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九六章 旭玄之毒
    一年前是练气境五重楼,一年后却是接近练气境巅峰。这种修行速度,绝不算慢。哪怕传说中的天品灵根,也不过如此。

    羽云琴不明白,如此人物,可与她相提并论的英杰,怎么可能会只有五品的灵根?

    是隐灵根吧?而且定然是在超品之上。

    风轻云淡的一笑,羽云琴眼里的探究之色,却是更为浓郁:“可既然能得节法真人收录,给予宣灵山唯一一个秘传弟子的名额,定然是有原因吧?总不会无缘无故?我听说最近,自华英师兄重伤之后,宣灵山一脉境况不佳。”

    说完之后,又歉意的朝姬奇武颔首示意。在场诸人,只有这一位是出自宣灵山一脉。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许多人都在猜测。也有人说,节法真人可能是欠了庄无道一个人情。”

    李昱摇着头,换成另一个无人的场合,他必定会毫不客气,直接说那节法是发疯,简直不知所谓,毫无理智。

    将宣灵山唯一崛起的希望,给了一个只有五品灵根的废物。

    不过现在却不成,在场除了姬奇武之外,还有盖千城这样对头。他今日敢说,明日只怕就要传遍全宗上下。

    他虽自傲,却也自知自己,暂时得罪不起一位元神真人,尤其是号称一门九金丹的节法一脉。

    “不过这庄无道的医术,倒真是不错,或者是因此之故?”

    转而又不屑摇头:“即便这位医道再怎么高明,未来也不过是又一个绝轩。旁人或者不敢轻易开罪,却也不会太放在心上。哪怕他能侥幸结成金丹,也一样撑不起门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云琴师姐你何需如此在意?”

    羽云琴转过头,看了那若有所思的莫问一眼,又望向一脸不耐李昱。面上半分异色不显,心内却是暗暗摇头,这一位天资灵根虽高,然而为人却太过于浅薄轻佻了。

    怪不得,同样是超品灵根,明翠峰选择的是其实灵根稍低一线的莫问,而不是年纪更轻,灵根更好的李昱。

    大约也是不怎么看好,这李昱的前景。

    不过也有个好处,越是为人轻浮,越容易支使。

    “是么?”羽云琴似笑非笑,眸中含情道:“我倒觉得,这位庄师兄人虽冷淡了些,却颇有几分男子气概呢云琴颇是喜欢,李昱师弟可知他平时有什么喜好?”

    李昱顿时呆在原地,眼里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

    为师曼真医治的过程极其单调,并无什么值得出奇之处,就是简单的复制十几日之前。

    依然是割开伤口放血,配合针灸逼出‘腐骨噬心掌力再以红蚁白蚁吞噬伤口处的血液。

    唯一特殊的地方,就是那红牙白蚁,是庄无道特意为师曼真寻来。除了口器是红色之外,身如白玉,晶莹剔透。

    不但血统纯正,潜力也是极高。吞噬完足够的血液之后,庄无道将一片金粉洒出。这些红牙白蚁就温驯的!从师曼真伤口处离开,成群结队,返回到一个圆桌大小的白玉盘内。

    这是庄无道,专为这些红牙白蚁准备的蚁巢。有温养之效,内布灵阵,可以日日以充沛灵力,洗练浇灌这些白蚁的身躯。除此之外,还可暂绝所有雄蚁生育之能。

    是饲养灵虫的专用上佳器皿,几日前庄无道才以三百善功,从宣灵山的善功分堂中,兑换了出来。

    不过看似是在复制十几日前的疗伤过程,师曼真却是感触极深,赞叹道:“几日不见,师弟的针法,又见长进了。小还阳针法,也不过是一门普通的针灸之术,在师弟手中却已出神入化。”

    不是他独具慧眼,而是能够感应到,这次他体内的‘腐骨噬心掌力被逼出了更多。

    庄无道每一次落针,都能将大量的煞掌掌力,逼迫到伤口处。与十几日前的生涩,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师兄过誉了,什么出神入化,师弟哪里敢当?”

    庄无道笑了笑,这不是他针术大进了,而是经验更丰富。几日间百余个病患,虽使他不堪其扰。然而连续几日,自己的医术与小还阳针法,有了实践的机会,今日自然是更加的得心应手。

    “这次还算不错,至少驱除出半成煞力。不过下次的效果,就远不及今日了,此法贵在持之以恒。还请师兄安心静养,培蕴气血,十五日之后再来寻我。最好莫要轻易动怒,也不得焦躁,以免引动煞掌掌力,更增其势。如此最多五个月后,师兄就可痊愈。”

    “这个我省得”

    师曼真郑重其事的点头,穿上了衣物。而后犹豫再三之后,终还是开口询问:“不知师弟,可知羽蛇化寒毒?”

    “羽蛇化寒毒?”

    庄无道一楞之后,就假装陷入了回忆,其实却是在心念内询问着剑灵。

    他真正钻研医道,也不过才一年半的时间,研习的方向,也并非是专攻魔毒。而是更倾向于魔道功法,如何化解那些魔煞之力。

    这是因他供奉了阿鼻平等王这位魔主之故,对魔息煞力尤其在意。

    所以那日在林海内,庄无道第一眼就认出师曼真身中的,是‘腐骨噬心掌力。

    而即便他庄无道再怎么记忆超群,过目不忘。也不可能在一年仅仅半之内,就做到对世间所有毒素,都了如指掌。

    更不用说,这一年半中,他用于学习医道的时间,还不足百分之一。

    而这所谓羽蛇化寒毒,本就生僻罕见,自然不被他所知。

    不过有云儿在,仅仅数息,庄无道就已得到完整的答案。

    “听说过一二,中此毒之后,一开始全无异样,极难察觉。然而一旦拖过三十年,积累的毒素就会爆发,几成绝症。”

    神话传说中的羽蛇,是出自太阳星一脉,是纯正不过的火系神兽。然而世间有阳就有阴,羽蛇族中就有一支,掌握的非但不是火系神通,反而奇寒无比

    而羽蛇化寒毒,就是出自于这种羽蛇羽毛鳞片之内。普通修士,即便只是触摸其身躯,就会中毒,往往都活不过三十年之期。

    师曼真的眼神顿时微亮,神光闪现:“那么庄师弟,可知这羽蛇化寒毒的疗治之法?”

    “这种慢性毒素,往往颇为棘手,疗程往往需时数年之九。”

    庄无道暗暗奇怪,师曼真的神态语气颇是怪异,再联想一日之前,羽云琴无论如何都要拿下凰烈鸟的晶核。又言道那万年火梧木心,对其师颇有益处。

    庄无道不禁若有所思,难道说那位修为天下第七的羽旭玄,中的就是这羽蛇化寒毒?以前可从没听说过。

    “羽蛇化寒毒极其罕见,不过也不是不可化解。若身具火系功法,自然就可驱毒。再有修为高明者,也可暂时压制毒素。还有就是一种火玉丹,一连服用十年,就可将羽蛇化寒毒尽数驱除。再有一种见效更快的,就是三分凰血丹,对羽蛇化寒毒天生克制。”

    “原来师弟你也以为,阳玉丹与三分凰血丹就可化解?”

    那师曼真闻言一笑,既有几分失望,也现出了几分轻松之意:“倒是与你们离尘宗绝轩道人的判断,一般无二。问题是师尊他,已经连续服用三十年的火玉丹,却依然无济于事,病情反而更为严重。不过那三分凰血丹,据说药效较之火玉丹,还要更好数倍。既然师弟也怎么说,想必定然有用。”

    庄无道微一挑眉,这么说来,果然是羽旭玄,中了这羽蛇化寒毒。那位天机榜上号称修为天下第七,术法第三的元神修士,原来此事也正为魔毒困扰。

    那北方中原三圣门,多半也是暗暗松了口气?

    不过对于此事,他兴趣不大。为师曼真逼除‘腐骨噬心掌力也只因万年火梧木心的交易,且这人颇对他眼缘而已。

    “具体的情形,我需看过之后才能知晓,不敢轻言断定。不过只要羽蛇化寒毒,火玉丹与三分凰血丹就一定有用。”

    庄无道沉吟着道:“而若是火玉丹与三分凰血丹都不能诊治,那么就未必定不是羽蛇化寒毒。羽师叔他之所以难以痊愈,或者在魔毒之外,还有其他缘故,也不一定。”

    这句话,是出在剑灵云儿之口。所以庄无道说出时,语气是笃定之至。

    “不是羽蛇化寒毒?”

    那师曼真颇为意外,陷入了深思。心中虽是半信半疑,不过却已记在了心里。

    无论对不对,日后若三分凰血丹不能解毒,总也是一个希望。

    “我记下了,多谢师弟为我解惑。”

    “小事而已”

    庄无道却是自始至终,都未将此事放在心上,也不认为那羽旭玄,与自己会有什么牵扯。

    起身送师曼真离开,不过就在踏出半月楼时,却意外的发觉,那羽云琴身旁的十几人,看他的目光,多是眼含不善,敌意十足。

    而那羽云琴,却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对他的态度突然软化,温言软语,脉脉含情,哪还半分先前的剑拔弩张o

    庄无道却只觉是吃了一只苍蝇,恶心无比。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