番话出来。

    只怕也是不看好他,能在短时间内,把这四门功法一起突破到第二重天境界。

    塑造天品伪灵根,恐怕是他唯一的捷径,唯一的机会。

    除了功法修行受阻之外,最令庄无道烦心之事,就是羽云琴。每次陪同师曼真前来半月楼时,都会带来一群尾巴。除了几人自知无望,主动放弃之外。包括那李昱在内的几人,对他的敌意,是越来越深。

    好在这些人,在庄无道眼中,也仅只是麻烦而已。哪怕是身拥超品灵根的李昱,也不过稍微棘手一些。

    至于莫问,明翠峰与宣灵山本就是死敌,此人对他的敌意,多些少些都无所谓,反正是对手。

    庄无道其实也替羽云琴可怜,这女孩明着是欲对他报复,其实自己怕也是不堪其扰,也同样是无可奈何。

    只怕她在赤阴城的处境,也好不了多少。

    这么一想,庄无道的心情,就又好过了不少。羽云琴再怎么挑拨,也不以为意。

    这些人或是一时之俊杰,然而庄无道的目标自始至终,都是被那位天下人认定,注定了会站在天一修界巅峰的人物。

    而眼前无论是莫问,还是李昱,又仰或是姬奇武盖千城等辈,都与那人相去甚远。

    他庄无道的眼光,绝不会在此辈中人停留。即便得罪了又怎样,能奈他何?不痛不痒,最多就只是有些烦心而已。

    而几个月来,除了为师曼真逼除腐骨噬心掌力,庄无道也陆陆续续,遇到了十几个同门求诊。

    都是真正棘手之诊,疑难罕见,多是被其他医者,断定是必死无疑。

    庄无道也尽心尽力,为这些人疗治。他医道才刚入门,造诣并不高深。

    然而有个见多识广的剑灵,往往一见面,就能断定出对方的病症,道出相应的诊治之法,

    即便最后不能痊愈,也可缓解。

    半年下来,庄无道在离尘宗的声名,是一日好过一日。

    对于真正必死无疑之人而言,三千善功救自己一条性命,实在不算多。而若只是普通的病症,也不用来寻上半月楼。

    庄无道定下的规矩,看似苛刻,却自有其道理。连续十几个也被认为必死无疑之人,在他手里起死回生,庄无道的风评人缘,想不好都难。

    宣灵山一脉弟子,每次当庄无道听节法讲道时,对他都是尊敬有加。而其余二山七峰,除了明翠峰之外,也都刻意结交,轻易不愿得罪。

    渐渐的,庄无道竟有几分朋友满天下的架势。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