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九三章 基础剑式(求月票)
    哪怕是金丹境之后,隔山打牛之法,依然是有着大幅提升的空间。劲传千万里,也不是简单的真元外放,就可以代替。

    据云儿说练到极致,可以远隔数十亿万里,粉碎星辰也可隔千万群山,以真元道力虚空杀人。

    这虽是剑灵的诱惑之言,然而庄无道猜测,真实情形只怕也不会差得太远,只是要修炼到那样的地步,只怕至少也需仙人境界,甚至那什么仙君仙王才可。

    “隔山打牛定然要练,然而现在说这个还太早。这飞剑之法虽不错,可储存的真元有限,最多只能支持一刻时光,可有办法改善?”

    “不但有,还有不少一种是压元之法,极致时可将真元道力压缩,存储在剑器之内。这可算是一种小秘术,修习起来极为简单,两三天就可完成。然而即便是‘压元之法也不过是使你御剑的时间从一刻,延长到三刻而已,不治根本。第二种就是我亲手为你锻造一口剑器,剑身内可容纳更多的真元道力。再若是能练成一套‘六合归元,剑阵,那就更好不过。剑阵内的真元道力可生生不息,自然归元,几乎无需剑主补充。然而这套剑阵,哪怕最低的要求,都是六口。剑主此时同御三剑,都感觉吃力,就更不用说同御六剑。自然,类似功效的剑阵还有不少,然而在我记忆中,效果最强的还是六合归元。第三种,则是寻来特殊的材料,如储元石,藏灵玉之内,镶嵌在剑身之上,亦可大幅提升真元道力的存量。”

    庄无道皱起了眉,那‘压元之法,倒还算是不错。至于那什么新炼剑器,还有那‘六合归元,剑阵,暂时是不用想了。

    一来炼器太耗时间,二来他手中暂时也无余财。剑器要练的话,就要练最好的。六口十三重法禁的飞剑,而且需至少提升至二十五重法禁的潜力,这已是超出了他的能力之外了。

    至于那储元石,藏灵玉,他也曾听说过,不过却是价值倾城。

    “再一种,就是血炼之法。日日以精血浇灌剑身,培育九九八十一日,不但可提升剑器的法禁,也可将使剑器与神念相融。不过这已是接近于本命法宝的祭炼之法,一旦剑器受损,会立时重伤元神。而第五种,则是血噬之术,每杀一人一兽,都可吞噬他人的血气元力,自然就可生生不息。第六种,则是缚灵之法,将筑基修士,或者二阶妖兽的元灵抽取,束缚在剑器之内。不但可解决真元不足,也是一种速成剑灵之法。此术一成,那么无需剑主御控,剑器就可自主伤人。不过也需小心,一旦剑主虚弱,剑器就有噬主的可能。第七种,是请神之法,口颂《无间平等经》,可请来阿鼻平等王一丝魔识——”

    “停怎么后面都是魔道法门?”

    庄无道头皮发麻,后面四种方法,也只那血炼之术,稍微靠谱一些。然而考虑到剑器受损,就会伤及元神,还是不怎么合适。

    除非有绝佳的材质,可以硬抗高两个大阶位的法宝而不受损,才可考虑。

    “取巧之术,自然大多都出自魔道。道门正法,讲究堂堂正正,哪有那么多捷径可走?剑主太高看云儿了”

    庄无道摇了摇头:“别的就算了,就学这‘压元之法,”

    一般的对手,他一刻之内就可解决,更难缠一些,三刻时间也足够了。再若是还不够,他手里这三口剑也可轮换使用。

    收起了杂念,庄无道待得身前的剑器再次恢复,便又再次御剑而起。

    不过这一次,却不再是满屋子毫无目的的乱飞,而是专注于一个剑式,一个动作。

    就只是简简单单的刂,来来回回,每次往各个角度刺出之后,就又收回到庄无道的头顶盘旋,发出阵阵呼啸之声。

    一年时间,他的天地阴阳大悲赋已修炼到使相逢应不识,这一句。而出现在脑海内的剑诀影像,也渐成体系。

    每一个剑式,初看时都玄妙异常,然而分解开来,却又简单之至。

    是所有剑术,最基本的架式——劈、刺、点、撩、崩、截、抹、穿、挑、提、绞、扫、拨、压、拔。

    将这些基础剑式组合为一,才有那些威力浩瀚,奥妙无方的剑招。

    而此时庄无道练习的,就是其中的忄式,。

    换成旁人,多半会为那剑决影像迷惑,会迫不及待的,练习那些剑招。

    庄无道却直窥根本,知道这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一决,重点只怕不在这些剑招,而是剑招内蕴含的基础剑式。

    把这些基础剑式一一修成,后面的剑招,就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根本无需费什么功夫。

    更何况这些最基础的东西,本身简单而又实用,就如那式拔剑术,一般。练到了极致,亦有莫测之威。

    甚至这式拔剑术,本身,就是出自于天地阴阳大悲赋内的基础剑诀之一,是整套剑术的起手之式。

    而庄无道以‘蕴剑决,开启的第二个伪灵窍,准备凝练的第二式剑术神通,就是这招忄式,

    他不准备一开始,就追求大威力的剑诀。甚至蕴剑诀最开始打开的十五处灵窍,都准备用来一一凝练那劈、刺、点、撩、崩、截、抹、穿、挑、提、绞、扫、拨、压、拔这十五个基础剑式。都要修炼到极致,最终转化成如拔剑术忄式,一般的玄术神通。

    而若他所料不错,这每一个基础剑式,最终的玄术之威,都绝不会在那式拔剑术,之下

    “剑主这是心意已定?不后悔?即便是天地阴阳大悲赋第一决的剑术,也足可称是精妙绝伦,傲视寰宇。以这些剑术为基础,完成后的伪玄术,别说三品,结合大悲剑意,接近二品玄术都有可能。”

    云儿在心念内询问着,见庄无道根本就没理会,依然在不知厌倦的,一式式练着忄术毫无半分动摇之意。云儿转而又欣慰道:“剑主的悟性,即便是在云儿见过的人中,也堪称绝佳,更知取舍之道。我还以为,剑主会为那些剑诀所迷,反而失了天地阴阳大悲赋第一决的真意。不意你却无需我提点,就直窥根本。能够遇到剑主,是云儿之幸。”

    庄无道闻言,却不禁摇头失笑:“你都特意提醒过,要一开始就做‘连脉通窍,的准备,又教我习练那式拔剑术,。我若还不知警醒,那该是何其愚蠢?若我猜测无误,这十五式基础剑术修成之后,日后连脉通窍,自可构成任意一式完整剑诀可对?”

    “正是”

    云儿于脆借助灵室内的充沛灵力,直接现身在了庄无道的身侧,眼眸中精芒闪烁道:“一旦这十五式基础剑术全数完成,剑主可将施展天地阴阳大悲赋中,任何一招剑式,转化成玄术神通施展。哪怕威能最低,亦是一品遮天的层次,最高则可达无上之阶当年的轻云剑的第一任剑主凰劫,以剑代拳,施展出那式的阴阳乱,就是聚合十七种神通后的无上玄术”

    庄无道不禁心驰神往,他现在掌握的最强玄术,也只有三品超凡而已。超凡之上,还有二品圣灵,一品遮天,超品无上,天品开天。

    即便是连脉通窍之后,他的阴阳,与拔剑术也仅仅只刚到二品圣灵阶位而已。

    此时他对于玄术神通,已不再是一知半解。知晓人体内的灵窍,开辟后形成的玄术,最高也就只有三品超凡阶而已。

    而且一般的情况,也只有本命灵窍,才能修至三品级别的玄术。似他这般,以伪灵窍而聚三品玄术者,少而又少,天一界中仅只个例。

    再其上的二品圣灵,一品遮天,乃至超品无上,天品开天。要么是连脉通窍之后的结果,要么似他和费修神一般,以石明精焰与地火赤蝎的晶核元魂这样的外物,来增强玄术神通之威。要么则是如‘大裂石,与拔剑术,一般,结合‘碎山河,拳意与‘大悲,剑意,亦可大幅增强威能。

    似拔剑术就被他的‘大悲,剑意,提升到无限接近至二品。

    不过要提升玄术品阶,主要的途径,还是连脉通窍。

    那阴阳,与大裂石版的拔剑术就是连脉通窍之后的结果,都是结合两种玄术而成。

    不过连脉通窍本身,却并不简单。庄无道能够掌握,是因牛魔霸体与拔剑术本身,就已品阶极高。而大裂石掌与擒龙震虎,又恰好能契合之故,这才能使阴阳,与拔剑术轻松升入二品。

    而再之后的一品遮天,却不是两三式玄术合一,就可完成。聚合的玄术神通,至少要以‘十,为单位。

    近十种三四品阶位玄术神通合一,才有可能完成一式一品遮天级的无双玄术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