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九四章 四座石碑(第二更求月票)

第一九四章 四座石碑(第二更求月票)

    近十种三四品阶位玄术神通合一,才有可能完成一式一品遮天级的无双玄术而更在其上的无上层次,就已非是简单的以玄术堆彻,就能办到。

    哪怕把数十上百种三品玄术连脉通窍,合而为一,也未必就能凑出一式无上神通。

    玄术神通之间是否契合,武道意志又能否融汇合一,是不是契合天地大道,种种因素都需考虑。

    哪怕只是一丁点的差错,一丝一毫的冲突,都会影响到无上玄术的成形。

    无上级的玄术神通如此,而一品遮天级的玄术神通,也没简单到哪去、

    “仅仅以十七种神通,聚合出无上玄术。凰劫的阴阳乱,是世间绝无仅有。且威能强绝,即便是在五劫时代,那式‘阴阳乱,依然是世间十大无上玄术之一”

    云儿语音幽幽道:“所以这门天地阴阳大悲赋,也是世间独一无二。是绝无仅有的一品遮天级的功法。”

    “一品遮天?”

    庄无道低吟着,转而又疑惑道:“那门蕴剑决,与天地阴阳大悲赋可有什么联系?”

    “我以为剑主,早该发觉了才是。”

    云儿似笑非笑的看了庄无道一眼:“这两门功决,其实是一为二,二为一的关系。天地阴阳大悲赋是由轻云剑的第一任剑主凰劫,一手所创。至于蕴剑决,则是出自于七劫之前的第四任剑主,是对天地阴阳大悲赋的补充。彼此独立,然而天地阴阳大悲赋,结合蕴剑决之后,却有希望晋入到‘无上,层次。可惜那第四任剑主,历经一劫,都未能真正将这两门功法,融而为一。”

    “第一任剑主是凰劫,你说他是绝代仙王。那么第四任剑主,又是什么样的人物?”

    庄无道对此一直颇感好奇,他记得云儿曾说起,轻云剑之所有重伤至此。是因七劫之前,一次大劫有关。那时的轻云剑,正是由第四任剑主执掌。

    此人既然能一手创出‘蕴剑决定然也是一位不逊色于凰劫的人物。

    “第四任剑主的姓名,俗名也唤作洛轻云,道号——”

    云儿仔细回忆着,却渐渐的面色苍白了起来,柳眉紧蹙,甚至连现出在剑身之外的灵体也无法维持,一阵飘忽扭曲。

    “我不记得了,只知此人最后的成就,似乎比之凰劫还要更高一线。剑主,那所谓的绝代仙王,并非是修行终点。当日你在梦境中见到的那一战,只是第一任剑主初成仙王之时。之后的凰劫,要走得更远。”

    庄无道面色古怪,万万不曾想到,云儿最后会回他一句不记得了。之后更把话题,完全岔开。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玄虚?第四任剑主,也是名唤洛轻云么?

    “谈什么绝代仙王?未免太好高骛远了些。我只知‘蕴剑决,开辟出的伪灵窍,比之本命灵窍也不差多少。凝练的玄术神通,亦最高可高达三品,拔剑术如是,之后的这门忄式,亦复如是所以对这位第四人剑主,略有些好奇。”

    “原来如此。”

    云儿的神色,明显轻松了许多,灵体也稳定了不少,嫣然一笑:“确实如剑主所言,‘蕴剑决,开启的四十九处伪灵窍,都是上品。每一处。都可凝练一式三品玄术。所以‘蕴剑决,是一品遮天级的辅修功法,而牛魔元霸体,仅只是二品圣灵而已。功法的阶位,一看本身威能,二则看伪灵窍的数量与品质,三则是比较玄术神通之威。”

    又道:“牛魔元霸体修成之后,最高层次的玄术神通↑横行天地乃是一品遮天级的玄术。本身的灵窍数量,也高达三十六处。所以是二品圣灵级的功法。而那大摔碑手,则又等而次之。并非是大摔碑手本身威能不如,事实上这门外功掌力强绝当世,连脉通窍后的播栩天覆地亦是一品遮天。然而大摔碑手,却并非如牛魔元霸体一般,是由人族修士自创。而是由七劫前的的大猿王传出,本身就是残缺不全,并不完整。灵窍也只有二十四处。所以这门外功,只能排在更次一等,是三品超凡级的功法。”

    “是因伪灵窍的数量更少,而且品阶较低?”

    “正是如此”

    云儿微微颔首:“不过剑主倒是有几分将这门超凡功法,推升到二品圣灵的希望。剑主可召唤出吞日血猿的不灭战魂,此是难得的机缘。要知七劫前的大日猿王,是能与凰劫相提并论的存在。它的神通功法,并不逊色于天地阴阳大悲赋,亦可与降龙掌力正面硬撼,还有着无尽的潜力。”

    庄无道‘哦,了一声,就不再与云儿讨论这功法品阶之事。依旧收起了杂念,继续练习着这式刺剑式。

    相较于日后,未来,前景,他更看重于现在、眼前。更在意能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而不是什么希望与期冀。

    一步步脚踏实地,才是他需要做的。而这式忄式就是他能快要收获的果实。

    只是今日的剑灵,却似乎有些异常,在旁一阵怔怔发呆之后,就又再次看向了庄无道:“剑主的这式刺剑术,其实已经修成。虽还未登峰造极,却已足够开辟玄术。云儿不懂,剑主到底为何,要迟迟拖延至今?可是剑主,还无自信?其实——”

    刂剑之要,在于迅速、变化、简洁、锋锐、一往无前与出其不意。

    而庄无道除了御剑凌空,还有些生疏之外,已经尽得其中三味。

    其实这一式,他这半年来已经练过了不下十万次,穷尽了刂剑式的各种变化,已精熟之至。

    今日只是因换成御剑术施展,不怎么适应而已。对伪灵窍的开辟,玄术神通的凝练,都并无影响。

    “我不是没自信”

    庄无道一个意念,将那口剑器召回,再次往剑身内灌注真元,面色则平淡无波:“可记得那日第一次血祭,拔剑术与大裂石连脉通窍的情景?我只是想证实,自己一个猜测。”

    “土生金么?”

    云儿却似早知如此一般的点了点头;“确实是有此可能,修行界也有不少前例。不过几率极小,只有千分之一不到。且同时开辟三处灵窍,身躯多半承受不住。一个不慎,就有殒身之威。我不赞同,不过剑主若一意如此,云儿也不会阻拦。只是这过程凶险,剑主需有心理准备才好。”

    庄无道闻言,却是哈哈大笑,神态豪迈。

    只要有此可能,哪怕是千分之一的几率,他也要拼上一拼。

    ※※※※

    这次回归,庄无道虽有心在半月楼继续闭关潜修。然而仅仅是第二日,就发觉自己恐怕难以如愿。

    仅仅是一夜时间,半月楼外就汇聚了一群修士。都是离尘宗弟子,在一群练气境中,甚至还有零星的筑基修士混在其中。

    使往常冷冷清清的半月湖畔,忽然就变得喧闹起来。不过楼外候见的这群人,不是身上带伤,就是久病缠身。

    庄无道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在离尘宗内,已经是声名鹊起,威震二山七峰。俨然已是绝轩之下,离尘宗内公认的医道第二人,凌驾于无极峰幻阳子之上

    而外面的那十几位,都是闻名而至,专为求医而来。

    庄无道没奈何,只好一一为这些人诊治。也没什么让人为难的病症,那些内外伤,都需要时间回复,开一些对症的伤药丹丸就可。而其余人等,也往往是一次针灸,就能令其病情好转了不少。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把所有人都打发走。可到了第了二日,楼外汇聚的人群,却已增至三十有余。令庄无道,当场就变了颜色。

    他研习医道,可非是为了悬壶济世,而只是当成一门爱好兴趣而已,可没打算在这方面,浪费太多时间。不过此时,也不好当场赶人,只能耐着性子继续耽误一日。

    反而是聂仙铃,自领回那一套《太虚辰火大法》之后,就过上了深居简出的日子。

    日常除了照顾庄无道的起居之外,就是潜心研修,领悟那式‘不灭火身,的奥妙。

    连续好几天,求医之人每日都在增多,使庄无道不堪其扰。最后无奈之下,于脆在半月湖畔立下四座石碑。之后的日子,才渐渐清闲了起来。庄无道也终于能抽出时间,继续练习御剑之术与牛魔霸体,准备开辟伪灵窍。

    而就在第七日,已经在半月楼附近安居下来的羽师二人,再次联袂到访。

    “其一,非疑难必死之症不诊其二,无论病情轻重,皆三千善功起价其三,非宣灵山一脉弟子,需提前十日预约,病重垂死之人除外其四,本人闭关之时不得打扰庄师兄真写得一笔好字,也好大的气魄。”

    羽云琴立在四座石碑之旁,仔细上下端详着,面上讥意隐含:“不过这句三千善功起价,是否太多了一些?要是无有三千善功,庄师兄难道就见死不救?”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