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九一章 回归半月(第二更求月票)

第一九一章 回归半月(第二更求月票)

    云灵月闻言之后若有所思,筑基境之前无可奈何,那么筑基境之后呢?

    正欲向庄无道解释缘故,凤雪却已插口道:“我与你云师兄十几日前就已知你二人私入林海,恰好南面那几位,却不知是发了什么疯,鼓动半个林海的妖兽攻打离尘诸山。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内外封禁,出入不得,外又有无数妖兽。云师兄担忧你二人安危,曾经向夜君权求援,合宣灵岐阳两大元神修士之力,应可牵制住宣灵山外的几头四阶妖修。然而你知夜君权那厮怎么说?他说不是他夜君权不肯帮,而是实在无能为力眼下更重要的还是山试大比,抽不出人手,还说他早有谕令,我们宣灵山一脉弟子,将宗门规矩视若罔闻,是活该如此。让我们宣灵山一脉,自己去想办法。”

    语音恨恨,哪怕在羽云琴与师曼真面前,也毫无掩饰。丝毫都不顾忌,二人知晓离尘宗内的不合。

    云灵月顿时皱眉,这家丑岂可外扬?即便要说,也不该在外人面前。

    而穆萱与莘薇,既觉愤恨,也更羞惭。尤其穆萱,已经差点把头埋到了胸口。

    凤雪则根本不顾忌云灵月的目光示意,兀自冷笑道:“他倒是忘了,几十年前岐阳锋弟子在林海中被困时,离尘宗内是哪一脉援手,把他们救了出来?十三个真传,六个筑基,这份人情难道还不够?那夜君权倒好,又有事要求到我们宣灵山一脉。自己不好意思再出面求情,就把自家女儿推了出来。岐阳宣灵二脉的这段恩怨,难道就想凭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来化解?世间哪有这么便宜之事?”

    庄无道静静倾听,点了点头,之前他就已知自己到底该怎么做了。凤雪的言语,只是使他更加确定而已。

    若不出意料,凤雪对岐阳锋的看法,也代表着宣灵山绝大多数门人的态度

    只是如此一来,宣灵山除了翠云山这个铁杆盟友之外,在二山七峰中,却真正是孤家寡人了。

    “毕竟是同门,那宇文元州,不止是事关岐阳锋传承,也关系离尘山的大局。”

    云灵月一声叹息,皱着眉头,眼神复杂:“宗门之内,若真有什么化不开的仇怨,那也就离覆亡不远。若是时机合适,无道不妨勉为其难试一试,为那宇文元州驱除魔毒。”

    庄无道不禁失笑,好一个‘时机合适,他这位二师兄,看来也不全然是个老实之人,也知晓变通。

    云灵月能代节法真人执掌宣灵山,若真如外人传言那般的厚宽仁宣灵山一脉只怕早就被人连皮带骨给吞了。

    相反在灵华英受伤之前,宣灵山一脉是声势越来越强。

    凤雪却不屑的撇了撇唇,依旧不以为然:“师兄你这人,别的都好,就是喜欢装仁义。连凡间书生都知晓以德报怨,何以报德的道理,你云灵月难道不知?那岐阳峰,才刚狠狠摔了我们两巴掌,这段过节还未与他们计较,却又要把脸急急的伸过去?就不怕他们再给你一巴掌?不嫌丢人?一切皆是他们岐阳峰咎由自取,那宇文元州,死了也活该。不是因华英他重伤,要看我们离尘峰的笑话么?现在倒要看看,他们没了宇文元州后,该当如何是好?宣灵山一脉好歹有金丹二十,他们岐阳峰却不过才八人而已,有几位金丹。大丈夫恩怨分明,在夜君权让我宣灵山一脉上下都心平气和之前,庄无道你若敢出手,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这些话说出,就连性情严肃自谨如师曼真,也是忍俊不已,微现笑意。

    就连庄无道也是暗暗摇头,近距离接触之后,才知他这位三师姐的脾气,竟然是这般的直爽火爆。

    不过宇文元州,他本来就无意出手,暂时也无救治之能。倒是对这次妖修攻山,更为在意。

    “云师兄,我记得前人典籍中有记载,前次林海妖修合攻离尘山,还是在一千七百年前。自从那次林海东南损伤惨重之后,就再无攻山之举。这次到底是何缘故?”

    “我也不太清楚”

    说到此时,云灵月也一脸的疑惑:“其实这次大举围攻离尘妖兽,只仅限无恨崖一系。节法师尊倒是曾与其中一位有过交谈,据说是它们有一件重宝失窃,怀疑是我离尘宗弟子盗取。不过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提到那件重宝,便连师尊的脸色,也极不好看。”

    庄无道更为疑惑,知晓‘无恨崖,是天南林海中与‘黑云地窟,对应的妖族势力。同样有两位四阶妖修坐镇,部属多是禽族,虽也能御使一些走兽,不过数量不多。

    然而在天南林海中,甚至整个南方,‘无恨崖,却是公认的妖族第一势力

    只因其首领,是一只四阶的赤明火鹤,是真正的神兽血脉,毕方之后。

    ※※※※

    领着羽云琴与师曼真二人,在竹楼里觐见节法。庄无道却见自家这位师尊,虽才经群妖攻山,及岐阳峰背离之变,却毫无半点异色。依然是笑意盈盈,对于故人之女,故人之徒到来,欣慰不已。

    至于师曼真要在庄无道的半月楼附近暂住疗伤之事,节法半点都不曾犹豫,直接答应了下来,又特意交代云灵月,为二人安排临时居所。又对庄无道谆谆交代,要他尽心尽力。

    庄无道暗暗佩服,节法真人七百年岁月,早已见惯了风浪。眼下宣灵山众叛亲离的困境,在其眼中只怕不算什么。

    不过自始至终,节法对那岐阳峰一脉与宇文元州之事,都未提及半句。

    庄无道就更是心中笃定,原来自家这位师尊,对于那夜君权的所作所为,也非是没有一点怨气的。

    而他自己虽颇欣赏那宇文元州,却也并无多少怜悯之念。人性自私,庄无道自问自己,更非是什么好人。好心救活了别人,却使自身处境更为恶劣。

    这种亏本生意,他哪里肯做?

    故而离开宣灵山巅时,庄无道甚至不走正门,免得与夜小妍见面尴尬。直接就由云灵月携着他们三个御空而行,直升万丈高空,飞往半月楼方向。

    云灵月需为羽师两人,在半月楼附近安排一个临时居住的洞府,庄无道则直接返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半月湖畔。

    时隔一月,再次见到聂仙铃时,庄无道却又一次从女孩的眼里,看见了担忧,期盼与不安之意,还有见他回归后的惊喜。

    聂仙铃掩饰的极好,面上半点不见异色。然而庄无道洞察人心的本事,已颇有几分火候,仍能敏锐的察觉。

    心中也不禁暗暗奇怪,他此时已为聂仙铃安排好了退路。即便自己出了什么意外,聂仙铃也可转入到他几位师兄师姐门下,继续以灵仆的身份修行。

    不过这好奇之意,又转瞬即逝。庄无道眼神古怪的,看向了聂仙铃的右手

    那里赫然停着三只‘星火神蝶火翅翩翩,动作灵动,虽是远不如他由石明精焰加强过后的版本,却也有相当于四品玄术的威能、

    “伪玄术?你已开了伪灵窍?”

    庄无道目现异色,能在进入练气境时就开辟本命灵窍者,是万中无一。

    而能够如他这般在练气境之前,就能打开伪灵窍之人,则更是罕见。

    “是”

    聂仙铃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庄无道的脸色:“不久之前,我观天璇星变化,略有领悟,也就是顺势开了。又因老爷之故,对这门星火神蝶感悟最深,就顺势凝练了此术作为神通。老爷可是感觉不妥的?”

    “倒是没什么不好的——”

    庄无道摇头咕哝了一句,就又面色古怪的看着天空。心想自己每夜都在看那天璇星,为何就没能感悟出什么?

    “如此说来,你是已准备冲击练气境了?既然是把星火神碟,做为伪玄术。那么你的本命神通,准备选择何法?”

    聂仙铃早在十个月前,就已是到了养灵五阶的巅峰。之后听从庄无道之言,压制住了自己修行进境。专心积累,以备在冲击练气境时开辟灵窍。

    可如今既然连伪灵窍都已打开,聂仙铃已有足够的经验,冲击练气境已十拿九稳,灵窍开辟也必定会是水到渠成。

    庄无道即便还是感觉聂仙铃的修行之速未免太快,却也拿不出再阻扰聂仙铃进入练气境的理由。

    “是石火力士”

    聂仙铃答的毫不犹豫,而后解释道:“仙铃肉身孱弱,即便得老爷垂青,传我那么大衍术,日日服用易骨炼筋丹,也依然进展不大。即便有石火盾这样的防御术法,也难抵挡对手全力击打。倒不如借助力士之力,用以防身。”

    庄无道心道果然,这女孩真是足够聪明,知晓取舍。

    石火盾,石火力士与星火神碟,是天璇照世真经中记载的最强一阶术法。

    而最适合聂仙铃的本命玄术,无疑是石火力士。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