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九五章 众人造访(第三更求月票)

第一九五章 众人造访(第三更求月票)

    庄无道也不说话,随手一拂袖,把遮住石碑下端的枯叶拂去,露出了一行小字。赫然是‘病重不治而无足够善功者,可以临时赊欠,的字样。

    为修习符道,庄无道没少练过书法。有云儿的指点,庄无道在书道上虽仍是功力浅薄,可却风骨已成。一手字如铁画银钩一般,力量十足,也大气磅礴

    更隐隐将那碎山河与行无忌拳意,融入到书法之中,每一笔一划,都是气势凌厉。

    羽云琴见状怔了怔,而后尴尬一笑道:“庄师兄这法子不错,可免无数麻烦,也足见师兄医者仁心。”

    “医者仁心?那是什么东西?”

    庄无道冷冷的一哂,而后意味深长的,看着羽云琴的身后:“比不得师妹你,这招蜂引蝶的本事,着实不弱。”

    在羽云琴的身后,还跟着好十几人。那莫问与李昱二人,赫然都在,便连盖千城虞安君,也混在其中,皆是宗门之内的一时俊杰。

    前二者自然是不用说,虽只练气境界,却身具超品灵根,被全宗上下看重有加。

    而其余几人,亦都是离尘低阶弟子中,最出类拔萃者。灵根至少一品,武道术法都能称雄于离尘诸山。

    不过其中,还有着一位,让他稍微有些眼熟。庄无道仔细分辨,才想起这人,应当是在宣灵山的讲经堂,节法真人的座前见过。

    此人名唤姬奇武,是宣灵山八位秘传弟子之一。不过却非是节法真人的名下弟子,而是七百年前宣灵山另一位元神真人的传承。

    筑基境的修为,入门要比玄机晚了一些,修为却并不在后者之下。

    一向行事低调,平常也并不与师兄弟交流。每每当节法真人讲道结束之后,都会早早的离开。

    不过此时此刻,却也随在诸人的身后,也不知是意欲为何。

    那羽云琴微微恼怒,接着就又平静下来,悠然道:“庄师兄此言差矣,非是我羽云琴招蜂引蝶的本事太强。而是你们离尘诸山蜂蝶,实在太多。”

    庄无道微微一笑,竟然微微颔首:“此言确实,南屏三千群山,多得是追香逐臭之辈。”

    仅仅一句话,就把羽云琴气得倒仰,一口银牙死死的咬着,发出咯吱声响

    二人交谈,也未怎么遮声,远处那十几人也都能听见。一时间诸人面色,也是难看无比,尴尬而又恼怒。

    庄无道已大约猜知这些人,是因何而来。无非是因羽云琴‘太阴清体乃是最佳的双修体质。任何人能得其垂青,修为皆可突飞猛进。

    之前此女远在赤阴城,无缘得见,也就只能闻名敬仰而已。可如今羽云琴却是在离尘宗暂住,却是难得的接触机会。

    只需俘获此女芳心,至少可省去百八十年的苦修。离尘宗内的英杰,自然是人人趋之若鹜,也不乏二山七峰诸脉长辈的授意。

    明白过来,庄无道就不愿再多做理会,直接转向师曼真道:“师兄气血元力恢复的不错,今日可是准备好了再次拔毒?”

    师曼真在旁,一直似笑非笑的看着二人斗嘴。此刻闻言,便朗声一笑:“正是为此而来,有劳无道师弟了。”

    庄无道轻轻点头,又看了羽云琴与那诸多‘才俊,一眼,语气淡淡道:“我这里不接待闲人,诸位可随意,尽早离去为佳,你也一样。”

    说完之后,又特意在羽云琴的脸上停留了片刻,而后就果真把诸人全数抛下,往半月楼内行去。

    这些人中,除了一个姬奇武,其余人等的师承,都与宣灵山一脉关系不佳,走不到一处。他自然也就懒得费心思,与这人交际。

    那莫问摇头失笑,不置一语,李昱皱起了眉,暗含恼意。盖千城则是面色僵冷,眼透讥哂之意,眼神莫测道:“今日盖某来此,非为其他。只为一年之前,吴京道馆一战之辱。却不知师弟,肯不肯给盖某一个雪耻的机会?”

    那虞安君阴恻恻的开口:“还有在下本以为山试大比,可以与某人再公平一战,却惊悉师弟去了天南林海。我不知师弟,是真有要事,还是因心虚之故。只问今日,师弟你敢否应战?”

    庄无道的足步稍顿,接着却是哑然失笑,再未停留,当先走入到半月楼内

    雄鹰猛狮,又岂会在乎草丛中的一介蝼蚁?兔鼠之辈的挑衅,又何必在意?师曼真稍稍意外,奇怪的看了身后那二人一眼,接着也微微摇头,随着庄无道一起进入楼内。

    只凭这两位,就敢挑战连羽云琴都无可奈何的庄无道,这是发疯了不成?还是自己寻死?

    他这位庄师弟,倒是气度不错,不愿与之计较。

    待得庄无道的身影消失,虞安君就已重重的一声冷哼,目光赤红,双拳紧捏着,骨节处发出阵阵炒黄豆般的爆响。

    “终究是个无胆鼠辈”

    他终究还是不敢直接动手,虽同为真传,然而二人间身份差距甚远。庄无道乃元神门下,一个伤残同门,不敬之罪,就可让他吃亏不小。

    没有五六万善功,不能脱罪。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师曼真。颖才榜上,同样有其名姓,排名更在宇文元州之前。今日初见面时,对于庄无道的态度,就是颇为友善,如老友一般。

    虞安君不敢确定,自己对庄无道出手邀战之后,这师曼真会否袖手旁观。

    羽云琴冷眼静观,看到此时,眸中也终于微现好奇之色:“这是怎么回事?你二人,与庄无道莫非是有旧怨?”

    “不但有,而且还结怨不浅”

    解释之人,却非是盖千城与羽云琴二人中任何一位,而是李昱:“他们三人,都同出自东吴。一年前吴京道馆道试之战,这庄无道一日之内,连战排名前四中的三人,先是不用玄术神通,将虞安君硬生生的击晕过去。之后又仅只一剑,就把盖千城踢落第一之位。至此之后,二人都将这一战视为奇耻大辱,把庄无道恨入了骨髓。今次本是欲在山试中,一雪前耻。却不料庄无道直接避开,早早就躲入林海内,让他们无可奈何。”

    言辞之间,对于虞安君盖千城两人,却也并无多少尊重之意,反而调侃的意味居多。

    盖千城的神情阴沉,冷冷的斜视了那李昱一眼,森然平叙道:“一年之前,我在他剑下确实败得心服口服。然而在我看来,那时候的李师兄,也未必就是他一剑之敌嘲笑我盖千城,你李昱有这资格?”

    李昱明显一怔,而后目中就是怒意闪现。这次山试大比,他虽是新晋弟子的第二席,然而盖千城亦是紧追其后,稳据第三。

    此人灵根虽不如他,却是专修冰法,冰系灵根,亦是无限接近超品。山试中二人之间也曾有过交手,双方纠缠半日,近一千二招之后,盖千城才以一式之差惜败。

    也因此战,盖千城名动离尘,入了诸位金丹长老的法眼。被认为是日后修行成就,能与他及莫问相提并论之人。

    二人实力相差不大,盖千城并非无有获胜之机。真说起来,他李昱确实无有嘲笑的资格。

    再有那虞安君,这一次山试,也是高据第五位。将一身金刚般若力转为道门九转玄阳功之后,那道真十印之威,也是沛不可挡。

    更不用说,那古月明与北堂婉儿二人。一人位居第八,一人占了第十一位。这一次从吴国诸学馆中选拔出来的弟子,质量却是出奇怪的高。

    湖畔旁的气氛,顿时冷凝。还是莫问笑着圆场,轻描淡写的把话题移开:“都是师兄弟,莫要为意气之争伤了和气。看看这里的风景,倒真是不错。庄师弟他,真个是好福气,我亦心羡有加呢。”

    羽云琴却目光闪动,不肯就此罢休。随手掏出了一把上品的清米抛入到湖中,喂着那些仙鹤仙禽,一边又心不在焉的问道:“既然是能在一日之内连胜前三,想必庄师兄的修为,定然是不弱的。一年时间,绝不会毫无长进,停滞不前。实力之强,定然还胜过当时。你二人又有何把握,认为自己定可雪去前耻?”

    盖千城这次却面色尴尬,不肯说话。虞安君亦是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沉默着一语不发。

    李昱却一声嗤笑,冷讽道:“无非是欺负别人只有五品的灵根而已。一年前此人是练气境五重楼,一年之后,也不会强到哪去。他二人修为却是突飞猛进,此时自然是把握十足。说别人是怯战,也好意思?”

    “五品灵根?怎么可能?”

    羽云琴还是第一次听说,面上异色更浓。当日在林海之内初见之时,她就已知庄无道,定然修了一门息决,之类的功法,可以自身隐藏修为气机,让人看不透深浅。

    然而那日一战,庄无道施展出的,却是真真正正,接近练气境八重楼的修为。

    二人间真元罡气碰撞,互相感触,绝做不得假。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