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九零章 小妍跪求(求月票)
    与羽云琴师曼真二人见过礼,那云灵月神态倒还算温和,凤雪却是毫不客气,直接就揪住了莘薇的耳朵:“你这孩子,怎么越来越是胆肥了。居然敢跑到林海一万里内,是不想回来了对吧?真想死的话,用剑抹了脖子岂不更是痛快,为何还要跑入林海去,让人心忧?真要是葬身兽口,回不来了,也免得我烦心——”

    确实无愧是巾帼豪杰之称,凤雪的举止落落大方,又透着一股子痞气。

    那穆萱的脸,则是涨成酱紫色,通红一片。凤雪的这些话,与其说是在训斥莘薇,倒不如说是在说给她听。

    也确实是她,连累了莘薇,使二人身处险境。若非是庄无道及时赶至,几乎就是身殒道消之局。

    云灵月深深看了穆萱一眼,到底是女徒,不好直接当着众人喝骂,直接转向了庄无道,感激笑道:“我这徒儿,凡事都是不用人操心。唯独情字上看不透,这次亦可算是她的情劫。也多亏了师弟,两次相救,才没使穆萱遭劫,算是她再生父母也不为过。庄师弟的人情,我云灵月感铭在心。”

    “小事而已,同门遇难,施以援手是我份内之事。云前辈何用如此?”

    庄无道一边说着,一边斜睨了那穆萱一眼。这女人此刻才知惭愧,俏脸涨红,手足无措,似恨不得钻入地底把自己埋起来。庄无道暗暗好笑之余,还是为穆萱求了一句情:“我看她也已幡然醒悟,知晓自己错处。还望云前辈莫要太过苛责才好。”

    “师弟日后直接唤我师兄就好,你迟早都要拜入师尊门墙,什么前辈道友的,好生别扭。”

    对庄无道之言,云灵月却并不置可否,只语气平淡亲切道:“至于萱儿,她是女修,我平时甚少训丨责。不过这一次,确实是做得过了。自己轻生无妨,却不该连累他人。为人师表,除了授业解惑之外,更有传道正身之责。”

    庄无道唇角抽了抽,已听出了云灵月言中的婉拒之意。暗忖道这可怜孩子,这次多半是要自求多福了。

    却不知为何,他心里毫无同情之意,反而有些幸灾乐祸。

    那穆萱也是面色转成煞白,眼中除了忐忑不安之色,也夹杂着几许悔意。却不曾有半句哀求,一是知云灵月的性情,二是自知自己,这次确实是做的错了。只是不安事后,云灵月到底会如何处罚。

    “前辈既然这么说,无道也不愿矫情,云师兄——”

    庄无道正说着话,远处却匆匆走来了一位少女,隔着几十丈,就已惊喜的喊道:“是庄师弟?”

    一身绛红色的长裙,生得月貌花容,正是之前见过一面的夜小妍。只是那俏脸已无之前的红润,略显苍白憔悴,毫无血色,也不见半分高傲之态。不过眼瞳之中,却是熠熠生辉,全着惊喜之意。不过当走近之后,却是直接在庄无道的面前的跪了下来:“元州他所中之毒,真是碧蟾雪魂丝。是小妍无知,多有得罪,已知错了。还请庄师弟能不计前嫌,出手救一救元州的性命。”

    庄无道神情错愕,眼含询问的,看向了云灵月与凤雪二人。那凤雪却并不言语,只冷冷的一笑,完全将夜小妍视为空气。

    还是云灵月,苦笑着为庄无道解释:“她已在师尊殿前,跪求了六七日。我们说你不在宣灵山,早在一个月前就已入了林海,她却是怎么都不肯信。据说那宇文元州至今都是昏迷不醒,岐阳峰只能以千年参丹吊住他性命,护住性命。至于那魔毒,举宗上下都是束手无策。”

    语气平淡,不温不火,可云灵月的眼眸中,却透着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冷

    庄无道不禁微微惊诧,云灵月的性情,是出了名的宽仁大度,轻易不会动怒,是离尘宗上下都公认的仁厚君子。

    这一月时间,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能将这位老好人激怒至此?

    没有了北堂婉儿,他是首次感觉,自己在离尘宗的人脉,实在过于浅薄。许多众所周知的消息,都不能得知。

    此时他视角余光,更望见了吴焕。立在百丈之外,朝他一礼之后,就远远的望着。明明与宇文元洲是至交好友,却竟无半分要为宇文元洲求告之意。神情平淡冷漠,将长跪不起的夜小妍,完全视为路人一般。

    庄无道暗叹了一口气,若只是与离尘其他峰头,在山试大比中联手打压宣灵山一脉弟子,云灵月与凤雪二人,绝不会是如此神态,仿佛与岐阳峰彻底决裂了一般。

    他虽不知这一个月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再联想之前,那些宣灵山弟子的神情言语,就大概知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了。

    也没伸手去扶,庄无道直接摇头道:“夜师姐太高看我了,若是未施展五鼎换日易髓大法之前,那碧蟾雪魂丝之毒,我能够轻易为他解去。可现在宇文师兄他体内之毒,已经五鼎换日易髓大法变异,庄无道最多只能暂时保住他性命无忧,对那魔毒却是素手无策。碧蟾雪魂丝经五鼎换日易髓大法易换之后,毒素无解,此事天下皆知,前人医典中屡有记载,夜师姐也该当心中有数才是。所以还圊师姐你另寻高人,免得耽误了宇文师兄的性命”

    医者仁心,可惜他庄无道,却并非是真正的医者。既然是身在拜入了宣灵山,那就更需考虑宣灵山上下弟子的感受,

    那夜小妍怔了怔,显然颇是意外,顿时间眼透绝望,花容惨淡,不过却不肯就此罢休。身形竟猛地一扑,竟然一把抓住了庄无道的手腕,口不择言道:“庄师弟,庄师弟我知道你厌我恼我,没关系的,是我夜小妍不对,瞎了狗眼。可元州他却无罪你,对你也一直尊敬有加。还请师弟你大人大量,一定给他看看,救他一命我知道师弟你医术高绝,一定有办法的——”

    庄无道暗暗动容,他对这夜小妍的性情,是真的厌恶,深恶痛绝,即便没那萧灵淑之事,也绝不会有什么好感。

    然而此刻,见夜小妍为宇文元州,根本不要脸面的哀求,对此女的印象,却也稍微有了些改观。

    只是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

    眉头微皱,庄无道眼神平静似水,把夜小妍抓住他手臂的五指,一根根的强行板开:“师姐,你握痛我了医道一途,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不是勉为其难就能有用。至少现在,我确实是无法可想,也救不回宇文师兄的命。不过既然师姐求到我面前,庄某也不能无动于衷,今日之后定会遍查典籍,尽量为宇文师兄体内魔毒,思一妥当疗治之法。最多三五年之内,必定会给夜师姐一个准信。”

    此时此刻,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是眼含异色。夜小妍身为筑基境修士,实力明明高过庄无道数筹。然而情急时全力抓握之下,力量却反而远不及庄无道。而后者一直就是淡然自若,显然是尤有余力。

    云灵月与凤雪二人对视了一眼,都是目含笑意。只有夜小妍,反而不曾察觉,随着手被扳开,就仿佛是失去了救命稻草,浑身无力,颤抖不已。

    直到庄无道后一句,才让她眼中,又恢复了几分生气。

    而庄无道说完之后,又朝云灵月道:“云师兄,有两位客人在。是不是先去见师尊,免得客人久候?”

    那云灵月一笑,朝羽师二人歉然道:“今日之事唐突,让二位见笑了。师尊闻故人之后到来,早已等候多时,这边请”

    话落之时,云灵月就已当先一步,往远处节法静修的那间竹楼行去。凤雪则是依旧目含冷意,见夜小妍仍不肯作罢,还欲去抓庄无道的衣袖。她却是不着痕迹的一拂袖,一道罡力发出,拦在了庄无道身侧,使夜小妍一把抓在了空

    一行人都将夜小妍视若无睹,行入了前方木廊。而就在行入那竹楼之前,云灵月突然发问:“我见师弟方才并未把话说死,可是那宇文元州的魔毒,其实还有诊治之法?”

    这句话说出,不止是凤雪几人好奇。便是羽云琴与师曼真,也偷偷竖起了耳朵。

    方才庄无道的话,可谓是滴水不漏。既表示了自己,对宇文元州体内的魔毒无能为力,却又给了夜小妍一线希望,一个伏笔。

    日后再出手为宇文元州疗毒时,不至于被人说是见死不救。大可推说是几年钻研,思量出的驱毒之法。

    “云师兄听出来了?不过师弟我一向老实,可不会撒谎。在我筑基境之前,确实是束手无策。”

    庄无道面不改色,接着又反问一句:“云师兄一向都如泥菩萨一般,甚少动怒。可今日观师兄神态,似乎对那夜小妍颇有几分厌恶之意。这次山试,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令师兄动怒至此?”

    他方才也的确未有半句谎言,筑基境之前,的确奈何不得宇文元州体内的变异魔毒。自然若是洛轻云肯出手,或者另有办法也难说。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